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震濤再次整理了思路開口道:“未來的幾周裏,我希望實習醫生認真對待自己,無論你以前多麼頹廢,現在開始既然你選擇醫療這個行業,就要對得起你當醫生這個職業的榮譽。接下來的日子會很苦,我知道各位實習生有自己的伴侶在這一起,但是我希望你們能夠暫時放下兒女情長,正視未來幾個月的實習,不管你們接下來去哪個科室,我希望你們能夠做到問心無愧。”

“現在我說下實習計劃,接下來陳幸同學你跟着李科老師,他負責出診,但是門診的班你依舊跟着張華去上,張華是個好醫生,雖然有時候脾氣不好,但是他本質不壞!”

陳幸點點頭道:“好,蕭老師,一切聽你安排!”

陳幸其實知道張華人其實很好,只是有時候愛面子,如果是以前的陳幸,他完全不在乎這些,但是現在他很重視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交流。

蕭震濤把目光轉向陶小娟,陶小娟臉色微紅,有點害羞。

“陶小娟同學,你的書本知識很牢固,動手能力也不比陳幸差,雖然還是差一點,但是通過努力一定能夠趕上,但是未來的幾周裏我希望你能夠跟着周海洋老師一起學習,聽從她的安排,相信你無論以後去哪個科室面對患者都能夠輕鬆應對!”

陶小娟朝蕭震濤微微點頭:“蕭老師,我也聽從你的安排,我會好好的跟着周老師一起學習,醫生的天職就是救死扶傷,我會不斷努力提高自己!”

蕭震濤很滿意的點點頭,接着他把目光轉向尹飛,尹飛嘿嘿笑道:“蕭老師,我是個朽木,但是今天也被你的行動感動,你就算不說,我也會好好學習,洗心革面,做一個好醫生,做一個名醫!”

蕭震濤對尹飛的話十分滿意,原本他還想勸下尹飛,然後給他開導,現在想想這是多餘了,眼前的學生都十分上進,蕭震濤突然感到十分自豪。

“尹飛,你的臨牀知識十分薄弱,我要求你每天一定翻閱書籍,多多學習,同時你跟我,我手把手教你,第一部完成所有醫療的基本操作,不求你迅速,只求你能嚴格按照醫療常規完成技能操作,接下來的日子裏,我會先給你做師範,接下來所有的操作我會讓你多多動手。”

尹飛站起來朝蕭震濤鞠躬:“蕭老師你是我這輩子最佩服的人,我一定不辜負你的期望!”

陳幸此時也爲尹飛的覺悟在內心點了個贊,但是他也很憂慮,因爲他知道尹飛是在急診科出了個重大醫療事故,但是當時的他沒有多問,因爲尹飛當時也看的開,放棄了繼續學習,在原本要畢業的時候退學,下海經商去了。

陳幸不是想攔住尹飛去經商,他其實還想和尹飛商量未來發展的計劃,因爲陳幸的腦海裏已經完善了一個賺錢的計劃。但是他不想看着自己的兄弟離開這裏,他在內心暗暗下了決定,一定要阻止那個事情的發生。

蕭震濤微微笑道:“各位同事,各位同學,希望你們好好跟着各自的老師,在實習的時候不要辜負自己的血汗錢,只有這樣,當你自己走上醫療的道路時,你才能輕鬆應對社會的壓力。”

“好了,接下來我也不耽誤時間,你們跟着各自的老師查房,我之要求你們一旦遇到什麼問題一定要在一起相互討論,如果問題十分複雜可以告訴我們,我們一起商量,畢竟多一個人多一分力量!”

蕭震濤十分謙虛,絲毫沒有擺出主任的架子,他和學生的關係一直非常好,很多畢業的學生每年有空的時候都會過來看蕭震濤。


可以這麼說,蕭震濤門下弟子遍佈大江南北。

蕭震濤隨後宣佈散會,陳幸、陶小娟、尹飛跟着各自的老師開始去查房。陳幸依依不捨的看着陶小娟,陶小娟也十分不捨得和陳幸分開。

但是隨後陳幸還是畢竟懂得取捨,對陶小娟說道:“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陶小娟被陳幸突然來的名言惹得一陣嬌小:“你啊,親愛的!加油哦!有什麼需要一定告訴我!我怎麼說也是個學霸壓!”

陳幸打趣的朝陶小娟敬了個禮:“首長!請放心,我一定會做好!”

開玩笑,陳幸是誰?擁有多年臨牀經驗的老主治醫師了,面對簡單的醫療問題,好無壓力。


陳幸等人各自跟着老師朝着各自的病房開始查房,新的一天起始,大家滿懷信心,對未來的發展充滿着信心,他們都相信:未來的名醫就是他們!

PS:第一更到,今天可能有點事情,家裏來人,所以更新畢竟慢哦,可能下午四點多才更新第二更,喜歡的朋友們收藏下,你的關注就是我的動力,有什麼疑問可以加我QQ,作者公告裏有,謝謝大家的支持,我一定不辜負大家的期望! 依依不捨的惜別後,陳幸收拾了心情跟着李科進入病房,開始查房。李科走1號病房,裏面住着兩個綁着繃帶的病號。

李科露出微笑的牙齒:“張先生早上好!怎麼樣頭有沒有不舒服?”

呈現在陳幸面前的是一箇中年男子,名叫張力,陳幸迅速回想早上整理病例時候的病例。

(對,想起來了,張力,今年四十歲,工地工人,因外傷致頭部疼痛、流血1小時入院,入院查體:額骨處有傷口,少量血液滲出,心肺腹查體未見明顯異常。)

李科此時將張力的彈力帽取了下來,揭開紗布,仔細觀察傷口,陳幸立馬跟了上去,傷口縫合了三針,對皮十分工整,陳幸內心不住的讚歎:“這縫合技術不錯,病人病情好轉後,基本不會留下太大的疤痕。”

彈力帽是專門用來給頭部患者壓迫傷口使用的,因爲頭部有些部位不需要繃帶去大面積包紮,那樣只會浪費醫療資源。

李科開始向陳幸提問:患者的病史熟悉嗎?

陳幸點點頭道:“患者張力,四十歲,因外傷致頭部疼痛、流血1小時入院,入院查體:額骨處有傷口,少量血液滲出,雙肺未聞及明顯乾溼囉音,心率88次/分,律齊,腹部平軟,無壓痛反跳痛。雙下肢無浮腫。”

李科滿意的點點頭:“嗯,不錯,看來做足了功課,那我也就不多說教了,就提醒一點,患者畢竟是個中年男性,對外貌方面還是有需求的,所以以後碰到類似的患者,縫針的時候一定要認真,對皮的時候必須要完美。”

陳幸點點頭,他當然知道這些,雖然他作爲內科醫師,但是閒暇無聊的時候他經常拿着模擬人練習操作。

三陽中心醫院是最早引起模擬人醫療器械的醫院,用它來給學生上課,可以很直觀的讓學生提高水平,也避免了一些患者拒絕實習生來操作導致出現醫患矛盾。

接下來陳幸跟着李科查完了所有住院病號,今天李科是出診的副班,所以畢竟輕鬆,李科帶着陳幸來到救護車面前,打開了一輛救護車的門,將裏面所有儲備的急救資源擺放的位置一一告訴陳幸,並且是不是提問,陳幸對答如流,還給李科提出了很多改進意見。

李科頓時很驚訝,內心讚歎這個實習生果然和別的不一樣,難怪蕭主任那麼看重他。

陳幸其實也有點不好意思,這些大部分是以後醫院改革提出的方案,一小部分是他自己對這方面的理解所提出的要求,順帶一共全部告訴了李科。

“陳幸啊,你這些已經非常寶貴,我會和主任提出!你咋這麼聰明啊!”李科不停的讚揚的陳幸。

轉眼間一個上午就過去了,陳幸、尹飛、陶小娟等人收穫很大,特別是陶小娟,跟着周海洋出診搶救病號,接病號回醫院繼續治療學習了很多。

最開始的時候陶小娟是十分緊張的,但是隨着後來接觸的越多,那顆緊張的心也冷靜下來,面對病號她一絲不苟的檢查患者生命體徵。

院前急救就是要將患者的生命體徵維持平穩,然後平安送到醫院繼續搶救。

今天呂貞的表現也不錯,護士長同意她和陳幸等人一起出去吃飯。

一路上四人再次來到那個餐廳,基本上他們已經把這個餐廳作爲了根據地。

進門,陳幸無意的看了一眼門口的迎接服務員,依舊還是那個0147實習服務生,胡長青。

陳幸這次仔細的打量了一會,估計了對方的身高大約180cm,細長的手指配合着他那優雅的氣質,陳幸敢肯定,如果他不是在這裏做事,大家都會以爲他是個模特或者未來的明星。

氣質完全符合,陳幸依舊先開口道:“就點我們四個經常吃的,不要酒!”

胡長青露出那潔白的牙齒微笑道:“好的,先生!”

四人入座,依舊選擇了那個雅座的位置,這裏安靜,不會有人來打擾。

尹飛開口道:“我靠啊,今天上午累死哥了,你是不知道啊,蕭主任一個上午讓我把急診醫學的三個章節看完,這部是爲難我嗎!”

呂貞咯咯笑道:“那你完成了沒!”

尹飛拍了拍胸脯驕傲道:“那是當然,這對我來說是小兒科啊!”

陳幸無奈的搖搖頭,給衆人倒上白開水。他是很相信尹飛說的話,畢竟尹飛在他那個時代是一個超級富翁,手下管理的員工無數,他能夠見面就記住名字,隨時隨地叫的出員工的名字。這樣一來讓許多員工都認爲面前的董事長是一個關係最底層工作人員的好老闆,都拼命的給尹飛幹活。

其實只有陳幸知道,尹飛完全就是記性好,而且交流溝通能力一級的棒,那時候每年開公司年會,尹飛上演講臺能把下面的員工說的熱血沸騰,就查放棄不要工資了。

這時候陶小娟抱住陳幸的手臂:“老公,今天上午好想你啊,你不知道,我那跟着救護車出診接診病號啊,好多血肉模糊的,也有已經現場死亡的病號,當時真的害怕,多希望你出現在我面前,好在周老師不斷鼓勵我,讓我鼓起了勇氣,完成了所有的醫療操作。”

陳幸微微笑着,颳了一下陶小娟的鼻子:“老婆,你是不是傻啊!下次有什麼不懂的悄悄給我發短信,我給你線外救助!”

呂貞哈哈笑道:“老弟,你別逗啦!要是讓病人看到小娟在發短信詢問,一定嚇的跳下救護車呢!”

陳幸嘿嘿的笑了聲,摸了摸腦袋:“是喔,我都忘了!我沒出過診今天,不過晚上應該會有副班的出診,到時候我也去見識一下!”

這時實習服務員胡長青端着他們點的菜走了過來。陳幸擡頭望去,看着胡長青的臉色十分不好,他費力的往前走過來,將食物放在陳幸等人用餐的桌子上,費力的鞠躬道:“先生、女士,請慢慢用餐!”

隨後準備轉身離去,陳幸立馬叫道:“嘿!兄弟,你是不是有哪裏不舒服?”

胡長青本來想說沒事的,但是最近幾天他一直都是不是這樣,非常不舒服,他知道這四人是醫院的,但是他沒錢去看病,現在有人問他,他也正好想諮詢一下。

“我最近幾天有點喘不過氣,一般休息會就好,從昨天晚上開始就有胸口疼痛,持續了數分鐘才慢慢緩解,剛剛在廚房休息了會,這會剛走出來感覺胸口好痛,呼吸……啊!”

胡長青正費力的講述着,講到最後的時候突然感覺胸口劇烈疼痛,像針扎一樣,隨即躺倒在地上,隨後暈厥過去。

陳幸內心生出一股緊張感,他感覺這個症狀的很熟悉!

陳幸立馬衝了過去,拿着聽診器在胡長青的胸部聽診區聽診,一羣人圍觀了上來,陳幸聽道胡長青的心跳非常快,但是節律很整齊,沒有出現心律失常表現。

作爲心內科老主治醫師了,對這個還是十分敏感,陳幸看着胡長青,腦海裏不停的在搜索着相關疾病,出現心悸、呼吸困難、胸痛表現,最後還暈厥了,胸痛的表現有點像心絞痛,這麼年輕能得心絞痛?不對不對?到底是那裏沒有發現問題。

陳幸思索着,這時候他的目光看到了胡長青修長的手指,十分漂亮,是許多女生羨慕的手指,陳幸突然腦海裏閃過一道光,他想起了那個當年他診治過的一模一樣的疾病。

陳幸開口叫道:“不好,是馬凡綜合徵,趕緊打120,叫救護車來!”

這時候一個胖乎乎的中年男人上前:“我是這兒的經理,你們是誰?爲什麼要叫救護車?這臭小子一定是裝睡了!”

飛針神醫 :“別裝睡了,偷懶一定扣你的工資!”

陳幸眼疾手快,立馬擋住了胖子經理的那一腳,胖子十分惱怒:“你幹什麼?”

陳幸冷冷道:“我是醫生,也是在這吃飯的顧客!你是想接受我的投訴嗎?還有這個男孩子發病了,而且是很嚴重的疾病,如果不去救治,死了你負責?”

這時候胖子經理被嚇到了,立刻叫道:“小歐快去打電話叫救護車!”

在餐廳的一個角落裏,可以注視着一切的發生,一個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正盯着一切的發生,當救護車來了後,他拿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接通後男人對着電話另一端的人說道:“報告首長,他正在搶救病號,不知道爲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很厲害了,這幾天能獨立完成一般實習生根本做不了的操作,還診斷出了一個難以想到的疾病。”

電話那端傳出一個蒼老的聲音:“是嗎?不愧……嗯,還有嗎?”電話那端欲言又止了。

男人繼續道:“還需要繼續跟蹤嗎?”

電話那端沉默了一會才發出聲音:“暗中保護就行,沒有特殊情況不要出手,讓他自己去解決!”

男人嗯了一聲後掛斷了電話。

PS:第二更奉上,今天出了一點事情,後來事情解決, 求關注,求收藏!!。 神祕的男人的暗中監視,電話那端的人到底是誰?這一切陳幸卻是不知道的。

救護車很及時的趕了過來,接診的正是周海洋,衆人也顧不得吃飯立馬擡着病號送上了救護車,胖子經理也被陳幸拉了上去。

胖子家經理叫馬德,陳幸之所以叫他過來,主要就是想讓這傢伙把醫藥費給付了,畢竟胡長青在這工作,是這裏的員工,收到勞動保護。

馬德十分不情願,臉上的表情十分幽怨,他恨死了陳幸,但是他不敢不來,萬一人死, 鬧上官司他也是擔待不起。

陳幸毫不客氣的讓馬德交上一萬塊的住院費,馬德一開始不情願的,但是陳幸告訴他:“如果因爲費用而導致患者死亡,那麼你肯定是首要責任!”

馬德不情願的從錢包裏拿出銀行卡繳費了一萬塊。

陳幸隨後不在理會他,讓他在候診室等候。

搶救室裏,蕭震濤已經趕了過來,陳幸進了搶救室朝蕭震濤彙報病史:“患者男,二十歲,餐廳實習服務生,突然心前區悶痛二十分鐘伴暈厥,當時查體心跳大約150次/分,節律規整,主動脈瓣聽診區可聞及嘆氣樣雜音。”

蕭震濤點點頭:“剛剛我也查體過了,聽到了,看來是心臟病了,得請心內科專家過來會診,診斷下到底是什麼疾病。”

陳幸搖搖頭道:“蕭老師,不用了,他是馬凡綜合徵!”

蕭震濤的表情十分震驚:“你怎麼知都的?你認識他?”

陳幸依舊搖頭道:“不是的,是診斷出來的,剛剛這名患者應該是出現了急性主動脈關閉不全,導致左心室容量負荷加大,室壁張力增加,左心室擴張,出現了急性左心衰竭。這個時候患者應該是胸口十分悶痛,疼痛使他站立不穩摔倒在地上,突然的改變體位導致了暈厥,一會應該會醒過來。”

“你只是解釋了暈厥,馬凡綜合徵你怎麼就確定了?”

陳幸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很簡單,蕭老師你剛剛可能沒注意看,這名患者的身體結構有異常,你看他的手指都比常人要長,這是馬凡綜合徵的一個重要體現標誌,還有馬凡綜合徵患者常常伴有心血管相關疾病。”

馬凡氏綜合徵俗稱蜘蛛病, 屬於一種先天遺傳性結締組織疾病, 爲常染色體顯性遺傳, 有家族史。馬凡氏綜合徵屬於常染色體顯性遺傳病,具有家族遺傳特點,這是一種發病率低但死亡率極高的疾病,患這種病的人自然生存壽命平均僅爲32歲,在發病後3個月內的死亡率在70%以上。

蕭震濤這時候重新審視了面前的患者,根據陳幸所說的,他也突然恍然大悟。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疾病?我怎麼感覺你像一個心臟病專家啊!”蕭震濤好奇的問着陳幸,陳幸嘿嘿的笑了笑,沒有回答。

蕭震濤心中的疑惑更大,但是目前處理患者最重要,蕭震濤立馬打了個電話給胸外科嚴恆主任。

“喂,主任!這裏有一個馬凡綜合徵的患者,麻煩你過來會診下,如果沒問題就收入科做手術吧!”

蕭震濤在院裏認識的主任非常多,就算他不認識,別人也認識他,因爲急診科的病號是他們所重要來源之一。

蕭震濤對陳幸道:“通知家屬沒?這情況應該是要做手術了,如果沒有家屬,這就麻煩了!對了手術費用肯定很高,得讓他們家裏有個心裏準備!”


“我不做手術!”此時昏迷醒來的胡青從平車上坐了起來,他剛剛聽到了蕭震濤對陳幸說的話,立馬反駁了。

陳幸愣了,立馬道:“兄弟,你別犯傻,這種疾病死亡率很高,如果不及時治療,肯定會死的,我這部是嚇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