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鳳梧腳步往後一滑,身形微微一側,躲過無名師傅一爪,手掌一收,一掌斜打向無名師傅,

無名師傅一爪落空,見得蕭鳳梧一掌打向自己,右手往下一沉,隨後拳勢凝勁,一拳轟出,

蕭鳳梧和無名師傅全掌相接,蕭鳳梧掌勢凝滯,一掌震開了無名師傅的一拳,

無名師傅腳踏風聲,身形後退三丈,身形一定,沉聲說道「陰陽化勁,你是陰陽家的高手,」

蕭鳳梧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無名師傅眼中閃爍光芒,他說道「陰陽家在江湖上銷聲匿跡多時,想不到這青樓小坊的背後居然是陰陽家的背景,」

蕭鳳梧哈哈一笑說道「至於青樓小坊背景如何,不用你管,」


蕭鳳梧一說完,身形便是沖向了無名師傅,

無名師傅左手遙遙一招,


「嗆啷」一聲,李舒然身後的鋒回劍嗆啷出鞘,劍勢迅疾而來,無名師傅一手藉助鋒回劍,隨即劍勢一盪,劍氣直襲向蕭鳳梧,

蕭鳳梧見得無名師傅使出鋒回劍,身形不見,只是一掌而出,這一掌掌力雄渾,震碎無名師傅的鋒回劍氣,

無名師傅見得蕭鳳梧只是一掌便是震碎了自己的鋒回劍的劍氣,腳步一踏,直衝向了蕭鳳梧,

無名師傅一劍直刺,刺向蕭鳳梧,

蕭鳳梧右手起蘭花指,蘭花指第一扣,扣在鋒回劍劍身身,鋒回劍劍氣被蕭鳳梧這一劍震散,

隨即第二扣,雄渾勁力襲上鋒回劍劍身直襲無名師傅,

無名師傅只感覺劍身之上有一道雄渾的勁力傳來,身形凌空一轉,鋒回劍往後一掃,借力打力,劍氣凌厲而出,殺向蕭鳳梧,

蕭鳳梧第三口,憑空一扣,無名師傅使出的鋒回劍劍氣又被蕭鳳梧一扣震開,

蕭鳳梧身形如翩飛蝶舞,瀟洒飄然,無名師傅劍勢凌厲,如狂風驟雨,

兩人相交數十掌,紛紛踏空退開十丈,

無名師傅面色陰沉,自己的功夫也算是踏入第四境天人合一的境界,可是遇見這個陰陽家的高手,也是無計可施,自己劍勢,權勢全部為之牽引消減,自己難以發揮實力,

但觀蕭鳳梧神情,閑散自得,風輕雲淡,

兩人分開十丈之地,隨即腳步一踏,又是殺向對方,

無名師傅手中鋒回劍劍氣鋒回,層層相扣,旋殺向蕭鳳梧,

蕭鳳梧單手一掌,真氣激蕩而出,如破天大手印,蓋殺向無名師傅,

無名師傅劍氣被蕭鳳梧的破天大手印擋住,破天大手印其勢不斷,蓋殺自己,無名師傅腳尖憑空一點,手中鋒回劍劍尖一點,盪開劍氣無數,隨即無名師傅腳步憑空一踏,身形拔高而起,手中鋒回劍衝天而去,欲衝破蕭鳳梧的破天大手印,

「刺啦」一聲,無名師傅用手中鋒回劍一劍沖開蕭鳳梧的大手印,

無名師傅衝破大手印之後,凌空一斬,這一斬,劍氣匆匆,凌厲非常,兩人周身之中,早已不滿劍網,

劍網之中,可看的森森劍氣,

劍氣遮蔽四周,殺向蕭鳳梧,

蕭鳳梧雙手一點,頓時身形四周閃現翩飛妖異蝴蝶,

等的無名師傅一劍斬落,翩飛蝴蝶,被無名一劍分成兩半,可是蝴蝶消散,卻未見蕭鳳梧身影,

無名師傅凝氣靜神,這陰陽家功法,極為詭異,自己從未見過,這一見就是如此厲害的高手,非得是小心非常,

颯然,蕭鳳梧忽然出現在無名師傅的身後,一掌按向無名師傅,

無名師傅心中有感,腳步一踏,身形繼續向前走出,空中一個轉身,只見的蕭鳳梧追殺而來,手中憑空真氣凝成一把氣劍,氣劍離無名師傅不過三寸之地,

三寸之地,無名師傅剛一轉身,眼瞳一縮,身形往後倒去,鋒回劍手上一繞,無名師傅一招釜底抽薪,一劍刺向蕭鳳梧胸腹,

蕭鳳梧一劍落空,腳尖一點,身形如青煙,

無名師傅一劍刺過,蕭鳳梧身形隨劍而動,讓的無名師傅一劍無用,

無名師傅凌空一掌,身形凌空一旋,周身劍氣凌厲旋轉,襲殺向四周,

「噌」憑空之中,傳來一聲金鐵相交之聲,蕭鳳梧從天而降,手中氣劍劍身微微顫抖,震開無名師傅的鋒回劍氣,

蕭鳳梧一劍而來,其勢凌厲,

無名師傅,手中只有一柄鋒回劍,雙手劍絕技難以施展,功力受到壓制,他口中輕喝一聲「天山飛雪,」

身形斜飛而出,躲過蕭鳳梧的從天而降的一劍,隨即手中鋒回劍如寒雪飄飛一般,繞身而行,無名師傅,往地面猛然一掌,轟的一聲,地面一塊巨石被其一掌轟碎,碎石被其真氣所造,一柄石劍飛來,

無名師傅左手握住石劍,右手鋒回劍,兩劍在手,頓時氣勢渾然一遍,就連鋒回劍氣也是更為迅捷,

無名師傅雙手使劍,一劍在前一劍在後,衝殺向蕭鳳梧,

蕭鳳梧知曉無名師傅的來歷,豈能不知無名師傅使出雙手劍的威力,當下心中不敢輕視,

輕斥一聲,周身真氣運行,手中氣劍更凝三分,

「噌」無名師傅手中鋒回劍殺來,蕭鳳梧手中氣劍憑空一擋,擋住無名師傅的鋒回劍,兩劍交錯而過,

無名師傅腳步一踏,止住身形,身形微轉,後手石劍反削向蕭鳳梧,

蕭鳳梧剛錯身而過無名師傅的鋒回劍,身形未穩,眼中便見得的後手石劍殺來,反手一掌打在石劍之上,震開無名師傅的石劍,

無名師傅身形微轉,左手和右手一錯,右手使劍殺向蕭鳳梧的咽喉,

蕭鳳梧身形往後一仰,極速散開,

無名師傅更是窮追不捨,身形如奔雷,雙手劍,劍網構成,

隨著無名師傅衝殺而至,

蕭鳳梧身形往後退去十丈,棄氣劍不用,雙手一翻,往地下一按,四周真氣波濤洶湧,

蕭鳳梧左右手一錯,手掌相分,一朝前,一朝後,

「陰陽大手印,」

蕭鳳梧沉喝一聲,雙手一轉,前後倒置,

天際之中,一掌斑駁色彩之掌憑空打來,對向無名師傅挾裹而來的含有奔雷之勢的劍氣,

「轟,」

兩招相接,蕭鳳梧和無名師傅紛紛後退,

無名師傅手中石劍轟然而碎,無名退到李舒然身前,將鋒回劍放回,一把抓住李舒然,喝道「走,」

「爾敢,」 第二天寧浮生起了個大早,爲了儘快將犀照練成,他也顧不上睡懶覺了。而光蕊明顯比他勤奮的多,當寧浮生來到庭院中的時候,光蕊早就開始修煉了。

聽到寧浮生的腳步,光蕊停止了修煉,回頭看了一眼,眼中盡是擔憂的神色,她知道自己那一掌有多厲害。剛要對他說些什麼,寧浮生卻是哧鼻說道:“起的早有什麼用?苦修又有什麼用?修煉這東西看的是資質,看着吧,今天我就把犀照練成!”

光蕊哼了一聲,回過身去。但她的眼中盡是笑意,因爲類似的話,寧浮生已經對她說了半年了。每當寧浮生見她起這麼早,他總會這麼說,之前的時候她很生氣,但現在她卻很歡喜。因爲寧浮生沒有事情,而且他也打算將昨晚的事情隱瞞下去了。

“如果可以,跟我一起走吧。”光蕊輕聲說道。

寧浮生微微一愣,問道:“你說什麼?”


光蕊閉口不語,繼續修煉着犀照。寧浮生心中也盡是疑惑,但他卻沒有打算弄明白什麼,光蕊就在他的身邊,有什麼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呢?

不多時,馮不歸準時的將早餐送了過來,放下早餐後,他只說道:“好好修煉。”之後就離開了。

光蕊冷着臉拿走到了飯盒的旁邊,拿起自己的那一份就走了。寧浮生心中嘀咕道:“這女人怎麼這麼奇怪,我明明沒有怎麼得罪她,她爲何一直對我不友善?”

而當他拿起自己那份的時候,卻發現裏面除了慣例的飯菜與一塊肉之外,竟然多出了一塊肉。這一刻,他愣住了,想要對光蕊說些什麼,卻發現光蕊已經回到她的房間了。

“女人就是奇怪。”寧浮生笑道。

吃過飯後,兩人各自修煉了起來。一天之後,兩人什麼收穫都沒有,光蕊還好一點,她只是嘆了口氣,然後就回屋了。而寧浮生則是有些氣餒,心道:“我這麼出衆的天才,怎麼可能練不成犀照?”

想是這麼想,他也是真的累了,當玄剎力恢復之後,他也沉沉的睡了。睡夢中,他還在一遍遍的修煉着犀照,但總感覺有些地方不對勁。當然了,夢中如果有對勁的地方就奇怪了。半夜,他醒了過來,坐在牀邊呆呆的看着自己的雙手,腦中也盡是對犀照的思考。

“明明感覺就要將犀照釋放而出了,但爲何它總是不攻自破,根本不聽從的我意志?難道是因爲我修煉的方式不對?不可能,在修煉這方面,師父是不可能騙我的。”寧浮生心道。

“師父說過,先要將犀照所需的玄剎力在經脈中凝聚,然後纔可以釋放。對於玄剎力的凝聚,我已經做的很好了,但犀照爲何總不能釋放而出?”想到這裏,他的眉頭又鎖在了一起。

片刻之後,他推門而出,來到庭院中後,他鎖定了一塊小石塊,低聲說道:“犀照總是釋放不出,或許就是因爲沒有目標的緣故!”說完這話,他平靜了一下心神,而後按照犀照固有的運行路線將玄剎力凝結完畢。下一刻,他的雙手閃電般的出擊,這個時候,寧浮生只感覺自己體內的玄剎力全部涌出了雙掌。

“這樣也不對!”在這瞬間的時刻中,他那敏銳的感知起到了無窮的作用,玄剎力雖然自他的手中涌出了,但這絕對不是犀照。想到這裏,他竭力的將體內所剩無幾的玄剎力控制了起來,並且按照犀照的法門進行了又一次的凝聚。

當他做完這些後,驚喜的發現,他擊出的赤色玄剎力竟然分成了三道,當這三道玄剎力撞擊在小石塊之上的瞬間,猛然收縮了起來。輕輕一聲響動,再看時,那小石塊已經消失不見了。

“成功了?”寧浮生驚喜的說道。

驚喜過後,他回憶了一下剛纔的情形,不多時就得出了結論:“釋放犀照的關鍵有兩點,一是要有一個出手的目標。二是在犀照出擊後,還要繼續控制體內的玄剎力!”

爲了驗證自己的結論,他快速的恢復了玄剎力。接着,他又一次的施展出了犀照。而這一次,他的確成功了,五道玄剎力自不同的方向衝到了一棵大樹之上,隨着最後的收縮,那棵大樹轟然倒下了。

寧浮生見此呵呵一笑,安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然後酣睡了過去。第二天一早,他也來到了庭院中,見光蕊還在修煉犀照,於是說道:“你不找到一個出手的目標,打空氣呢?”他只說了這麼一句,因爲他知道,憑着光蕊的悟性,她很快就會發現其中的訣竅。一些事情本來就很簡單,就像犀照一樣,既然要出手,必須要設定一個敵人,不然打什麼?但人的思維卻將簡單的東西複雜化了,或許正是因爲這樣,一些化繁爲簡的精妙玄剎技才讓常人無法明悟。

果然,光蕊聽到這話後,也試了一下,然後她驚喜的發現,原本龜縮不出的犀照竟然自她的雙掌中涌出了。半天之後,她也將犀照悟明瞭,只是她比寧浮生要刻苦很多,在明白了犀照的真意後,她還是一次次的修煉着,這讓寧浮生無法理解。

半個月之後,馮不歸來此送飯,放下飯菜後,他開口說道:“犀照練的怎麼樣了?”

寧浮生與光蕊同時說道:“已經練成了。”


馮不歸驚咦一聲,低聲說道:“都夠聰明的啊。”說完這話,他自腰間拿出了一個袋子,裏面一個東西在掙扎着。

寧浮生與光蕊一看到那個袋子,臉色就有些難看了。他們都知道,那個袋子裏裝的是無葬。

“又是這種討厭的氣息,這東西還沒死絕嗎?”暗黑皇也察覺到了這個氣息,只不過他只嘀咕了這麼一句,就不在理會了,或許,這種程度的無葬,讓他一點興致都提不起來。

馮不歸無視寧浮生與光蕊變的有些難看的臉色,直接說道:“這裏面就是無葬,伏葬師之所以是伏葬師,正是因爲只有他們才能察覺到無葬發出的這種氣息。如果你們不克服心中的恐懼,永遠不能成爲一個真正的伏葬師。”


寧浮生深吸了一口氣,臉色也變的有些自然了,既然他都會伏葬技了,他還怕無葬幹什麼?光蕊的臉色雖然還有些緊張,但也不怎麼害怕了。

馮不歸滿意一笑,說道:“從今天開始,爲師就把這個無葬留在你們這裏,當你們不會被無葬氣息影響之後,我們再進行新的修煉。”說完這些,他扔下那個袋子就離開了這裏。

寧浮生心中暗道:“你可真是個負責的師父啊,這麼疼愛你的弟子。”但他也只能想想,隨讓他自己選擇了修煉這條道路呢?而且又神使鬼差的成爲了一個伏葬師。

“師姐,你是不是很害怕?放心,有我呢,哈哈。”說話間,寧浮生竟然走到了那個正在亂動的袋子的附近。剛來到這裏,他就感覺自己的心中被種種負面的情緒所覆蓋了。不過幸好他發現的比較快,強壓下心中的驚恐後,他盤膝坐在了袋子的旁邊,細細的感受着與適應着這種情緒。

光蕊見寧浮生都這麼強硬了,她怎麼能夠落後?咬咬嘴角,她也走到了袋子的附近。

修煉總是乏味的,在接下來的幾天中,他們除了修煉犀照,就只能與這個袋子爲伍了。不過幾天之後,他們卻可以從容的面對無葬所發出的氣息了,這絕對是一個實足的進步,因爲只有適應了無葬的氣息,他們纔可能成爲一個真正的伏葬師。

這一天,馮不歸見寧浮生與光蕊已經完全適應了無葬所發出的氣息,滿意大笑,說道:“明天你們就去無葬沼澤吧,這是你們成爲伏葬師必須要經歷的一課!”

寧浮生心中一動,連忙問道:“師父,無葬沼澤在什麼地方?難道就是十里之外的那個不毛之地?”

馮不歸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怎麼知道?”

寧浮生答道:“曾經,我去過那裏的附近,只是因爲那裏太可怕了,所以沒敢進去。”

馮不歸哦了一聲,接着說道:“想成爲一個真正的伏葬師,你們必須要學會擊殺無葬,並且學會將無葬丹吸收到自己的體內。無葬沼澤中,都是一些土無葬,這些無葬對你們沒有什麼太大的威脅,只要你們可以擊殺一個無葬,然後將無葬丹帶回來,那麼你們就是一個真正的土葬師了。之後,爲師會傳授你們吸收無葬丹的法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