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寒被這小妮子的護短給驚呆了。而且她那詛咒的詞也太…..搞笑了。

葉寒笑了笑,說道:“好啦好啦,那傢伙現在肯定會後悔死的,敢惹我,哼哼,他以後都別想安寧了。”

林夕瑤眨了眨大眼睛,她很喜歡看這那副自信的樣子。

葉寒說的沒錯,麥克米蘭的確在後悔,如果他剛纔沒有用懷疑的眼光看着葉寒的話,那麼葉寒現在估計已經派人去英國了。以死神殿的能力,能查出來只是時間問題,死神殿成員的實力不是那些所謂的特工能比的,每一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遇上改造人,不一定就會敗。

“好啦,哥哥別生氣了,我們下去吃飯吧。”林夕瑤抱着葉寒的手臂,往樓下走去。

葉寒點了點頭,嘴角勾起一絲笑容,不知道麥克米蘭現在,是怎麼樣的心情呢?後悔,懊惱?還是,靠他自己來解決這事情?

PS:今天真的沒狀態,累了一整天,對着電腦好幾個小時了都寫不出來,各位抱歉了! 侵蝕的魔氣被抵擋在外,清靈和靈冰襲兩人如同躲在一個堅硬的殼子中緩慢的移動著身體。

兩個人的合力堅持已經度過了五分鐘時間,這五分鐘對他們來說比五年的時間還要漫長,每一秒都是煎熬,拼盡全力的抵抗,扛不住就會被魔氣侵體,被暗處冷眼旁觀的魔影老祖給控制住。

仙道學院的高手還沒有發現這裡的異常嗎?

在分分秒秒的抵抗魔氣侵蝕之中,清靈想著紫櫻有沒有發現這裡的異常,仙道學院的高手去了哪裡?

可是幾分鐘過去了,她對於被救的期望和念頭已經消失,隨著腳步的移動,兩人和通往試練塔第二十二層出口的距離只有三步之遙,再一會時間,他們就可以從這裡出去了。

在這幾分鐘里,清靈和靈冰襲不知道已經服下多少修靈丹來補充體內的靈氣,這種丹藥她準備在身邊的並不是太多,丹藥已經不足以支持兩人體內的靈氣。為了尊重靈冰襲,清靈只是默默的站在他身後輸送靈氣,卻沒有用自己的方法出手獲救。

冷靜思考,她已經想到了多種辦法從這裡安全出去,此時只是在等待機會。

越來越近,還有兩步距離就要接觸到出口了。

這個時候,忽然魔氣的侵蝕力加大,兩人身上的重擔增加,原本還能堅持移動腳步,可此時渾身上下卻完全不能動彈。

遭了!是魔影老祖怕他們順利出去,因此使出了更多的魔氣出來。

看似縹緲的魔氣竟然有千金的重量,夾雜著陰森、邪佞、恐怖的各種負面感情對靈冰襲的保護冰層進一步侵蝕。

清靈抬頭,頭頂上靈冰襲那把懸空製造出這樣保護層的那柄下品天器也沾染上了灰色魔氣,變得斑斑銹跡,在這樣下去,天器中的器靈將會被魔氣吞噬掉,到時候魔氣將會更加肆無忌憚的強大!


『泉泉——』忍無可忍,清靈只得出手,暗自叫了一聲,精神力和手腕上纏繞的靈獸夥伴溝通,把想法傳送給泉泉,一人一獸立刻行動。

泉泉把自身的力量配合清靈提供的修靈丹淡淡的稀釋龍力,把龍力依附在靈冰襲的保護冰層之內,配合靈冰襲的力量加以穩固保護,還順便幫助靈冰襲那把下品天器中的器靈驅散了魔氣的附著。

靈冰襲只覺得渾身壓力一輕,和清靈兩人的終於可以自由的活動手腳,在接近出口處清靈猛的把靈冰襲推了出去。

靈力在前方開路,把抵擋的魔氣分開,在魔影老祖失控之下,,靈冰襲整個人被推出試練塔的第二十三層,清靈也隨後跟上兩人順利的衝出了試練塔的第二十三層,來到二十二層依舊沒有停住腳步,迅速向下衝去,只有離開試練塔,才能離開魔影老祖的掌控。

很顯然,魔影老祖能夠施展出的魔氣幾乎都集聚試練塔的第二十三層,二十二層里幾乎沒有壓力。特別是在清靈臨走之前,還給魔影老祖留下了一份大禮,集結了她身上所有的暴雷丹丟在了二十三層魔氣聚集的地方。

因為上次就曾遇到過魔影老祖,所以清靈心中對他可是早已防備,為了再次見到能夠有逃生之力,當初她可是夜以繼日的煉製了大量的暴雷丹以備不時之需。

之前是顧及靈冰襲的想法,她沒有用出暴雷丹為自己解困,可兩人就要離開,她也不會再去顧忌什麼了,足有上千顆暴雷丹『送』出去。

身後『轟——』的一聲巨響,爆炸聲和衝力即使兩人相隔甚遠,還是受到波及,身體被氣流帶著向前飛去,更加幫助了他們逃離的速度。

「此地不宜久留,快走!」這個時候,清靈的提醒不是怕被魔影老祖追上,而是怕仙道學院前來找她麻煩了。

她清楚自己暴雷丹的威力,一顆就能夠炸的一位元嬰期修真者灰頭土臉,更別說是上千顆,想必那試練塔的第二十三層大概經歷幾年前的時間流逝,再加上清靈的有意破壞,此時應該壽終正寢了。

這個時候不跑,要是被仙道學院的高手抓個正著,可就麻煩了。

巨大的爆炸聲驚起仙道學院的所有人,包括試練塔上正在試煉的學員們。高聳入天際的試練塔轟隆隆的一陣搖晃,所有人都知道這裡出事了。

試練塔異動使得塔上修真者不敢在此停留,迅速後退。幾分鐘之後便全部離開了試練塔,來到紫櫻『老師』身邊尋求保護。

……………………………………………………………… 餐桌上全是美味佳餚,葉寒一走出樓梯就聞到了陣陣菜香。

花影和陳紫馨正在廚房裏幫忙。

葉寒表明態度後,花影就變了個人似得,人們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爲零,而花影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她已經沒有了大明星的矜持,她現在是葉寒的完美女友。

陳紫馨對花影突然的變化表示很疑惑,她親眼看着花影走上樓,下樓的時候是滿臉幸福的笑容。

“哥哥,我們剛纔所有人都有下廚哦,每人都做了一道菜呢。”林夕瑤抱着葉寒的手臂,輕笑道:“你等會要全部吃光光哦。”

葉寒挑了挑眉毛,這麼多,全部吃光!!!

“咳咳,我儘量。”葉寒擦了擦冷汗。

蒂娜拿出一瓶不知道什麼牌子的紅酒,打量了幾眼,笑道:“正宗82年的拉菲,現在市場上已經基本沒有了,有的都是冒牌的,想不到你這裏還有收藏。”

葉寒愣了愣,自己家裏啥時候有82年的拉菲?

現在市面上的82拉菲一般都不是什麼正品,哪有那麼多82的拉菲給你喝?

葉寒看了一眼心語,應該也只有她能搞到這東西。

“心語,是你弄來的吧。”葉寒看着心語,笑道。

而花影則愣愣的看着蒂娜手中的拉菲,她不是沒喝過,喝的多了去了,但她也知道,現在市面上沒幾瓶是真貨,而蒂娜說她手裏的是真品,這不得不讓她覺得好奇。

心語點了點頭,淡淡道:“是幽靈送來的。”

葉寒挑了挑眉毛,又是幽靈,這傢伙貌似每次在任務裏拿到什麼好東西第一時間就是先送給自己。

“知道了,我們開動吧。”葉寒點了點頭,心中決定回頭好好表揚一下幽靈。

花影用溫柔的眼神看着葉寒,溫柔的彷彿要將葉寒融化。

感覺到花影的眼神,葉寒腳步一晃,差點沒站穩,被這種眼神看着,渾身都不自然。

似乎衆人都感覺到了花影的變化。林夕瑤和蒂娜只是微微一笑,心語依然是面無表情,而陳紫馨依然是滿臉疑惑。

雖然陳紫馨很聰明,但對感情方面她依然是一張白紙。

葉寒心中不停的打鼓,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葉寒很瀟灑的坐到餐桌旁,拿起筷子就開始吃了起來。

看着正在低頭吃飯的葉寒,蒂娜輕笑一聲,誰都感覺的到現場的古怪氣氛。

“親愛的,吃這麼急幹嘛,又沒人跟你搶。”蒂娜笑道。

“太好吃了唄。”葉寒隨便扯了個理由。

“是嗎?但看你這樣子根本就不像是在品嚐味道啊,而是狼吞虎嚥,恩,我中文還是學的很不錯的,都會用成語了。”蒂娜笑道。

“哥哥,慢點吃,小心噎着。”林夕瑤有點擔心的看着葉寒。

葉寒點了點頭,終於吃的慢一點,至少看上去,不像是狼吞虎嚥。

“來,各位一起喝一杯。”蒂娜倒了六杯酒,遞到了每個人的面前。


能讓克里斯丁家族的唯一繼承人倒酒,還親自遞到對方的面前,這真的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因爲這一幕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除了現在。

只有在葉寒面前,蒂娜纔會放下所有的高貴。

葉寒接過酒杯,他雖然不喜歡喝酒,但不代表他不懂82年拉菲的含義。


據說82年的拉菲是身份的象徵。是富豪的象徵。

當然,現在82年的拉菲基本已經絕種了,就連其他國家的皇室也不一定還有多少存貨,市面上的那些,要麼就是假貨,要麼就是其他年份的。

“我….我不會喝酒的。”陳紫馨拿着酒杯,有點尷尬的說道。

“紫馨小妹妹,一小杯不會把你喝醉的,而且,今晚大家這麼高興,別掃興嘛。”蒂娜輕笑道:“更何況,這種酒不是你想喝就能喝的到的哦,據我所知,市面上的82年拉菲已經基本消失了,說不定這是世上的最後一瓶哦。”

“那….那好吧。”陳紫馨點了點頭。她經常會閱讀各種書籍,當然也知道這種酒的價值。

“乾杯。”林夕瑤拿着酒杯站起身,笑道:“慶祝今晚我和哥哥演出成功。”

“乾杯!”

衆人都紛紛站起身。

“砰!”


六個酒杯碰到了一起,發出一聲脆響。

葉寒將酒杯放在嘴脣旁,並沒有馬上喝光,喝紅酒有三個步奏。

一搖二聞三品。

先搖晃,再聞酒香,最後才喝一小口,讓舌頭及相關部分把酒溫熱,使各種香味緩緩溢出,漸入佳境。

那些一口乾的不適合用來喝紅酒。

葉寒輕輕的搖晃了一下酒杯,然後用鼻子聞了一下酒香,最後才嚐了一小口。

口裏頓時充滿了甜、酸、澀三種味道。

“不愧是正宗的82拉菲,味道和其他紅酒果然不一樣。”葉寒笑道。

蒂娜閉着眼睛,回味着口裏的味道。

“哇,好像很好喝的樣子。”林夕瑤眨着大眼睛說道。

“這種正宗的拉菲,我在家族裏也很少能喝到。”蒂娜也是笑道:“親愛的,爲什麼你總是能給我驚喜。”

葉寒挑了挑眉毛,看着心語說道:“停,這不是我,應該是心語纔對,是她拿回來的。”

心語:“……”

這頓飯足足吃了一個小時,心語依然保持着沉默,彷彿她的冰冷天生就存在的一樣。

而花影的眼神總是停留在葉寒身上,讓他渾身都不自在。

蒂娜則總是笑着,笑容裏帶着別的意思。

陳紫馨總是看看花影,然後看看葉寒,滿臉的疑惑。

林夕瑤眨着她的大眼睛,眼神時不時飄向葉寒。


葉寒果然遵守了承諾,滿桌子的菜幾乎都是他消滅的,女孩子們吃的比較少,爲了保持身材,她們也是蠻拼的。

葉寒吃完飯後,就跑回樓上洗澡去了,留下妹子們收拾碗筷。

將餐桌清理好後,蒂娜拉着林夕瑤走到了客廳,坐到沙發上。

“夕瑤。”蒂娜看了林夕瑤一眼,說道:“是時候告訴你葉寒的過去了,你有資格知道,也應該知道。”

林夕瑤擡起頭,神色有些緊張。

心語輕輕嘆了一口氣。

而剛剛從廚房走出來的花影聽到了蒂娜的話,連忙跑到三人的身前,說道:“我也想知道,可以告訴我嗎?”

蒂娜看着花影,輕笑道:“你一直都喜歡他,我知道,從你的眼神我就已經明白,他已經把你收進了他的後宮,對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