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亞咳出小半口血,靜靜望着她。

“謝謝你,別了。”

空茫級的能量凝成一線,瞬間灼穿了莫亞的身體。他後方,大廳中間的高臺、後方的屏幕,都留下一個黑洞洞的創口!

金色長槍從指揮室上方猛然刺下,堪堪擋在莫亞身前,然而這一擋,卻恰好晚了一秒。

緊接着金色長槍發出刺目金光,阿努比斯徒手破開指揮室的天花板,將目光開始渙散的莫亞一把抓起,塞進胸口處的駕駛艙。

焚鍾急忙舉槍射擊,但他的這種攻勢怎麼可能對諸神機甲產生任何傷害?

其實……他根本不必再做什麼,誰都看得出來,莫亞這樣是絕對救不回來了。

就在此時,葉澄的身影也是一閃。她立即回神,發現自己被女媧召進了駕駛艙,金銀雙色的精神網隨即纏繞上她的身體。

“女媧?”

阿努比斯仗着自己機身堅硬,在要塞內部橫衝直撞,握着槍強行突破了無數零界要塞內部的建築構造,直至衝到跳躍進機甲維修間的女媧面前!

儘管莫亞現在已經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但他強烈的永生意識卻讓葉澄都聽到了他的呢喃:“薩拉丁……至少……讓他……復活……求你……求你!”

阿努比斯的眼睛幽幽亮起,直盯着面前的女媧。

葉澄隔着屏幕望向前方狼頭人身的巨大機甲,腦海中一直迴盪着莫亞的聲音。不是越來越弱,而是越來越強!

“求你……讓薩拉丁……活過來……讓他、活過來!”

不透明光幕展開,阿努比斯衝過去,女媧隨後跟進。

在存放着薩拉丁被冰封的身體的第八號殖民衛星上,阿努比斯一槍刺下,將房子捅破,隨後故技重施,把薩拉丁的冰棺一把抓出來,握在手裏。女媧再次打開不透明光幕,兩臺機甲一前一後飛進去,來到神蹟艦羣。

阿努比斯的金色長槍輕輕刺在補天石表面,遠處籠罩在金字塔所在區域之上的光芒迅速匯聚到阿努比斯身上,隨後包裹着薩拉丁身體的冰塊融化。

阿努比斯另一隻手把長槍插回背後,從胸口駕駛艙把已經毫無聲息的莫亞抓出來,緊緊握在手中。

低沉而空幽的聲音響起:“神蹟——亡靈序曲。”

兩團金銀雙色元素能量分別包裹住莫亞和薩拉丁,無數光帶由莫亞飛向薩拉丁,同時也有無數的黑色植物從莫亞的四肢和胸口處衝破它的身體,扎進了薩拉丁心口!

很快,包裹住莫亞的元素能量散盡,而薩拉丁卻微微一動,隨後整個身體狠狠抽搐了幾下。

阿努比斯握住莫亞的手燃起一團冥火,在幽藍的火焰之中,莫亞再也沒有擡起頭,他扭曲變型的身體很快化作灰燼。

隨着最後一絲屬於莫亞的灰燼散去,阿努比斯的眼睛失去光彩,整臺機甲也在瞬間停止了動靜!但下一刻,它的眼睛重新亮起,另一隻手掌心裏的薩拉丁也緩緩睜開眼睛,被放進阿努比斯的胸口。

“諸神08號阿努比斯,駕駛員數據讀取……契約成立,承認爲駕駛員,開啓全部模式。”

微藍粒子流動在阿努比斯表面,濃厚而靈活,可阿努比斯卻像之前那樣懸停於半空,不再有任何動作。

葉澄已經完成使命,不想在神蹟艦羣內部多做停留,打開不透明光幕,操縱女媧上前推着阿努比斯飛過去,兩臺機甲再度出現在零界要塞之外。

蚩尤和神農立即發現了它們,神農迅速飛到它們身旁,蚩尤則遠遠舉起槍,槍口再度鎖定阿努比斯:“你這傢伙——”

內線通訊打開,屏幕上的薩拉丁右眼下出現了一枚寫意的蓮花圖案,神色平靜得有些可怕:“我是薩拉丁?阿尤比。是你的盟友。請你放下槍。”

“……你是?”焚鍾看看阿努比斯,又看看旁邊沉默的女媧,再次轉回阿努比斯,“你……怎麼回事?”

薩拉丁一邊感受着陌生而強悍的體能,一邊隨手飛快地傳送了自己的身體信息給三臺諸神機甲。見焚鍾收到信息之後當即變了臉色,薩拉丁微微扯出一個沒有感情的笑容:“現在,可以放下槍了嗎?”

這張臉絕對是薩拉丁無疑,薩拉丁是個百分之百的純血新人類,但現在,他的元素能量經檢測是與莫亞一樣的暝晚級,體能更是遠遠超過巔峯時期的他自己,居然絲毫不比焚鍾弱。然而最令人無法相信的是——他沒有心跳。

“我對加入同盟軍的流程不陌生。詳細的報告我事後會轉交元帥。”薩拉丁啓動阿努比斯,轉身飛向遠處,聲音平淡而空洞,“現在,請讓我一個人待着,謝謝。”

不念,不忘 在場的同盟軍目送它飛往空間跳躍點,另外三臺諸神機甲遠遠望着它離開,沒有人再追。

薩拉丁·阿尤比,28歲,原新人類第一首富,後因家族遺傳疾病,在臨死前被冰封。現在得到阿努比斯的庇護,重返人間,繼承了莫亞的體能。

阿努比斯,狼頭人身,手持金色長槍,是埃及神話中的亡靈之神,六十多米高,前駕駛員莫亞死後自己重啓,接納薩拉丁爲新駕駛員。

p了個s:阿努比斯是跟女媧一樣重啓,不是死機~ 一天後,葉澄返回楓丹星。

與她離去時一樣,這裏依然飄着漫天大雪。她面前的雪地中央,楊御等在那裏,飄落的雪花被他周身環繞的風元素驅開,唯有他站的地方露出雪地下的石板大道。周圍的雪堆積起幾乎半人高,他已經站了許久。

見葉澄走出不透明光幕,並未凝起火元素取暖。楊御快步走上來,直接將她擁進懷中。葉澄笑了笑,在他懷裏閉上眼睛:“怎麼,希爾瓦把你趕出來了嗎?”

楊御不上當,攬着她往房子走:“別轉移話題,進去再說。”

葉澄便安靜下來,乖乖被他帶進房子內。

凱拉爾德走後,希爾瓦也出去辦事了,偌大的房子裏就剩幾臺家務機器人。這樣最好,楊御和葉澄都不希望跟人多接觸。

領着葉澄回到她的客房,楊御關好門,把一旁聚能爐上的熱湯端起來遞給她。葉澄默默接過湯喝了一口,整個人纔開始由內而外暖和起來。

楊御看着她喝完湯,接過湯碗放到一旁,隨後拍了拍旁邊的牀:“睡吧。”

葉澄沒有拒絕,把外衣脫了,就這麼躺上牀,拉過被子蓋好,盯了一會兒天花板,忽然笑起來:“要是讓人知道我這麼輕鬆就逃過一劫,還有吃有睡……一定會被詛咒吃方便麪只有調料包的。”

楊御並未接話,調暗燈光:“別想了,睡吧。”

葉澄閉上眼睛。

這次的事件是焚鍾起的頭,桫欏是從犯。零界要塞裏被攪得一團亂,他們的舉動更是險些招來新人類的攻擊!如果同盟軍部就這樣姑息他們,那今後真是半點威信都不剩了。

等蚩尤也被葉澄喚醒之後,焚鍾與桫欏一起被元帥直接下令丟去關禁閉,解除日期未定,後續處理情況還在商討之中。

至於葉澄,她的初衷是去報仇,但她實際做的事情是喚醒了阿努比斯和蚩尤。薩拉丁取代了莫亞,他非常合作,表示今後會在同盟必要的時候爲同盟出戰。比起莫亞,同盟自然是更青睞薩拉丁,由他駕駛阿努比斯,對內對外都好解釋了。

最後在那三個人的一致口徑下,葉澄沒有受到軍部任何責罰,就那麼離開同盟,名爲繼續出任務,實則逍遙法外了。

不知是不是有人守着的緣故,葉澄這一覺比她想象中的安穩太多,躺下去就一覺睡到第二天天亮,連夢都沒做一個,雖然醒來的時候被人習慣性地拉去當了抱枕。

楊御守葉澄守到夜裏就跟着上牀休息了,這會兒還沒醒,葉澄不想打擾他,縮在他懷裏,休息夠了的腦子忍不住開始活動起來。

莫亞死時,薩拉丁的肉身被解凍,直接暴露在神蹟艦羣內。早在之前神蹟艦羣內部已經充斥着極強悍的能量,不是空茫級,又或者沒有受到諸神機甲的庇護,進去之後鐵定是會一命嗚呼的。

事實證明,薩拉丁確實“死”了——他再無心跳,不必攝入食物和水維生,時不時就得依靠科技手段或者他自身的元素能量爲他僵冷的身體取暖,否則會行動遲緩,直至僵硬。

他的這種情況令同盟醫生們大跌眼鏡,世界觀碎成了渣。一羣醫生在醫院內爲他的事情吵得不可開交,如果不是因爲他足夠強,而且足夠有錢,更是受到阿努比斯庇護的新任駕駛員,這羣醫生們肯定會把他綁了直接搞科研。

教主,本王追定你了! “休息好了?”

葉澄正想得入神,忽然聽到楊御說話,小小嚇了一跳:“休、休息好了,你什麼時候醒的?”

“在你需要我的時候。”楊御揉揉她的腦袋,“伏羲說蚩尤和阿努比斯都完全覺醒了……你‘報仇’成功是怎麼回事?”

葉澄沉默片刻,揪住楊御的衣角:“莫亞死了。”

“我能想到。”楊御握住她的手,“還有呢?”

葉澄嘆息道:“現在是我虧欠薩拉丁了。”

她將那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完完整整告訴了楊御,楊御聽罷,挑了最重要的東西問:“所以用通俗點的說法,他現在的身體是死的,那莫亞給他的噬血藤呢?”

“還在,沒死。”葉澄本來在得知薩拉丁重新復生的時候感到了一絲希望,但隨着薩拉丁的主動坦白,她的希望再度破碎,“噬血藤在真的死屍身上都能存活一段時間。薩拉丁的身體死了,可他還有元素能量,依靠那些元素能量,噬血藤長得很好,而且薩拉丁現在沒有痛覺,噬血藤就算髮作,他也無所謂。”

楊御的手一緊,葉澄苦笑道:“新人類聯合國花了那麼多年,也沒能救雷斯特長官呢……”

“薩拉丁還能活多久?”

葉澄安撫地捏了捏他的手:“沒用的,這條路行不通。亡靈序曲是阿努比斯針對駕駛員的專用神蹟,我已經是女媧的契約者了,你覺得我跟阿努比斯還能建立共鳴嗎?薩拉丁說了,他也不知道他還能活多久,過一天算一天吧。”

楊御沉默下來,葉澄卻沒給他時間糾結,掀開被子:“別忘記我們是來執行任務的好嗎?這些事情有機會再說,起牀,幹活了。”

鑑於變異次元獸的襲擊又有加快的趨勢,葉澄也不打算慢悠悠繼續遊蕩了,沒等宇宙之匙冷卻完畢,直接開着女媧進行空間跳躍,前往被她隨機選中的三顆位於新人類聯合國大後方、中部和前線的星球進行調查。

首先是大後方的星球,這顆被葉澄隨機選到的星球以工業爲主,採礦業和相關一條龍產業非常發達。根據她和楊御的調查,這裏被變異次元獸襲擊的次數只有一次,那一次襲擊的對象是一個小村,並且到達小村的時候,變異次元獸已經後繼無力,沒造成什麼傷亡,甚至沒有等到本地駐軍趕到就自然全滅了。

她們的第二個目的地是聯合國中部的一顆星球。這裏自然風光奇特,以旅遊業聞名。變異次元獸一共襲擊了這顆星球兩次,兩次襲擊都不巧正趕上被襲擊區域的旅遊淡季,只造成了大量自然和人文景觀的破壞,傷亡人員沒有超過五十個。

第三個被選中的星球是邊境星球,就位於福音星系之內,不過與楓丹星和依蘭星相距遙遠。令楊御和葉澄都驚訝萬分的是,這顆星球竟然遭遇了整整五次襲擊!五次襲擊之中有一次是單隻變異次元獸,四次是成羣的變異次元獸。

萬幸的是這五次襲擊中的四次都是在郊外和荒野,唯一一次被大羣變異次元獸襲擊城鎮時,聯合國戰神雷斯特正好從休養地出發趕往前線,路過這裏。他接到求助便出手清理了那些變異次元獸,在當地駐軍的配合下,民衆傷亡被控制在最小範圍之內。

荒野中的景象蕭條而可怖,滿地散落着巨大的骸骨,這就是變異次元獸上個星期最後一次襲擊的地點。

葉澄把情報綜合起來,面色嚴肅:“現在還不能給出結論嗎?”

楊御望着詳細的情報,神情同樣肅然,在腦海中喚道:“伏羲。”

“還沒到可以使用‘天機’的時候,但是‘占卜’已經能夠預知近況了,要試試嗎?”

楊御便直接出聲:“伏羲。”

巨大的黑白色機甲閃現在他身旁,楊御踩着風球來到駕駛艙外,回頭與葉澄對視一眼,便進入駕駛艙。

伏羲舉起黑色長劍,整把劍從劍尖化散爲黑霧,涌向前方,在前方空地上拉出一個圖形。葉澄在平地上看不清楚,乾脆也召來女媧,通過女媧的外設鏡頭看楊御打算做什麼。

葉澄在女媧駕駛艙裏終於看清了地面的圖形——這竟是八卦陣!

具體的占卜過程,葉澄是完全看不懂的。隨着黑霧重新凝成長劍,楊御從伏羲駕駛艙出來,收起伏羲,仰頭對女媧揮揮手。葉澄連忙從女媧裏下來,快步走過去問:“怎麼樣?”

“先說說你的結論。”頓了頓,楊御補充道,“不只是變異次元獸的事情,是關於現在整體局勢的。”

葉澄想都沒想,脫口而出,可見是早已有了想法:“變異次元獸在越靠近初代人類帝國的地方就出現得越頻繁。初代作爲一個國力雄厚的國家,還有連你在內一共五臺諸神機甲,我不認爲初代會在聯合國面前被打得這麼狼狽。”

“不錯。”楊御嘆氣,“我也剛剛完全確定這一點。帝**部的情報,他們沒有告訴我……雖然還是不知道變異次元獸來自哪裏,但它們最近更多出沒於帝國的領地,這是事實。剛纔伏羲的占卜顯示,‘答案要到故土去尋找’。”

葉澄心裏一動,楊御發覺了,鄭重道:“有我在,沒有人能傷害你。阿特雷亞陛下不會動你。而且我們未必會跟他見面。但是見見其他人,或許有必要。”說完這句,他沒有再催,他知道葉澄明白孰輕孰重。

吸了口氣,葉澄轉向女媧:“女媧,送我們過去吧。” 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望着面前滿目瘡痍的航空港,楊御的震驚完全無法掩飾。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不過才離開短短十來天,這處他出發前還人來人往的郊外航空港居然已經變成這副模樣!

——指揮塔被撞掉了最頂層,露出內部斷裂的電梯井;港口還有四艘未起飛的航空艇,已經全部被損毀,其中最完好的一艘也斷成了三節;等候大廳的一整面牆壁完全倒塌,透明材質的頂棚像是被頑皮孩子砸破的老式玻璃窗,地面散落着無數碎塊……

葉澄並未來過這裏,但不難從現場痕跡辨認出這裏遭襲應該是不久前的事情。她四下看看,確定再無監視系統,便摸了摸空間墜,拿出黑色立方體,把眼前的景象記錄下來,作爲即將上報的情報留檔。

做完手頭的工作,葉澄擡頭看楊御還在航空港裏像找不到可以棲息的枝頭的鳥一樣亂轉,不由一陣心酸。

因爲背棄承諾,在放走她們之後拒不交出同盟和聯合國情報並且服毒,楊御真正失去了他應該有的一切。

重生之魔王請息怒 他原本是帝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御前雙星,最後變成了連君主也不聞不問、同僚都拒絕來往、甚至被親生父親趕出家門的無家可歸的人。他開着十二臺諸神機甲之一的伏羲,卻只當了個小小的皇家騎士,在戰場上迎戰對方的諸神機甲時,居然沒有自己人與他共同作戰……

跟在楊御之後進入航空港,葉澄身臨其境,更是感受到了變異次元獸的可怕。她走到楊御身後,發覺他面前的地上有一大灘血跡和一隻鞋,心裏不由一緊:“……現場沒有大批骸骨,所以這次襲擊航空港的應該是單隻變異次元獸。從周圍的情況來看,航空港的防衛力量全部出動,不過沒有成功戰勝它,他們也許……”

“全軍覆沒就全軍覆沒,不必說得那麼委婉,我也是軍人。”楊御轉身,望進葉澄的眼睛,聲音裏透着自嘲和失望,“我回來那麼久,沒有人肯告訴我這些情報,如果不是副團長放我出去執行這次任務,我到現在還被矇在鼓裏,以爲只是世界樹的元素能量有限,帝**能源極度短缺,才導致我們潰敗得這麼……”

楊御八歲時就離開了帝國,除了皇帝本人和他的同僚迪恩,所有人都以爲他死了。爲了不露餡,他一次也沒有聯絡過帝國的家人或朋友。於是比起同盟和聯合國,他居然是在帝國老家這裏變成真的孤軍奮戰,除了不涉足軍界的親生母親收留,沒有人肯再給他半個笑臉,也無人告訴他任何重要情報,好看的小說:。

葉澄這個時候回想起他曾經說過的“這是我已經蒐集到的初代那邊的新型異獸襲擊事件發生地和發生日期”,才醒悟過來他的真正境況是連這種級別的官方情報都拿不到手,需要親自去調查!

帝國大部分領地遭襲,權限不夠又沒有情報來源的楊御身在前線,根本無從得知這些東西,只能悶頭給帝國當個小小前鋒。

後來還是皇家騎士團副團長貝奧格不想浪費楊御的能力,但也不能私自向楊御透露帝國的情報,便把楊御派出去調查變異次元獸的事情。

“這裏是純白第十九星,現在看來,大部分區域已經被廢棄了。”楊御按開空間墜,“星際網絡上顯示這顆星球最後一批由軍隊協助撤離的住民是四天前離開的。公開信息說這裏遭受過五次變異次元獸襲擊,但是根據我們調查到的情報,應該遠遠不止。”

葉澄問:“我們直接去純白第一星怎麼樣?如果讓帝國這邊的諸神機甲們完全覺醒,應該能阻止事態蔓延?”

“……暫時還不行。”楊御只能解釋這一句,因爲下一刻,他的頸上又被金銀雙色元素能量纏繞住了,半個字也沒法說,如果他還想以肢體語言或者別的方式透露相關情報,他會直接被捆得動彈不得。

伏羲的擬態神蹟“天機”只有伏羲和楊御能看到,這之中預示的是怎樣的未來,葉澄不得而知。可是凱拉爾德的話提醒了她:楊御似乎是在放任他的國家毀滅。

但是葉澄確定楊御不可能這麼做。他正是因爲深愛他的國家、信任前代皇帝阿特萊娜,希望以他的方式幫助他的國家和同胞逃離必死的命運,同時幫助無辜受到壓迫的混血們,才忍受屈辱留在新人類的地盤上,僞裝成一個最下等的奴隸過了這麼多年。

所以即使楊御說不出他的真實目的,葉澄也能從目前的情況和桫欏曾經做過的猜想中推測出一個大致情形,那就是楊御如果想挽救初代這數百億的人民,需要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或者需要付出一個非常大的代價,又或者——兩者兼具。

“既然這樣,那首先我會把這顆星球作爲第一個調查地點,”葉澄看楊御沒法說話了,便開始解說自己的想法,“和新人類聯合國一樣,我準備調查三個初代星球,前線已經調查完畢,中部的星球由你來決定,最後去純白第一星。”

楊御點點頭,他不可能協助葉澄獲取初代核心軍事基地裏的祕密,那麼通過自己抽樣調查來確定大致上的變異次元獸襲擊情況是最的方式。

“這顆星球的媒體中心,帶我入侵吧。”她拿出宇宙之匙遞給楊御。

軍方情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報最詳細,其次就是由政府負責經營運作的媒體。所謂媒體就是政府的喉舌,許多情報他們能夠獲取收集,但會不會播出就看上面的意思了。

Wωω¸тt kдn¸¢ ○

如葉澄所料,純白第十九星媒體中心早已人去樓空。 重生娛樂圈選擇障礙症 這裏當然沒有遭到直接襲擊,不過民衆已經撤離,工作人員留下也無濟於事。

媒體中心的重要設備被轉移,還有些電腦不便攜帶,就被清空資料留了下來。葉澄把蓋亞連接上電腦,摸了摸蓋亞溫熱的白色外殼:“蓋亞,拜託了。”

蓋亞表面閃了閃,大屏幕上很出現了被找回來的資料。

純白第十九星在近一年之內,共發生變異次元獸襲擊事件十一次,政府只公開了五次,是因爲這五次都造成了大量人員傷亡,根本瞞不住。剩餘的六次有一次在軍事禁地之內,另五次是在荒無人煙的郊外。

“十一次……”楊御皺眉,“從這裏出發到依蘭星,通過一次空間裂縫跳躍過去,只需要五天。”

依蘭星才遭遇過四次變異次元獸襲擊,但是純白第十九星居然遭遇了十一次,其他書友正在看:!

葉澄同樣心驚,有句話沒說出口:純白第十九星,對於初代人類帝國來說還只是一顆前線星球!其它的星球會怎樣?!

“接下來去哪裏?”葉澄定定神問。

楊御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沉思起來,他需要確定一個比較合適的地點進行第二輪調查。

葉澄也不催,上前把蓋亞拆下來收好,走到外面觀景臺稍作休息。

空蕩蕩的城市無比蕭條,滿街的光軌都停運了,整座城市只有一些負責市政維護和環衛的機器人還在以最低耗能模式運作。

比起新人類聯合國,初代人類帝國的科技化程度並不遜色,只是不少建築傾向復古風格,就連路燈都是紋飾複雜的金屬工藝製品。

他們使用的多數能源都是清潔的根源礦晶,用完之後不會產生任何污染,所以隨便一顆星球的空氣質量和環境指數都比絕大多數聯合國星球都好得多。葉澄呼吸着新鮮的空氣,只覺得渾身舒暢。

急促的響聲突然從屋內傳來,葉澄回頭看去,楊御並不迴避她,立即按開了空間墜。

“韓御!你在……純白第十九星?!”發起聯絡的人是葉澄在方舟宇宙樂園裏見過的韓翎,從這個角度葉澄能看到他的頭像,但他看不到葉澄,“混蛋同盟又成了新人類的走狗!父親的艦隊被他們攔截,同盟的三臺諸神機甲都參戰了!,你離他們最近,我們還在路上,你點過去!”

帝國兩大將軍之一韓鋒的艦隊前,同盟軍艦隊嚴陣以待,完全覺醒的神農、蚩尤、阿努比斯飛在最前方。

韓鋒掃過屏幕上的三臺諸神機甲,銳利的目光移向旁邊的人:“奧爾德蘭特,你這叛徒做得真稱職。”

前代御前雙星、現任御前雙星之一迪恩·亞薩的父親奧爾德蘭特平靜地說:“我一貫很熱愛工作,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韓鋒,投降,或者成爲帝國的英靈。”

韓鋒冷笑:“一想到我的母親跟你這種人曾經是同僚,我就覺得不可思議。同爲御前雙星,差別居然能夠這麼大,當年你怎麼沒跟她一起追隨陛下獻身於世界樹?”

奧爾德蘭特回敬:“你兒子也幹得不錯,等你投降或者死了,我想我很樂意替你教導……”

韓鋒打斷他:“我兒子韓翎很稱職,不必你多此一舉。不過我很想問一句:你加入同盟國會,投票讓同盟重新做回聯合國的走狗,又帶這些人來襲擊帝**,是就打算這樣陷迪恩於不義?”

奧爾德蘭特靠回椅背:“同盟國會七位常務委員全票通過合作決議,我不過是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迪恩?他既然一心跟隨阿特雷亞,又有什麼資格來跟我說忠誠?”

韓鋒怒道:“閉嘴!誰允許你那麼稱呼陛下?!”

龍吟劍道 奧爾德蘭特漠然道:“我沒空跟你浪費時間了韓鋒,誰都不想看到這些來自神蹟艦羣的機甲們真的打起來吧。趁帝國那幾臺機甲還沒到,投降還是帶着這些帝**人一起死?”

他話音剛落,旁邊通訊員忽然叫到:“是伏羲!”兩軍陣旁突然插來一個飛速移動的機甲,正是黑白色的諸神03號伏羲,稍一檢測就知道它也完全覺醒了。

伏羲渾身繞着濃厚的微藍粒子,手中黑色長劍寒光凜然,楊御打開聯絡:“桫欏,這個行動是你建議的吧。”

“……是。”

楊御操縱伏羲舉劍,劍指前方:“你背後的是你的父親,我背後也是。如果要開戰,儘管放馬過來!” 身爲帝國兩大將軍之一,又絕對忠於帝國,韓鋒將軍可以說是初代人類皇帝阿特雷亞的左膀右臂。如果俘虜或是殺掉這個人,毫無疑問可以給初代人類帝國造成重創。

本來爲了防止被神出鬼沒的女媧襲擊,韓鋒將軍身邊有同樣開着諸神12號提爾的養子韓翎隨行護衛。但韓鋒將軍之前接到報告,就在距離他們艦隊不遠處一顆星球有變異次元獸襲擊平民,便將韓翎派出去處理這件事。

剛解決掉那顆星球的變異次元獸襲擊,韓翎還沒來得及返回艦隊,韓鋒再次接到另一顆星球受襲的報告。他當然不會坐視帝國的民衆死於變異次元獸之手,命令韓翎接着去應對襲擊。

開着諸神機甲的韓翎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韓鋒的艦隊也在趕路,正因爲如此,他們之間的距離越拉越大。得知這個情報,同盟軍部當即決定派兵攔截韓鋒。

爲了確保此次行動能夠萬無一失,同盟軍元帥把三臺已經覺醒的諸神機甲都派了出去,同時任命來自初代人類帝國的上一代御前雙星之一奧爾德蘭特亞薩爲總指揮。元帥的目標分爲兩個階段,初級目標是讓韓鋒投降,終極目標是剿滅他的整支艦隊。

面對楊御的挑戰,桫欏沒有說話,倒是焚鍾舉起槍,槍口鎖定黑白色的伏羲:“你不會天真到以爲我們在戰場上還會手下留情吧,韓御?”

楊御一邊讓韓鋒的指揮艦撤退,一邊直接採取了行動:“神蹟——震。”

濃厚而刺目的電流網以黑白色機甲爲中心,迅速擴散開去,在短短几秒之內就完全隔斷了同盟軍的攻擊路徑!蚩尤緊跟着一槍射來,被伏羲舉起黑色長劍擋下。伏羲整個機身被擊退了一段距離,連帶電流網也像被撕扯的幕布一般狠狠盪開幾波,勉強才穩住。

“哦?很好。”焚鍾低聲道,“神蹟——噬星。”

金銀雙色的元素能量急速向蚩尤的槍口匯聚,隨即直射向伏羲。探測到這股能量有多強,楊御不敢怠慢,但又不能同時發動兩次神蹟,只得將手中黑色長劍以精神力轉化爲巨盾攔在身前,並且將“神蹟——震”的能量調動來一部分進行協同抵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