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跟着蒙面人,消失在另一個陰暗的角落裏。

此刻莫忘心中也十分震驚,她也想不通秦巖爲什麼能擋住妖王和屍王的攻擊。

如果換做是她,她是不敢接下妖王和屍王的攻擊的。

秦巖此刻還不知道,在遠處的陰暗中,一直有人在盯着他。

“主人,這兩個小傢伙哭哭啼啼的真煩人!直接殺了他們吧!”李天霸心煩意亂地說。

秦巖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唐小夢點了點頭。

他不可能無休無止地等下去,他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看到秦巖同意了,李天霸獸性大發,大笑着抓住兩個小屍王。

“嗤啦!嗤啦!”

李天霸將兩個小屍王揪住腿扯成了兩半。

秦巖走到唐小夢面前,饒有興致地說:“你是誰?現原形吧!”

唐小夢目光呆滯地看着秦巖,一句話也不說。

嗯?這是怎麼了?唐小夢怎麼突然變成了這樣?莫非這傢伙還在裝?

秦巖立即揪住唐小夢的臉,用力地向一邊扯去,想把唐小夢的人皮扯下來。

人皮沒有扯下來,但是唐小夢卻“哎呀”一聲慘叫起來。

她捂住發紫的臉,詫異無比地看着秦巖:“秦巖,你什麼意思?”

嗯?還問我什麼意思?真是搞笑!

“你趕快現原形吧!否則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秦巖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眼神陰冷地看着唐小夢。

“現原形?什麼意思?”

“還裝!我讓你裝!”秦巖走上前,一把抓住唐小夢脖子上的皮,想將唐小夢的皮扯下來。

唐小夢疼的一縮脖子,趕快伸出手阻止秦巖。

由於唐小夢身子向前傾斜,再加上秦巖加大了力度,手一不小心插進了唐小夢的胸口,並且抓住了不該抓住的東西。

嗯?裝的還挺逼真啊!彈性居然和真的一樣!

而且還戴了罩子。

不過你裝的再怎麼像,我也要拆穿你這個妖精。

想到這裏,秦巖緊緊地抓住唐小夢的“良心”所在的位置,用力向外扯去。

剛纔秦巖無論是揪唐小夢的臉,還是揪唐小夢的脖子,都沒有一個凸出的地方,這樣就沒有一個着力點。

現在終於抓住了突出點,肯定要狠狠地用力。

只是令秦巖意想不到的是,他接連往外扯了好幾次,都沒有將唐小夢的人皮扯下來。

相反,唐小夢卻捂住“良心”所在的地方,疼的“哇哇”叫起來:

“秦巖,你給我放手!啊!”

“秦巖,你放不放手!啊!”

“秦巖,我草你祖宗十八代!啊啊啊!”

嗯?爲什麼扯不下來?奇怪!難道是我用的力道不夠?

不對啊!我這力道絕對能扯下的!

秦巖剛準備再加把勁,慕容雪菡突然給秦巖傳音:“主人,不好,她好像是真的唐小夢。”

什麼?真的唐小夢? 商海爭鋒 不可能吧?

真的唐小夢剛纔會騙我?

秦巖睜大眼睛,仔細打量起唐小夢,發現唐小夢好像和真的一模一樣。

不會真的是真的吧!

“秦巖你這個流氓,放不放手?”唐小夢發飆了,扯開嗓子大聲罵起來。

“你真的是唐小夢?”

“廢話!給我放開!”唐小夢的“良心”被抓住了,此刻是又羞又急又怒又無奈。

原來唐小夢並沒有被黃瑞年殺掉。

因爲唐小夢和秦巖太熟悉了,黃瑞年怕他的徒子徒孫穿上唐小夢的人皮後被秦巖發現。

還有一個原因,唐小夢被黃仙姑種下了鬼種,黃瑞年不想殺她,想繼續控制唐小夢,讓唐小夢幫自己辦事。

就像當初王浩給黃仙姑辦事一樣。

這一次黃瑞年能順利的佈下陷阱,就是因爲唐小夢被種了鬼種,他可以聽到唐小夢和任何人的對話。

包括和秦巖的對話。

唐小夢剛纔之所以撒謊,是因爲她體內的鬼種已經發芽了。

鬼種一旦發芽,是可以控制被種之人的。

上一次殺掉槐老的時候,秦巖原本準備幫唐小夢解除鬼種,可是後來因爲事情太多忘了。

如果上一次解除了鬼種,現在秦巖也不會遇到黃瑞年給他佈置陷阱的事情了。

“你確定你是唐小夢?而不是黃鼠狼精假扮的?”

“我再說一句,放不放開?”唐小夢大聲咆哮起來,眼中似乎能噴出火來。

“好!我暫且相信你。等我一會兒施法的時候,看看你到底是不是黃鼠狼精!”

其實秦巖此刻已經猜到唐小夢就是唐小夢了,但是他必須裝出還沒有看出來的樣子。

因爲他現在抓着唐小夢的“良心”。

而且秦巖估計已經變形了。

秦巖現在真後悔,自己剛纔怎麼那麼粗心,明明抓住的手感彈力十足,卻認爲是假的。

明明上面戴着罩子,卻認爲是假的。

現在闖禍了吧!

“哼!如果不是的話,我絕對要將你剝皮抽筋!”

秦巖裝出憤恨無比的樣子,鬆開手從裏面抽出來。

唐小夢被鬆開後,覺得比沒有鬆開的時候還疼,上面就像被澆了滾燙的熱油一樣,火辣辣的疼。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上靈三清,下應心神。現!”

秦巖揮動槐木劍,裝模作樣地在唐小夢面前舞動起來,並且念起了咒語。

“嗯?怎麼還沒有現出原形!大膽妖孽,想不到你道行還挺厲害啊!”

秦巖再次腳踏天罡七星步,大聲吟念起咒語。

看到秦巖一本正經的樣子,慕容雪菡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悄悄地給秦巖傳音:“主人,不要裝了!”

“不裝能行嗎?人家那東西都被我揪的浮腫了!”

秦巖一邊給慕容雪菡傳音,一邊繼續裝模作樣。

女神的貼身男秘 唐小夢攥緊了拳頭,咬着嘴脣,滿眼冒火地看着秦巖。 秦巖,你居然敢趁機吃老孃豆腐,你等着,我一定讓你全家雞犬不寧。

唐小夢在心中憤怒地想。

秦巖根本不知道唐小夢心中在想什麼,他依舊踩着天罡七星步裝出唸咒的樣子,在唐小夢面前比劃來比劃去。

當咒語唸完,秦巖大喝一聲,揮起槐木劍,點在唐小夢的胸口:

“給我現形!”

“咦!原來你真的不是黃鼠狼精啊!”

收起槐木劍,秦巖走到唐小夢面前,裝出震驚無比的樣子。

裝!你給老孃裝!遲早有一天,我要把你的那玩意揪下來。

“哼!”唐小夢冷哼了一聲,轉過身就走。

我去!居然走了!難道就這麼結束了?

不過這樣最好。

秦巖鬆了口氣,剛纔他還以爲唐小夢肯定要大聲質問他,甚至是和他大鬧特鬧。

抹掉額頭上的冷汗,他轉過身對李天霸說:“我們走!”

李天霸“哦”了一聲,轉過身上了車。

唐小夢迴到家,關上門脫下衣服,對着鏡子照去。

當她看到鏡子裏面的情況後,整個人都驚呆了。

被秦巖抓過的此刻浮腫脹大了一半還多,看上去就像一個小氣球,和另外一個極不相稱。

難怪這麼疼,原來都腫脹成這樣了。

秦巖,我要殺了你!

唐小夢在心中憤怒地大聲嘶吼起來,她萬萬沒有想到會這樣。

穿好衣服,唐小夢打了一輛車租車直奔秦巖家的別墅。

她準備向秦巖討一個公道,讓秦巖賠償她的損失。

十幾分鍾後,唐小夢來到了香榭花提。

香榭花提是高檔小區,小區裏面不容許進出租車,唐小夢只能步行進入香榭花提。

當唐小夢走到距離秦巖家一百多米的時候,坐在陽臺上的秦巖看到了她。

我去!唐小夢來了!

秦巖從躺椅上站起來,嚇得躲進了屋裏,並且吩咐狐小媚和狐青娘不要給唐小夢開門。

他覺得唐小夢肯定是來興師問罪的。

“砰!砰!砰!”

唐小夢敲響了大門。

沒有人給唐小夢開門。

“秦巖!秦巖!”

唐小夢一邊敲門,一邊大聲喊起來。

依舊沒有人給唐小夢開門。

“秦巖,我知道你在裏面,你出不出來?”

“你如果不出來我可就爬樓進去了!我在警校可是優等生!”

警校裏面不但要學文化課程課,還要學擒拿、格鬥、攀爬,甚至是開車等各種技能。

唐小夢雖然只是一個女生,但是爬個牆頭,上個三層小樓還是不在話下。

聽到這裏,秦巖無奈至極,給狐小媚使了個眼色,讓她去開門。

狐小媚點了點頭,開門將唐小夢迎了進來。

看到唐小夢,秦巖打了個哈哈,笑眯眯地說:“唐大隊長,你怎麼來了?你有什麼事情給我打個電話不就行了嗎?用得着來嗎?”

唐小夢咬牙切齒的看着秦巖,開門見山的說:“秦巖,說吧!你怎麼賠償我?”

秦巖裝傻充楞,睜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唐小夢:“賠你什麼?我沒有拿你的東西吧?”

真是無恥,到了現在居然還裝。

唐小夢攥緊了拳頭,咬住嘴脣憤恨無比的說:

“秦巖,你不要再裝傻充愣了,像你這麼聰明的人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嗎?我勸你趕快給我一個解決方案。”

停頓了一下,唐小夢接着說;“否則的話,我會把你的英雄事蹟告訴馬嬌。到時候看她怎麼收拾你。”

唐小夢覺得馬嬌是秦巖的女朋友,如果馬嬌知道了這件事,一定不會放過秦巖。

其實她根本不知道,馬嬌是不會管這種事情的,因爲當時的確是產生了誤會。

就在秦巖一籌莫展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秦巖的心裏面樂開了花,接電話絕對是一個轉移注意力的好辦法。

秦巖拿起手機說:“唐小夢,我先接個電話。 位面末世遊戲 咱們一會兒再聊。”

唐小夢沒有答應,也沒有不答應。

秦巖也不管唐小夢有沒有答應,轉過身接起電話,大聲的問:“喂,誰了?”

手機另一邊傳來了紀姥的聲音:“秦巖,是我,我想問一問你那邊還有沒有美容養顏霜的材料了?”

“美容養顏霜的材料暫時沒有了,不過一個月後就有了。你們再等一等吧!”

之前秦巖也看過一些相關的報道,很多婦女因爲美容養顏霜,在鯤鵬超市門口舉着牌子抗議,讓鯤鵬超市繼續供貨,所以他知道紀姥那邊的情形很艱難。

“哦,是這樣啊,那我再熬一熬吧!”

紀姥嘆了口氣,掛斷了電話。

當秦巖收起手機後,突然發現唐小夢居然站到了他身邊,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嗯?什麼情況?唐小夢不會是神經錯亂了吧!剛纔還對我一副兇巴巴的樣子,現在卻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秦巖,你有美容養顏霜的材料?”

秦巖點了點頭:“有啊,怎麼了?”

“既然這樣,那你給我來五瓶美容養顏霜吧!只要你能給我五瓶,今天的事我就原諒你。”

“不,還是來十瓶吧!只要來十瓶我就原諒你。”

秦巖沒有想到美容養顏霜的魔力這麼大,十瓶就能把唐小夢打發了。

秦巖裝出爲難的樣子:“唐小夢,這東西太難搞了。我只能給你七瓶。”

唐小夢想了想,咬住嘴脣:“不行,必須八瓶。”

秦巖裝模作樣的想了想,然後露出痛苦無比的表情點了點頭:“好!成交。”

送走唐小夢,秦巖立即鬆了口氣。

他想不到八瓶美容養顏霜就把唐小夢打發了。

錦繡毒女亂江山 不過秦巖覺得自己對唐小夢似乎有點不太友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