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看著那三根指點輕笑,孫麗雅跟她差不多,過三位數也是正常範圍值,看起來青春活力,是她羨慕不來的。

不禁伸手戳了一下人的腰,合了合眼眸,唇角帶笑。

孫麗雅反射地縮了縮,然後給了她一掌,拍在肩上:「找死啦你~本小姐也是你敢亂動的~」

然後是嬌笑聲,惹得前面開車的頻頻回頭。

注意到的孫麗雅唬了一聲:「好好開你的車!」

李春生抖了一下,但還是目光一直瞟向後視鏡。

孫麗雅一邊嫌棄,一邊還是要靠葉靈,葉靈就伸手拿了個東西墊在肩上,讓人靠著。

到的時候,孫麗雅有點要入睡一般,葉靈把人叫清醒。

孫麗雅下車站穩,第一件事就是把李春生給支走了。

葉靈看著車掉頭而去,到嘴邊的話沒有說,其實順路還是可以載她一程的嘛……

葉靈把人扶進了屋,果然是奢華大氣,一個人住一大套房子。

「你要洗個澡嗎?」葉靈看著滿臉妝容,一進屋就癱在沙發上的人。

孫麗雅搖搖頭。

然後手一伸。

葉靈看了看方向,還是問道:「喝酒?」

「嗯,拿第二格左邊那瓶~」

葉靈皺眉,但還是拿了過來。

「你不適宜喝酒了。」

「就喝兩杯。」

葉靈給人倒了酒。

一口乾了一杯。

這是就兩杯的狀態?

葉靈又給人倒上。

孫麗雅拿著酒杯,看了她一眼,笑道:「這動作熟悉得,還算專業。」

葉靈不說話。

孫麗雅又看了她一眼,然後翹著腿,靠著沙發問她:「你知道我在這邊?」

葉靈想了想她的意思,然後點了點頭。

孫麗雅呵笑一聲,不知味道。

酒盡。

葉靈看了看,最後還是給續了杯。

孫麗雅拿起酒晃了晃,「我說了兩杯呢。」

葉靈站著沒有動。

孫麗雅輕抿了一口,沒有看她。

「你說,有誰可以相信?即使是你最親的人,也巴不得把你往火坑裡推。」

孫麗雅看著沒什麼表情的葉靈,又說:「今晚你應該早來,這樣就能看上一出好戲了。」

葉靈微抿了下唇。

孫麗雅注視著她的表情,然後又把酒喝盡:「不過也好,免得看我的笑話。本來已經是個笑話了,還讓人看笑話,呵呵~」

孫麗雅似自言自語,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說著一些胡亂的話,但是身邊站著的人卻知道她在說什麼。

有時候理解你的,可能是旁邊一直站著看你的人,雖然並未與你交談。 秦毅的目光直視著對方。

「你想要幹什麼?我們挑戰失敗,自然離開,不會再繼續糾纏!我告訴你,這裡是學校,你要是亂來我絕對讓主任記你處分。」那個紅帶的社長現在心中還是非常害怕的,說話都有些緊張,秦毅的實力明顯超過了他們預估太多,連凌寒銳都打不過,他們上去不是自取其辱么?

「亂來?這位同學你誤會了,我怎麼會亂來呢?」

秦毅咧嘴一笑。

「華國有句老話,叫來而不往非禮也。」

「胖子,這個學校武學社團的挑戰,只要打敗了他們的社長,就能取代他們的場地對吧?」秦毅歪著頭問道。

王子夫木然的點了點頭,他大腦短路了片刻,不知道老大問這個是什麼意思。

「行,幫我給他們跆拳道社下一份戰書,我要挑戰他們社長,輸了,乖乖把所有場地交出來,以後都是我們武術社的地方。」秦毅笑意吟吟的說道。

「嘎?」

整個武術社場地驀然又是一靜。

沉默三秒之後猛然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歡呼吶喊聲。

「社長威武!」

「秦毅無敵!」

「干他丫的,這狗屁跆拳道社霸佔那麼多好地方,也該讓位了。」

跆拳道社在金衡大學眾多社團中地位一直是名列前茅,人氣爆棚,很多新生入學加入社團,幾乎都會考慮跆拳道社。

不僅可以強身健體,而且跆拳道以招式為主,欣賞性比較強,簡直撩妹必備。

在那個年代自然就成了爆款。

地位高是預料之中。

因此學校給的資源也是出奇的多。

包括跆拳道社出色的成員參加一些市級、甚至省級的比賽,或者是舉辦一些活動,費用學校都會報銷。

而且會提供諸多便捷通道。

作為跆拳道社的社長,得到的好處也是數之不盡,這個滋潤的位置可不是誰都能坐的。

而若是他被擊敗,他的位置必然會受到影響,甚至可能因此跌落神壇,被新人取代。

這是他不能忍受的。

果然,跆拳道社現任社長聽到秦毅說出這句話,整個人都是一抖,牙齒緊繃。

他怎麼接下這份挑戰?跆拳道社有誰可以出戰跟這個叫秦毅的小子對抗?

凌寒銳敗了,就意味著這個小子已經是金衡大學第一高手,甚至金衡市年輕一代第一高手。

王子夫也在短暫的大腦短路后反應了過來。

「老大您要挑戰跆拳道社?」

「哈哈哈哈您早說啊,我早就看他們不爽了,要是我們武術社佔了他們的場地,發展絕對是成倍壯大啊!」

經過這一戰,秦毅的名聲算是徹底打響了,取代前金衡大學第一高手凌寒銳的位置,成為新人王。

「喂,魏子榮,聽到了嗎?我們老大要挑戰你,趕緊準備好讓你們跆拳道社那些人捲鋪蓋滾蛋吧,省的我們的人去攆你,誰臉上都不好看。」

王子夫十分狂放霸道的說道。

他終於也揚眉吐氣了一回。

這要是放在以前,他哪裡敢跟魏子榮這麼說話?對方還不打死他?

跆拳道人多勢眾,一人一口唾沫,他也直接被淹死了。

「好,你有種!敢挑戰我們跆拳道社!」紅帶高手魏子榮死死地咬著牙。

「所以呢?你是接受我的挑戰跟我打上一場,還是乖乖認輸,把你們跆拳道社的場子給挪出來?」秦毅笑著說道,這種威脅,在他眼裡不痛不癢,就是個笑話。

無數人盯著魏子榮,包括那些原本來看熱鬧的跆拳道成員,一個個從天堂被打落到地獄,他門神情緊張,也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魏子榮。

魏子榮的決定,無疑決定了他門跆拳道社的命運。

神色變幻!

魏子榮忽然猛地一甩手。

「走,我們搬出體育館!」

說罷他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裡,完全是在眾多赤裸裸的目光中逃走的。

跆拳道社踢館失敗,被武術社反挑戰,社長魏子榮不戰而降,跆拳道社佔據的最大的訓練活動場地劃分給武術社。

這則消息火爆的在校園網上傳遞,甚至校園周刊、校園大事件都在積極報道。

一個新興社團的崛起無疑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積累。

如同武術社這般剛剛建立就開始破紀錄,到現在又將成為規模最大的社團,登頂金衡大學,毫無疑問的成了歷史性事件。

在校園論壇首頁第一大橫幅,就有秦毅的名字,上面更是有金衡大學第一武術高手的美稱。

「雲天哥,你怎麼看?」某間教室中,一名男子將手機遞到方雲天面前,方雲天瞥了一眼。

「那個人有點古怪,沒有我的命令,你們別去招惹他。」方雲天淡淡說道。

「好的雲天哥,可是……這小子搶了你那麼多風頭……」那人有些不平。

在他們心目中,方雲天就像是神話一樣,不可一世的創造者諸多不可打破的記錄。

而這個小子一來,立馬就取代了方雲天,成了新的風雲人物。

「無妨,那些東西我根本就不在意,我現在有了新的追求。」方雲天搖了搖頭,繼續看著手中的一本破舊古籍,全神貫注。

坐在方雲天身邊這人有些納悶,湊過頭去看了看方雲天手中的書,發現上面都是一些看不懂的文字。

「雲天哥還真是全能,這文字我見都沒見過,他居然看的津津有味。」望著古籍上面螞蟻一般交錯的文字元號,這人頗有些感慨。

同樣的一幕發生在金衡大學諸多角落,他們討論的話題中,時常帶著秦毅這個名字。

「這個王八蛋,天天出風頭,到處招蜂引蝶,夢雪姐你不扣他工資嗎?」鄭小小氣的胸脯劇烈起伏起來,瓊鼻皺在一起,顯然現在非常生氣。

「又不是我喜歡他?他招蜂引蝶不招蜂引蝶關我啥事啊?」吳夢雪挑了挑眉,不過眼神還是不自覺的朝著論壇內容看去。

「哼,你看看嘛,那傢伙居然又跟凌寒冰那個騷蹄子不清不楚的,那女人就跟冰塊似的,有什麼好的?」

鄭小小就想不明白了。

她長的這麼好看,身材這麼好,這麼可愛,撒嬌賣萌樣樣精通,最重要的是,兩人還住在同一棟別墅,他是瞎子嗎?

居然還要出去亂搞?

鄭小小就想不明白了。

「那個傢伙居然真的會很厲害的功夫,我還以為上次救我們純粹是運氣好。」吳夢雪盯著論壇介紹的內容。

「夢雪姐?我們要不要也去湊湊熱鬧?加入他的那個武術社?學好了功夫咱們就不用請保鏢了。」鄭小小忽然提議道。

吳夢雪白了她一眼。

「你咋不說你想天天在裡面監視著他?而且不請保鏢的話我可就要開除他了,你捨得嗎?」吳夢雪有點恨鐵不成鋼,這個鄭小小還真的淪陷了,現在一舉一動完全沒有了當初調皮精明的樣子。

活脫脫一個傻女人。

「誰稀罕他!」鄭小小言不由衷的說道。

看著鄭小小紅彤彤的俏臉,吳夢雪有些無奈笑笑。

「算了算了,你這傻丫頭,這件事我幫你做主吧,中午等那傢伙回來,我幫你問清楚一切,您也就不用每天在這犯花痴了,再這樣下去,我怕你把我都帶傻了。」吳夢雪搖了搖頭。

中午。

一放學秦毅就迫不及待的回了家,他要消化陣典,當前階段能夠最大程度提升他實力的,也就陣典中的陣紋刻畫之法了,學會了這個,他有信心增強一倍戰鬥力,面對諸多意外情況也能及時應對。

只是剛剛推開花園別墅的大門,秦毅就明顯愣了愣,他看到屋中兩位大小姐如同審訊犯人一般,目光灼灼的盯著秦毅,這目光讓他頭皮發麻,硬生生擠出了一個自以為好看的笑容。

「兩位大小姐,你們這是?」 葉靈打的回家。

似醉非醉的女人,不想照顧。

壓了壓頭上的帽子,入夜了,風有點涼。一身的運動服還是有點寒意。

司機似乎在確定她是個人,讓她上了車。

然後還確定她是個女人。

莫名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葉靈沒有理司機,

雖然中年大叔想要關懷幾句,但她還是隻字片語,並不多聊。

花一開滿就相愛 離家五十米,葉靈下了車。

不讓人知道單身女性的具體住址,也是自我保護的一種。

雖然夏雲澈說這一帶治安還可以。

但是不是每一個經過路過走過的人,他都能保證他們沒有歪心。

人的心,起意有時不過一瞬間。

比如不遠處,幾個青年在踢路邊的垃圾筒,哐哐響,葉靈看過去,還沒來得及收回目光,已經被人對上。

她自然的移開目光,有的人,像狗,會亂咬人。

她能感覺到有人的目光注視在她身上,她若無其事,開門上了樓。

不是小區,沒什麼安保,但是也沒有牆可以爬。

葉靈進屋的時候,只開了小夜燈。

換了身衣服,然後直接躺下睡了,對於上班族來說,不管睡得多晚,還是要一早爬起來打卡去的。

早上醒來,習慣性的看看手機,只看見時間。

葉靈抿抿唇,收拾好便出了門。

突然想不帶手機,可是工作要用。

還是扔進了包里。

到了公司,上司不在。

晚睡加了醉酒,至少早上應該不在的。

葉靈有些過於輕鬆。

舊愛新禧 所以看手機的次數有些多。

辦公室像她一個人的,平時沒人出入,她很自在。

就是有點無所事事的感覺。

這種心情持續到葉靈打開了遊戲。

果然心情不好,遊戲能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