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三天起身對水月英抱拳後轉身離開水字型大小房間。 十里城的新城令照常實施,期間自然會遭到違反規定的商家反抗,不過,這時候警衛隊的作用便體現出來。

在十里春風管轄期間,十里城的稅務管制非常寬鬆,每個月由商家自行前來城主府納稅,而且城主府基本不過問,由商家自身交多少便是多少,也因此,基本所有商鋪都存在偷稅漏稅的問題,其原因是當時的城主府開支非常低,十里春風本人也很滿足現狀,要想想,十里春風的城府軍僅有百人不到,他的開銷相比如今聞凱源的開銷簡直就是小蝦見大魚。

不過,聞凱源對警衛隊的命令是,普通商家,只要補足稅錢,便由他們繼續經營,如果商鋪屬於東方家族名下,或者與東方家族有直接的業務關係,那便一律查封回收。

九月十五日,短短三天時間,聞凱源將東方家族明面上的商鋪全部查封,雖然,期間東方家族試圖反抗,但是,僅僅商鋪的人手根本反抗不了有城衛軍支撐的警衛隊。

此時,東方家族大宅內,族內有頭有臉的人齊聚一堂,包括東方家族現任族長東方項,大長老林新,二長老布達佩斯,三長老李晨光,大總管東方嵐,還有東方家族嫡系候補傳人,基長興也在其中。

東方家族的三名長老皆屬招攬之人,而且都是練氣等階修鍊者。在東方家族內,這一類通過招攬而來居高位的人並不少,比如當初跟隨基長興一起去討伐良山強盜的長子沙。

至於,為何同為練氣等階修鍊者,長子沙卻非長老,其中自然是有原因的,如果說三大長老屬於永久合同工,長子沙只能算是短期合同工。

雖然這類人有職有權,但必須服從家主命令,並且他們是沒機會當上家主的。

然而,基長興則不一樣,他屬於入贅,他能當家主,前提是族長指定他為接班人,當然,屆時他的名字只能叫東方長興,而不是基長興。

「這個聞凱源真是欺人太甚,才來十里城多久,還真把十里城當他的家了。」三長老李晨光怒氣沖沖。

也難怪,城中商鋪基本由三長老李晨光掌管,如今出了事,他自然是火氣最大的那個。

「照我說,當初就應該直接做了他,也不會走到今日這個局面。」二長老惡毒比劃著。

「做是做了,只是沒有成功而已,還被別人抓住馬尾。」候補傳人之一的東方漱陰陽怪氣面對著基長興,指責的意思非常明顯。

「大哥,二長老的意思不是暗殺,而是趁那姓聞的成長之前將他扼殺,再說,暗殺的事大哥你也同意了,基長興會失手完全就是意料之外。」候補人東方星道。

「沒錯,當初我就說了,這個聞凱源必須儘早除掉。」二長老同意點頭。

「如果讓我派人去暗殺肯定不會失手。」東方漱反駁。

「得了吧!大哥!事後諸葛亮誰不會做!現在最要緊的是討論接下來怎麼處理他,畢竟人家現在的城府軍可是有足足近千數量,真打起來我們東方家族也討不了好。」東方星侃侃而談。

「東方星,你非要跟我對著干是嗎!」東方漱不爽的懟自己的弟弟。

「大哥,您是我的大哥,我豈敢放肆!」東方星口假裝害怕。

「東方星!」東方漱氣的咬牙切齒。

「夠了,家主在呢!你們倆還吵吵鬧鬧成何體統!」大總管東方嵐怒斥兄弟倆。

東方漱和東方星對視,憤憤不平閉上嘴巴,卻互相不服輸的瞪眼睛。

「沒事!沒事!咳!咳咳咳!年輕人年輕氣盛,就應該這樣……咳咳咳……」

東方家族的族長東方項一副病怏怏的模樣,臉色也比較蒼白,說一句話要咳嗽好幾次。

「暗殺的事不怪長興,咳咳!是我低估他們的實力,咳咳!長興,你現在到聚氣等階了嗎?」

「回家主,長興已經到聚氣等階。」基長興恭恭敬敬回答。

「那就好!希望在我臨終前能見到你跨過悟境這道天坎……咳咳…」東方項眼神憂鬱,似乎時日不多的樣子。

「長興儘力而為!」基長興低著頭,不與東方項對視。

雖然東方項一副病怏怏的樣子,不過,在他說話的時候卻無人敢插嘴。

「阿漱,你弄丟的妖心奪回來了嗎?」東方項問完基長興后又問東方漱。

「沒,沒有。」東方漱一個激靈戰戰兢兢回答。

那日,柚子正是從熟睡的東方漱身上偷走妖心。

「哎!」東方項嘆了口氣。

「我已經查清楚,偷走妖心的人是聞凱源的手下,那日我派人到路上埋伏他,誰知聞凱源將騎兵派來接應,我的人打不過他們,所以……」東方漱解釋道。

「成王敗寇,敵人會聽你解釋嗎?咳咳咳!」東方項恨鐵不成鋼怒斥。

「可是……」

東方漱欲再辯解不過被大總管東方嵐瞪了一眼,乖乖閉上嘴巴。

「大長老,良山找到了嗎?」平息怒氣后東方項扭過頭問坐自己下座的林新。

「還沒有!」大長老平靜回答。

「咳咳咳!算了,算了,不等他了,既然聞凱源迫不及待想跟我們東方家開戰,我們就成全他吧!阿嵐,我交給你的事都辦好了吧!」東方項接著對東方嵐道。

「全部都準備好了。」東方嵐回答。

「既然要打,必須斬草除根。」

東方項握了握拳頭,是個病人,也是個狠人。

「是。」 翌日,東方家族在聞凱源一日又一日的排擠下,終於還是聯合起左丘家族和西門家族進犯十里城南城區,並打著趕走聞凱源,恢復十里城原貌的旗號鼓動民眾滋事,頓時間數千人湧入南城區。

聞凱源一早便收到風聲,並將城衛軍調到南城區,同時責令南城區所有民眾關門關店,不準踏出家門。

因此,當三大家族進入南城區之時,整個南城區空蕩蕩的,只有那一排排制服鮮明的城衛軍攔住他們的去路。

「近東,你怎麼說也是十里城內有頭有臉的人,你何必為一個外來人賣命,聽我一句,命令你的城衛軍放下武器,歸降我方。」東方家族二長老布達佩斯對近東喊話。

近東立於城衛軍之前,一身金色鎧甲,手提一柄巨斧,此斧原屬於破山,重兩百餘斤,當初聞凱源得到后,手下無人能提,於是後來近東投入門下之時,便將巨斧贈予近東。

「道不同不相為謀!」近東平靜回應。

近東表面看起來像武將,實際上,稱呼文將更合適他,因為他說話總是文縐縐的。

「一個連強盜都打不贏的人,有什麼好威風的,我看你還是儘早投降,免得等會打輸了又沒臉見人。」左丘比特在人群中前大喊,諷刺近東。

在聽到要討伐聞凱源后,左丘比特的反應比東方家族還要積極。

可惜,左丘比特一如既往被近東無視。也難怪,這左丘比特連修鍊的門檻都沒踏入,整天依靠家族勢力作威作福,近東自然不會瞧得起他。

「近東,讓聞凱源出來,否則我們現在就踏平城主府。」布達佩斯繼續喊話,要求聞凱源現身。

……

「保護主公是我的職責,保衛十里城安全是我城衛軍的職責,想過去,必須戰勝我城衛軍。」

近東巨斧一揮,城衛軍全體喝聲,嚴陣以待。

「頑固不靈,我們先拿你城衛軍開刀。」布達佩斯欲發起戰鬥號令。

大戰一觸即發。

這時候,天空突然傳下猖狂的大笑聲,三大家族的人朝笑聲的方向仰望,只見聞凱源在一座高樓之上俯視他們,十里春風則一臉討好站在聞凱源身邊。

「西門家,左丘家,還有被東方家族唆使的人啊,你們被東方家族當槍使都不知道,還傻愣愣的信任他們。」聞凱源大笑道。

「聞凱源,十里城主。」

聞凱源和十里春風的出現吸引住三大家族和所有人的目光。

「聞凱源,你來的正好,今天我就要為十里城剷除禍害,給我殺過去。」布達佩斯欲先下手為強。

不過,隨後,布達佩斯發現只有他們東方家族的人動起來,而西門家族和左丘家族卻原地不動,他不得不指揮家族的人停止腳步。

「西門青,左丘吉爾,你們是什麼意思?不是說好大家一起上!難不成你們居然相信那聞凱源的鬼話?」布達佩斯回過頭質問西門家家主和左丘家家主。

其實不是西門青和左丘吉爾相信聞凱源的話,而是他們故意想讓東方家族先和城衛軍打起來,他們好坐收漁翁之利,不管聞凱源說的話可不可信,總之不能讓東方家族拿他們當槍使就沒錯。

「布達佩斯,先前約定好的是,你們東方家做主力,我們只是協助,怎麼?難不成你還真想像聞凱源說的那樣拿我們當槍使嗎?」西門青對布達佩斯說道。

「事到如今,哪還管什麼主力不主力,憑藉我們這麼多人,一起殺掉他便了事。」布達佩斯著急道,他不能不急啊!聞凱源就在眼前,只要他們這數千人一起殺過去,城衛軍肯定攔不住。

「這可不行,約定就是約定。」西門青搖搖頭否定。

「左丘吉爾,你呢?難不成你們左丘家也要做縮頭烏龜嗎?」布達佩斯對另一邊的左丘家大喊。

不過左丘吉爾並沒有回應他,反而是左丘比特焦急地勸說著自己的家主。

「家主,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等到他日聞凱源的勢力再擴大,我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左丘吉爾被左丘比特逼煩了,破口大罵:

「住口,你是家主還是我是家主,再說話,你給我滾回去。」

聞凱源平靜的觀看著三大家族之間的勾心鬥角,嘴角冷笑。

「聞城主,他們不會真的攻過來吧!」

相反,十里春風躲在聞凱源身後看得瑟瑟發抖。

「會攻過來,只不過只有東方家一家。」聞凱源頭也不回回答。

隨後聚氣大聲呼喊。

「十里城的民眾們,你們聽好了,東方家族才是你們真正的敵人,他們窩藏良山強盜,壞事做盡,各位一定要擦亮眼睛認清東方家族醜惡的嘴臉。」

聞凱源這一句話讓所有人驚呆。

「聞凱源,你血口噴人,胡說八道,大家不要聽信他的鬼話,我們一起上。」布達佩斯已經開始驚慌失措,他從未預料到他們東方家族和良山強盜之間的關係會被人發現。

「事實勝於雄辯,我來為大家揭開東方家族醜惡的面紗,良山強盜的副首領,天集,就在你們當中。」

聞凱源之所以一開始沒有現身而是爬到這高樓之上,便是為了揪出擁有可疑身份的人,否則他口說無憑,他人未必會相信他的話,哪曉得,這東方家族居然讓良山強盜偽裝成普通民眾,混入數千人的隊伍之中,他一眼便瞧見那廝天集。

「什麼!良山強盜在我們當中。」

數千人的隊伍頓時亂了,都在互相觀察對方。

「天集,你不要躲了,就是那個套著黑色披風那個大個子,別以為你不露臉我就認不出你來。」聞凱源指著天集的方向喊道。

其他人順著指引,一下子發現聞凱源所說之人,原本站立天集附近的人,嚇得趕緊退開遠遠的,天集四周瞬間無一人,這下子,誰都知道聞凱源說的就是這個黑色披風的人。

天集知道瞞不過去了,一把扯開身上的披風。

英雄聯盟意識王者 「老子就是天集,既然被發現了就沒辦法了,兄弟們,給老子殺。」

天集帶領的強盜足有數百人數,在天集下令后,全部露出爪牙,攻擊周圍的民眾,頓時場面全亂了。

布達佩斯恨的直咬牙,「這廝天集,就知道壞事。」

那些被唆使的普通民眾有的逃,有的倒地不起,場上瞬間演變為四方陣容,東方家族一方,良山強盜一方,西門家族一方,左丘家族一方,並各自戒備著對方。 「可惜啊!可惜!西門青,左丘吉爾,強盜就在你們面前,你們不為民除害還在等什麼!」

聞凱源大笑,笑的非常非常開心。

西門青和左丘吉爾也非常糾結,一方面,他們想除掉聞凱源,另一方面,他們又不得不提防東方家族和良山強盜。

「你們不動手我可就動手了!」聞凱源由大笑轉為冷笑,那些無關的民眾已經被解決,聞凱源沒理由放過東方家族。

「城府軍聽令!斬殺強盜以及同夥東方家族!殺!」

「殺!」

近東巨斧一揮,一馬當先衝鋒。

而埋伏在兩側的警衛隊也現身,使用弩箭和標槍等投擲武器攻擊。

「手下敗將也敢撒野,兄弟們給老子殺!」

天集頂著箭雨和槍雨衝上前與近東戰鬥。

布達佩斯見此不得不指揮東方家族的私兵加入戰鬥。

東方家族的私兵加上良山強盜兵力過千,而十里城的城衛軍加警衛隊的兵力也過千,共兩千數量的戰士交戰的場面異常激烈。

雖然一開始警衛隊利用遠程攻擊,稍微壓制東方家族一方,但是,當雙方短兵相接之時,東方家族一方修鍊者的數量優勢便體現出來。

城衛軍的修鍊者包括總領近東,總共也就兩名修鍊者,而且有一名還是聚氣等階的,這名聚氣等階修鍊者還是聞凱源親自出面才請動人家加入城衛軍。再看看耗子帶領的警衛隊,真是一名修鍊者都沒有。

反觀東方家族一方,良山強盜中有四名修鍊者,二長老布達佩斯手下也有兩名修鍊者,共七名修鍊者,其中練氣等階修鍊者有四人,這樣的戰鬥力強於西門家族和左丘家族中任何一家,即便兩家合起來,也不敢說百分百能戰勝。

在沒有化氣等階以上的修鍊者之時,練氣等階修鍊者的比拼在交戰中便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

己方的劣勢,聞凱源看得一清二楚,這時候他必須得讓葛三天出馬了。

錯愛成婚 「三天兄弟,輪到你上場了。」聞凱源朝自己下方喊道。

「交給我吧!」

葛三天手握大刀騎著山大王登場,其後還跟著四隻雄性獵豹小弟,當然,還有柚子,此時它正站在葛三天肩膀。

十里城內的戰鬥已經拉響,在十里城外,另一場戰鬥即將結束。

時間回到一個小時前。

阿強在昨日已經帶兵抵達十里城附近,不過,聞凱源讓他帶著他的三百名凱旋城士兵駐紮在十里城十公裡外一個小村莊旁。

阿強不太明白聞凱源的用意,如果要戰鬥,讓他帶兵進城不是更好?

在阿強等待之際,聞凱源派來了密探,讓他即刻出兵十里城。

此時此刻,阿強明白了,戰鬥終於開始了。

阿強馬上組織士兵行軍。

村莊距離十里城也就十四公里,如果行軍速度快,基本一個小時的路程。

讓阿強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當行軍到半途之時,他們遭遇數量約兩百的騎兵襲擊。

「列陣!架起盾牌!架起盾牌!快!」

阿強騎著角鹿高聲大喊地指揮士兵布防。

在這一刻,他明白了聞凱源的用意,原來是讓他當誘餌。

這些厚重的盾牌是聞凱源讓他準備的,想來聞凱源早有預料敵人的騎兵會襲擊他們。

如阿強所想,這隊騎兵正是東方家族的人,領隊的是東方家族三長老李晨光,還有候補傳人東方漱也在其中。

東方家族曾派人去凱旋城調查過聞凱源,並且已經摸清聞凱源的底細,因此,東方家族也知道阿強會帶兵支援聞凱源。

一方早有預謀,一方早有準備,雙方發生碰撞,就看誰的底氣更足。

「殺!」

東方家族的騎兵部隊氣焰囂張的撞上阿強的步兵陣,由於盾牌阻礙的原因,這第一梯隊的騎兵卻是撞的葷七八素。

「放箭!」

阿強指揮士兵射箭攻擊。

又一排騎兵倒下。

李晨光見此,飛身一躍,從角鹿上跳到盾牌陣前,大喝一聲,長刀一斬,頓時一面盾牌被破開,四分五裂,盾牌后的士兵也被衝擊力擊退。

「隨我殺!」

李晨光一招甩刀,又是擊破另一面盾牌。

兩面盾牌幾乎同時被破壞,阿強的盾牌陣頓時被撕開一個口子,而東方家族的騎兵趁機殺入。

「防禦!防禦!」

阿強指揮士兵欲將口子補上,不過,已經破開的口子要補上談何容易,況且,還要放著一名練氣等階修鍊者的面。

盾牌陣一破,凱旋城的士兵很快被東方家族的騎兵分割成兩部分。

阿強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士兵被敵人屠殺,心如刀割。

「反擊!反擊!」

阿強的選擇只有反擊,因為,在騎兵面前逃跑,簡直就是給敵人送菜。

就在阿強放手一搏的時候,天際邊又出現另一隊騎兵隊伍,正是騎著獵豹的小飛帶領的騎兵部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