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老夫人她們已經到了,和幾位千金小姐的穿著比起來,幾位夫人則沒有那麼多講究了,都是代表著她們身份品階的衣服。

而這個時候的葉老夫人和大夫人都會昂首挺胸,才覺得有面子和底氣。

一個是侯夫人的體面,一個是戶部左侍郎的底氣,她們自覺比二房和三房高出一等。

但是……

今日葉嬉的一身大紅衣裙將她們的所有心思和底氣都給打沒了,宮宴……她們這些夫君有品階的,自然要穿對應的衣衫和裝扮。

可不似未出閣的姑娘千金們。

最氣的自然當屬葉如媚了,原本選擇千嬌百媚的妝容和衣裙,和葉嬉的這樣一對比,瞬間黯然失色。

袖子下的雙手緊緊攥著,咬緊了牙關,卻只能將所有的不甘心咽了下去,心裡不斷地給自己做建設,只要今日皇上再宴會上賜婚了,所有的全部的一切的一切的屈辱,她都會如數奉還!

一個也別想逃!

一行人上了各自的馬車,車軲轆開始轉動,好似眾人的命運一般,開始轉動走向不同的軌道和結局。

……

葉府大小主子前腳離開之後,後腳葉府斜對面的巷子有人探出頭來,看著離開的馬車,轉頭不知道朝誰點了點頭。

……

皇宮門口陸陸續續的到來了許多馬車,有宮內安排接待的人在此處候著,將到來的女眷帶入宮內。

若是有被宮內的娘娘召見的,需要先去娘娘那處,等時辰差不多了再去長正殿,按照他們的座位安排就座,等著各宮的主子到殿,最後是等皇帝到了,就可以開宴了。

……

而此時的葉府門口也是人影攢動,圍觀的人里三層外三層,將葉府給圍了個水泄不通。

為首的女子跪在葉府門口,旁邊還有一個平躺在地上,身體輕微抽搐的少年,兩人的衣衫穿著看起來不像是窮苦人家,卻也不像是大富大貴之人。

眾人的好奇心被帶動了起來。

只聽見為首的女子開始不斷地磕頭,哭喊著,「求求你們,讓我見見大爺吧,孩子真的不能再耽擱了,需要大爺找宮裡的太醫給孩子看看,求求你們了,救救孩子吧,不能再耽擱下去了。」

眾人一聽這話,開始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有。

「這是誰啊?怎麼好像和葉府大爺很熟稔的樣子?」

「這孩子……和葉府大爺什麼關係啊?怎麼讓大爺給幫忙找太醫看病啊?」

「是啊……誒?我這仔細看看這眉眼還真和葉府人相似呢……這該不會是什麼私生子吧?」

「別瞎說,什麼私生子,侯爺的家風正怎麼可能會有私生子?也不會允許他的兒子們這樣搞的……」

「我又沒說是侯爺,再說了龍生九子還個個兒不同呢,你能保證侯爺的兒子都是好的?再說了……這婦人都指名點姓的說葉府大爺了,叫人出來對質不就一清二楚了?」

「……」

群眾中有人對線,葉府大門后的小廝們可是心急如焚,眼下府里一個做主的人都沒有,遇到這樣的事兒就開始慌了。

無奈稟報給了總管,可這總管還沒來,他們又不敢輕舉妄動,外面的議論聲愈演愈烈,婦人磕頭的聲音可是實實在在的,從門縫中看了眼,那婦人的額頭上已經出現血跡,再這樣下去,他們就怕出了什麼他們兜不起的事兒來。

到時候倒霉的還不是他們這些做下人的嗎?

「總管來了,讓讓。」

在焦急等待中終於聽到這話,緊守著大門的小廝們趕緊讓開道兒來,「總管。」

「怎麼回事?」張總管眉頭緊鎖。 烏木鎮,方圓幾百里最大的鎮子,有著最多的人口和臨風城最大的木材產業。故而這裡也聚集了大量的修真者,有很多的修真者在這裡交易、居住、並且工作。

而這兩天正是一月一次的大型集市舉辦之時,今天正是最後一天。

穿好外套,拎上昨晚就已經打包好的行李,劉一守轉身將桌上杯子里的熱水一飲而盡。

「旺財!」他呼喚著門口那隻不知道是醒著還是睡著的狗子。「集市你要去嗎?」

旺財聽他這麼說,一改慵懶的樣子,馬上睜開眼、精神抖擻地站了起來。

劉一守輕笑一聲,像是有些得意–誰說你永遠也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狗)?

「你知道集市是什麼嗎?」劉一守搖了搖頭。

旺財也沒聽他繼續說,而是轉身用前腿撥開門,繼而回頭看著他。

「行!」劉一守也沒多廢話,「只要你不跟丟就行了!」

像是聽懂了他的話一般,旺財快步跑了出去,在門外停住,回頭看他。

自從用了那一部分洗髓丹之後,旺財好像聰明了不少,眼睛也多了一些神采。

帶上門,掛上鎖,劉一守剛一轉身,便發現阿黃正趴在老王家的院牆上望著他。

一人一狗對視片刻,阿黃便像是失去了興緻,打了個哈欠便將頭收了回去。

「走吧,」劉一守看向旺財,「去太晚就來不及回來了。」

就這樣,一人一狗,一前一後便離開了住所,朝著烏木鎮出發了。

烏木鎮離村子不算遠,大約四十多里路,劉一守一路上斷斷續續地催動功法,半個時辰就到了。

至於狗子嘛。劉一守嫌它太慢,一路上便夾在懷裡。

可憐的旺財就這麼一路被夾著,然後劉一守以六十碼的速度一路狂奔。

「終於到了。」劉一守看著眼前四五米高的青色石牆–這是為了防止附近的靈獸入城而砌,當然戰時也可當作防禦設施。

他將腋下狗眼圓睜的旺財放下地面,左手伸進懷裡,摸到一個油滑的手感之後,方才放心地繼續朝著鎮子走去。

而在一路上經歷非狗的待遇之後,旺財在落地一瞬間便撒丫子就離劉一守四五米遠,然後一雙狗眼驚魂未定地看著劉一守。

「嘿嘿嘿~」劉一守在拋下一個傻笑之後,便消失在原地,「來追我啊!」

只留下在原地一臉懵逼的旺財。

「汪!」片刻之後,旺財終於反應了過來,大叫一聲,朝著鎮子狂奔而去。

烏木鎮中。

此時剛過立夏,天氣逐漸熱了起來,鎮里的集市也慢慢熱鬧起來,無數的外地人湧進鎮子,他們在這裡吃飯、交易,一時之間把鎮子填得滿滿當當。

而在這最熱鬧的街道之中,更是人聲鼎沸。此刻已是中午,太陽高照,一個身穿白色棉麻中衣、黑色緊身七分褲,外套黑色印白花罩衫的少年,正牽著一隻半人高,一米多長的黑色鬥犬,慢悠悠地逛著。

這個少年只有十七八歲的樣子,面容白皙,鼻樑高挺,一雙眼睛大而有神,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公子。

在他身後,兩個身穿藍染色勁裝,腰懸青楠木劍鞘、黑色漆皮劍柄短劍的護衛正一左一右的在他身側保護。這兩人一高一矮,高的生得又瘦又黑,矮的長得又白又胖,不過這兩人面相倒是十分相似–都是長著一副眉毛高吊、拽得二五八萬的臉!

只見他牽著的這隻大狗,一雙鼻子貼在地上聞來聞去,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

街上的人見到這隻大狗,不由得紛紛避讓開來。

「這不是江家少爺江逐雲嗎,怎麼他今天又把這隻又凶又丑的狗牽出來溜啦!」避開的行人之中,有人不滿地小聲議論道。

「噓!小聲點,當心他放狗咬你啊!」另一人連忙打斷,「聽說這狗前兩天在街上咬死了朱家少爺朱業明養的狗,那狗可有一米多長,站起來比人都高!」

「哎哎,怎麼回事啊,說說唄!」聽到這裡,周圍有人來了興趣,急忙發聲詢問。

「嗐!還不是二人互相看著不爽,又不好出手,就放狗咬啦!」

「放狗?他們不怕咬到人啊!」

「他們?」那人說到這,聲音壓低了下來,「朱、江兩家,在烏木鎮這塊地盤上,有他們怕的人嗎?」

「兩家對立,互相看不順眼又不是一兩天了!」有人插嘴道,「還不是為了這木材生意!」

「汪!」那隻叫阿獃的狗忽然大叫一聲,嚇得周圍頓時一片安靜。隨後便又是竊竊私語起來。

「阿獃。」江家少爺輕喚一聲,眼中沒起任何波瀾,彷彿沒有聽到周圍議論一般,「好好乾活,東西找到了我叫廚房給你做雲錦鴨吃。」

一聽到雲錦鴨,阿獃一下子又充滿了幹勁,細長拉絲的口水一下子就流了下來。

「汪!」阿獃輕叫一聲,又低下頭嗅起了鼻子。

不遠處,劉一守一邊摸著下巴,一邊看著在自己面前緩緩走著的狗子,心中有些失落–

想不到他堂堂七尺男兒,要是不催動靈力,光靠身體素質還真跑不過旺財。

禽獸不如啊!

劉一守感嘆道,這個現實太可怕了,不過他轉念一想,就算他比狗跑的快又能證明什麼?

他就不該跟狗比!

這個道理他劉一守早該想到的。一想到這裡,劉一守不禁有些後悔,他忽然也沒什麼心情逛街了。

「嗯?」

走著走著,劉一守忽然感覺到,擁擠的人群忽然變得開闊,不少人正站在路邊看著他。

他抬起頭,看見一隻又黑又丑,比旺財大了半圈的狗子,正呲著牙看著旺財。

旺財卻是很淡定,不過被這大狗盯著,卻也是不好直接過去,因為這狗身後還跟著三個人。所以它只能站在原地,回頭看向劉一守。

名字:???

種族:犬

屬性:攻擊:2.4;防禦:1.9;敏捷:4.3;血量:20;靈力:2.1

等級:練氣五段(13/50)

戰鬥力:26.9

技能:【威懾】【撕咬】

狀態:正常

好感度:–

「嗯!?」

劉一守心中一驚,抬起頭看向對面。

一高兩矮三個男人正看著他與旺財。

「兄弟你們也出來遛狗啊。」

領頭的是一個少年,他沒有說話,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劉一守。

「這兄弟該不是面癱吧,」劉一守打量了一眼江逐雲,心中暗搓搓道,「雖說沒有我長得帥,但也可惜了。」

「你這小子!還不快滾開,我們家少爺的路你也敢擋!」

那又高又瘦的護衛,率先開口,他的聲音又響又尖,聽起來十分扎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