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太后悠然轉醒,看見君天就衝過去了。

雙手撕扯着君天的衣服爆吼起來:“你撒謊,你昨天和哀家做了交易的。只要哀家承認當年林家和君王府是被冤枉的,你們就不會公開那份遺旨的,你們這是騙了哀家啊,哀家就該毒死林氏和司徒清和這個小賤種!”

薛太后是了分寸是一定的,可是這麼火爆的言辭,那就讓人覺得吃驚了!

高高在上的太后,大齊最尊貴的女人居然也是個潑婦啊!

司徒清和冷冷的一笑,不說話,對上了自打她一進來就打量她的林國公。

司徒清和不認識這人是誰,可那目光沒有惡意,司徒清和就淡然的對着林國公笑了笑。

林國公的眼眶就紅了,這丫頭和自己閨女還真是像啊。面容也就六分相似,可是那氣度,卻是像了個十成十的。

林國公的感情和激動,司徒清和感受到了,心說這老頭可能是林家的人吧?

否則這麼一臉追憶的看着她做什麼?司徒家可出不來這麼有氣度的老頭!

“老人家,您可是林家的人?”司徒清和都不看場合的,無所謂的就小聲的和林國公攀談起來。

林國公滿意的笑了,摸了摸司徒清和的腦袋,和之前摸君天的腦袋是一個動作,就是表情更溫和了。

“丫頭,我是你曾外租,增外租回來,你娘和你們兄妹,就不敢在有人隨意的欺負了。”林國公和林氏那的確是祖孫倆。只是林氏是林國公唯一一個庶子的女兒罷了。而這個庶子這輩子也就林氏一個閨女。

林氏這一代,林家都是小子,林氏雖然是庶子所出,可很得林家長輩的疼愛的,否則進宮陪伴太后的事情也輪不到林氏不是?

物以稀爲貴啊!

司徒清和感受到那蒼老的雙手的溫度,覺得心頭暖暖的,覺得自己以後能多個人疼愛自己了。

司徒清和眯着眼睛笑了起來,那清脆的笑聲,讓所有人都頓住了呼吸。

這麼緊張氣氛,你丫就半點兒不害怕嗎?都敢笑出聲?果然是林家和君王府出品,玩兒就是一個囂張啊。

祖孫倆那邊續情,薛太后也被吸引了,不,應該說被君天抓住她手腕兒的力道給嚇住了。

雖然不疼,可是薛太后知道,自己要是在敢多說一個字,君天就能斷了她的手。

薛太后惜命啊,怕死啊。

君天冷笑的放開了薛太后的手,應該說甩開纔是,薛太后後怕的轉身就跑,踉踉蹌蹌的跑回去高臺之上,坐在了自己的鳳椅上。

萌妻在上:首席老公太心急 隨後看着皇上,那叫一個可憐!

“皇上,哀家可是你的生母,你就這麼和外人聯合起來給哀家難堪嗎?”薛太后知道自己衝動了,可是她做都做了,現在在掩飾也沒用了。

故此,薛太后就想爭取到一個對自己最有利的局面!

司徒清和和林國公也被薛太后質問皇上這一幕吸引過去了。

司徒清和還沒搞清楚這裏的事情呢,君天小聲的給司徒清和解釋。

司徒清和沉默了,林家和君天這次的算盤打的太歡脫了,這何止是算計了薛太后,這直接是算計了先皇、薛家、皇上、薛太后和這滿朝文武大臣了。

今日的事情,在場的誰要是敢說出去半個字,那就擎等着死無葬身之地吧。

所以司徒清和很是輕鬆的站在一邊看戲了。

皇上無奈的一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閒親王今日很是安靜,看到沒他什麼事情,就挪啊挪的,挪到了司徒清和的身邊。

“丫頭,你金針刺穴的功夫不錯,就是武林高手想要救醒一個昏迷的人,也不能夠讓人這麼精神的,你用的什麼手段,說說唄,我不搶你寶貝。”閒親王其實還就看上了那一根金針了!

司徒清和隨身攜帶的一些藥丸藥米分和金針都是做過準備的。

所以不怕送人,也不怕被人查。

“你喜歡給你就好了,那金針上我塗抹了藥汁。還能用個兩三次吧。送你了,你不用太感謝我!”司徒清和大方極了。

林國公心裏可樂的不行,這丫頭精明啊。給你一根金針就堵住了閒親王下面的打算。

嘖嘖,好聰明的小丫頭,他喜歡。

閒親王的確是哭笑不得,這是要呢?還是不要呢?其實他更想要哪個塗抹金針的藥汁啊!

司徒清和自然是看出來閒親王的意圖,懶洋洋的說道:“王爺,您不會那麼沒出息的想要我那個藥汁吧?就算您是王爺,也不帶這麼不要臉的。您就是開口了,我也不能給你!”

“噗”林國公憋不住了,笑出聲了!

司徒清和對着林國公眨了眨眼睛,隨後就看着林國公很是輕鬆的大力拍着閒親王的肩膀。

“臭小子,你可夠出息的,十幾年沒見,你這都不要臉的要一個小丫頭的東西了?”林國公的話讓閒親王整個人都垮了。

林國公,那是他最尊敬的人了,沒有之一。雖然在最尊敬的人面前丟臉了,可是被拍肩膀了,這就是安慰啊。

還以爲林國公拍肩膀這種事情,他這輩子都不可能遇上了,果然老天爺還是心疼他這種好人的。

這邊三人之間也只是小打小鬧。而另外一邊薛太后就死死的盯着皇上,要皇上給她做主呢。

可皇上半天不動啊,薛太后不能坐以待斃,就面對着滿朝的臣工開口了!

“哀家知道,你們都信了那遺旨,哀家也不信,可是哀家到底是多年的太后了。當年可是你們和皇上一起商議之後冊封哀家爲太后的。不說先皇,你們難道就想出爾反爾嗎?那你們以後還有何面目來着金鑾殿?”薛太后這一軍將的好!

司徒清和都不得不爲這女人的腦子歎服啊。

隨後就後悔自己是不是多事了?是不是不應該讓薛太后這麼精神的?可不一會兒,她就釋懷了,君天的眼神因爲薛太后的話瓦亮。

艾瑪,薛太后這是自己給自己挖坑了?

也是,有些話,自然是薛太后先說出來,君天和林國公才還出手不是?

首先響應薛太后的自然是那四分之一的薛家人,一個個跪地請求薛太后繼續當太后,那溜鬚拍馬,把薛太后誇的天上有地上無的。

就差說,薛太后要不做太后的話,那大齊就該王國了。

司徒清和心裏感嘆,薛家人都是人才啊。

不,應該說是張狂啊。

這是多麼的張狂才能看不到皇上的臉上,把薛太后一個毒心腸的老太太和大齊的國運給掛上鉤了?

這是逼迫皇上繼續讓薛太后做太后呢?

司徒清和就只管看熱鬧呢。

而薛家人此刻還在七嘴八舌的,誇讚着薛太后呢。一時間別人想反對的話都對那讚美之詞給壓制住了。

而這邊林國公拍了拍司徒清和的腦袋:“丫頭,你怎麼看薛太妃?”

這是問,怎麼想薛太后的想法?

司徒清和淡淡的一笑:“薛太后這句話說的其實不假。先皇也就罷了,好歹已經沒了,可是皇上還要管着天下呢。皇上的話要是都被推翻了,那百姓們心裏就會動盪不安的。所以,我雖然很討厭,薛太后,可是薛太后要是繼續做太后的話,我還是能接受這個結局的。太后也有多種多樣的,只要收了太會手中的鳳印和中宮箋表就成了。”

沒了鳳印,薛太后就不能給人賜婚,因爲明正而言不順。

沒了中宮箋表,薛太后就沒辦法在牽制皇上了。

紅樓之一代聖君 林國公滿眼的驚訝,這丫頭聰明,可這般的智慧他不曾想到。

比他女兒林太后還要出色的多。心思敏捷,還能想的這般的透徹,要是他的女兒當年能這麼的通透,至少不會被先皇的虛情假意左右一生了。

都是命啊。

林國公看現場鬧騰的不行,運氣爆吼一聲:“放肆,薛家這是準備逼迫皇上嘛? 夏日的 難道是要在滿朝文武大臣面前逼宮嗎?”

林國公不喜歡皇上,一直都不喜歡,可是這不影響他此刻暫時的幫助皇上。

皇上感激極了,這混亂的場面也就林國公能製得住了。

薛太后想反駁,可是被林國公冰冷的眼神一掃,頓時鵪鶉了。

薛家人則看的氣不打一處來。

薛太后不給力啊,薛太后這會兒只要領個頭兒,薛家人就能言辭上攻擊林國公了。

可是薛太后不領頭,他們就沒什麼由頭來說啊!再加上蹦躂的正歡實,被林國公給打斷了,此刻也是各個底氣不足,不敢直接面對林國公的。

其實說白了是害怕,薛家人想攻擊林國公卻需要一個頂頭的。

以後出事情只要把頂頭的推出去就成了!

這種小人行徑,嘖嘖,也是薛太后自己給慣出來的毛病了。

林國公看制住了薛家的人,這才中氣十足的開口。

“薛太妃的話很有道理。不提先皇的名譽,就說當今的天下,薛太后已然做了多年的太后,現在突然搬出來先皇的遺旨說要廢掉薛太后,顯然是不合適的,這會引起百姓們的不安。故此,薛太妃還是繼續做太后的好!”林國公此言一出,整個朝堂的人都驚呆了!

艾瑪,爲薛太后說話的除了薛家人居然還有薛家的死對頭麼?

不過,林國公此刻看着可真夠深明大義的,他們覺得眼睛快被閃瞎了腫麼辦?

皇上疑惑歸疑惑,不解林國公的意圖,卻也感激林國公解決了他的難題。

而林國公在衆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繼續說道。

“薛太后剛纔埋怨君天不守昨日的交易。其實不然,要是不守約定,此刻也不會繼續讓薛太后繼續做太后了,自然,林家和君王府的復起,薛家和薛太后也不可能攔着,否則,林家要遵守先皇的遺旨,那薛太后必然也要遵守瞎晃的遺旨才行!”林國公這是赤裸裸的威脅,還是在滿朝的文武大臣面前!

這是強逼着薛家和薛太后承認林家和君王府的清白,也是逼着文武大臣來做見證人呢!

------題外話------

來不及了,先這些了。明天應該能萬更了。O(n_n)O哈哈~ 司徒清和笑了,就說皇上性子綿軟,這次被坑慘了。

可說到底,皇上搭進去的是面子。得到的是擺脫薛家的牽制。

怎麼算,皇上都是最大的贏家。

身居高位好啊,掌握好平衡之術,就能坐的穩穩的。

司徒清和這邊羨慕皇上呢,皇上那邊自己還不知道惜福,覺得自己憋屈呢。

他看明白了,林家和君天的目的不是在於要正大光明的回來,還要解決掉後顧之憂呢。

畢竟,薛家人只要咬死了,做臣子的不能給先皇的名譽上抹黑。那麼隨時都可以對林家和君天發難。

而林家這一招叫做釜底抽薪了。

指出來薛太后的太后之位是名不正言不順的。薛太后想要做太后,皇上和滿朝文武想要掩飾他們違抗了先皇遺旨的事實,那麼今天的事情過去之後,誰都不能質疑林家迴歸的清白性質了。

嘖嘖,林家到底是老牌世家,歷經三代,這不發難安靜的不行,這一但行動起來,誰都招架不住啊!

薛太后顯然也看出來林家和君天的意思了。心裏咬牙切齒都不足以發泄她被擺了一道的憤怒呢。

可是她能怎麼辦?今日的屈辱,她和薛家這輩子都沒辦法洗清。

林家好謀算,好手段。

林國公不管別人怎麼想,挑眉看向皇上:“皇上,大家的時間都不多,我們林家兒郎還等着皇上給官復原職呢。”

林國公一步一步的緊逼,皇上腦殼都疼了。

不過現在六部裏面都是薛家的人,林家人回來,皇上的確心裏更踏實。

看着君天在一邊書寫名單,皇上着急幾位大學士開始擬定聖旨。

薛太后和薛家人只能憋屈的看着林家人是如何囂張的在他們面前起復的。

兵部尚書、戶部尚書、吏部侍郎是當年林家被打壓的時候,林家子弟最高的官職了。

而林家和薛家不同。不會讓雖有的林家子弟都入朝庭的,可一旦入朝的是,那絕對佔據大齊朝廷最重要的位置。

兵部尚書這就把薛太后的親侄子,薛家此刻的當家人的位置給擠掉了。

薛家人那個怨恨啊。

可你怨恨能怎麼樣?你敢現在撲上去和林國公分辨一二嗎?

其他被薛家打壓的朝臣們則是歡欣鼓舞啊。十幾年不敢大喘氣,現在終於有人能製得住薛家了。

早朝耽擱了不少的時間,等到司徒清和和林氏回去君王府的時候,整個京都都沸騰了!

“林家居然還能回來?不是傳言說,被薛家打壓的都沒幾個活口了嗎?”

“啊呸,你們聽薛家吹牛皮呢。林家除了一些女眷之外,男丁可是全都活着呢。林國公都八十有九了,還活着呢。林家壓根就一個人都沒死。”

“薛家這牛皮吹的好,一吹十多年,別說騙了我們這些人,皇上只怕也被騙慘了。”

“可薛家有薛太后在呢。這次林家迴歸雖說,最打臉的是薛家,可你們看薛家也就是擼掉了兩個尚書,一個侍郎,還有三個四品前鋒將軍的職位。對於薛家目前在職官員來說,簡直就是九牛一毛啊!”

“可薛家最體面的也就是那兩個尚書和一個侍郎了。這次都被擼掉了,估摸着薛家人好一陣兒要擡不起頭了!”

“可你們說,林家的人剛回來就擠掉了薛家人的職位,真的能和薛家叫板嗎?薛家別的不說,各個部門滲透進去的小人物可不少呢。你就算是尚書,可你是林家的人,你指揮得動薛家出身的小人物嗎?”

嘖嘖,各種各樣的傳言,瞬間飛滿天啊。

林氏一家四口,不,帶着林氏肚子的孩子是一家五口,此刻在林家老宅呢。

林家老宅的門匾就是“林家老宅”這四個字。坐落在京都,佔地面積極大,和皇室成員以及皇宮一起瓜分掉了京都正中心位置的坡羅山。

這坡羅山不是多高的山脈,可是京都這地方,不像別的城市,是平地而建的,而是在一座佔地面積很大的山體上建造而成的。

這坡羅山山體風水極好,否則也不會有五個王朝都把這裏當做首都的。

而且整個京都錯落有致,看着景觀大氣磅礴,依山傍水,很美。

可是京都比坡羅山還要大,京都分爲皇城、內城、中城和外城。

外城之外還有郊區是建造的行宮別院之類的,隨後又輻射綿延了很多的村落。

星河禁獵區 而皇城和內城都在坡羅山上。

中城是坡羅山山腳下一圈,再往後是外城。

一圈一圈的,好幾道的類似長城一樣的城牆。

每次改朝換代,要不是京都內部打開了城門,誰能攻到皇城腳下?進宮殺戮?

林家老宅還獨佔了坡羅山上唯一一個溫泉眼。自家內置溫泉,可比皇宮還要享受呢。

司徒清和覺得林家老宅那就是一座返璞歸真的宅院。和大自然極其的貼近,這裏的空氣都格外的新鮮一些。

現在是盛夏,你甚至能看到林家老宅牆角下的一些雜草。

處處透着生機呢。

可林家子嗣不是很豐厚,一直如此。

宅院雖大,很多屋舍都是空置的。

京都的下人都喜歡進林府當差。因爲林家大,給林家當下人,居住條件很好。很多空出來的院子可都會給下人們居住的。

能住和主子們一樣的屋子,對於下人來說,比賞賜他金銀還要歡喜呢。

君王府是皇宮的宮殿建築,而林家老宅是主題公園一樣的園林建築。

要司徒清和選的話,他還是喜歡林家老宅這樣的居住環境。

林國公有四個兒子一個女兒,女兒就是林太后,而四個兒子,除了老四夫妻倆雙雙亡故之外,也就在邊境這是多年裏,老三媳婦兒病故了。

老大媳婦兒和老二媳婦兒可都活着呢。

故此這次回來,老三媳婦兒帶回來的只是骨灰罈子。

林氏是林家老四唯一的子嗣。

林家老大都七十二了,和妻子米氏就一個兒子林嘯坤今年也五十歲了。米氏生產的時候被人下了黑手,生下林嘯坤之後昏迷了半年才救回來,傷了身子,而兩口子感情好,林家老大處置了暗中下手的通房,還把後院其他的小妾通房都給賣了。

太古龍帝訣 故此,林家大房米氏不能生,林家老大這輩子也就這一個兒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