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洛辰看著前方大約有五十畝地的平坦地面,地方是不錯,要是在這裡居住,就是連練劍的地方都有了,只是隱晦的看著另一方向,不用說也知道是蕭楠住的地方,師兄到是還不死心,給自己選了這麼個地方。

蘇清言見葉洛辰不言語,追問道:「怎麼樣?」

「就這裡吧,師兄,麻煩你幫幫忙唄!」葉洛辰指示起蘇清言那時毫不客氣,既然滿足了他要求,總得付出些東西才行吧!

見葉洛辰這麼爽快的就答應下來,也爽快的道:「行啊!你去把後山的竹子砍來,師兄幫你刻錄陣法。」

「那就麻煩師兄了,先等我一會。」說完就消失了。

蘇清言看著地面上的雜草,靈力化劍,大喝一聲,「開」就在劍光所到之處,雜草紛紛化為粉狀。

重生之若你愛我如珍寶 蘇清言滿易得看著蕩平的地面,又接連使出幾劍,這才把地面上的雜草清理乾淨。 隨着李老師話語的結束,羅北志頓時消失與空間之中,不用說,肯定是被李老師傳送到懲罰地點了。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那些想要靠照抄取得好成績的住戶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開始絞盡腦汁獨自思考。

似乎是被羅北志的行爲弄得心情不好,李老師直接宣佈了三分鐘倒計時。

莫如來心裏可是恨透了羅北志,才把自己的想法寫了一半的他不得不放棄許多東西,挑了幾個自己有把握的點快速寫下後,終於趕在信箋消失前結束了自己的答卷。

“下課!”李老師冷冰冰地說了句話後,漸漸消失與空氣之中。

“姐姐,姐姐,我好看嗎?”張雪晴正專注地望着牆上的圖片,耳旁卻忽然傳來了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更令張雪晴疑惑地是,聽起來明明很陌生的聲音,卻有着一股讓人難以拒絕的魔力。

“好,好看。”張雪晴下意識地說出了這句話後,便感覺自己身後一涼,一雙冰冷的小手居然放到了自己的後背上。

“既然姐姐那麼喜歡我,那就下來和我一起玩吧!”聲音咯咯咯地笑着,張雪晴這時才醒悟過來。

原來和自己說話的是怨靈,而下一秒,自己就要被怨靈弄死了。

“不!不要!”張雪晴在心底大喊,然而那雙小手根本沒理會張雪晴不甘,慢慢地插入了她的後心。

“幽靈啊!”

突然其來的聲音從教室後方響起,只見羅北志吃驚地指着張雪晴留着鮮血的後背,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

被突然轉移過來的羅北志,居然在張雪晴瀕死之際救回了她的性命。

不過此時的張雪晴根本沒有力氣去感謝羅北志,不是傷得太重,而是剛剛從鬼門關逃出來的她根本使不上一絲力氣,對張雪晴來說,剛剛的感覺和死亡沒有什麼兩樣。

住戶們此刻都圍了過來,詢問着張雪晴的感受以及剛剛她經歷了什麼。

等待好一會,張雪晴才用顫抖的聲音回答一句:“讓我休息一會,我似乎,找到方法了!”

見她這麼一說,衆人愈發激動,紛紛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彷彿這樣能讓張雪晴恢復得快一點。

本來是在思考怨靈攻擊住戶條件的她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蔣浩是在發現王小苒日記本的時候被怨靈攻擊的,那麼這個怨靈攻擊的條件會不會是得住戶發現某個祕密才能夠主動攻擊呢?

如果張雪晴的猜測是正確的話,豈不是說自己以及另外兩名住戶是發現某個線索才被怨靈滅的口。

因爲不確定,所以張雪晴也不敢肯定,只是用了一個“似乎”。

但不要忘了,這個推測是能夠去驗證的。

好不容易恢復了一些力氣,張雪晴便迫不及待的詢問道:“剛剛那兩名住戶死亡的時候,我們恰好翻到了日記本的哪一頁?”

大家雖然不知張雪晴葫蘆裏在賣什麼藥,但還是認真地回憶起之前的事情。

“徐曜明死的時候我記得,你等下,我給你翻。”一名住戶篤定地回答道,然後拿起日記本開始亂翻。

“嗯,就是這段,我對這段話裏的這個錯別字印象很深,還沒等我回想起正確的字是怎麼寫的時候,徐曜明便被那怨靈扯去了腦袋。”

住戶手指一邊指着日記上方的小字,一邊說道。

“老師說明天要拍集體照耶,聽說還請了專業的射影師,好期待啊!”

這段話是一天日記的結尾,裏面的“射”字錯的很明顯,難怪會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張雪晴把這段話記在心裏,然後擡起腦袋繼續看向其他人,“杜景呢?他死的時候有沒有人記起日記翻到了哪裏?”

此言一出,大家都沉默了,因爲徐曜明死亡不久的緣故,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了周圍,至於日記的內容,大家也只是記了個大概。

“是後面點的吧,我記得那時日記沒剩幾頁了,不過我沒注意日記的內容,實在抱歉。”

聲音從住戶中傳出,張雪晴按照聲音提示快速地將日記本翻到後方,不過上面的內容很多,讓人找不到確切的那一段文字。

“算了,我看看能不能從徐曜明遇害的那段和我的遭遇推測出什麼。”張雪晴翻了幾遍後很快放棄了尋找。

“攝影,照集體照,等會!”張雪晴忽然緊張起來,連忙回頭看了一眼牆上的照片。

那張全是學生笑臉的圖片,不就是班級的集體照嗎?

張雪晴此時居然變得無比冷靜,如果自己的猜測是對的,並且自己繼續想下去的話,很可能會繼續被怨靈盯上。

深吸一口氣,張雪晴將心中的猜測慢慢說了出來,打算讓其他住戶去尋找最後的答案。

當然,張雪晴沒把自己猜測的怨靈攻擊住戶的條件說出來,一旦說出來,恐怕沒有人願意繼續思考。

時間緩緩地流逝,直到一聲住戶的慘叫,奠定了張雪晴剛剛的猜測。

羅北志的碎肉濺了半個教室,果真如王小苒記錄的那樣,下一個死去的住戶是爆體而亡,張雪晴抹掉自己臉上的點滴鮮血,開口鼓勵衆人道:“那怨靈忍不住又出手了,很可能說明我們的猜測是正確的,我們要繼續加油才行。”

既然怨靈出手,便意味着離逃脫更進一步了,張雪晴心裏放輕鬆下來,開始透過窗戶看着遠處的風景。

只要不去解謎,那就不會被怨靈盯上,這種涉及人身安全的事情,還是讓其他住戶去做吧。

懲罰還在繼續進行着,而另一旁交了答卷的住戶似乎碰上了一些麻煩。

還是在回宿舍的路上,當許川等人又一次路過那棟傳出救命聲的大樓時,卻看到了一個飄忽不定的白色鬼影。

看着天上消失的血月,莫如來一臉疑惑,不是說血月消失不會有恐怖出現的嗎?這個又是什麼情況?

秉着小心行事的原則,莫如來帶着大家開始繞圈,然而鬼影似乎沒想放過住戶們,趁着住戶轉身的間隙,一個加速衝到了住戶羣中,附到了許川的身上! 第六十章:比鄰而居

葉洛辰回來后,就看到蘇清言已經清理好了地面,悠閑地坐在涼亭上喝茶,看到葉洛辰望過來,遙遙的敬了一杯。

「趕緊過來幫忙。」

蘇清言無奈的放下茶杯,不急不慢的走著,誰讓自己有求於人呢?徒弟啊!師傅可是為了你做了一回苦力啊!

二人都是金丹真人,神識強大,葉洛辰負責在竹子上刻制陣法,而蘇清言則是使出控物之術建造房子,幾個控物術下來,房子已經初具規模。

一個時辰后。

蘇清言總算是把房子建好了,因為建築工是同一人的緣故,房子的規模和外觀,都和蕭楠的一模一樣,蘇清言見此,滿意的點點頭,笑的意味深長。

葉洛辰見蘇清言又在神遊,很想不顧形象的翻個白眼,作為御劍宗的前任天才,實在是太不注意自身形象了,要是被外邊的弟子看到,還不得驚掉一片人的眼球?果然,天才什麼的都只是適合遠觀而不可近瞧。

葉洛辰嘆息一聲,就不再理會,轉身布置陣法去了,家族剛給自己送了一套八階防禦陣,作為自己結丹的額外獎勵,倒是適合做房子的防禦陣法,只是不知道以現在自己的修為,能不能啟動八階陣法?

蘇清言回過神來,見葉洛辰正在研究陣法,現在已經沒自己的事了,倒是可以安心回去閉關,盧家成為一流世家以是早晚的事情,到時必會爭奪周邊的資源,或者是殺雞儆猴來彰顯家族的實力,要是自己這次能突破元嬰,即使盧家要對蘇家不利,也要掂量掂量,想到這裡眼中閃過寒光。

來到葉洛辰跟前,道:「師弟,我準備回去閉關了,蕭楠我就託付給你了。」

葉洛辰停下手中的動作,看著蘇清言道:「放心吧!我必保她在宗門的安全。」在宗門外出的事情,就管不了了。

蘇清言勾唇一笑,道:「修仙本就是與天爭命,再踏上修仙之途時就應該明白,算了,是師兄強求了,你只要為他解惑即可,其餘的不用過問。」說完轉身瀟洒離去。

要是自己沒有自保的實力,即使別人救了一次,還能奢望次次都有人救嗎?所幸孩子還小,就看他能走到哪一步了。

在蘇清言看來,蕭楠雖然靈根不好,但是氣運確是很好的,不但從百鍊仙子手裡逃了出來,還獲得了,現在又和雲家少主、葉家少主和南宮家的人都有交集,在人脈上,不輸於一流世家的孩子,更可況,現在蕭楠只有九歲,而築基期的壽元是三百歲,蕭楠還有大把的時間,何愁突不破金丹,大哥真是想多了。

等蕭楠把身體的傷養好后,外面已經過去半個月了。這半個月的閉關生活,蕭楠算是把這幾年的覺補齊了,每天不是吃就是睡,過著豬一樣的生活,要不是突然收到程潛邀自己試煉的傳訊符,也不會急趕著出關。

走出陣法,蕭楠就急趕著御劍下山,誰知剛過水潭,就見光華一閃,一股大力把蕭楠往外推去。

蕭楠一直在閉關,倒是不知道自己多了個鄰居,只是奇怪的看著面前的景色,還是和以前一模一樣,要不是剛才陣法把自己彈開,根本看不出有陣法的痕迹,莫非是千劍鋒招收新弟子了?而且,招收的還是個陣法高手?

就在蕭楠猶豫著要不要給新來的鄰居打聲招呼的時候,就看見陣法在蕭楠面前打開了一條通道,而從通道中走出來的人,赫然就是蕭楠一直都想躲避的麻煩—葉洛辰。

看到葉洛辰走出來,蕭楠驚呼出聲:「葉……師叔」還好反應及時,這才把洛辰二字給吞了回去,想到上次自己受傷的事情,蕭楠是絕對不想在嘗試一次。

葉洛辰看了蕭楠一眼,見她臉色紅潤,靈力充沛,傷勢已經復原了,淡淡的道:「你師傅把你託付給我了,以後修為上有不懂的地方,儘管來這裡問我。」

蕭楠恭敬的道:「多謝葉師叔。」

葉洛辰見蕭楠的飛劍飄浮在身旁,好聲問道「這是打算出門?」

「程潛師兄約我去歷練,我從這裡過,就被師叔的陣法擋了下來。」蕭楠決定把乖巧進行到底,爭取儘快離開這裡。

葉洛辰也不是話多之人,見蕭楠一副我很聽話,我很急的表情中,大手一揮,就放蕭楠離開了。

就在葉洛辰看不見的地方,蕭楠哭喪著一張臉,真是怕什麼來什麼,現在可怎麼辦?蕭楠幾乎可以預見以後的苦逼日子了。

看書的時候,葉洛辰在修真界可是很受歡迎的,自己現在還小,人們還不會想太多,要是知道自己和她們的男神住的這麼近,再過些年,那些瘋狂的愛慕者,會不會撕吃了自己?想想都心煩。

來到流火峰的執事殿,遠遠地的就看見程潛那明顯的噸位,正在滾動的任務欄前站立。

蕭楠來到程潛身邊,不好意思的道:「程師兄,讓你久等了。」都怪葉洛辰,要不是他的陣法擋住了自己的去路,也不至於蹉跎到現在。

程潛聞言,一臉喜色的道:「蕭師弟,你來了,我也沒等多久。」指著任務欄道:「你快看看有沒有相接的任務?我們一起去彌山森林試煉去,最近都在練劍,正好去試試身手。」

彌山森林是御劍宗低階弟子歷練的地方,裡面的高階妖獸都被長輩們清理掉了,現在只剩下一些一至四級的妖獸,適合金丹期以下的弟子試煉,要知道劍修是靠戰鬥提升自己實力的,尤其是在生死關頭,最是能發揮一個人的潛力,演武場雖然好,但是卻沒有危機到生命的危險,很容易讓弟子養成固定的戰鬥方式,在外面與人動手,就很吃虧,所以,御劍宗就為門下弟子開闢了這麼個試煉場。

「好啊!」蕭楠也想去看看,自己頓悟后,還沒有試試劍法的威力,現在倒是個好機會,彌山森林的妖獸到可以讓自己練練手,順便出去躲一躲,等過個十天半月的,事情就會平息下來吧。

托葉洛辰的福,自己現在在宗門裡也算是小有名氣,一路走來,還有不少弟子在見到自己時,熱情的打招呼,本來蕭楠還是很高興的,誰料他們的第二句話就是關於葉洛辰的,葉洛辰的事請自己怎麼會知道?就是知道,蕭楠也不敢隨意亂說啊! 山海之天 隨意應付了幾個不算*的問題,這才從她們的包圍中逃了出來。

「咦?這不是千劍鋒玉衡真人的徒弟嗎?幸會幸會!在下是千符峰內門弟子朱子文。」

蕭楠抬頭一看,就見一位身著內門弟子服飾的十七八歲清秀少年,已經有了築基初期的修為,現在正一臉激動的看著自己。

「你好,我是蕭楠。」蕭楠回了一個道禮。

「葉師叔最近在做什麼?是不是在練劍?……」朱子文一說到葉洛辰,眼睛晶亮。

蕭楠有些無語,原來又是葉洛辰的腦殘粉,語氣生硬的道:「我也是剛剛出關,還沒見過葉師叔,不好意思啊!」蕭楠命不該色的撒著謊。

朱子文聞言,一臉失望,道:「哦!原來是剛出關啊!」

蕭楠不想在此處多停留,看著任務欄上滾動的字幕,和程潛商議,二人接了個獵殺青木妖狐的任務,看著又有意前來搭話的,蕭楠趕緊拽著程潛,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執事殿,讓聞風而來的弟子,氣惱的直跺腳。

程潛一直在挑任務,並沒有注意朱子文和蕭楠的對話,在蕭楠催促著自己趕緊接任務時,還以為蕭楠急著去歷練,知道剛接了任務,就被蕭楠拽著離開了,還不知道發生了何事,就順從的跟著蕭楠離開了,直到離開了一段距離,才發現,蕭楠拽著自己一直在往偏僻的地方走。遲鈍的道:「蕭師弟,你走錯路了,這不是去彌山森林的路。」

蕭楠見程潛不明白自己帶走他的原因,也就沒有解釋,道:「那就麻煩程師兄前頭帶路吧。」要知道,眼前的這位也是也葉洛辰的腦殘粉,既然他不問,蕭楠也不會主動提起這個話題的。

程潛取出自己的飛劍,招呼這蕭楠上來,這才想著彌山森林飛去。

二人飛行了一個時辰,這才在彌山森林的外圍落了下來。

他們二人接的任務是千器峰弟子發布的,上面寫著一頭二級青木妖狐,可以兌換三十塊下品靈石,一共要三十頭,完成任務后,倒是可以小賺一筆。

蕭楠回憶著自己看過的妖獸圖譜,上面說,青木妖狐是風屬性的妖獸,身體小而靈巧,最擅長逃跑,是群居妖獸,很適合練氣後期和築基初期的弟子練手。

平二人的實力,蕭楠本來以為很快就能完成任務的,誰知道在森林裡轉了一圈,愣是一隻也沒見到。

蕭楠奇怪的問:「程師兄,你說,這青木妖狐都去哪了?怎麼一隻都沒有碰到?」

程潛倒是常來彌山森林歷練,平時來的時候,總會時不時的蹦出來幾隻妖獸偷襲,修士雖然獵殺妖獸做材料煉器,而妖獸何嘗不是把修士當做補藥,提升自己的修為。相是這種情況,倒是重來沒有遇見過。

二人又往森林裡前進了一段距離,蕭楠不甘心的放開神識仔細搜索著,忽然發現前方千米處,有強烈的靈力波動,剛想出聲提醒程潛,又想到自己現在只是練氣八層,只還帶著程潛向著靈力波動的地方走去。

又往前行走了三百米,程潛拉住蕭楠,道:「前方有強烈的靈力波動,應該是有同門弟子在和妖獸鬥法,我們先過去看看,要不要幫忙?」 第六十一章:被包圍了

蕭楠散開神識,觀察著前方的動靜,只見是三十多個御劍宗的弟子,在死死地抵抗者青木妖狐群的攻擊。我去,居然是十來只四階的領著上百隻三階的圍攻,彌山森林裡的青木妖狐都在這了吧,這是想要把御劍宗的試煉弟子一鍋端嗎? 海島牧場主 而這群人能在這麼多妖狐的圍攻下撐到現在,可見實力也不一般,長時間的打鬥,很多弟子已經明顯的靈力不濟了,要是在沒人救援,絕對撐不到一個時辰。

程潛也發現了情況的危急,取出一枚求救符發了出去,轉過身來對蕭楠道:「蕭師弟,現在同門有難,我要上去幫忙,你呢?」

蕭楠一臉黑線的看著程潛,現在還有的選嗎?求救符已經發了出去,門中長老一會就會來,自己要是袖手旁觀的話,就算別人礙於蘇清言,不敢多說什麼,自己也會被蘇清言給抽死。當下不再遲疑,取出飛劍就沖了上去。

程潛見蕭楠二話不說就沖了出去,趕緊喊道:「唉!等等我。」說著取出自己的下品靈器飛劍,率先御劍飛入青木妖狐的包圍圈。

劉彬是御劍宗的內門弟子,如今已是築基後期的修為了,這次是陪練其後期的妹妹歷練的,通行的還有七位練氣後期的弟子,九人一行來到彌山森林外圍歷練,開始時一切正常,後來卻碰到一群往這裡逃亡的本門弟子,嘴裡嚷嚷著:「大家快跑,妖獸都瘋了。」

彌山森林外圍只是一些一階和二階的妖獸,三四階妖獸都是有自己的地盤的,就是碰到四階妖獸,劉彬也有一戰之力,聽到有人驚呼,為了通行人的安全,就讓八人隨著其他弟子一起逃,自己卻向著妖獸的方向疾馳查探情況。

劉彬一路上殺了不少正在圍攻弟子的妖獸,全都是以狡猾著稱的二三階青木妖狐,順手救了許多弟子,當看到有七隻四階的青木妖狐時,想要逃亡卻來不及了,只好一路邊打邊退,一直退檔到內為邊界,卻發現妹妹等先前逃出的弟子,也到了這裡。

雙方人馬匯合,交換了信息,才知道前方也有青木妖狐群,他們也是被妖狐逼到這裡的,原本八人的隊伍,現在卻只剩下五人了,就在這時,青木妖狐也追了上來,看著十多隻四階和數百隻二三階的,而自己這方只有二十多築基期的弟子和五十多鍊氣期弟子,其中以劉彬和另兩位築基後期的弟子修為最高,根本不可能突圍。

劉彬向宗門發出求救符時,發現包圍圈好似有一道看不見的屏障,求救符根本發不出去,當下就有弟子道:「我們發出的求救符,不知道被什麼攔截了,根本飛不出去。」隨即又有不少弟子附和。

難不成還有已經產生靈智的高階妖獸?並且還是只擁有特殊能力的妖獸。這時眾人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但劍修就是在戰鬥中突破自己極限,知道不會有人救援,倒是激發了弟子們求生意識,紛紛背水一戰。

被圍困的並不是只有劍修,還有不少其他峰的弟子,這些弟子或許不是戰鬥力最強的,攻擊手段卻不少,經過商議,築基期的劍修負責拖住高階的青木妖狐,其餘弟子以陣法為主,分別帶領著其他弟子以符籙偷襲被陣法圍困住的低階妖狐,符籙陣法都比起劍修的殺傷力不逞多讓,殺死的妖狐並不比劍修少,經過一場激烈的廝殺,雙方都有一半的傷亡。

御劍宗弟子這邊消耗嚴重,符籙和補充靈力的丹藥已經消耗一空,而青木妖狐也被眾人激怒,攻擊更加猛烈。一個回合下來,又有十人傷亡。

被圍困的三十多名弟子不由的面露絕望,難不成真的要死在這了?就在這時,就看到一個龐然大物從天而降,當看清是本門弟子時,瞬間又燃起了鬥志,以為自己有救了,當看到只有兩個人,其中一個還是練氣八層的弟子時,不僅又泄了氣。

劉彬喊道:「這位師弟,可有像宗門發出傳訊符求救?」

其餘眾弟子聽到問話,紛紛直起耳朵,眼含希望,要是發出了求救符,只要支撐到門中長老趕到到即可。

程潛手中劍不停翻飛,瞬間收割了幾隻二階妖狐,看到眾多弟子眼神熱烈的看著自己,瞬間就明白了眾人的期盼,大聲回道:「師兄弟們,求救符已經發出,再堅持片刻就好。」

眾人聞言歡呼出聲,更加賣力地舞動手中的劍。

蕭楠沒有程潛御劍的速度快,就沒有程潛先加入的戰鬥,等趕到地方時,正好聽見眾人的歡呼,因在妖狐包圍圈外邊,倒是不擔心裏面的人發現自己的秘密,當下不再留手,調動丹田中的混沌靈氣附於劍上,在接近青木妖狐時,使出一招枯木葬花,靠近蕭楠周身的妖狐,躲避不及,被斬斷了多隻妖狐的四肢。蕭楠又連揮數招,當下清空了這一片。

只聽一聲吼叫,低階妖狐紛紛退後,包圍圈打開了一條通道,又有數只三階妖狐圍了上來,想把蕭楠逼入包圍圈,等蕭楠進去后,妖狐又把缺口補上。

因為自身有空間的緣故,蕭楠的感官比一般人要強烈,在包圍圈補上的瞬間,周身的空氣一滯,儘管很微弱,還是被蕭楠感知到了。

程潛邊戰邊退的來到蕭楠身邊,道:「師弟小心點,被離開我太遠,不然師兄顧不上你。」

蕭楠知道程潛是好意,求救符雖然已經發出,誰也不知道救援的人何時會來,要是沒有人救援,在場的眾人根本就沒有一絲勝算,都會葬身於此。感激的道:「知道了,程師兄。」

有不少弟子羨慕的看著蕭楠,有個修為高的師兄真好,當看到蕭楠的年齡和修為時,又釋然了,原來是宗門裡的天才,怪不得築基期的師兄保護,不過現在,到是受自己一行人連累了。

劉彬等人知道求生有望,吩咐道:「大家護著點修為低的弟子,宗門很快就來人了,爭取不要再有傷亡。」

劉彬實力出眾,戰鬥力不凡,在場的有很多弟子都是劉彬救得,自是聽從他的吩咐,紛紛應道:「知道了。」

青木妖狐見所有人都被困住了,領頭的四階妖狐一聲吼叫,所有妖狐都沖了上去,一時只見靈光閃爍,雙方又有新的傷亡。

蕭楠看到眾人臉色發白,明顯都是在強撐著,甚至還有不少弟子更是靈力接近枯竭,靠著劍招在支撐,即使如此,還是把修為低的七名弟子護在身邊,其中就有蕭楠。

蕭楠是個自私又護短的人,但是卻不會主動付出,看到御劍宗的弟子這麼團結,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蕭楠這一刻是感動的,也不再藏私,拿出自己煉製的補靈丹,道:「這是我自己煉製的丹藥,大家分了吧,先恢復好靈力再說。」說著一人拋了一瓶,幸好自己煉製的丹藥充足,即使這樣,自己還有剩餘。

「多謝了。」眾人感激的接過丹藥,儘管在場的築基期的弟子較多,鍊氣期的丹藥作用不大,聊勝於無,多吃幾粒就好,也不再遲疑,當下就吞服起來。

程潛也有樣學樣,把自己的丹藥和符籙都貢獻了出來,儘管他的存貨也不多,全都交給了劉彬讓他統一發放。

劉彬見眾人都沒有意見,把療傷的養元丹分給了受傷嚴重的弟子,又把保命的符籙交給的鍊氣期的弟子,最後才把築基期用的補靈丹分給築基期的弟子。

蕭楠又不是真的鍊氣期的弟子,並沒有聽話的躲在築基期的身後,而是趁著劉彬發放丹藥的時候,趁機和妖狐交上了手,正好趁機檢驗一下自己頓悟時修習的劍法。

蕭楠並沒有使用混沌之氣,而是提著上品法器飛劍和妖狐近身作戰,在連殺了好幾隻二階妖狐,才讓一直不放心他的程潛放下心來,千劍鋒的葉師兄和玉衡師叔都是劍道高手,蕭師弟又怎麼會是弱者?自己是白擔心了,程潛心想著。

蕭楠原本打算多殺些二階青木妖狐的,在不暴漏自己的情況下,盡量減輕大家的負擔,低階妖狐雖然沒有靈智,但卻有躲避危險的本能,看到蕭楠走近,低階妖狐紛紛退後,並不敢和蕭楠交手,倒是有三隻三階的妖狐圍了上來。

「來得好。」蕭楠並不懼,提劍就迎了上去。

“叮”的一聲,擋在自己前面的三階妖狐,就被一柄長劍劈成兩半。

蕭楠疑惑的看著擋在自己前面的高個男修,為毛不讓自己戰鬥?現在情況很危急好不好?沒看到程潛師兄都受傷了嗎?

誰知那高個男修連一個眼神都欠奉,厲聲道:「不想活了嗎?居然敢挑戰三隻三階妖狐?」

蕭楠知道男修是好意,手中的劍不停舞動,解釋道:「我只是想多殺點妖狐而已,我自己會量力而行的。」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蕭楠單挑了剩下的兩隻。

程潛解釋道:「孫師兄不用擔心,蕭師弟是千劍鋒玉衡真人的徒弟。一隻三階妖獸應該不是問題。」在程潛心中,千劍鋒里出來的都不是普通人,那是神來著。

眾人見程潛如此說道,這才發現,眼前這個不到十歲的少年,可不就是葉洛辰師兄在結丹時,從千劍鋒出來的那個孩子嗎? 第六十二章:混元五行陣

感覺到眾人熱烈的目光,其中瞭然的意味不言而喻,怪不得敢單挑三階的青木妖狐,原來是從千劍鋒出來的。蕭楠頓時覺得壓力山大,千劍鋒盡出戰力強悍的妖孽不假,但是其中真的不包括自己,要不是自己隱藏修為,和混沌之氣這麼個大殺器的話,自己和這群經歷過不少戰役的弟子,根本沒法比,武力值就是渣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