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城想了一下,還是直接進行了攀爬,雖然沒有任何的保護措施,但是葉城的實力還是很強的。

又經過半個小時以後,葉城終於來到了半山腰,這座山極其的高,所以要想爬到山頂的話,要費不少的時間。

而葉城能爬到半山腰,已經算是很厲害了,如果一般的人有保護措施的情況下,能爬到葉城的三分之一,那就算是很厲害了。

葉城在半山腰上,看到了幾株治療傷勢的草藥,葉城是學習過野外生存知識的,所以知道哪一些草藥可以治療傷勢。

雖然這幾株草藥非常的難以採摘,但是葉城爲了張敏以及白峯,已經顧不上許多了。

如果再猶豫的話,恐怕張敏跟白峯的傷勢會更嚴重,那麼最後恐怕這些藥草,也起不到什麼作用了。

只見葉城劍走偏鋒,利用腳下的岩石,直接縱身一躍,將一株藥草採摘了下來,隨後用手抓住了半山腰上的藤蔓,讓自己懸在半空當中。

葉城簡直是用生命來作爲賭注,如果剛纔手沒有及時抓住藤蔓的話,恐怕他已經掉入山底了。

現在他距離山底最起碼有幾十米,如果掉下去的話,簡直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過葉城現在僅僅採摘到了一株,雖然這一株已經很不容易了,但是治療張敏跟白峯的傷勢,僅僅這一株是沒有作用的。

隨後葉城又繼續採摘,終於採摘到了四株這樣的藥草 ,不過每一次都讓葉城差一點喪命。

但是爲了張敏跟白峯他們,葉城一點都不在乎,但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根藤蔓非常的不結實,僅僅幾秒鐘以後,葉城就直接從半山腰上摔了下來。

葉城身體下降的速度極快,讓葉城根本就沒有反應的機會,葉城心想這一下自己肯定是活不成了。

畢竟這座山十分的高,即使是半山腰,距離山底也有幾十米的高度,從幾十米的高度摔下,任何人都不可能活下來。

只是過了一會兒, 葉城發現有些不對勁,他根本就沒有直接摔在山底,而是直接浮在了距離地面十幾公分的半空當中。

葉城感到十分的驚奇,只見他緩緩的站了起來,他沒有想到這一次,居然跟上一次採摘鳥蛋一模一樣。


從那麼高的地方掉落下來,一點事情都沒有,而且上次葉城恢復了十分之一的實力,葉城不知道這次自己會不會又恢復了一些實力。

葉城趕緊試了試,讓他驚訝的是,這一次又恢復了一點實力,不過這一次恢復的實力, 明顯要比上一次多很多。

葉城估算自己的現在的實力, 應該恢復了十分之三吧,雖然沒有恢復一半,但是十分之三的實力,就已經可以讓葉城變的非常厲害了。

葉城直接撿起地面上的一塊石頭,雖然這塊石頭不是很大,但是在葉城一拳之下,隨即四分五裂開來,而且葉城的手沒有受到什麼傷勢,跟沒事人一樣。

“太好了, 我現在可以用拳頭擊破石頭了!”

葉城看到這一幕以後,內心也是極其的激動,這麼說他可以繼續對付孫大強他們了,一開始葉城還沒有打算去對付孫大強,畢竟孫大強他們的實力很強。

但是現在實力恢復了這麼多,葉城也就不是那麼擔心了。

不過現在最關鍵的,還是要趕緊回去救治張敏跟白峯,如果再慢一點的話,恐怕張敏跟白峯的傷勢會變的極爲嚴重。

但葉城現在的實力恢復了十分之三,他的速度也變的極爲驚人,本來要用三十分鐘纔可以趕回去,現在用了二十五分鐘就可以做到了。

只見孫嬌嬌此刻十分的着急,她看到表姐張敏跟白峯越來越不行了,但是依然沒有見到葉城的身影。

可就在這時,葉城直接在她的身後出現了,孫嬌嬌看到葉城手裏拿着一些藥草,就激動的說道:“葉城哥哥,你終於回來了!”

“嗯,他們怎麼樣了?”


葉城直接衝着孫嬌嬌詢問道,如果葉城不問的話,恐怕孫嬌嬌情緒不會這麼失控,但是葉城這麼一問,孫嬌嬌直接就忍不住了。

她直接哭訴的說道:“如果你再不回來的話,恐怕表姐他們就快不行了!”

聽到孫嬌嬌這麼說,葉城也是直接來到了張敏跟白峯的身前,葉城簡單試探了一下他們兩個人此時的傷勢,果然跟孫嬌嬌說的一模一樣。

張敏跟白峯此刻的傷勢,已經非常不樂觀了,被弩箭射中以後,如果一直待在原地的話,恐怕不會這樣。

但是他們被弩箭射傷以後,還繼續奔跑了半個小時,血液流動的速度太快的,導致他們兩個人現在失血都非常多。

而且現在兩個人的傷勢也加重了不少,葉城沒有猶豫,直接利用草藥爲兩個人治療傷勢。

葉城將藥草直接擠出草汁,然後將草汁直接滴在了張敏跟白峯的傷口上,只見僅僅過了十分鐘左右,他們兩個人就好了很多。

這些藥草的藥效極強,所以十分鐘就可以將他們體內的傷勢,恢復一點了。 3593氣走聖女

正鬧騰的起勁的雙頭裂體獸聞聲大吃一驚戛然而止,躺在床上欣賞著表演憋著笑的江帆蹭的一下坐起,捂在被子里笑得肚子疼的盛凌雲嚇一跳急忙掀開被子一臉驚愕。

「出來,無恥的傢伙給我出來!」聖女又是咣的一聲踹了一腳門喝道。

我靠,大意了,雙頭的動靜太大驚動了這肥女人了!江帆鬱悶,同時也很不高興,打過招呼你也同意了,有些動靜很正常,聽不下去也不用踹門大吼大叫,不會躲在被子里塞住耳朵?

盛凌雲在一旁,江帆自然不好發作,否則與身份不符,只得忍著提醒應道:「聖女,您不是同意了屬下在這住的嘛,這個緊要休息時候您要我出去,不太好吧,接下來我不發出聲音就是!」

「不行,你給趕緊出來,否則我侍衛來破門而入了!」聖女這時已是被怒氣沖昏頭腦,揪住不放地發出最後通牒。

「好,好,聖女別激動,我穿好衣服就出來!」江帆無語只得無奈地應下,心中惱火,媽的,這女人也太不識趣了,老子非得找機會教訓教訓不可!

「聖女不會對你怎麼樣吧?」盛凌雲坐起附耳擔心的問道。

「呵呵,你還算有些良心啊!」江帆一愣笑道,起身在房中轉了兩圈后,叮囑道:「你好好休息吧,千萬別出來,省得出什麼事就不好了!」接著開門出去。

「你跟我過來!」聖女看了看江帆道,轉身就走,江帆無奈只得跟上,來到後花園后聖女一轉身站定指著江帆的鼻子斥責道:「你這人怎麼回事,一點也不懂事,你還真把我這當你的家啊!」

「你與那女賊做齷齪事我管不著,但是你弄出那麼大的動靜什麼意思?顯擺炫耀嗎,這裡那麼多人,傳揚出去我聖女府的名聲何在?不成了族人的笑話了?」聖女頓了頓又是氣憤地質問道。

我靠,還真厲害,一下子就上升到名譽的高度了!呃,似乎也有道理,傳出去對聖女的名聲是不太好。

江帆原本火大被聖女一說倒覺得是有不妥,只得歉意道:「看來是我一時貪圖享樂考慮不周啊,真抱歉!」

「但你府中的人應該都知道怎麼回事,不至於亂說吧,你可以下道命令讓他們不要胡說八道就是!」接著江帆建議道。

江帆的道歉反倒讓聖女一愣奇道:「咦,你這人怎的一下變得知禮了?」有些詫異,本來認為這傢伙會與自己死杠,都準備好了吵一架好好說道教訓一下的,

「你這是什麼話,我什麼時候不講理了?」江帆翻了翻白眼不悅道。

「你講理嗎?你之前是如何對我的?羞辱我還不夠嗎?」這一說聖女來氣了,不滿的反問道。

「我好好的會羞辱你?我才沒那閑心,是你不講理胡攪蠻纏處處針對我,否則我吃飽撐的,真是!」江帆鬱悶了,不爽的反駁道。


「誰不講理胡攪蠻纏處處針對你?你還倒打一耙,你……!」聖女火了怒斥起來。

「好了,好了,你別說了,我看你有病!」聖女咄咄逼人的樣子讓江帆也火了,撇了聖女一眼不耐的打斷道,轉身就走懶得搭理。

「你站住,你說誰有病?你敢侮辱我,你混蛋!」聖女氣結,尖叫一聲就上前去拉江帆。

「你要幹什麼,別碰我,請你自重,別動手動腳的!」江帆聽到腳步聲感覺不妙,急忙回頭一看聖女的手就要抓住自己的衣袖,嚇一跳急忙跳出老遠怕怕的喝道。

「自重?我重你個頭,我就要碰你!」聖女大怒,腦袋一熱就沖了上去抓江帆。

我靠,這女人又發瘋了!江帆無語了,急忙掉頭就跑一邊打擊道:「我明白了,你一定是聽到我房中的聲音吃不消有需求了,難怪夜深人靜的把我帶到這裡來,告訴你,我誓死不從!」

「你,你去死,不要臉的混蛋,下流,我,我打死你!」聖女又羞又氣罵道,呼哧呼哧的猛追,體積很大,跑起來有些慢,根本就追不上江帆。

「哇,動不動就要打死人,聖女就是這麼當的啊!我下流,你上流,你有恥,既然上流有恥的深更半夜追男人你也好意思?你也太奔放了吧,女人還是矜持一點的好!」江帆也不想讓刺激道。

媽的,你就追吧,老子累死你!江帆看聖女慢騰騰的追心中好笑,乾脆故意放慢速度吊癮,圍著一大叢花卉打轉。

「你站住,再不站住別怪我不客氣了!」聖女氣得眼中水霧湧起,一咬牙警告道。

「你要幹什麼,你別亂來,這裡是後花園,夜深人靜的當心被人看到會影響我的名譽,當然也影響你的名譽!」江帆嚇一跳急忙提醒道。

還真擔心女人動粗,這聖女不一般,會不會有什麼寶貝難說,畢竟不是真的敵人,自然不好真的與她動手,要是一不小心中招丟人大了。

聖女果然被提醒一驚,是的,不能動手,一旦動手勢必驚動侍衛過來,那可就麻煩了,也迅速冷靜下來,停下腳步看著江帆半晌后忽然輕聲斥道:「無聊的人!」接著轉身就走。

呃,這句話還真管用,就落花而逃了,江帆鬆了口氣,還真擔心吃不住她,要是她再不管不顧的那隻能用上最後一招,大喊非禮了。

江帆看著聖女離去消失的方向,想了想自語道:「不行,明天得換個地方住,這女人時不時的來糾纏發瘋真麻煩!」

「不如明天住進宇文長老府上,嘿嘿,那間密室解封了,老子正好進去研究一下!」接著江帆忽然心中一動笑道。

呃,盛凌雲怎麼辦,她也帶過去?似乎不妥的,不帶在身邊思想工作也不好做,另外也不放心,這可怎麼吧?江帆忽然為難了,在後花園散起步思考起來。

江帆隨意的看著花花草草的,忽然鼻子嗅了嗅奇道:「咦,哪來的香味?真好聞!」一時好奇在附近尋找起來。

江帆在幾處花叢找了找發現都不是,又嗅了嗅自語道:「時有時無的,好像是風吹過來的,似乎源頭在從前面!」,正要越過小路去看看,忽然叮咚幾聲輕響有悅耳的樂器聲傳來。

有人!?江帆一愣,下意識的加快腳步行出十餘米一看只見前方石凳石桌前一披散著頭髮的女人側面端坐在那輕輕彈奏樂器。

哪來的女人?她是誰?呃,從後面看身材修長苗條,咦,好像香味是從她那裡傳來的!江帆有些驚訝,側面又有長發遮擋看不清面容,便又接近過去。

「誰?」長發苗條女子似乎聽到腳步聲,一驚喝問,抬頭看到江帆愣了愣問道:「你是誰?」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第542章 傷勢已經恢復

雖然傷勢不可能恢復那麼快,但是他們兩個人現在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這讓葉城跟孫嬌嬌都特別的開心。

張敏跟白峯現在都非常的渴,張敏就輕聲的說道:“水,水……”

“現在有水嗎?”

白峯也開口說道要喝水,看到他們兩個人這般模樣,葉城直接從揹包當中,掏出了一瓶水。

然後給張敏還有白峯他們喝下,當張敏跟白峯喝下水以後,兩個人的狀態也變的好很多了。

剛纔他們的臉色還是非常的白,現在已經恢復了一些血色了,說明他們現在體內的傷勢,也在逐漸的好轉。



葉城接着將他們的弩箭,從傷口處直接給拔了出來,雖然非常的疼痛,但是不拔的話,等下會傷口感染的。

等到弩箭被拔出以後,他們兩個人的傷勢恢復速度,就更加的快了。

張敏傷的是手臂,所以行走是沒有問題的,而白峯傷的是大腿,站起來每走一步,大腿都無比的疼痛,所以他只能讓葉城揹着他走。

雖然白峯不算很輕,但是葉城現在的實力恢復很多,所以背起白峯行走,一點問題都沒有。

葉城知道不能在這裏久留,孫大強他們距離這裏僅僅只有不到半個小時的路程,如果他們快速趕來的話,恐怕葉城跟張敏還有白峯他們,就要遇到危險了!

葉城直接說道:“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裏吧, 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嗯。”

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都應了一聲,此刻白峯的心情非常的沮喪,畢竟他唯一的手下現在已經不在了。

不過白峯非常清楚, 如果想要報仇的話,一定要等到自己的傷勢完全恢復才行。

而且孫大強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他要跟葉城商量好計劃才行,葉城教會了白峯很多東西,這一點非常關鍵。

如果是之前的白峯,恐怕現在已經去跟孫大強拼命了,但是最終的結果不言而喻,肯定是被孫大強他們的手下直接幹掉。

隨後葉城直接背起了白峯,然後衆人直接離開了。

現在天色已經不早了,所以葉城打算帶着他們,一起找到一處比較安全的地方,一是爲了防止孫大強他們攻擊,二是可以讓張敏還有白峯休息一下。

足足找了半個小時,他們才找到一處比較安全的山洞。

現在天色已經完全暗淡了,所以葉城也沒有打算出去尋找食物,他們現在揹包當中的食物,還可以堅持一天左右。

而且一旦葉城出去尋找食物了,張敏跟白峯還有孫嬌嬌的安危,葉城是沒有辦法預料到的。

一旦有什麼野獸或者孫家各房勢力攻擊,那麼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就一定會被幹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