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紫涵想不通,葉一朵會讓家裡人幫她什麼忙。

畢竟,葉一朵從小到大,很少主動跟他們夫妻倆說,給她幫忙之類的。

現在孩子大了,自尊心更強了,心思更難懂了。

天降萌寶:吻安,厲先生 因此,葉一朵說出來的這話,實在是讓葉紫涵吃驚。

她趕緊問:"朵朵,你不會是惹什麼禍了吧,你說,什麼事情,爸媽肯定會幫你的!"

葉一朵聽到母親緊張的聲音,她扯了扯嘴角:"媽,我承認我以前是有點不懂事,老是惹事,可是,我也沒有那麼不靠譜吧,我的確是有事情,但是,也只是讓你們幫我找個人而已!"

聽到是找人,葉紫涵的心情,一下子輕鬆下來:"找人這件事好說,你說是誰,我讓你爸爸發動他的關係網給你找,實在不行,讓你舅舅也幫你,肯定能找到人的,你別擔心!"

葉一朵覺得心裡暖暖的,她都沒有說明究竟是什麼情況,母親就信誓旦旦的說,肯定能找到的,這讓葉一朵的心裡,感動的無以復加。

到底是自己的親生父母,什麼都向著她。

她咬了咬嘴唇,開口道:"對方是我的男朋友,叫路彥琛,以前是盛世集團的CEO,我不知道他出什麼事情了,突然就消失了,我去公司找過他,可是,我找不到!"

葉一朵的聲音有些難過,這是她第一次在母親面前,主動提起自己的男朋友。

而且,還是個已經分手的男朋友。

葉紫涵似乎是被葉一朵驚到了,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她說:"朵朵啊,你男朋友是盛世集團CEO嗎?我聽說那個路彥琛已經二十多歲了吧,比你要大十多歲呢,當初我記得我跟你爸爸結婚的時候,他好像好來過,他真的是你男朋友嗎?"

葉紫涵都不知道自己亂七八糟的說了些什麼,總之,她的腦子有點混亂,感覺還是消化不了女兒的話。

葉一朵的話,就像是一個重磅炸彈一樣,扔了下來,讓她腦子都開花了。

葉一朵也想過父母的反應,只不過,她沒想到,母親的反應這麼大。

她嘴巴動了動,糯糯的解釋:"媽,其實,說他是我男朋友,也不是很準確,畢竟,在放寒假前,我們已經分手了,可是,我冷靜下來想了一個假期,突然覺得,自己當時在氣頭上,情緒不穩定,說出來的話不夠成熟,我很想找他談談,可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氣了,他辭掉了盛世集團CEO的職位,消失不見了,我找不到他,媽,我現在連南希市都待不下去了,我不想騙您,我心裡很難受很難受,待在這裡,我只想見到他,我知道以前是我太幼稚了,我想法不成熟,覺得我們必須分開,對我們都是好的,可是,我沒想過的是,分開會更難受,現在距離我們分開才兩個月,可是,我感覺自己好像過了好久好久了,媽,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把自己的生活過的一團糟,感覺整個世界都是暗沉的,壓得我喘不過氣!"

葉紫涵的聲音都被凍住了一般,好久好久,她都不知道要說什麼。

她只能聽到女兒在電話里,難過的聲音。

在葉紫涵的印象中,葉一朵一直都像個男孩子,無論什麼事情,也沒有讓她操心過。

她一直以為,女兒是堅強的,女兒也從來沒有在感情上,遇到過什麼問題。

當然了,她也明白,女兒還小,才剛剛成年,不需要懂得這麼多。

可是,她萬萬沒想到,在南希市上學半年,女兒就對一個男人產生了這麼濃厚的感情,而且,因為一個男人,把自己的世界弄得一團糟。

葉紫涵的心裡,那叫一個心疼。

可是,知道女兒也會為別人受傷之後,她心裡的心疼又變得複雜。

以前,她總覺得,葉一朵在感情上,應該不會受傷,最起碼,不會弄得像她當年跟楚蕭那麼狼狽。

可沒想到的是,感情這東西,誰都逃不過。

葉紫涵好半天才找回聲音,緩緩開口:"朵朵,你真的很喜歡那個人嗎?"

葉一朵認真的回答:"很喜歡,真的很喜歡,小時候,他是我的偶像,情竇初開的時候,我希望我的男朋友,是他那個樣子的,長大了,遇見了他,幾乎很自然的,就喜歡了,在一起了,我以前不覺得,我們的感情有多深厚,畢竟,在一起時間太短了,可是,我生日的時候,他沒有回來,還跟別人穿緋聞,我當時就好生氣好生氣,我卻故作大度的說自己不生氣,我跟他分手,明明就是因為那些幼稚的借口,我卻說,我們當初在一起的時候,根本沒有準備好,我感覺,我的一切都亂了,尤其是在他消失了,我想明白了好多問題,我現在就想跟他談談,如果他還喜歡我的話,可不可以給個機會,畢竟,情侶吵架說分手,總不可能一點餘地都不留吧,我當初就算是說了分手,也是給自己和他留餘地的,我還想著,如果我們能堅持到畢業,對方都單身,我就嫁給他,可是,他沒有給我機會,甚至什麼都沒有留下,就這樣人間蒸發了,我很想他,我想知道他在哪裡,我去了他以前帶我去的地方,根本找不到他,我是實在沒有辦法了,媽,你跟我爸爸幫幫我,好嗎?"

葉紫涵聽著葉一朵說話,幾乎像是聽另外一個人說話一般。

在她的印象中,葉一朵從來沒有這麼軟弱過,她從來不會輕易說她難過,她難受,就算是生病了,她也像是個打不死的小強一樣,告訴他們夫妻,她沒事。

可是,就是這樣一段感情,卻像是要了女兒的命一樣。

葉紫涵恨不得想在衝到南希市,抱抱自己的寶貝女兒。

她說:"朵朵,路彥琛比你大十歲,他是個成熟的男人,最起碼,他應該比你會想事情多了,我不認為,他因為一個分手,就會辭去盛世集團CEO的職位!" 很快,林楠徹底明白過來。

安全屋,是通天店鋪特別設置的一處避難場所,絕對隱蔽與安全。

先前林楠聯繫10007號客服,要傳送到到安全之地,為此超級傳送通道邊直接將人傳送到這裡。

通天店鋪的地盤!

甚至,專門有宮裝美女僕從服侍,服務很是到位。

這地方,受通天店鋪庇護,然後十惡不赦之人,只要能來到這裡,也決然不會出事,通天店鋪信譽保證,絕對靠譜。

當然,價格也不菲。

傳送費用一百萬點靈氣值,在這裡避難按天計算,一天一百萬點靈氣值!

「前輩,還請用些點心靈果,還有什麼需要,可以儘管吩咐。」為首宮裝美女躬身開口,很是客氣恭敬,隨手給林楠展示一塊特製的展示台,上面有著其他各種服務。

準確來說,就是菜單!

上面記載了通天店鋪安全屋提供的各種服務。

一百萬,只是庇護費用每天,類似一個房租。

除此之外,這裡的靈酒靈果靈食,乃至一些其他特殊的服務,也都需要靈氣值購買。

價值不菲!

林楠掃了一眼,甚至只要有靈氣值,哪怕是請一位化靈境的保鏢都可以。

這裡的服務,很多,而且專門針對他們這種高端客戶。

林楠雖然實力在天國算不得什麼,但確實巨富人物,身家不菲,能享受到這種特殊服務。

不過最終林楠搖頭。

太貴。

這裡的估計都是給那種真正的強者準備的,都是高級貨色,而且林楠暫時也不需要,索性直接點了一壺不錯的靈酒,閑來無事的坐下來慢慢等待著。

五階異獸王者組織那麼多的四階異獸圍殺自己,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林楠估計即便是自己突然消失,那群異獸也不見得離去。

索性那就等吧,一天的房租保護費都交了,也不差多等這一會。

否則再度傳送進來也是麻煩事,必須要讓那群異獸徹底死心,認為自己離去了才行。

至於身邊的幾位宮裝女子,也被林楠給趕了出去,林楠可沒有這個被人伺候的習慣,一群人這麼看著自己,林楠反倒是不習慣。

通天店鋪的安全屋,號稱最安全之地,收費更是如此之高,並非是沒有道理的。

這裡,絕對安全。

因為它是神秘通天店鋪的大本營所在!

只要通天店鋪不倒,這裡便最為安全,安全問題林楠大可放心,

與此同時,就在林楠出現在安全屋的瞬間,通天店鋪浮島之上,一名宮裝女子躬身正對先前那位宮裝美婦稟告著林楠的消息。

商人,沒有絕對百分之百的保密。

哪怕是保密,也是對外人而言,並非是對自己。

這點林楠早就明白了,從通天店鋪和長生小店老頭子搶生意林楠就明白了。

監控,無處不在。

此刻,林楠來到安全屋避難,她們自然得到了消息。

作為通天店鋪最頂級的超級大客戶,通天店鋪也很在意。

單單最近,林楠就大手豪置了數十億的靈氣值購買東西了,販賣的天材地寶等也有著數十億。

這個規模,哪怕是天國之內也沒有!

為此,林楠很受關注。

「哦?竟然來到我們這裡了?」宮裝美婦自語輕笑了一聲。

隨即只見宮裝美婦輕手一揮,一個清晰的畫面出現在身前,赫然正顯示著林楠獨自坐下飲酒的畫面,自斟自飲。

若是林楠見狀,定然會震驚。

自己的一舉一動竟然被人看的真切,這太可怕了一些。

「尊者境初期,而且還是剛剛突破的。」宮裝美婦眼力很毒,一眼便看的真切。

「一個之前連尊者境不到的小子,竟然有那麼多的財富?那麼多的天材地寶?」美婦自語,饒有興緻。

一旁,另一名宮裝女子聞言躬身回應。

「大人,據之前調查顯示,這位前輩所在的位置不在天國之中,甚至脫離了這片星域,並不在我們的服務範圍之中。」

「嗯?」

聞此言,宮裝美婦更為好奇了。

「還真是一個有著特殊大機遇的年輕人,這麼多的天材地寶,竟然還脫離了這片星域,那就更有興趣了,該不會是某座古地復甦了吧?」

輕笑猜測之餘,宮裝美婦突然間想到了什麼,對這位宮裝女子開口吩咐了一句。

「去,代表本宮去和這位談談,也許我們該和他談更多的生意。」

宮裝女子聞言,連忙躬身應了一聲。

「是!」

宮裝女子退走,準備找林楠來詢問洽談更多的生意,宮殿中頓時只剩下美婦一人。

「老頭子,這可不怪我,自己送上門來的,本宮可不能不要。」

宮裝美婦輕笑自語,語氣中帶著一絲調笑之意。

搶生意!

還是要搶老頭子的生意,看他能怎麼辦?

這一切,林楠並不知道,但宮裝美婦的猜測卻極為準確,地球確實是這麼一處古地,在復甦。

至於生意,也是林楠很樂意的,只要給予自己足夠的優惠,林楠沒意見的,藏身小店老頭子那邊總歸還有其他的生意,反正自己這邊量大,吃的下。

地球不斷復甦,好東西以後會更多,這些東西總歸無法全部用上,需要拿出來變現成他們最需要的東西。

坐在安全屋內,林楠很是悠哉。

一瓶價值五十萬點靈氣值的靈酒,沒得說,當真是一分價錢一分貨,和之前之前喝的那種幾千點靈氣值的貨色完全不同。

不是林楠奢侈,而是這裡的貨都是高端貨,這瓶靈酒算起來是便宜的。

其他的不少好東西動則五十萬左右……

換做普通的修士高手來這裡,估計根本消費不起。

但質量,那是真的沒話說。

半瓶下去,林楠只覺得也有些暈乎,體內真氣沸騰,原本剛剛突破,多少還有些不夠穩固。

這下好了,尊者境初期穩了。

不僅如此,讓林楠特別滿意的是修為隱約有些精進了一些。

值!

這是林楠的第一個念頭,貴是有貴的道理的。

正琢磨著要不要帶一些回去的時候,外面傳來稟告之聲。

「啟稟前輩,通天店鋪冷月大人拜見。」 這味道,沒錯了,「怎麼樣,這可是我花了不少心血才跟老呂研究出來的營養單,怎麼樣,味道如何?」

「嗯嗯。」木兮點了點頭。

嗯嗯?

看木兮的樣子,像是有點吃不慣,「小寶身子那麼弱,就是營養沒補好,我跟你說,這女人生孩子,最容易衰老,你要是沒補好,小心,成了黃臉婆,鈞子喜歡別的女人了,我告訴你,這男人剛找到真愛的時候,都是非娶不可,到手了就不是這麼回事了,男人最了解男人,所以,我最了解鈞……」

正說的激動的江別辭,突然聽見身後傳來腳步聲。

還以為說人,人就到了,嚇得趕緊從凳子起來,回頭望見進來的是馮少啟,嚇出一身冷汗的江別辭瞬間鬆了口氣。

我獨仙行 有那麼可怕嗎?

這些人,總是對她家那位,溫柔體貼,脾氣又溫順的紀先生感到害怕。

戀上異能男友 木兮笑望著進來的人,「老馮,是有什麼事嗎?」

「太太,紀總說,他有事要忙,等他忙完了,再過來找你。」這位江律師,原來喜歡在背地裡給紀總的婚姻製造危機,跟費亦行那個不管表面還是私底下永遠都支持紀總的人比起來,差遠了。

紀澌鈞一回來,還沒休息,就要上母嬰護理課,實在是太拼了,真擔心,紀澌鈞的身體會吃不消,「麻煩你,照顧好他,差不多就讓他休息下,別太累了,再替我轉告紀總一聲,今天晚上,在家吃飯。」

「知道了。「

這個馮少啟,剛剛進來的時候,沒敲門吧?

隨遇而安十七年 鈞子這些手下,一個比一個像鬼魂,無處不在。

江別辭跟了幾步,到了門口,見人走遠立刻把門關上,這樣一來,就算是有人開門,好歹他也能注意到點聲音。

萬一下個進來的是鈞子,他擔心,自己命不久矣。

回來的江別辭,坐下后,拿過木兮簽好字的文件翻看,「你啊,不給我打電話,我也是要過來找你的,南氏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剛看了報道,這件事,會不會是沈東明做的?」

「應該不可能吧,他們不是剛訂了婚,現在有梁帥給他們做靠山,沈東明也不敢亂來。」

除了沈東明,木兮唯一能想到,敢做這種事情的人,也就只有梁帥了,「你,沒跟梁帥說什麼吧?」

「什麼?」一開始沒聽明白,直到和木兮對視數秒后,江別辭才明白過來,「沒有,這得是多大的人情,不拿你還,你覺得還得清?」而且,梁帥要的,也就只有木兮一個,他要是把他家老妹給送出去了,不用鈞子出手,鈞子那群手下一人一下,分分鐘,他就成生魚片上桌了。

「不是他,還能有誰?」

「當初鈞子出事的時候,不也是有不少不明來路的人落井下石,我看一定是有人擔心簡家接下這個項目后,會威脅到他們的利益,所以專挑這個時候,拿南家開刀,說不定,這就是報應。」

「也許,是這樣沒錯。」木兮笑了笑,沒有再議論這個問題。

「周彩妹的事情搞定了,凌可萱那邊也沒問題,另外,我還收到了這個。」說著,把東西遞給木兮。

「這是什麼?」

「是董雅寧和賴毓媛對話的錄音,好像是之前鈞子出事那會,董雅寧想讓賴毓媛去澄清,賴毓媛不肯去……」

難道,是那份,沒等江別辭說完,木兮馬上接了一句,「是不是,董雅寧有提到說那天晚上那個人不是澌鈞?」

「你怎麼知道的?」

「當時我找老呂幫忙,他無意間撞見董雅寧跟賴毓媛對峙的畫面,後來,他在逃跑過程中有保存對話錄音的手機不見了,沒想到到了你這裡,你知道是誰送來的嗎?」

「是老馮讓人交給我的,他說,鈞子還不知道這事,老妹,這可是好機會,這樣一來,鈞子就跟那件事沒關係了。」

木兮把U盤還給江別辭,「暫時由你保管,我先問問他的意見。」

「老馮說鈞子不知道,還把東西交給我,我看老馮的意思,跟我是一樣的,你是真要問問他的意見了,我聽深哥說,鈞子不想你難過,對於祁家,賴家那些事情,鈞子是不打算再提了,我知道他的用意是好,可現在不少人仍在猜測,鈞子跟賴毓媛的關係,這對鈞子的影響真不好,你要勸他,多少為了自己的名聲著想,知道嗎?」

「我知道了。」

東西還是放在他這裡保險,雖說這裡現在比以前安全了,可是難保,還會有誰不安份。

「剛剛魏生津給我打電話,他想借我們的手幫他,把魏勝勉一事的真相公開。」

深哥有跟他講過喬隱的事情,聽完的江別辭搖了搖頭,「現在不適合做這些事情,就算是喬隱有份參與,拿魏勝勉那條爛命,換喬隱不值得,更何況,根據當時調查的情況來看,魏勝勉的死因,跟喬隱根本沒任何關係,就像鈞子說的,有些事情已經過去了,沒必要再提起。」

「我也是這麼想的,我說,讓你給他回電話,講這件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