若是真的不錯,他自己會看着辦的。

蘇齊撇了撇嘴,哥現在是變得油鹽不進了。

“走,馨兒。”蘇齊給妹妹死了一個眼色。

馨兒起身,將自己留好的羊腿端着走。

蘇齊一看,微微蹙眉,“馨兒,這麼晚了,你還要給嶽大哥送過去嗎?”馨兒留好吃的,只會給嶽大哥留。

“嗯!”馨兒一臉嬌羞的點了點頭。

蘇齊微微搖了搖頭,馨兒這情路,只怕有點難,嶽大哥明明喜歡馨兒,可是硬是不承認,這能有什麼辦法?

蘇櫟看着他們離開,看着一旁還有幾塊桂花糕,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輕輕的拿起一塊,優雅的吃了一口,這糕點的味道很不錯,看不出來,她一整天無所事事的,居然還會做糕點。

蘇櫟快速的起身,頎長的身影大步流星的離開。

而南宮黎她們一路緩緩回家。

三人在一輛馬車裏了,秦詩語心裏卻覺得非常的難受,今夜,她是自己來找罪受的。

到是成全了南宮黎和蘇櫟,這心裏怎麼想都難受。

她目光陰冷的看着一臉開心的南宮黎,論樣貌,她可是比南宮黎漂亮很多倍的。 秦詩語緩緩開口:“阿黎,恭喜你,能和雲城合作,那可就不一樣了,雲城的生意一向做的很大,你們南宮家日後一定會成爲皓月國最羨慕的世家的。”秦詩語說着違心的話。

她心裏早就嫉妒的發狂了,可她此刻掩飾的很好。

蘇櫟,她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那是人中龍鳳,天之驕子,她又怎麼會輕易的放棄。

她比南宮黎長得漂亮,就憑這一點,她堅信自己可以贏。

“詩語!今天謝謝你。”南宮黎淡淡一笑。

之後便沒有再說什麼,今夜她實在是太開心了。

天上掉餡餅的事情,也會落在她南宮黎的頭上。

秦詩語表情不自然的笑了笑。

心裏異常的憤怒和嫉妒。

突然,她想起一件事情來,問道:“阿黎,你是什麼時候認識雲城的夫人的,這件事情你可從來沒有和我提過,我們這麼好的朋友,你卻不告訴我。”秦詩語的語氣中帶着一些埋汰。

南宮黎看着微微一笑,:“詩語,那是半年前的事情了,再一次偶然的情況下,我救了夫人一次。”

“你救過夫人一次?”對於這個消息,秦詩語顯得非常的震驚。

心裏,卻也微微動着心思。

是呀!在蘇櫟的心裏,他的母親是最重要的人。

他十年如一日,給他孃親送糕點和鳳尾花,這件事情,這十年來一直在皓月國京城廣爲流傳。

難怪雲城的夫人會這麼喜歡阿黎。

原來是因爲阿黎救過她。

該死!

還真是什麼好事都讓阿黎給碰到了。

“秦小姐,丞相府到了。”外邊的車伕恭恭敬敬的喊道。

馬車也緩緩停了下來。

秦詩語對着南宮黎緩緩一笑:“阿黎,我回去了,你去雲城的時候,若是沒伴,可以叫上我一起哦。”

秦詩語不死心,她一樣有辦法能讓夫人喜歡她的。

“好啊!”南宮黎微微一笑,難掩她今夜的好心情。

秦詩語緩緩下馬車,再次回頭看着馬車的時候,她一臉惡毒。

看着馬車緩緩離開,她臉上惡毒更是絲毫不掩飾。

南宮黎,今夜你出盡了風頭,讓你好好開心一夜,你是鬥不過我的,我們走着瞧。

秦詩語深深地呼出一口氣,壓住心底的嫉妒,這才緩緩的回府。

“哈哈……”馬車裏的小玲笑的抱着肚子,她肚子都笑的痛了。

南宮黎一臉糾結地看着她,突然問道:“小玲,你就那麼好笑嗎?”

小玲過來好一會才停下笑來。

依然還很想笑,小玲快速的捉住自家小姐的手,有些埋怨地說道:“小姐你就是太善良了,你看秦詩語今天晚上說的都是些什麼話,她想了小姐出醜,沒想到句句打臉,不過小姐,少主的孃親很和善,漂亮又大方,真的讓人很羨慕。”

南宮黎贊同的快速的點了點頭。

小玲想了想又快速地說道:“小姐,你去雲城可不能帶着她一起去,她指不定是什麼妖蛾子呢,平時小姐你性子大大咧咧的,沒有注意到她的一些小細節,可小玲在一旁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南宮黎微微看着小玲,抿脣說道:“小玲,你真當你家小姐是笨蛋呀,可是這裏的人,我也認識的不太多,這回來的一年裏,也就和詩語走得近一些,她的那些小心思,我哪會看不出來,可她做的那些事情,對我傷害也不太大,我就容忍了,不過以後不會這樣了。”南宮黎微微一笑。

她可不會被詩語給忽悠呢!

不過一想到明天可以光明正大的去見蘇櫟,她的心情就激動緊張。

唉!!!

看來她今夜又要失眠了。

果然,這一夜,南宮黎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着。

可能是因爲心裏太興奮了。

她索性起來,去做糕點。

南宮黎其實是一個活的很瀟灑的人。

在她的認知裏,草枯了,來年繼續發芽,花落了,明年還會再開,而人,只有一次生命,不會再生,也無法重來,活一次,不容易,總要品嚐到生活裏的酸甜苦辣的滋味,要面對生老病死的痛苦,既要爭取快樂,又要牴觸悲傷,總是身心疲憊,還得咬牙堅持。

這些,她通通都明白,所以她纔會追求自己所愛。

爲了自己愛的人,她一頭扎進去,就算被傷得頭破血流,她依然是無怨無悔的。

午時緩緩到來,南宮黎提着做好的糕點,緩緩出門。

今日的她,特意換上了一襲白衣,令她那一雙秋水般的明眸,愈發顯得靈動和立體,眼波流轉間,絲絲縷縷的盈盈笑意,從眼底盪漾開來,在她的眼角眉梢暈染,使得笑意愈發動人。

蘇櫟今日辦完事情,也回明月閣用早膳。

對於一天都很忙的蘇櫟來說,他早已將忘記了南宮黎今日要來的事情。

用完早膳以後,他就在看賬本。

來回跑雲城,每天要花費很長的時間,他變在慶雲街上設了一個辦公地點,在京城所有商鋪的賬本和大小事宜,都會到這裏來找他處理。

明月閣一共有三層樓,僅從外觀看,就非常的奢華氣派。

三樓是蘇櫟的專屬天地,除嶽桐梓,一般人很少能上來,豪華寬大的房間裏。

蘇櫟坐在檀木打造的書桌上,認真的看着賬本。

這時,一身白衣的嶽桐梓走了進來。

他溫潤一笑:“少主,南宮小姐過來了,南宮小姐說是少主讓她過來的。”

蘇櫟一聽,緩緩從賬本中擡眸,嘴角突然颳起冷嘲的笑,俊美的五官染着薄霜。

蘇櫟突然涼薄的開口:“讓她上來吧。”

聞言,嶽桐梓幾不可見的笑了笑,轉身出去。

蘇櫟緩緩合上賬本,起身,頎長挺秀的身子往一旁的軟榻上走去。

他端起一旁的茶水,優雅地抿了一口,口中清香的茶香讓他的眉宇之間瞬間舒展了幾分。

門口緩緩走進來一抹倩影,蘇櫟依然低着頭,手中的茶水已經被他喝了一半,卻有些捨不得放下。

南宮黎提着竹籃,心裏很緊張的一步一步的走向蘇櫟。

在離蘇櫟十步之遙的時候,她才停了下來。

“少主。”南宮黎緩緩開口喊道。

蘇櫟這才緩緩放下手中的茶杯,擡眸,一臉涼涼的看着南宮黎。

“坐吧!”低沉的聲音響起,帶着幾分悅耳動人。 “昨夜挺有本事的。”蘇櫟又接着說了一句。

南宮黎走知道,他還是因爲昨天晚上的事情生氣了。

她的心不由自主的緊了幾分,臉上的神色越發的不自在。

她微微抿了抿脣,“少主,阿黎只是想去給夫人送糕點。”

南宮黎提着竹籃得手,心裏全是汗水。

“自作聰明的女人,通常都不會有好下場。”蘇櫟涼薄的語氣,很是傷人。

“我沒有。”南宮黎狡辯道,卻有些底氣不足。

“不過我孃親喜歡你做的糕點,本少主便不和你計較。”

聞言,南宮黎突然從覺得從地獄升到了天堂。

她歡喜一笑,說道:“少主,這是給夫人做的糕點,有四種口味的。”

南宮黎將竹籃放到一旁的桌子上。

蘇櫟目光輕輕瞟了一眼竹籃,緩緩開口:“以後我孃親的糕點就由你負責做,知道我孃親吃膩爲止。”

南宮黎默默的點了點頭。

他很孝順,整個皓月國京城的人都知道。

“我會每天給夫人做好送過去的。”夫人允許她去雲城了,這一點是她最開心的。

“這個也可以,不過你若是要親自送過去,你做的糕點最好只有你自己一個人碰過。”

蘇櫟等人的提醒道,若是出了什麼事,他一樣會毫不留情的殺之。

南宮黎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雲城家大業大,暗中也得罪了不少人,她也知道這其中的利弊。

“好!”南宮黎聽話的點了點頭。

蘇櫟目光突然肆無忌憚的打量着南宮黎,今日她一襲白衣,到看着更加清純漂亮了。

他修長如玉的手指,輕輕敲擊着他身旁的桌子。

一下,兩下……

讓南宮黎的心又瞬間緊張起來。

他灼熱的目光更是讓她無所適從。

天才小農女:學霸軍少寵上癮 他爲何這樣看她?

蘇櫟突然起身,頎長的身影瞬間靠近南宮黎。

南宮黎驚訝他的速度,他的修煉到底修煉到了什麼品階。

強大到她根本窺探不出來。

南宮黎的身影快速的往後仰起。

可也無路可退!

她的脣角因爲緊張而微微顫抖着。

蘇櫟看着那嬌豔欲滴的紅脣,目光越發的炙熱的幾分。

自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的清香,讓他有些心猿意馬。

她能輕易地勾起他心裏的悸動!

許是因爲她先喜歡自己的原因吧!

自己的心也會往那方面去想。

“少主……”南宮黎的心通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目光去緊緊地盯着蘇櫟俊逸無雙的俊顏。

自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的威壓,讓她無所適從,緊張得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過他願意離自己這近,她的心裏還是挺開心的。

蘇櫟快速的直起身子來,俊顏上出現了一抹薄紅。

他快速的轉身,頎長的背影冷硬的背對着南宮黎。

“和雲城合作,都是五四分成,你去找嶽大哥,他會告訴你該怎麼做,然後去對面的糕點鋪,去教那邊的糕點師傅。”

語畢!

蘇櫟再也沒有說一句話,繼續看他的賬本。

南宮黎咬了咬脣。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起身,往一旁的放茶壺的地方走去。 蘇櫟眼尾快速的看了她一眼。

她不走,幹什麼呢?

只見南宮黎拿起茶壺,緩緩倒了一杯茶水,然後端到蘇櫟的面前放好。

轉身往竹籃走去,從竹籃裏端出四塊顏色不同的糕點。

蘇櫟不爲所動,默默的看着她做這一切。

將糕點放到蘇櫟的面前,南宮黎才鼓起勇氣說道:“你知道嗎?這一年多來,我的身邊都親手帶着我做的糕點,就是爲了有一天能夠讓你親手嘗一嘗我做的糕點。”

南宮黎抿了抿脣,繼續說道:“一年前我回到皓月國京城,起初是聽周圍的人說起你的事情,直到後來我也開始漸漸的關注你,瞭解了你,我知道你每天都會到慶雲街來取糕點,看着你眼底的孤寂,我都會很心疼,所以,看着你離開以後,我回到家裏,又會做四塊不同味道的糕點,就這樣,我一直守了你一年多,這四種口味的糕點,我也堅持做了一年多。”

南宮黎說完,轉身緩緩離開。

蘇櫟看着眼前玉蝶裏裝着的四塊糕點,心裏瞬間凌亂了。

wωw▪ тtkan▪ co

他以爲,這一年多來,她跟着自己,只是因爲好奇而已。

可聽她說完以後,卻突然有心酸的感覺,原來暗中還有這樣一個人在關心着他。

蘇櫟的手,不由自主的擡起,拿起了一塊芙蓉糕,淺淺嘗了一口。

不甜不膩,口感非常的好!

孃親說過,用心做出來的東西,吃在嘴裏感覺都是不一樣的。

蘇櫟微微一笑,將整塊芙蓉糕吃下去,又優雅的喝了一口茶。

這樣,就更沒有膩的感覺了。

不由自主,蘇櫟將剩下的三塊糕點,也一起吃了。

心裏居然有一個甜甜的感覺。

蘇櫟微微一笑似乎不是特別討厭這樣的感覺。

嶽桐梓進來,突然看到蘇櫟臉上的笑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