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一微微一笑:“沒什麼,這麼多年,我都習慣了。”

凌雪嬌又問道:“這麼說你不是姓萬了?”

萬一一點頭:“我的名字是收養我的人取的。”

“原來是這樣。”凌雪嬌點頭說着。

“雪姨,你問我這些幹什麼?”萬一不解的問道。

“萬一,你跟我來!”凌雪嬌突然站起身來。

萬一很是不解,凌雪嬌這到底要幹什麼,萬一也就好奇的跟了過去…… “你說我侄兒還在寧遠城血戰?”

“你是說寧遠城還有兩萬百姓?”

“你是說我八歲侄兒白髮?”

錯抬花轎娶對妻 ,虎目赤紅含淚,一連三問。

“是的,少將軍一戰白髮生。”

“他爲了寧遠城的百姓,還在與大食捲毛畜牲血戰。”

“將軍,快通知李承忠將軍救援啊。”

小猴子說到這裏哭了,留下了血淚。

他這一路,加上楊浩,共三十六人。


到最後只有他活着來到了北庭都護府。

這是何等的淒涼。

“一戰白髮生……”

“血書,血書……”

李承忠身軀顫抖, 大國醫

就在他急切的要去拿時,小猴子卻死死的抓在手裏,“這個只能李承忠將軍看,這是少將軍將令。”

“小兄弟,我就是李承忠。”

李承忠見到小猴子如此忠義,神情恍惚,便壓制住了急切,語氣也變得柔和。

又看到小猴子報遲疑的態度,當即拿出了他的大將軍將令。

“給,這是我的將令,上面就有李承忠三字。”

可是小猴子卻搖頭,“我不認識字,但我看見你含淚,就相信你了,血書給你,快救援少將軍與寧遠城百姓吧。”

說完,小猴子暈厥了過去。

“來人,快請最好的大夫,給這位小兄弟治療。”

“我要他活着,並且半日之內必須醒來!”

看着將要倒地的小猴子,李承忠一把抱起,交給了面前的北庭將士,並且下了軍令。

“卑下遵命!”

幾名北庭將士接令,不敢耽擱,趕緊抱着小猴子,往最好的醫館跑去。

這時。

李承忠才急切的打了血色都皮囊。

裏面是一塊染血的布塊。

展開。

“叔父救命,我是李易,吾父以被大食騎兵所殺,屍骨無存,易兒現被孤立於寧遠城,叔父只要借易兒三萬鐵騎,易兒將滅殺大食騎兵。事關寧遠城近乎兩萬百姓生死,請叔父救命。”

“砰!”

“大食捲毛畜牲,吾李承忠與你們不死不休!”

看着刺目的血書,李承忠再也忍不住了,一掌打在了旁邊的桌子上,嚇得在場衆將一驚。

“將軍,這是……”

“這是我侄兒發來的血書求援!”

李承忠死死地抓住血書,眼眸赤紅的彷彿要滴下血淚。

“高仙芝好膽啊!”

“竟然敢騙我說吾弟戰後重傷不治,屍身被他下葬在安西都護府,又敢騙我說寧遠城已滅,全城無活口!”

wωω☢ttκá n☢c o

“那我侄兒這血書又是什麼!”

“吾弟戰死沙場,屍骨無存,吾侄兒八歲白髮,在寧遠城血戰大食捲毛畜牲!”

“他高仙芝,憑什麼敢欺我!”

李承忠那個怒啊,如果高仙芝在他面前,說不定他會活劈了他。

李承忠連連怒吼,這讓其餘衆將,聽明白了原委,立馬紛紛道,“大將軍息怒啊。”

“是啊,大將軍,此刻是商議如何救援少將軍啊。”

“少將軍八歲血戰大食捲毛畜牲,如此將才,如此傲骨擎天,大將軍必須救啊!”

щщщ ●ttкan ●c ○

“……”

衆將是李承忠一把提攜上來的,屬於李承忠北庭一系的,所以自然而然把李易當成了自己人。

“對,救我侄兒要緊。”

“我侄兒說,只要我北庭給他三萬鐵騎,就能滅殺大食捲毛畜牲。”

當李承忠這話說完,還未有下言,就有將領請戰道,“大將軍,三萬哪裏夠,末將請兵八萬鐵騎,支援少將軍,血洗大食!”

“吾等也願意立馬啓程,鎮守邊關,爲大將軍鎮壓吐蕃與突厥,請大將軍放心調兵!”

“對,咱們都是華夏子孫,傲骨擎天,少將軍如此,吾等也不慫,必須要讓大食付出代價!”

一位位將領,被李易堅守寧遠城,血戰大食激起渾身熱血,眼眸中殺意凌然。

“好!”

“我北庭將士都是血性男兒。”

“不過,抽調鐵騎太多,會惹來朝廷覬覦。”

“本將有意調遣五萬鐵騎,支援我侄兒。”

“至於這領將之人,那就……”

李承忠話未完,一到白色甲胃倩影出現在了議事廳,嬌喝,“父親,我去支援小弟!”


“玉娘,你怎麼來了?”

李承忠被自己女兒李玉娘打斷,沒有發怒,而是眼眸含有疑惑。

“父親,我早就來了。”

李玉娘本是來此向李承忠請令,去軍中騎射一番,卻撞見了小猴子進來一幕。

於是躲在角落偷聽。

當聽到自己小弟李易的事蹟,忍不住靈眸通紅,差點沒有感動的哭出來。

八歲小弟這是何等的堅毅。

而……

就在李承忠準備調將時,她再也忍不住了,衝了出來,主動請纓。

“小姐!”

衆將士看着前來的李玉娘,頓時感到頭疼。

“怎麼,叔叔們對我請令,有看法?”

李玉娘紅着靈眸甜甜一笑,又捏了捏自己的玉手。

“額……”


“小姐請令,我等沒有看法。”

求生欲極強的衆將,滿頭黑線的齊搖頭。

“玉娘,別胡鬧。”

李承忠也有些臉黑,輕聲呵斥了一句。

“父親,你與叔伯們沒有朝廷調令,與同級別的大將求援,你們是不能出北庭的。”

“而你們又對那高仙芝不滿,以叔伯的傲氣也不會藉助高仙芝的名頭出兵,那只有我才最合適領兵支援小弟。”

“這樣,就算是朝廷問責,高仙芝不滿,父親只要說是有吐蕃有意聯合大食,所以派兵鎮攝吐蕃與大食,那樣就算是五萬鐵騎進入安西,也沒有人說什麼。”

“況且叔伯們並沒有擅離職守。”

李玉娘卻是頭腦分析了一番,讓議事廳的衆將聽得一愣一愣的。

好像,似乎,有道理耶?

就這樣,衆將被李玉娘帶偏了。

“你們怎麼說?”

李承忠那裏不知道,這是李玉孃的藉口。

但是他很放心自己的女兒。


無論智謀,還是武力值,都稱得上好。

尤其是智謀,更在武力值之上。

“我等沒有意見。”

衆將看着李玉娘那威脅的目光,吞下了想要請戰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