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葉一邊擦著汗,一邊鼻頭微動,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

原本以為自己會有一身臭汗味道的蘇葉在聞到自己身上並沒有什麼異味兒的時候,整個人不由都愣了一下。

這不科學呀。

原主非但是會流汗的體質,並且身上的味道是真的不怎麼好聞,這點在她剛剛到這個身體的時候是深有體會的。

可是這會兒,她身上不光是沒有臭汗的味道,甚至還有絲絲的樹木的清香味道。

蘇葉覺得這簡直是太匪夷所思了。


沒道理身體裡面換了個人,就連身上的體味兒都變了。

再說了,就算是她前世,身上也沒有這種體質呀。

【嘿嘿,宿主姐姐,這就是生命之水的神奇之處了。它不光可以延續你的生命,迅速的治癒身體的傷口,長期的服用,身上整體都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漸漸地,你的身上也會有著生命之水的香氣了,身上各處散發的氣味也是這樣的。】

小a突然出聲提示。

蘇葉驚詫的張大嘴巴。

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體香?

體香這詞平日里她聽的倒是不少,只是現代少有人是真的有體香的。嬰兒時期身上會帶著一股奶香味兒,但隨著年紀越大,有的人汗腺會發達一些,會有一些不太好聞得味道。

至於平日里也有人說過身上有體香,但大多女性都是心照不宣的。

衣服會噴香水,會用留香珠,洗衣液。

身上還會用洗髮水,護膚品,沐浴露和身體香氛。

說是體香,還不如說是被各種化學用品給腌入味了呢。

可是這生命之水帶來的卻是真真正正從身體裡面散發出來的香氣,和化學用品的味道是完全不一樣的。

「小正太,這算是我這個重生人的光環嗎?」蘇葉暗暗的在心裡問著。

突然感覺,好像這感覺還不錯,自帶金手指呢……

【不算吧……因為生命之水是卡羅大陸位面獨有的東西,所以位面商店裡面也是有的。但是生命之水在那裡是很平常的東西,隨便一個人都可以喝的。】

小a說著猶豫了一下,還是如實的向蘇葉交代道。

蘇葉:「……」

她突然不想說話腫么辦?

合著她累死累活千辛萬苦的做任務攢情緒點兌換來的東西,居然是人家想要就有的……

小a聽到蘇葉的腹誹,出言解釋:【姐姐,卡羅大陸是魔法小說位面,所以有這種東西是比較正常的。等到姐姐將商店等級升級到更高的時候,是可以得到卡羅大陸更高級的東西的。當然,其它位面的東西也是可以的。】

作為一個充滿鬥志想要拿到正式資格的實習生,小a在鼓勵蘇葉升級這件事上格外的賣力。

蘇葉聽著小a的解釋點了點頭,不過很快她便搖頭。

「不對呀啊小正太,我記得之前我和莫星河在決定那剩下半瓶生命之水的去留時,你和我說過,那生命之水是系統出品,怎麼這麼快就成了什麼卡羅大陸的東西了?我讀書少你可別忽悠我。」蘇葉狐疑的在心中對著小a道。

【每個位面的東西都是屬於系統位面商店的,姐姐你在的這個位面,別的位面的宿主得到你這個位面的東西,也是系統出品的。】

小a和蘇葉解釋著這個位面商店的構成。

「所以就是說,你們就是在不用的位面變現嘍?不斷地相互之間資源互換。你先前賣我的調味料,味道是完全不同的,簡直將那個味道調配到了極致,應該也是其它位面的極品吧?」蘇葉聽它這麼一說,瞬間就明白了。

合著,這位面商店就是個資源互換的平台嘍?

【是的,所以好東西很多,宿主姐姐你要繼續加油哦~】

小正太的聲音又奶又糯,蘇葉心中原本的那點兒不滿也全被化解了。

與此同時,她對小a所說的更多獎勵也更加的嚮往了。

既然決定既來之則安之了,那麼生活肯定是要向上的。

她一定要在這裡闖出一片天!

「嘿丫頭!你那一臉義憤填膺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兒?」一直看著蘇葉這邊的莫星河看到她那充滿……憤慨?的表情,忍不住出聲說道。

蘇葉聞言瞥向他,不悅道:「你哪個眼睛看到我是義憤填膺了?我這明明是充滿了鬥志好嗎?積極向上的鬥志。」

「積極向上的鬥志?我還真沒看出來。」莫星河咂咂嘴,忽的笑了:「我看你那樣子好像是要跟誰拚命似的。」

「拚命?我跟你拚命!」蘇葉惡狠狠的瞪他一眼,這貨怎麼長的這麼好看,說話卻這麼招人煩。


就在蘇葉以為莫星河會繼續和她貧嘴的時候,莫星河卻是臉色一變,整個人變得嚴肅認真,問道:「後背,疼嗎?」

「哈?」蘇葉一愣,原本被她有意忽略的後背,好像突然變得更疼了。

「後背疼嗎?」莫星河再次問道。

「沒事兒,我沒事兒。」蘇葉有些疑惑地搖頭,不知道他又發什麼神經,突然變得這麼正經。

莫星河聞言,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趴在他大腿上的銀靈見他沒有再說話,直接就將身子給立了起來,爬來爬去,又是打轉又是用尾巴掃著他的腿,一副像是為什麼事情著急的模樣。

莫星河見這小東西急躁不安不安的模樣,不由得伸手在它頭上點了點。

『還不是時候。』他嘴巴張開用口型對著銀靈無聲道。

見他這樣,銀靈不由得疑惑地轉了轉眸子,但因為是自己主人的決定,只得又趴下身子。

這一人一蛇的互動蘇葉完全無心去看,她現在滿腦子都是莫星河剛剛又發什麼神經。


明明剛剛還是說了那麼招人煩的話,這會兒卻又好像一副很關心她的模樣。

山因為火是在山洞裡面點起來的,裡面和門口那塊是有一個拐角的,倒是不擔心火光會被外面的人看到。

蘇葉便將莫星河之前那件讓她用刀子劃開的上衣洗乾淨用火烤著。

「丫頭,你對我這麼好……你喜歡我呀?」莫星河看著蘇葉拿著衣服當人型烤架的樣子不由得挑眉戲謔道。

「……」蘇葉無語,這人腦洞還挺大,居然會有這麼可怕的想法。

「哎,丫頭你可千萬別喜歡我。喜歡哥哥我可是會受傷的。畢竟……哥哥我模樣生的英俊,又風流倜儻。迷戀我的姑娘都已經從京城排到了雲州了。而且我大魚大肉吃的不少,清粥小菜也吃了挺多。所以口味挑剔,你嘛……」

蘇葉還沒說話,莫星河就微抬著下巴很是自豪地說著,一邊說著還一邊在蘇葉的身上打量著。

「得,我知道我丑入不了您老人家的法眼。不過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你,都說了是交易了,我還不能巴結巴結你了,毒醫大人,你可要說到做到,幫我去除身上的蠱毒。我也會好好的照顧至你傷好。」

蘇葉說著面色越發的嚴肅。

莫星河見她認真的模樣,不由蹙眉:「我不過是開個玩笑,你還當真了。」

「自是當真呀,畢竟您生的英俊,又吃遍各路「珍饈美味」,我生的這般醜陋,自然是不敢對您有什麼非分之想的,不然可不就變成了那句話了。」蘇葉故意道。

「哪句話?」莫星河發現,蘇葉這小胖子的嘴還真不是一般厲害,擠兌起人來是絲毫不含糊。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只不過我們兩個的身份對調了一下。不過毒醫大人您請儘管放心,您的擔心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蘇葉說完輕聲的哼了一聲。

這麼招人煩的傢伙,她怎麼可能會喜歡嘛!

只是蘇葉卻忘了,世人都很難逃過21世紀「著名的哲學王大師」曾經說過的一個定律。

啊~真香!

當然,一切都是后話了。

「真香。」莫星河突然說道。

蘇葉腦海里莫名的想起了那個「真香定律」,立刻否定道:「我怎麼可能會真香,你想多了!」

卻不成想,她這句話說完之後莫星河臉色有些古怪的看著她,他伸出那隻對傷口牽扯不大的手指了指她面前的火堆。

「我是說,那裡面傳出來的味道,真香。」

莫星河知道她埋了三個大小不同的「泥球」放在了裡面,此刻火堆那邊正傳出來陣陣香味兒。

除開那股荷葉的清香味兒之外,他還聞到了一股淡淡的果香味兒。

「啊?」蘇葉聞言低下頭,原本舉著的手也隨之往下放了一些。

「嘶!」衣服被烤的差不多都幹了,往下一落便是被熊熊燃著的火堆給燒著了。


火苗往上一竄,燃到了蘇葉的指尖。 「喂,你這丫頭成心的吧?」莫星河哭笑不得看著蘇葉,說什麼幫他洗衣服,最後卻是把這點兒能夠蔽體的遮羞布給燒個乾乾淨淨,連點兒渣都從裡面撈不出來。

雖然說他是個男子吧,但貞i操這東西應該男女都有的吧?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蘇葉咬著唇。

她自己都覺得這個辯解十分無力,莫名奇妙的要給人家洗衣服,結果卻是直接給這衣服洗沒了。

這話……怎麼講?

「一句不是故意的,就行了?」莫星河挑眉。

「那你還想怎麼著?剛剛是你說話我低頭往下看才落下去的。真說起來你也是要負一些責任的。再說了,我如果不洗的話,你不也是沒有穿嗎?上面沾滿了血污,跟一塊廢布也沒什麼太大的區別嘛,無非就是燒著了與放在那裡招灰塵的區別。」

「你這丫頭倒是牙尖嘴利。」莫星河嗤笑一聲。

「錯,這可不叫牙尖嘴利。」蘇葉立刻反駁,一句不好都不容他說。

「那叫什麼?」莫星河挑眉問道。

「伶牙俐齒。」蘇葉哼了一聲,心裡卻是在盤算著早些采草藥賺錢去買布給莫星河做衣了。

雖然小叔叔已經答應了她會給她帶布匹的,但她總歸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還是自己賺錢來花才更加自在一些。

「你倒是會誇自己。」莫星河是真的笑了。

他算是明白了,只有他想不到的,卻沒有什麼話是她蘇葉說不出來的。

她的臉皮,也不薄,硬生生的將他貶義的話給改成了誇獎的意思。

還真是……

「嗯哼。」蘇葉彎腰去拿一旁沒有燒過的棍子,火堆裡面的幾個泥球給扒拉出來。

「還挺香的,裡面是什麼?」莫星河看著蘇葉將那幾個泥球給扒拉出來不由得疑惑地問道。

衣服的事情他只不過是揶揄她一下,他本來就沒有再穿的打算,故此也沒有揪著這事兒不放。

「你猜呀,你不是鼻子很好用嗎?」蘇葉頭也沒抬得直接說道。

「地瓜。」莫星河也沒有猶豫,直接說道。

「哈?」蘇葉詫異的看他一眼。

這都用荷葉還有泥土給包著了,他居然還能夠聞出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