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白玉低聲和我說,我點點頭,用鏡子照了照四周,隨後倒吸一口冷氣。

在鏡子裏這一切富麗堂皇都不存在,我們所有人都在一片滾滾燃燒的火海當中,火海里有無數怨魂痛苦哀嚎著。

這些鏡子中照應出來的怨魂全都對應着酒店大堂里那些光鮮亮麗的客人和侍應生。

我有些反胃,把目光從鏡子上移開。

蘇白玉也看到了,她摸了摸下巴,抬眸看了眼樓上。

「你認為火種可能在哪裏?」

這裏的空氣很糟糕,劣質濃烈香水的香味混合著焦臭味兒,我都不敢大口呼吸。

我想都不想,直接說。

「大概率在那年洪文蓉放火的包廂中。」

蘇白玉點點頭,紅唇動了動。

「行,那我們上去看看。」

這裏的電梯打死我都不會坐的,我準備拉着蘇白玉去走樓梯。

路過電梯的時候,電梯門正好打開了。

我一怔,心裏有了些不太好的預感。

有個看不清臉的人直直向我走來,我正想開口,卻看到他竟然直直撞向了我身邊的蘇白玉!

蘇白玉沒有反應過來,腳步一歪,這時電梯向上面去了,電梯門卻沒有關!

她直接踩空,墜入了電梯井。

我後背嚇出一身冷汗來,猛地撲了過去,一把抓住了蘇白玉的手!

她沉靜的模樣終於被打破,美眸瞪得大大的,全都是驚恐,大口喘著氣。

「姜太龍,快拉我上去!」

。 天意嗎?

丁溫心情異常複雜,有開心激動,也有些許迷惘,但更多的是……希望。

會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樣嗎?

如果是,那麼未來……

丁溫收起【隱匿的捕獵夾】,打開地圖,恍惚的眼神在閃爍的游標上,聚焦、慢慢定格。

「來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吧!」

…………

…………

趙順是一名前職業選手,但因為沒打出過什麼名氣,幾年就退役了。

退役的他,如其他選手那般,選擇成為了一名專職的遊戲主播,雖說他打職業時成績不好,不過打路人局還是蠻強的,畢竟有著職業的功底和經驗,他也積累了許多人氣,平時有不少人看他直播,以第一視角來體驗吊打路人的爽感。

慢慢地,趙順也喜歡上了這種感覺,每逢新區,他都會特地建小號來炸魚塘,以此來享受觀眾們的讚美、吹捧,以及……禮物打賞。

人總是要吃飯的,這也是他現在的工作。

所以在十一服開區的當天,他便立馬創建賬號,開了直播,進行日常的『虐菜』工作。

與每次一樣,新區總是能吸引到更多的流量和關注,今天的人氣明顯要比平時高出一大截,熟悉他的老觀眾也都心有靈犀的齊齊上線,來觀看直播。

而趙順也沒讓他們失望,第一把就拿到了第一,瘋狂淘汰玩家的視覺效果,讓所有觀眾體驗度拉滿,在讚美聲和禮物刷屏中,他很滿意的開啟了第二把遊戲。

【倖存者】單局遊戲第一的獎勵非常豐厚,除了積分獎勵外,還擁有一次抽獎的權利。

他運氣爆棚,抽到了T1近戰職業【荒野刀客】的使用權,憑藉它的優勢,趙順一路順風順水,接連淘汰了四名玩家。

或許,今天是他的幸運日。

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會進入決賽圈,殺掉剩下的玩家,成功拿到第一。

這是他的預期,也是觀眾們的預期。

畢竟,從目前的遊戲進展看下來的話,這場遊戲內……沒有特別厲害的玩家。

拿到第一,是理所應當的事。

沒辦法,趙順跟他們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了,在觀眾眼裡,他就像是一匹闖入雞圈的惡狼,進行著根本不公平的『捕獵遊戲』。

「舊日哥手感不錯啊,等排位賽開啟,說不定能衝到很高的名次呢!」

「把說不定去了,舊日哥他肯定能!」

看著這些令他心情愉悅的彈幕,趙順得意的一笑,然後就把『陰霾』玩家的遺物打開,挑選著屬於他的戰利品。

三羊丨舊日是他的遊戲ID,也是他之前打職業時待過的戰隊。

儘管遊戲里可以屏蔽彈幕,讓玩家的視野更清晰一些,但趙順卻並沒有選擇這麼做,一是他足夠強,對自己有著充足的自信,二就是在這場遊戲里,沒有看到讓他熟悉的ID。

既沒有職業選手,也沒有出名的路人王或者其他主播。

「其實炸魚塘炸的久了,也挺沒意思的。」

他無奈的搖搖頭,突然覺得索然無味,雖然他本場遊戲給的另外一個職業不好,沒有隨到遠程職業,但憑著【荒野刀客】,已經足夠用了。

小圖嘛,物資匱乏,想湊齊兩個職業裝備的難度還是非常大的,大家差不多一樣,都是靠一個職業再打。

「就是可惜了那個箱子,還有那件2+2的裝備。」

趙順沒有鑄幣,對於箱子只能表示惋惜。

殺掉陰霾后,他也不準備回到那,帶走2+2的裝備了,因為在一分鐘后,第三階段即將來臨,他為了一件只能賣錢的裝備,根本不值當回到那麼危險的區域。

身為前職業選手,他有著與絕大數選手共同的思路——

危險區域越多的地方,就一定越危險!

畢竟刷圈是隨機的,沒有人能預測到決賽圈的位置在哪,選擇遠離那,待在安全區域多的地方,是最穩妥,也是最好的選擇。

「時間過快點吧,我還要抓緊時間,開啟下一場遊戲。」

他有些無聊的想著,隨手扔掉了陰霾的包裹,來到窗邊,以俯瞰的姿勢,看向下方。

他沒有望遠鏡,也沒特殊能力,存在寶箱的房間他自然是看不清楚,不過從樓外看的話,能看到的地方都是空蕩蕩的,沒有玩家出現在視野里。

所有玩家的選擇相差不多,他們都在等著下一個階段的來臨。

丁溫當然也是。

而且,他等的比任何人都著急。

把背包裝的差不多后,他就靠在牆壁坐下,屏住呼吸,等待來自系統的提示。

一分鐘的時間並不長,不多時,他想聽到的聲音……終於來了!

「機械蟲已蘇醒,B-1,B-2,B-3,B-22,B-23,B-25被列為危險區域,請玩家及時撤離,前往安全區域。」

「倒計時……」

「沒有……20!!」

丁溫整個人瞬間就站起來了,眼睛睜大,像是呆住了,久久都沒有回過神。

22,23,25都被刷走了,卻唯獨沒有刷走20!

整棟樓里,目前剩下的安全區域……就只有20了。

這說明了什麼?

「我猜對了!」

丁溫像是經歷了一場極為殘酷的戰鬥,身體幾乎虛脫的靠在牆上,但眼中的興奮卻是怎麼也掩飾不住的。

「所以,我就像網路小說里的主角,獲得了……金手指?」

…………

…………

「哼,果然。」

而另一邊的高樓上,趙順冷笑一聲,一副早就料到的神情,絲毫不覺得奇怪。

【倖存者】存在運氣的說法,但……是遊戲,就一定存在運氣成分,這點無法避免。

就如同紙牌一樣,拋開作弊不談,專業的牌手為什麼會比一般人厲害,難道只是他的運氣比別人好?

當然不是。

因為這其中存在著數據。

成千上萬把牌局總結后的……大數據!

他們或許不能每把都能贏,但贏的次數一定比一般人高。

遊戲是相同的道理。

正如【倖存者】里隨機的刷圈,它也是存在規律的。

大多數情況下,安全區域越多的地方,就越可能成為最後的決賽圈,因為它的概率大,出現的次數也更多。

所以,趙順非常能肯定,他的判斷絕不會錯。

因為,數據……不會騙人!

而現在,他要開始了。

開始迎接那些被圈刷走、無處可去、被迫來到這裡的……雞仔們!

。 第2718章

就在萬晨歌想着這些時,感覺到宗政御朝她投來一眼神,萬晨歌瞬間緊張。

「我想要的信息已經了解,辛苦你了。」宗政御說時,人已經從沙發上站起來。

他朝萬晨歌走過去時,語調平穩,「不過,我找你調查這些時安安並不知道,我也不希望她知道這件事。」

宗政御這話暗示的很明顯,就是警告萬晨歌不要告訴慕安安這件事。

萬晨歌從宗政御單獨找她,做這些的時候就清楚,這件事是不能告訴慕安安的。

她心裏清楚,所以此時回答的也乾脆,「我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