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雨晴哼了一聲,「連自己弟弟的醋都吃。」

顧邵陽說:「行了,回去路上小心。」

「哦,對了二哥,我們公司的決賽在本周五,我想你這兩天還能再幫我約一下陳老師嗎?我想讓她再給我做下指導。」莫雨晴問。

「可以啊,沒問題。」顧邵陽爽快的答應到。

顧邵霆在旁邊醋味十足的問:「你怎麼不找我?美靜我也認識的啊。」

莫雨晴說:「我哪知道你也認識,你也從來沒說過啊。」

那邊寧嘉和司機把紀景言給塞進了車裡,朝莫雨晴喊道:「雨晴,我先走了啊,電聯。」

莫雨晴快步的走過去,說:「在他家照顧好自己,他要是欺負你,你就給我打電話,我騎火箭殺過去!」

寧嘉抱了抱她說:「放心啦,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一個個開車都走了,顧邵霆叫了代駕,沒一會兒車也來了。

「今晚,咱倆回明苑吧。」顧邵霆在她耳邊輕聲的說。

莫雨晴搖搖頭說:「還是別的了,讓家裡人知道就不好了。」

「知道了那我們就大方的承認!」顧邵霆玩著她的手指說。

「不可以。」 豪門虐戀:總裁妻子的祕密 莫雨晴低聲說:「公開的話,我看第一個反對的不是小姨,而是奶奶!你爸我看也不一定會同意。家裡長輩沒有一個同意我們在一起,你覺得公開了好嗎?」

「沒什麼不好的,早晚的事而已。」顧邵霆嘆了一口氣,找個舒服的位置把頭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說:「好吧,我聽你的,什麼時候公開你說的算。」

莫雨晴也嘆了一口氣,幽幽的說:「我也不知道啊。」

顧邵霆抬頭看她一眼,伸手把她擰著的小眉頭揉平,說:「晴寶,一切有我,你每天就負責開開心心的就好,其他的不用去想!」

莫雨晴朝他笑了一下,點頭嗯了一聲。

晚上回來的時間還不算晚,家裡人都坐在客廳里聊天,看到他們倆一起回來,顧震問:「今天怎麼這麼巧,你們倆一起回來的。」

顧邵霆叫了一聲奶奶,隨後先上了樓。

莫雨晴回道說:「在門口遇見的。」

又看著顧老太太說:「奶奶,我先上去了。」

肖雅在後面說:「雨晴,等我和你一起上去。」

看著倆人上了樓,顧老太太對顧震說:「今天你那小媳婦兒跟我說,想把破產陳家的二兒子要介紹給她那外甥女。據我所知,那陳家老二,就是在銀行里當個客戶經理,家裡也已破產,這種人家,怎麼能和咱們顧家攀親戚?不管怎麼說,現在那丫頭也代表著咱們顧家,名聲還不小呢。那天我去你容姨家,你容姨還說你那小外甥女呢,說什麼邵陽寵著她,邵霆護著她,都沒人敢惹她!」

顧震哈哈笑了兩聲,「那丫頭性子好,又懂事乖巧,大家喜歡她也沒什麼錯。」

顧老太太哼了一聲,「反正我不管那丫頭人緣好不好,為了咱們顧家,那要給她介紹男朋友,陳家那條件我是不同意的。我可不想老了老了,讓別人在背後戳我脊梁骨!」

顧震說:「媽,也沒說就是陳家老二。肖雅之前和陳家老二打過交道,雖說破產,但家教極好,為人低調,謙虛有禮。她也就是讓倆孩子認識一下,能不能成還兩說呢。」

「就是沒必要認識!告訴你媳婦兒,眼光放高些,別凈挑那些上不了檯面的家,這小子氣的!」

見老太太不樂意了,顧震忙哄著說:「好好好,等下我就告訴她。」

顧老太太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數落他說:「還有,你這個當老爸的,別有了老婆就不管兒子。你這倆兒子年齡都不小了,還都沒有女朋友,你都不著急是不是?自己的婚姻有著落了,兒子的你是不是也得管管?」

顧震搖頭苦笑,「媽,這倆孩子你也都看見了,一個比一個有注意,那是我說兩句就聽的嗎?」

「邵霆之前和思語我看挺好的啊,怎麼我去了趟大佛山回來,倆人就分了呢?我不方便對邵霆說,你沒事和他說說,不行再給介紹一個。你看我身邊這些老姐妹,都兒孫滿堂。你看看咱家,該來的不來,不該來的都進來了。」

顧震滿口應允的說:「行,我知道了,私下我會說的。」

顧老太太轉頭看著外面,思緒不知道飄到了哪裡。

「什麼?相親?」莫雨晴手裡拿著毛巾擦臉,驚訝的問。

肖雅笑著說:「你喊什麼?相親有這麼可怕嗎?」

莫雨晴皺眉,說:「小姨,你知道我是為什麼!你……」

「我什麼?」肖雅明知故問。

「你明知道我和邵霆在交往,幹什麼還要給我介紹對象?」莫雨晴急急的問。

肖雅說:「你倆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你怎麼還當真呢?忘了小姨之前和你說過的話了?你握不住他的心的!雨晴,小姨能害你嗎?我這麼做,都是為你好!」

莫雨晴不解的問:「小姨,你為什麼總說我握不住他的心?我們倆現在感情很好啊。」

「你們在一起才多長時間?能看出什麼?你了解他的一切嗎?他的從前發生過什麼你都知道嗎?雨晴,並不是眼前的好就能代表一切的,你們倆不是一路人,終究走不到一起的。我不想看你到最後才受傷,聽小姨的,別和他在一起了。」肖雅苦口婆心的勸道。

莫雨晴一臉困惑的問她:「小姨,你的話總是說的這麼不明不白,我聽不懂。到底顧邵霆他有什麼事讓你這麼反對我們倆在一起?難道就只是因為身份嗎?那你和顧震的身份也不配,不也是在一起了嗎?為什麼到我這裡你就一百個反對?」

「聽小姨話,不會錯的。乖,明天去和陳旭明見一面,我都約好了,就當給小姨個面子。你和顧邵霆的事,說一千道一萬,最後就算我同意了,你覺得老太太會同意嗎?她怎麼可能會讓她最心疼的大孫子跟你在一起?這些,你有沒有想過?」 聽了肖雅的話,莫雨晴沉默不語。

「明天中午十二點,玉蘭餐廳。你們吃吃飯,聊一聊,彼此了解一下。」肖雅哄著莫雨晴說。

莫雨晴陰沉著臉,不悅的說:「小姨,我有男朋友,你還叫我去相親,這不是騙人家嗎?再說,我要是背著顧邵霆去相親,他會生氣的!我不要去!」

肖雅有點受傷的看著莫雨晴,半晌才開口說道:「就算你有男朋友,可我都已經約了人家,你就這麼不去,置我於何地?當給小姨個面子,就去看看好不好?顧邵霆他不會知道的。」

莫雨晴為難,看小姨相求的樣子,只好點頭同意的說:「那好,我先說明啊,我去沒別的意思啊,就純粹是為了你!」

肖雅笑了笑,「那個陳旭明真的很不錯,各方面都很優秀,長的不錯,工作也行,雖說家裡是破產了,但也不妨礙什麼。他的條件,還比較附和小姨的要求。你明天和他要是能聊的來的話,那就多聊聊——」

「小姨!」肖雅的話沒說完,就被莫雨晴給生氣的打斷了,「我有男朋友!」

肖雅不在意的嘆了一口氣,站起來對她說:「好了,我不說了。還有,你那個男朋友,我不承認!」

送肖雅出了房間,莫雨晴關上門,靠著門板心裡很不是滋味,這還沒有公開呢,小姨就處處反對,這以後要是大家都知道了,壓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楓林別墅。

容家遇扶著蘇韻搖搖晃晃的進了房間,把她慢慢的放到了床上。

今晚蘇韻借酒澆愁,喝了不少。心中有事,難免容易醉。這時候躺在床上,哼哼著不知道嘴裡嘟囔著什麼。容家遇去浴室打濕了毛巾出來,坐到床邊,給她擦擦臉。

「喝這麼多幹什麼?第二天胃又要難受了……」容家遇心疼的看著她,自言自語。

蘇韻不老實,身子翻來覆去的,「邵霆,你是不是還在怪我?我真的很後悔,很後悔……」

容家遇拉過她的手,慢慢的擦,說:「邵霆早就原諒你了,你不要再自責了。這麼多年了,你也該過去了。」

「我過不去啊!」蘇韻迷糊中看到眼前的人在照顧自己,疑惑的問:「家遇,你怎麼在這?」

容家遇自嘲一笑,「我不在這還能在哪?不把你送回來,我怎麼能安心。」

蘇韻慢慢的坐起來,直直的看著他,眼角還掛著淚水,「家遇,我好嗎?」

容家遇拉過她的另一隻手,繼續給她擦著,嘴上說:「你問我這個問題……難道你還看不出來我覺得你好不好嗎?」

蘇韻突然雙手勾住他的脖子,嘴唇湊了上去,帶著魅惑的說:「那你要了我吧。邵霆他跟了別人好了,我也沒人要,你要了我吧!」

容家遇頭往後微仰,要把她的雙手給拉下來,對她說:「蘇韻,你喝多了,別鬧!」

蘇韻緊緊的勾住他的脖子,身子貼在他寬厚的胸膛上,說:「我沒鬧,我清楚我在說什麼,家遇,你不是喜歡我嗎?那你要我吧!」

容家遇呼吸有些快,喉嚨不自覺的上下滾動,他靜靜的看著她,用力的把她胳膊給拉下來,聲音帶著一絲緊迫,對她說:「韻兒,別再鬧了。我就是要你,也要在你愛上我之後,不然我不會那麼做的!」

蘇韻趴在他的懷裡,胳膊改成圈住了他的腰,默默的留著眼淚,問道:「難道連你也不要我了嗎?是不是你也不喜歡我了?」

容家遇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她,一隻手輕撫著她的發,情真意切的說:「我怎麼會不喜歡你?你明明知道我對你的感情是怎麼樣的,為什麼還要這麼問?我只是不想在這種情況下要你,我是在等,在等你心甘情願的給我!」

蘇韻的胳膊緊了緊,「家遇,我是不是很壞?從前很壞,現在也很壞,我看不得他身邊有任何一個女人,我總是背後下黑手去壞她們。是不是就因為這樣,他才會不喜歡我的?」

「你不壞,你很好,特別好。」容家遇哄著說:「別胡思亂想了,好好睡一覺,明早就好了。」

蘇韻沒有動,依舊抱著他說:「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你明知道我現在不愛你,卻還是默默的守護我,默默的對我好,你這樣讓我的心真的很難受。你這麼做值嗎?我有時真的很恨你,在我身上白白浪費時間,看不到希望,卻心甘情願的在這裡當備胎。」

容家遇苦笑,「那你就當我傻吧,我確實傻,死心塌地的愛著你,卻依舊打動不了你的心。就這樣吧。」他說完,讓蘇韻躺回到了床上。

「今晚你別走好嗎?我害怕。」蘇韻拉住容家遇的手腕,低聲懇求道。

「好,我不走,你睡吧。」容家遇摸著她的頭,輕聲安慰說。

蘇韻點點頭,心安的睡著了。

容家遇從被子里拉出她的手握在手裡,放到臉側,聲音輕緩的說:「一切都有我呢,我等你。」

早上的鬧鈴響起,叫醒了莫雨晴。迷迷糊糊的從被子里伸出手拿過手機,給關掉了鬧鈴,翻了個身,繼續睡。

可還沒過兩分鐘,外面又響起了敲門聲,伴著肖雅的聲音:「雨晴,起來了嗎?我進去了啊。」

推門而入,肖雅手裡拿著一件裙子走到床邊,催促床上的人說:「起來了啊,今天相親的衣服我都給你準備好了。」

莫雨晴翻身,不悅的說:「幹什麼搞得很隆重的樣子?我這還要上班呢,穿職業裝的。」

肖雅把被子拉下來說:「我給你拿的這套也是職業裝,套裙。看著總比西褲溫婉些。」

「哎呀,我不穿,裙子不方便。」莫雨晴不高興的坐起來,撓著頭說。

肖雅板著臉,「聽話!出於對對方的重視,穿一次又能怎麼樣?」

看小姨不高興了,莫雨晴抿抿嘴,只好妥協,瞥了一眼裙子,說:「好吧,我穿就是了。」

肖雅臉上露出點笑模樣,又囑咐說:「時間別記錯了,十二點,玉蘭餐廳。還有你見到人家別拉著個臉,像是誰欠你錢似得。保持微笑,記住了嗎?」 莫雨晴從床上下來,低頭找拖鞋,邊揶揄肖雅說:「我就是這個樣子,要是你不放心,你替我去得了。」

肖雅朝她屁股拍了一下,「一大早起的就亂說話,快去收拾,下樓吃飯。」

最美不過愛上你 莫雨晴朝她做了個鬼臉,進了洗手間。

「一早起的就被小姨一番轟炸,都沒好好的抻個懶腰!」莫雨晴自言自語,胳膊向上伸展,身子后挺,舒舒服服的抻了個懶腰,最後還不忘身子左右晃兩下。

「啊!」莫雨晴身子轉向門邊的時候,就看見顧邵霆抱著胳膊滿臉帶笑的在看自己,頓時嚇了她一跳,「你什麼時候進來的啊?」

顧邵霆走過去,長胳膊把她圈在了懷裡,柔聲問道:「昨晚幾點睡的?像個小貓似得沒睡醒的樣子。是不是又玩手機不睡覺了?」

莫雨晴也摟住了他的腰,嗔怪的說:「昨晚還以為你會過來,或者發個信息什麼的,就一直傻乎乎的在等你,誰知道你連個動靜都沒有,過了十二點才睡的呢。」

顧邵霆看著她,一臉的不相信,毫不留情的揭穿她說:「編,你就給我編啊!別以為我不了解你,你才不會眼巴巴的等我!」

莫雨晴撇了撇嘴,「不信拉倒!」

顧邵霆的胳膊緊了緊,臉上帶著驚喜的問:「真的?真的在等我?」隨後立即解釋說:「昨晚有幾個比較重要的郵件要回復,等忙過後,都很晚了,我怕你睡了,打擾到你,就沒給你發信息。「

莫雨晴心裡有點好笑的看著他,其實自己只是一句玩笑話而已,沒想到他居然還當真了。

顧邵霆見她不說話,身子彎下,嘴湊過來賤賤的說:「來,讓老公親一個,就好了。」

莫雨晴捂著嘴的往後躲,笑著說:「不要!我還沒有刷牙!」

「那有什麼?我又不嫌棄!」顧邵霆說著就要親了上去。

莫雨晴一手堵在他的脖子上,搖頭說:「可是我嫌棄,等我洗漱完的!」說完,從他懷裡出來,到了盥洗台前。

顧邵霆靠在一邊等著,就那麼靜靜的看著她,突然開口問道:「剛才看你小姨一大早就過來你這,是不是有什麼事?」

莫雨晴刷牙的手一頓,眼睛瞪大,滿嘴白沫,從鏡子里看他,使勁的搖頭,嗚嗚的說:「沒事啊,什麼事都沒有,就是給我拿套衣服過來,沒什麼的,你別瞎想。」

看她緊張的樣子,顧邵霆失笑的問:「很正常的一件事,我瞎想什麼?」

「呵呵,沒什麼,我隨便說的。」莫雨晴心虛的低下頭。

「是嗎?不過你現在這個樣子,我倒覺得,你有事瞞我!」顧邵霆走了過去,低頭去看她的臉,笑呵呵的問。

莫雨晴借著低頭吐水來掩蓋自己的慌張,等到直起身子來,對他說:「我能有什麼事瞞你啊,我哪敢啊!」

顧邵霆把毛巾遞給她,一臉無辜的說:「別說的你好像多怕我似得,你膽子可大著呢,是我怕你才對!」

莫雨晴拿過毛巾擦了擦嘴,掛好后說:「行了,你就別在我面前裝可憐了。你先出去吧,我要換衣服了,還得化妝,得一陣子呢,你先下樓吧。」

「我也不著急,等下一起下去吧。」顧邵霆說:「你忙,我去外面坐著。哦,對了,需要我幫你拿衣服嗎?內衣需要嗎?」

莫雨晴在後面羞的推了他一下,「你個流氓!」

顧邵霆端著肩膀笑的一抽一抽,看著莫雨晴拿著衣服倉皇的進了洗手間。二十多分鐘后,煥然一新的從裡面出來了。

「走吧。」莫雨晴拿過包,就往外走。

顧邵霆若有所思的看著她,問:「你這妝化的是不是濃了點?」

「嗯?濃嗎?我覺得還好啊。」莫雨晴在門口的鏡子前照了照說,「不濃。」

倆人出了房間,顧邵霆不自覺的牽上了她的手。莫雨晴驚慌的一下子給甩開了,壓低聲音說:「喂!你幹什麼?小心被人看到。」

顧邵霆呼出一口氣來,「我牽女朋友的手都不可以嗎?這是在我自己家,還要這麼偷偷摸摸的?」

「可家裡又不止我們倆,還有長輩呢,被他們發現就不好了。」莫雨晴一邊說著,一邊和他拉開了距離。

顧邵霆看她的小動作,賭氣似得一把攬過她的肩摟進懷裡,一起下樓梯說:「你不要這麼緊張,天塌下來有我給你頂著,沒人會把你怎麼樣的!」

「好好,我知道你本事大,可也請站在我的角度替我想想,OK?」莫雨晴說:「你先鬆開我吧。」

「咳咳!」身後突然傳來兩聲咳嗽。

莫雨晴像是被觸電一般,猛地推開顧邵霆,回頭去看是誰。

顧邵陽一臉壞笑的看著她,戲謔的問:「小雨晴,你怎麼了?」

莫雨晴拍著胸口說:「原來是你啊,你要嚇死我了!沒事在背後亂咳嗽什麼啊!」

顧邵霆黑臉的看著自己的弟弟,不悅的說:「嗓子要是不舒服,就去看醫生。」

顧邵陽嘿嘿笑,「還是哥關心我。」

三人一起進了餐廳。肖雅陪著顧老太太吃飯,顧震不在。

「奶奶早。」三人跟老太太問好。

顧老太太喝了一口粥,抬頭看著三人,說:「今天你們三個倒是整齊,一起下來的。」說完,又打量了莫雨晴幾眼,說:「還是穿套裙好看。」

「謝謝奶奶。」莫雨晴得到奶奶的誇獎,抿著嘴笑。

肖雅笑著說:「我也覺得穿裙子比穿西褲好看。今天我特意給她找出一套來讓她穿。那西褲看上去死板板的。」

顧老太太認同的點點頭,問道:「你吃完了嗎?今天我要去靜慈那,你陪我去。」

肖雅神色一頓,應道:「好,媽。」

可心裡卻是一百二十分的不樂意,每次去,都在聽她們憶苦思甜,以及老太太對靜慈的戀戀不捨,看了真是堵心啊。肖雅在心裡重重的哀嘆了一聲。

三人吃過了早餐,一起從家裡出來了。在院子里,顧邵陽打趣的問莫雨晴:「雨晴,今天二哥送你上班好不好?」問完還朝她眨眨眼。

莫雨晴心領神會,高興的說:「好啊,感覺好久都沒坐二哥的車了呢。那今天就二哥送我去上班吧。」 顧邵霆站在自己車邊,明知道這是倆人的玩笑話,卻還是沒好臉色的對莫雨晴說:「你敢上一個試試!」

莫雨晴看他生氣的樣子,一下就想到從前,調侃的對顧邵陽說:「二哥,看,又變回到從前了哦。」

顧邵陽笑的一抽一抽的,「接下來是不是又要不停的訓斥你了?」

莫雨晴也跟著笑道:「而且,臉還會拉這麼長哦!」說著,還用手在臉那比劃了一下。

倆人都哈哈大笑起來,完全不顧顧邵霆在旁邊陰鷙的眼神。

「真是反了你了,跟我上車!」顧邵霆沒等莫雨晴笑完,拉過她的胳膊就給塞進了車裡。

莫雨晴降下車窗,悲戚的沖顧邵陽揮著手說:「二哥,我先走了,祝福我吧。還有,別忘幫我約陳老師,我要請她——」後面的話沒說完,顧邵霆就一腳油門沖了出去,飄散在風中。

車子匯入車流中,莫雨晴看他還綳著個臉,用手指戳了戳了他的胳膊,好奇的問:「還真生氣了啊?」

顧邵霆說:「我要是真和你生氣,早氣死八百回了!」

「那幹什麼還這個表情?笑一笑嘛,開心一整天。」莫雨晴又去戳了戳他的臉頰。

顧邵霆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放在唇邊親吻了一下,隨後放下來,沒有鬆開的意思。

「看你跟邵陽在一起的時候,笑的肆無忌憚,很輕鬆的樣子,和跟我在一起時候的狀態可不一樣啊。」顧邵霆有些吃味的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