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文昊搖頭道:“沒什麼難處,多謝校長關心。”

“沒難處就好,沒難處說明你做的好。”說着,赫校長看着柴雲英道:“老柴,你要時常關心一下小葉,可不能讓我們學校的榜樣學生有什麼難處卻沒人幫助啊。”

“一定一定。”

“柴院長很關心學生了,真的。”葉文昊急忙說道。 一句話,讓柴雲英和赫士平都頻頻點頭。


不愧是創辦公司且做的不錯的人,這種滴水不漏的話語,誰不喜歡?

三個人聊了十來分鐘,都是其樂融融,校長對葉文昊也有了更深的瞭解。見微知著,赫校長知道葉文昊成功絕不是偶然,而是自身天賦很高。

終於,赫校長要說正事了。

聊了十來分鐘才說正事,這是這些大人物的常態,表示他們沉得住氣。

至於葉文昊,也早就習慣了這一點,所以根本不着急。

“小葉,這次找你來呢,是想跟你說一下,學校準備對你的公司和你進行再一度的宣傳。畢竟你的公司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嘛,是該讓大家知道知道你公司的成長了。”校長笑道。

赫士平沒有告訴葉文昊這樣做的真實目的,但葉文昊琢磨了一下,也猜的八九不離十了。

不過葉文昊沒有去驗證,畢竟宣傳這種事對於自己公司來說,那是好事。所以管他什麼目的呢,說謝謝就完事了。

“那可太謝謝校長了,這樣一來,我的宣傳費用都剩下不少。”葉文昊笑道。

赫士平和柴雲英聞言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小子,也是個實在人。這種事情你在心裏面說說就好了,怎麼還說出來?”柴雲英笑道。

葉文昊笑了笑:“學生確實是實在人。”

“嗯?這一句說出來,你就不實在了啊。”

“哈哈哈……”

正當幾人聊到興起的時候,門口站着一個人在敲門。

赫士平帶上了眼睛,沉聲道:“請進。”

話音一落,楊鑫就走了進來。

楊鑫一眼就看到了葉文昊,只是他此時沒有心思和葉文昊較勁,而是直接對着校長說道:“校長好,我有事情想請校長幫忙。”

赫士平知道楊鑫的,所以此時並沒有什麼好臉色,只是點了點頭:“什麼事?”

“校長,我之前被人打的事我查的有些眉目了,現在就差去保安的監控室查看一下當晚的錄像,然後我就能夠找到證人。”

楊鑫有些激動的說道:“但是那些保安不讓我看,我找我們院長,我們院長也不願意幫忙。校長,我是實在沒辦法了纔來找您,希望校長你幫幫我。”

柴雲英在一旁淡淡的笑着,此時他的心裏是得意的不行啊。


自己學院的學生被校長親自召見並表揚,別的學院的學生沒有紀律,直接找到校長室來訴苦,還敢說自己的院長不幫忙。

全能影后寵萌夫 ,叫做越級上報,在體制裏面是禁忌!

葉文昊看着楊鑫,搖了搖頭。

虧得葉文昊之前還那麼上心楊鑫的事,想着將楊鑫趕出學校。現在看來,這就是個二傻子嘛,對自己根本造成不了半點威脅。

校長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楊鑫,上一次給你處分,你知錯了沒有?”

楊鑫咬了咬牙,昧着良心說道:“我知錯了。”

“知錯還不夠,還要改正錯誤。”

赫士平推了推厚重的眼鏡繼續說道:“這一次你來找我,你和你的院長說過嗎?”

“我……沒有。”

楊鑫急忙補了一句:“但是我是真的着急,而且我們院長也不管我。校長,我是真的沒辦法纔過來的。”


赫士平搖了搖頭:“你啊,雖然是大一,但是做事情也太過毛毛躁躁了!”

“這位你認識吧?你的師兄葉文昊。雖然是你的師兄,但小葉在大一的時候,就已經開創公司了。小葉也是我們學校的榜樣學生,你身爲師弟要多向師兄學習!”

葉文昊大馬金刀的坐在沙發上,笑着擺手:“校長謬讚了,學生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

赫士平笑着點頭:“有能力卻不驕不躁,這纔是我校學生應有的姿態。”

“楊鑫,你好好學,聽到沒有?”

楊鑫已經氣得不能自已了,聽個屁。

這種事放在任何一個人身上都不可能接受得了,居然叫自己想自己的情敵學習,這不是在說我不如他?

楊鑫氣到眼角都在顫抖,久久說不出話來。

葉文昊見狀,笑道:“校長,我看這個楊鑫師弟也就是在氣頭上。沒關係的,等楊鑫師弟冷靜下來之後,我想他會想通的。”

葉文昊這一句話,對於楊鑫來說,簡直就是誅心之言!

楊鑫死死的盯着葉文昊,怒不可遏。

葉文昊看着楊鑫這個死樣子,忍不住繼續說道:“而且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我也不介意帶一帶楊鑫師弟,讓他更好的學習學習。”

“誰要跟你學習!你很不了不起嗎?”

楊鑫終於是忍無可忍,“別以爲你創辦了一個公司就了不起!對於我來說,那算個屁!也就是我楊鑫晚來這個大學一年,不然有你葉文昊什麼事!以大欺小算什麼本事?有種等我一年,看看誰厲害!”

“放肆!楊鑫你怎麼和師兄說話?禮貌都不懂了是嗎?”赫士平第一次發火,無形的威嚴橫壓而去。

楊鑫被吼了一聲,忍不住後退了兩步。

他可以不將葉文昊放在眼裏,但是卻怎麼也不敢不將和赫士平放在眼裏。

他的家裏有些錢沒錯,但是其父母在赫士平的面前,那還是得客客氣氣的。

“滾出去!什麼時候學好了禮貌再來談錄像的事!滾!”赫士平喝聲道。


就在這時,體育學院的院長急忙忙的走了進來,在外面就聽到校長吼的他嚇得半死,進來就對着楊鑫劈頭蓋臉的罵了起來。

“楊鑫!你是真的無法無天了是不是?還敢鬧到校長這裏來,看來上一次給你的處罰太輕了!”

院長怒吼道:“趕緊給我滾出去!丟人現眼的東西,沒點禮貌!”

這時候柴雲英輕飄飄的說了一句:“楊院長,你這學生確實是太沒禮貌了,校長這麼溫和的人都發火了,哎……”

楊院長沒想到柴雲英也在,此時被說了這麼一句,是更加羞愧難當,怒火中燒。

他拉着楊鑫往外走:“趕緊走!回去好好寫檢討!”

楊鑫咬牙裂齒,氣的渾身發抖,死死的盯着葉文昊。

好一會之後,楊院長才回來和校長道歉,有被一頓訓斥。

葉文昊藉此機會離開了。

來到樓下之後,恰巧看到了楊鑫在一旁罰站。

葉文昊嘆了一口氣:“何苦呢?” “滾!你他媽給我老子滾!”楊鑫死死的盯着葉文昊,彷彿要用眼神殺了葉文昊一般。

“學校是你家啊?老子想在哪就在哪,你管得着?”葉文昊笑道。

葉文昊走到了楊鑫身前,點燃了一根菸,“抽嗎?”

楊鑫盯着葉文昊,沒有說話。

“不要就算了。”葉文昊收起煙盒。

葉文昊就在一旁一邊抽菸,一邊看着楊鑫,嘴角掛着淡淡的笑容,似是無聲的嘲笑。

但是葉文昊沒有那麼惡趣味,他只是在熬楊鑫,熬到楊鑫忍不住罵他。

一分鐘剛剛過去,楊鑫就忍不住的罵道:“看你爹啊!滾開點!”

“叫你爹做什麼?要訴苦啊?”葉文昊笑道。

“葉文昊你別得意,等老子解決這件事之後,一樣要追求南音師姐!到時候,我倒要看看你拿什麼跟我爭!”楊鑫冷笑道。

葉文昊對於楊鑫這些話語,是一點都不會生氣,權當是一個小屁孩在說些可笑的且沒有半點用的狠話。

“知道爲什麼我都和南音在一起了,體育學院的那些男生卻不敢搞我。你只不過是和南音說了幾句話,就被搞得這麼慘?”

葉文昊笑道:“因爲你太弱了,弱到誰都能踹你幾腳。也因爲你太蠢了,蠢到被誰踹了你都不知道。”

“看你這樣,我都有些可憐你。算了,就當我發發善心,幫幫你怎麼樣?”

“誰要你幫!滾!你以爲你是誰?”

楊鑫指着葉文昊說道:“你沒把我放在眼裏,我一樣沒把你放在眼裏!現在你是能得意一兩天,但是我告訴你葉文昊,你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葉文昊聳了聳肩,“不要我幫忙就算了,那你自己慢慢整吧。”

葉文昊將菸頭踩滅,雙手插褲兜,走向健身房。

救世主的異世界生活 ,正在狠狠的發誓。

當天下午,楊鑫不斷的軟磨硬泡,不管自己院長的如何訓斥,楊鑫都不退讓,就是一直鬧。

最終,楊院長是終於是受不了了,帶着楊鑫去到保安的監控室查看錄像。

“哪個攝像頭?”龍隊沒好氣的問道。

“就是小吃街那邊那個。”楊鑫壓着性子。

龍隊調出監控,“自己找吧,我沒時間。”

說完,龍隊就出去抽菸了。

楊院長也沒有理會,反正他也覺得夠煩的。

最終楊鑫還是找到了那個時段的視頻,不過攝像頭的範圍並沒有拍到他們吃夜宵的那個地方。

但拍到了附近的一些人,而就在楊鑫要高興的時候,忽然發現監控裏面的那個人有些眼熟。

“找到沒有啊?”楊院長忍不住問道。

楊鑫嘴角抽了抽:“怎麼是他!?”


楊院長眯了眯眼,湊過去一眼:“葉文昊?”

沒錯,出現在視頻裏面的正是葉文昊。

當晚葉文昊和楊彪剛好在那邊喝酒,是看到楊鑫被打的,但是葉文昊根本沒有想要幫楊鑫說話的衝動。

“是葉文昊就好辦了,如果事情正如你所說的那樣的話,你直接去找葉文昊就行。”楊院長說道。

楊鑫緊握雙拳,此時的他只想罵老天怎麼這麼不長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