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雪瑤拍了拍洛天塵的肩膀,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說道:「誒,年輕人,你們這個想法是不對的,你們還年輕,怎麼能夠藉助那些外物的幫助呢?只有自身實力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才是根本,知道嗎?」

「可是……」

「可是什麼可是,廢什麼話呢?給你們臉了是不是?一天天的,生活得太愉快了是不是……」藍雪瑤臉色突然一變,黑著臉大聲的就立馬吼道。

而張維浩等一行十六人,全都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給嚇了一跳,忍不住縮了一下脖子……

…… 「看什麼看呢你們,等著我做飯給你們吃啊?還不趕緊的,快點給我把負重訓練服穿上」……

看著藍雪瑤那滿臉的黑線以及聲音語氣中的寒冷,還有那一絲好似若有若無的殺氣,心下畏懼的張維浩等人二話不說,趕緊的就在地上堆著的那堆負重訓練服選出自己還比較「心儀」的外觀的負重訓練服,十分快速的便穿上。

等到張維浩一行十六人全都穿好了負重訓練服,整理好隊伍整齊站好之後,藍雪瑤便臉色難看,沒好氣的對著張維浩等人道:「一天天的,真的是,牽著不走,打著倒退,像驢一樣,還丹藥靈果,人長得不咋地,想得倒挺美……」

聽著藍雪瑤那教訓呵斥,罵的聲音話語,雖然張維浩等人心裡十分的不舒服,但迫於藍雪瑤的淫威之下,只得滿臉的悻悻然。

但隨即,藍雪瑤又指著十六人之中的王虎臣說道:「誒,你,說你呢?你什麼表情,不服是不是,我說你們,你們還不樂意了?」

「報告導師,沒有!」王虎臣趕緊立正,一臉正色的回答道。

「沒有?我不信! 絕世醫妃,病嬌王爺太腹黑 既然你不服,那麼我就弄到你服氣!」藍雪瑤指著王虎臣呵斥道。

王虎臣一臉的懵逼:「誒,我是誰?我在哪?我怎麼就又不服氣了?我說的明明不是沒有嘛? 離婚後,別愛我 到底發生了什麼?」

「導師,我……」王虎臣舉手,正想要反駁的時候,卻直接被藍雪瑤厲聲打斷道。

「你什麼你?一天天的,怎麼廢話這麼多?廢話少說,現在開始負重訓練,除了王虎臣以外,其餘人五倍重力負重訓練,王虎臣一個人,十倍重力負重訓練!」

沒等王虎臣抗議說話,藍雪瑤便直接開啟負重訓練服,並調整了負重訓練服的重力倍數。

所以王虎臣話還沒說出,一行突然就感覺到身上的壓力突然倍增,頓時連呼吸都覺得十分的困難,身上像是壓力一座山一樣,想要將人給壓下去。

而王虎臣更是,在負重訓練服開始后的第一時間,直接就砰的一聲,趴到了地上。雖然整個人感覺十分的痛苦,但王虎臣卻沒有發出任何慘叫的聲音,只是稍稍的悶哼了一聲。

對於王虎臣的遭遇,其餘十五人十分的同情,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開口求情,不說死貧道不死道友,就是因為都明知道藍雪瑤這分明是顛倒黑白的話,假如自己還撞上槍口去,不說求情會失敗,甚至就連自己,可能也會有同樣的遭遇!

然而,一切還是張維浩等人太天真了,在王虎臣一下子趴在地上之後,藍雪瑤不屑的呸了一聲,然後嘲諷道:「真的是,一點用都沒有,連個區區十倍的重力都承受不了,你還能幹什麼?還比試?回家吃紅薯算了,免得到時候丟書院的人……」

隨後藍雪瑤又轉眼看著其餘十五人,那股有種不懷好意的眼神頓時讓張維浩等人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果不其然,藍雪瑤下一秒便嫌棄的看著十五人道:「還有你們,作為一個整體,一個隊伍中的同伴,看到自己同伴遭受懲罰,居然沒有任何一個人來求情,你們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所以我決定,為此要懲罰你們,就和王虎臣同學一樣吧,你們也都負重十倍量級的負重。」說完,藍雪瑤便直接調整了其餘十五人身上的負重訓練服的重力。

然後,砰,砰,砰的聲音一道接一道的響起,張維浩等十五人,一個接一個的紛紛被巨大的重力給壓趴在地上。

看到張維浩等人和自己有了同樣的遭遇,王虎臣艱難的露出了一個幸災樂禍的笑容,心裡暗暗笑道:「叫你們之前那樣,哈哈哈,現在好了吧,和我一樣了,真的是大快人心啊。」

直到現在,眾人哪裡還不知道藍雪瑤就是故意這樣的。但是就算明知道藍雪瑤是故意的,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提出抗議,因為天知道藍雪瑤會不會藉此趁機發作,然後又加大負重訓練服的重力。所以想想還是算了,只能在心裡暗暗的腹誹。

「你笑什麼,王虎臣?是不是重力太低了,所以你還有餘力笑是嗎?那要不我再給你加大一點壓力?」藍雪瑤黑著臉,看著之前趁機竊笑的王虎臣道。

王虎臣趕緊搖了搖頭,然後立馬把自己的表情變嚴肅……

等到過了一會之後,張維浩十六人差不多適應了一點十倍量級的重力負重之後,慢慢的,一個接一個的掙扎著站起身來。

等到全部人都站起來了之後,藍雪瑤便率先帶隊進入迷失草原。

因為張維浩十六人身上有負重的原因,所以前行的速度很慢,有了三個時辰左右,才僅僅只前行了三十多里地的距離。

看著日頭當空,毒辣的太陽直接將大地炙烤的十分的燙,就連迷失草原以前的那些枯草,好似也要即將燃燒起來一般。

儘管環境天氣十分的惡劣,但是藍雪瑤卻沒有讓人停下腳步休息,還是一直繼續前進。

但是張維浩一行人看著走在自己等人隊伍旁邊,吃著冰鎮西瓜等水果,還打著遮陽油紙傘十分愜意的葉晨一行人,心裏面十分的羨慕。

但是那裡有壓迫,那裡有不平等,那裡就有抗爭。看著十分享受愜意的葉晨四人,心裏面極度不平衡的張維浩,洛天塵,王虎臣等一眾人相識了一下,互相傳達了自己意思,然後似乎達成了某種共識!

緊接著,幾個人一起同聲道:「藍導師,既然都是要特訓,那麼為什麼不對葉晨學長他們一起進行特訓呢?我們不服,同樣都是為了書院出戰爭光,大家就應該都要一起進行訓練的啊,為書院爭光,總不可能全靠我們吧?所以我們集體請願,要求藍導師也要讓葉晨學長他們進行特訓,反正大家都是為了書院做貢獻。」

然而,聽到張維浩等人的話,藍雪瑤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一臉的壞笑……

張維浩等人看到這一幕,心裏面有了一種不詳的預感,暗道一聲:「要遭,我去,我們這是累糊塗了吧,我們剛剛醒個人幹了什麼,居然敢那麼做,完了完了,我們絕對是累糊塗了!慘了慘了……」

…… 果不其然,在藍雪瑤壞笑了一下之後,藍雪瑤便大聲對葉晨四人道:「聽到了沒有,你們的師弟師妹們對於你們很是不滿,你們說這該怎麼辦呢?」

葉晨和劉羽二人,嘿嘿嘿的笑了幾聲,聲音更是讓張維浩等幾個提出來不滿的人心裡的不詳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然後只見葉晨和劉羽二人,向藍雪瑤擺了擺手道:「沒事,藍導師你不用管那麼多,接下來的一切交給我們就行,您就當完全沒看見就好。」

聽到葉晨的話,張維浩等人心裡暗道一聲果然,要遭……

而藍雪瑤也是點了點頭,然後扶著自己的額頭,彷彿生了大病一般:「哎呀,哎呀,頭好暈啊,昨晚沒睡好著涼了!哎呀,哎呀,好暈,好暈,我要暈過去了!」

林穎和李嫣然二人。也直接進入了演員的狀態一般,趕緊跑上前去扶著藍雪瑤道:「藍導師,我們扶著您走!」

然後,藍雪瑤這個頭暈的病人,就在林穎和李嫣然二人的扶著下,快速的前進,短短三十秒的時間之內,就直接跑出去了幾百米之遠……

張維浩,王虎臣,洛天塵等幾個剛剛提出意見的男生,一臉的諂媚,舔著臉對葉晨和劉羽二人笑道:「那個,剛剛我們是開玩笑的,二位師兄別多想,我們真的是開玩笑的,真的,你們要信我們啊,真的。」

「啊,不要,對不起,我們錯了。」

「啊,我們真的錯了,對不起,別,不要這樣,哦……」

「啊啊啊,哦哦哦!嗚嗚嗚……」

一聲接一聲的慘叫求饒之聲不絕於耳,而葉晨和劉羽二人,分別那些一根皮鞭,隔得老遠,一鞭又一鞭的朝著張維浩等人抽去。

皮鞭揮舞,直接在空中帶出來嗚嗚嗚的風聲。皮鞭落下,同時也發出了Piapia等巨大而響亮的炸裂之聲。

「小樣,人不大,心眼還不小……」

「想拉我們下水,沒睡醒呢吧這是?」

「誰給你們的膽子和勇氣啊,居然敢拉我們下水?」

「是不是平時對你們太好了啊,所以你們才這麼理直氣壯的……」

……

葉晨和劉羽二人,一邊揮舞著皮鞭張張維浩等人抽去,一邊不停地教訓道。

「錯了,真的錯了,再也不敢了,饒過我們這一次……」

張維浩等一眾男生,身上全都是一道接一道的灰色的鞭痕,雖然葉晨和劉羽揮舞的皮鞭聲勢很大,但實際上落在張維浩等人身上的時候,力卻很小,感覺很疼,但卻傷不了身體。

而之前沒開口的孫晨微等女生,皆是一副慶幸和后怕的模樣,暗道自己此前沒開口,不然的話。怕是現在自己可能也是被抽的張維浩等人當中的一員。

想到此處,孫晨微等女生更加謹小慎微,低著頭,一步一步,老老實實的往前走著。不敢說,不敢看,深怕葉晨和劉羽二人借題發作。

然而,孫晨微一眾女生還是想多了,儘管她們想盡量降低自己等人的存在感,但是終究還是逃不過葉晨和劉羽二人的毒手。

只見皮鞭揮舞了好一會之後停下來的葉晨和劉羽二人相識了一眼,然後達成了共識。葉晨開口道:「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沒看到我們離藍導師他們越來越遠了嘛?」

果然,張維浩等人趁葉晨和劉羽二人停下了抽打自己等人的皮鞭鬆了一口氣,然後抬頭向著藍雪瑤等人剛剛離開的方向看去,藍雪瑤的身影早已消失無蹤。

然後葉晨又大聲的呵斥道:「趕緊的,別跟我裝死,給我跑起來,追上藍導師她們,不然的話,小心我手裡的皮鞭不客氣了。」說著,葉晨又揮舞了一下皮鞭。皮鞭鞭尾砸在地上,發出了一道巨大的pia的響聲,鞭尾落下之處,花草和土地頓時就像被小型炸彈炸開了一般,四處飛濺,更是直接形成了一個直徑半米左右的小坑。

看到這一幕,張維浩,包括孫晨微等人,頓時汗毛炸起,冷汗直冒……

張維浩等人哭喪著臉道:「可是,師兄,我們身上負重了這麼重,走路就已經很無比困難了,現在要我們跑起來,這跟本是不可能的事!」

葉晨眉頭一挑道:「那我可不管,趕緊的,別廢話,給我跑起來,再啰嗦,我就要抽人了。」

「我聲明一下,我就跟在你們身後,等會你們就趕緊給我跑起來,落到後面的人,別怪我皮鞭不留情。」說著,葉晨又一次揮舞了一下皮鞭,又Pia的一聲,花草土壤飛濺,有一個小坑出現。

見說不通葉晨,無奈,張維浩等人就開始咬牙,慢慢的跑了起來,然後……

張維浩絕望的發現,這才剛剛跑起來,自己就落在了最後面,而且居然和前面的人位置距離越來越遠。

隨著與其他人的位置距離越拉越遠,張維浩心裡也越來越涼,雖然烈日當空,氣溫十分的炎熱,但張維浩還是感覺自己的身體十分的冰涼。

於是張維浩變哭喪著臉,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強顏歡笑道:「師兄,我……」

但是還沒等張維浩繼續說下去,葉晨就厲聲打斷道:「師兄什麼師兄?你就是叫師姐也沒用,今天你我抽定了,大羅神仙也保不住你,我說的……」

「小樣,剛才居然還敢想拉我們下水,今天要不好好給你個教訓,你就不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

說著,葉晨又揮舞了一下鞭子,鞭子劃過,帶起了空氣嗚嗚的聲音,打在地上,又直接將草地打出了一個坑。

但張維浩還是沒有放棄,不死心,繼續一邊艱難的跑,一邊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叫到:「那麼,師姐?」

……

葉晨沉默了一會,眉頭一挑:「喲呵,你小子玩我呢是吧?是不是嫌我不夠用力像女生一樣?既然如此,那我就滿足你?」說著,葉晨又一皮鞭抽了上去,這一次,是在張維浩腳後跟的位置落下,鞭子帶起的風直接將張維浩的腳颳得生疼。

這一下,張維浩知道葉晨不是在開玩笑的了,於是便加快了速度,拚命的向前面的人趕去。

一邊拚命的奔跑一邊大聲的喊道:「師兄,看在之前的情分上……」

「我不看,現在說情分?完了,早幹嘛去了,準備拉我下水的時候怎麼不說情分?」說著,葉晨又是一皮鞭抽上去……

再皮鞭的威脅之下,張維浩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了自己的極限,慢慢的,追上了跑在前面的人,很快便又超過了前面的人,不再是落後的那個。

而葉晨個劉羽,兩個人揮舞著皮鞭,像草原裡面趕羊群的一樣,不停的驅趕著一群穿著厚重的負重訓練服的人往前奔跑。

因此也形成了一道迷失草原特有的風景線…… 四天之後的傍晚,迷失草原之上,有著這樣一群人,十六個年輕的少男少女,身上穿著款式顏色各異的厚重服裝。另外三個年紀看起來稍大一點的三女並排,有說有笑的走著。同時,在十六個少男少女等人後面,還跟著兩個時不時揮舞一下皮鞭的年輕男子。

迷失草原上的這一行人,正是葉晨等人,從書院出發時開始算起,但現在時間已經過去四天了。

雖然迷失草原很大,很廣闊,但葉晨等人趕路的速度卻是十分的飛快,原本差不多半個多月的路程,現在葉晨等人僅僅用了四天,就已經快要走出迷失草原了,速度不可謂是不快。

而且,再換一個角度來說,由此可想而知,張維浩等十六人是遭受了多大的折磨。四天的時間內,一行人就是不停的奔跑,為了躲避葉晨和劉羽二人的毒打,甚至連身法都用了出來,只為了能更快一點,能多遠離葉晨和劉羽這兩個惡魔遠一點,到最後,就算是用飛來形容一行人的趕路速度都不過分。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原本半個月的路程,葉晨等人僅僅只用了四天的時間,就差不多快走完了。因為一行人馬不停蹄,晚上連覺都不睡,日夜星辰的趕路。就算是渴了,餓了要喝水吃東西,一行人都是在路上一邊跑一邊解決的。

所以到了四天後葉晨一行人就來到了迷失草原的邊緣之處,但是因為此處離附近的城鎮,起碼也還有三百多里的距離。

雖然憑葉晨一行人的速度,趕到三百里之外,也不過是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但是最後藍雪瑤還是決定在迷失草原宿營一晚,等明早再趕路去下一個城鎮。

在得到了藍雪瑤的命令之後,張維浩十六人皆是像從地獄來到了天堂一般,忍不住的歡呼了起來。

而且,此時再也忍不住自己身體的疲憊,一個個的癱倒在地上,不停的大口大口的喘氣,臉上也同時露出了一個劫後餘生般的喜極而泣的笑容。

鬼知道這四天當中,張維浩一行十六人經歷了什麼。 萌寵嬌妻不要逃 但是從一行十六人身上或多或少的青紅紫綠,幾道或是無數道的鞭痕,就可以看出十六人是經過了怎樣的摧殘。

十六個人,不分男女,再趕路奔跑的過程中,之後速度慢了下來,或者是掉隊落後,葉晨和劉羽無情的鐵鞭就會抽上去,傷害不大,但是卻十分的疼痛。為了避免挨抽,所以每個人只得拚命的加速前進,以至於後來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了自身的極限,但同時也對身體造成了很大的透支。

所以在得到藍雪瑤可以休息的話之後,一行十六人就算是癱倒在地上,但是全身都還在不停的不由自主的抽搐,發抖。

看了癱倒在地上的張維浩等人一眼,葉晨便又從自己的星空戒指裡面拿出了十六顆回復丹,分別發給了張維浩十六人。

「這是回復丹,具體效用對身體的恢復有著什麼良好的效用,其他的效用不用我說,想必你們自己都明白。所以趕緊吃下去,然後抓緊時間恢復身體。」

張維浩等人聽到葉晨的話,也不多言直接拿起丹藥便吃了下去。

丹藥入口便立即化開成為一股熱流進入到體內,然後就跟隨著自身靈力的運轉,流遍周身,藥力擴散到身體內各處,開始修復身體損傷的部位。

所以只看到在張維浩等人吃下丹藥之後,其身體外表之上,發出了道道微弱的藍色光芒,然後其身上之前的那些傷勢,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恢復癒合,最後消失不見。

同時,張維浩等人身體的疲憊,也因藥力的洗禮,消失大半。在藥力消耗了一會之後,身體疲憊消失大半的張維浩等人便做了起來,同時還忍不住伸了一個懶腰。

「誒,之前還說準備讓他們和迷失草原狼群對練一下的呢,結果沒想到,進入到迷失草原這麼久了,居然連一隻妖獸都沒遇到,真的是倒霉啊!」藍雪瑤看著張維浩等人自言自語似的說到。

葉晨在拿完丹藥給張維浩等人之後,便向藍雪瑤這邊的方向走來,在聽到藍雪瑤的話后,笑著道:「藍姨,你也太壞了吧,他們身上現在都負重十五個量級的重力了,你還想讓他們和狼群戰鬥?這不是要了他們的老命了嘛?」

「而且這個暫且不說,最主要的是,藍姨您覺得我們在迷失草原還能遇得到妖獸嘛?在一年前的那件事之後,迷失草原的妖獸基本上全都GG了,所以就算迷失草原上還剩餘有妖獸,但想必數量不會多,而且又分佈在迷失草原這麼廣闊的地方,想要遇到一隻妖獸,除非真的是運氣好到逆天了,不然的話,最近數十年,甚至數百年的時間內,想都別想了。」

聽到葉晨的話,藍雪瑤眉頭一挑:「喲呵,小晨子你長大了啊,居然敢反駁師娘了,看來你還是太閑,既然如此,那麼反正今天都已經決定在這裡宿營了,所以今天不如就由你來做晚餐怎麼樣!」

葉晨先是愣了一下,正想下意識的拒絕的時候,看到藍雪瑤和林穎二人,若有若無的看了看自己捏緊的拳頭,還有那不知從哪憑空變出來的皮鞭。對此深有心裡陰影的葉晨趕緊陪笑道:「好的,既然是藍姨您發話,那葉晨自當遵從,我這就去做飯……」

說著,葉晨便直接拉上劉羽,跑到不遠處就準備挖坑埋鍋做飯。

劉羽小小的掙扎道:「誒,誒,誒,你拉我做什麼?是讓你做飯,你幹嘛拉上我?」

葉晨回頭用哀求的眼神看了劉羽一眼:「好兄弟,這麼多人,我一個人也忙不過來啊,你就幫幫忙唄……」

……

一夜過去,經過了一晚上的吃飽喝足,好好的休息之後,眾人身體上的疲憊也因此一掃而空。

所以還是一個大清晨的時候,太陽也還沒出來,只是太陽的光芒微微的露出了地平線,將大地照亮。

「同學們,趁著天還沒亮,太陽也還沒出來,空氣正是涼爽的時候,我們趕緊出發,前往下一個目的地,洛水鎮!」

隨著藍雪瑤揮了揮手,張維浩和葉晨等人答了一聲好之後,便又出發,快速奔跑起來,對著洛水鎮的方向,飛馳而去…… 今天早上,太陽才剛剛升起沒一會,還沒散發自己「溫暖的」熱量炙烤大地,給予大地溫暖的時候。

在洛水鎮的人們才蘇醒過來,正準備開始一天新的生活的時候,洛水鎮迎來了一群新的客人。

就和昨天說的一樣,從昨天所在的迷失草原的位置到洛水鎮,葉晨一行人趕到洛水鎮所花費的時間僅僅還不到一個時辰,和昨天說要花一個時辰趕到比起來,甚至還早上了那麼一刻鐘。

因為昨晚有好好的休息,身體疲憊一掃而空的一行人趕路的速度就快上了幾分。

一來到洛水鎮鎮外,藍雪瑤便對葉晨一行人道:「同學們,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

「今天我們可以休息放鬆一天,這是因為什麼呢?」

「我告訴大家,這是因為我們來的時間剛剛好,今天乃是洛水鎮一年一度的洛水女神祭,是一個盛大的廟祭盛會。」

「雖說是一年一度,但對於我們外地人來說,還是很難的遇到上的。所以既然我們今天恰巧遇到了,那麼自然就不容錯過。」

「好了,說了這麼多,反正總的來說,就是一句話,今天我們不趕路,參加洛水女神祭。同學們覺得怎麼樣?」

葉晨四人還沒說話,張維浩等一行十六人便大聲的歡呼道:「好,藍導師萬歲;藍導師給力!」

……

等到歡呼了一會之後,藍雪瑤便擺了擺手,示意眾人安靜下來,然後正準備轉身帶隊進入洛水鎮的時候。張維浩笑著問道:「那個,藍導師,既然今天是洛水女神祭,而且也都說是放鬆了,所以我們可不可以脫下身上的負重訓練服啊。」

「而且這個穿著也難受,同時,也都說了,既然是放鬆,所以藍導師您看……」說著,張維浩還做出了扭扭捏捏的動作,示意自己穿著負重訓練服很是難受。

對於張維浩的問話,藍雪瑤沒有立即回答,而是眯著眼睛,緊緊的盯著張維浩看著,一言不發……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藍雪瑤還是沒有說話,反倒是張維浩,整個人感覺都不好了,慢慢的,明明很熱的天氣溫度,張維浩卻感覺身體好像越來越涼。身上的汗毛好似都慢慢的豎了起來……

而後,可能感覺氣氛醞釀得差不多了,藍雪瑤露出了一個深意慢慢的笑容,然後陰陽怪氣的說了一句:「你覺得呢?」

說完之後,藍雪瑤便頭也不回,徑直的帶頭往洛水鎮走去……

聽到藍雪瑤的話,張維浩等一行十六人相視一眼。

「你們說,藍導師這是什麼意思啊?」

「我也不知道啊……」

「所以說,我們可以脫掉身上的這個負重訓練服嗎?」

「我也不知道啊……」

「但是聽藍雪瑤導師的話,好像應該是可以脫的吧?」

「這個說不準,藍導師也沒明著說可不可以脫,只是一句你覺得呢?意思就是讓我們自己體會……」

「我想,要不我們還是別脫了吧,萬一我們脫了,然後到時候藍導師不就是可以有對我們懲罰或者加大訓練的借口了?」

「說的也是,可是這負重訓練服,穿在身上,真的是十分的難受啊……」

張維浩十六人,嘀嘀咕咕的商量了好一會之後,最後為了保險起見,一行十六人最終決定,還是繼續穿著負重訓練服,不給藍雪瑤有借口懲罰他們的機會。

在做完決定之後,張維浩十六人便小跑,很快跟上走在前面的藍雪瑤和葉晨等人。

走了沒多久,應該是來到了洛水鎮的洛水女神廟附近,找了一家客棧,和掌柜的商量好了價格之後,便要了幾個房間,同時坐在客棧大廳內,讓掌柜的送一些早餐上來。

等到所有人做好之後,客棧也還沒把早餐做好,藍雪瑤便開口道:「既然早餐還沒送上來,那麼我就給大家說一說關於這洛水女神祭的事。」

「傳說,在上古的時候,那時的凡界還是一片朦朧混沌,不知過了多少年,也許是數萬年,百萬年,又或者是數億年的時間。突然有一天,混沌本源孕育出了一個上古大神,那上古大神見世間一片混沌,死氣沉沉,便以自身生命為代價,凝聚無上神斧。」

「揮下斧頭,世間的混沌便立即分開,輕而清的物質上升,最後變為了我們現在的天。重而濁的物質下降,最後變為了大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