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諾動作很快,再加上觀眾的注意力基本都放在她身上的衣服上,沒人留意到她的腳步動作。

因為她一直很鎮定,步伐也調整得很好,觀眾根本不知道舞台上醞釀著波詭雲譎。

「可能是太重了吧,你看鞋跟都斷了。」

「不是吧,模特竟然還不控制體重,真是太不專業了。」

「這種不專業的人穿的衣服,我才不要買,剛才下的單,全都給我取消。」 不明所以的人都以為是林安安的高跟鞋突然斷了的,看她的眼神都有點怪異,畢竟對於一個模特來說,不,對一個明星來說,連自己重量都控制不住,還要在表演的時候跌倒丟人,以後星途還想不想要了?

媒體更加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咔嚓咔嚓,不停地按下快門,完全不給林安安任何面子。

台上的林安安看到鏡頭,頓時驚慌,她擋著臉,「別拍我。」

這個舞台她再也待不下去了,再留下一分鐘,她可能就要面臨她承受不了的事情。

撒潑並不能解決事情,林安安調整好情緒,站了起來,她本想學維密的女神,墊著腳尖走完秀,但是,腳尖略微踮起,她就覺得無比疼痛。蘇諾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在觀眾的譏笑之下,林安安走回後台,她的經紀人連忙上前攙扶,「安安,這怎麼回事?」

在秀場上發生這樣的醜聞,等下得馬上聯繫宣傳部,想好公關策略,不然林安安以後的星途就難了。

林安安把身體的重量靠在經紀人身上,餘角瞥到蘇諾,她大聲叱喝道:「蘇諾,是你,你為什麼要在舞台上踩我,導致我跌倒。」

「什麼?蘇諾害的?」

經紀人臉色瞬間大變,怒目看向蘇諾,其實剛才她看秀看得入了神,也沒發現蘇諾踩林安安,不過既然林安安這麼說,那肯定是真的。

秀場已經到尾聲,加上又發生林安安跌倒的事情,主導演也來到後台想確認事情始末,然而以進來就聽到林安安憤怒的指責,他半信半疑道:「蘇諾,這是真的嗎?」

雖然他知道蘇諾跟林安安鬧矛盾,可在他心裡,蘇諾是個有職業道德的人,難道她真的為了一己私心,要毀掉這次的秀么?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以後他都不會跟這樣的人合作。

林安安是受害者,她的話可信度很高,再加上開場之前,蘇諾也說過走秀時候跌倒可怎麼辦這樣的話,所以,眾人看向她的目光,都是充滿狐疑。

蘇諾沒有替自己辯解,她淡淡道:「看看監控不就清楚了。」

由於事態嚴重,很快調來了監控,後台那麼多雙眼珠子,全都盯著眼前的屏幕。

屏幕上正是林安安跟蘇諾走秀的畫面,鏡頭不錯,畫面很清晰,很快,真相就出來了。

的確是蘇諾踩了林安安一腳。

但是,蘇諾之所以會才林安安,是因為林安安想絆倒她,她躲避的時候,站不穩,不小心踩到的。

「看,我沒污衊她,就是她踩了我。」

林安安指著屏幕,執意要求主導演懲罰蘇諾。

「夠了。」

主導演實在看不下去,「如果不是你先壞的心腸,腳又怎麼會被踩到。」

「人都有私心,只是我沒有想到你的職業道德竟這麼淺薄,為了報復,寧願犧牲我這場秀,要知道你的出場費我都是給足的。林安安,有我的地方,以後都不想看到你。」

為了這個秀,他也是花費很多精力,再加上主辦單位也想利用這個秀,打響名頭,所有的一切,都被林安安給毀掉了。 「不是的,是她,她是故意的,是蘇諾故意要害我的。」

林安安大聲地想向主導證明,雖然這次只是個二線品牌,可這個主導演名氣不錯,不少一線品牌也會找他策劃秀的,現在他說以後所有的合作都不跟她,那就是要斷她一半的後路,更多的是她想要的一線品牌的路。

不行,今天她已經虧死了。秀場跌倒的事還不知道要怎麼公關,現在還把主導演給得罪了,這明明只是一個普通的二線品牌的秀,怎麼會搞成這樣,一切都是蘇諾,蘇諾害她的。

當時她很記得蘇諾是故意踩她的,怎麼到了監控這裡,卻變成這樣呢?

「別說了,安安。」

主導演臉色已經很黑,換了平時,林安安肯定不會上前蹙霉頭的,但是現在,她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腦。

她上前推開工作人員,自己去拉監控視頻。

「不可能,這個沒拍到,只是角度問題,換其他監控,肯定拍得到的。」

林安安就不相信找不到蘇諾害她的證據。

監控調了好幾個,被林安安那麼亂搞,幾個監控同時在播放。

「咦? 傾城毒妃:邪王寵妻無度 這個鏡頭原來沒壞的?」

其中一個工作人員開口,原本這裡的監控攝像要更新,所以他們以為都是維修中的。

林安安聞言,瞬間看去,「蘇諾,你肯定也沒想到吧。」

她覺得蘇諾特意避開那些監控鏡頭,肯定是知道他們的位置,可這個大家都以為是壞了的,一定沒留意到。

她激動地拉了一下,幅度過大,拉得更前,她正準備往後拉,主導演卻喊道:「停下。」

主導演搶過主控權,拉到他想要看的畫面。

那是蘇諾被鐵架砸到之前的事,之前他們找了一輪都沒找到什麼證據,對方好像避開所有監控。

然而,這掛著維修中牌子的監控,對方卻遺漏了。

畫面上,很清晰地看到林安安的經紀人動了鐵架的按鈕。

「林安安,你這有什麼好解釋的。」

如果說在舞台上的事是職業道德有問題,現在簡直就是人品的問題。

「林安安,真沒想到你竟然這麼狠心,我只是跟你有言語上的衝突,你竟然要我瘸?」

其實畫面看到的經紀人碰了鐵架開關按鈕的時候,看著有點像意外碰觸,但是,蘇諾卻不給她們任何反駁的機會。

蘇諾把瘸字咬得很重,主導演臉色也更加沉重,看向林安安的眼神也是冷冷的。

「我……」

證據確鑿,林安安頓時不知如何解釋。

「夠了,別再說了,我不想再聽到你的聲音,走吧。」

黑客萌寶很坑爹 很快,工作人員也上來提醒,「是時候謝幕了,主導,要拖延一下嗎?」

主導演愧疚的看向蘇諾,「蘇諾,你還可以嗎?」

醫生的話主導演還記得。

葉姐看了蘇諾一眼,然後點頭:「我先給蘇諾塗個葯再去吧,你們先去。」

時間緊迫,其他人很快就散場,該幹嘛就幹嘛。

只剩下蘇諾他們兩。

脫掉蘇諾的鞋子,她的腳踝更腫了,她嘆息道:「都不知道這次的反擊要留多少後遺症。」

蘇諾撒嬌道:「再怎樣都有葉姐在,我才不怕呢,這次若不是葉姐早調查到這個維修監控的漏洞,我也不會設計讓林安安自己揭發自己。」

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賤要自尋死路,她也絕不心慈手軟。

這就是她現在基本原則。

她的腳受傷已經是不可改變的事,那就要讓這次的傷害得到最大的利益。

蘇諾知道葉姐不太贊同她的做法,擔心她會傷害到自己。

她連連安撫了葉姐幾句,葉姐邊用藥膏給她的腳踝噴著紓解疼痛,邊嘆氣。

「總之,我一定會在你身邊支持你的。」

曾經是蘇諾幫助了她,葉姐向自己說過,以後蘇諾的事就是她的事,她一定會幫到底。

「好了,我也差不多該時候出去謝幕,剩下的就交給你了,葉姐。」

葉姐催促道:「快去快去,謝幕後就該去醫院,我已經命人把醫生都找好了,到時候我們直接過去就可以,這個醫生還不錯,嘴巴很嚴密。」

「其他的我已經聯繫好相熟的雜誌開始寫稿子,等寫完我再給你過目一下。」

她們絕對不能吃這樣的虧,林安安敢做這種事,她們就要踩著她上位。

舞台的中心,燈光璀璨,所有的模特和主辦方領導都站在上面進行謝幕,除了林安安。

BOSS寵妻太兇勐 不過對眾人而言,林安安的存在已經無關緊要,他們的目光都放在蘇諾身上。

主辦單位領導言簡意賅地說了感謝詞,這次的走秀其實挺精彩,如果沒有林安安那件事,不過這也只能在內心吐槽。

謝幕後,模特們準備回後台換衣服。

此時,兩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轉啊轉,焦急地在尋找著某樣東西。

「爹地呢?還沒到嗎?仙女姐姐好像要走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有緣無糞?」

「是有緣無分,不是讓你別老是只顧著吃,多學習幾個漢字么?」

牙牙實在忍不住,又要吐槽一把,這個朱小萌,吃最厲害,要她學習,她就老是說頭暈眼花,又不是老人家,哪來這麼多老人病。

「哎呀,我看到了,爹地,這邊。」

朱小萌往那欣長挺拔的身影小跑過去,飛撲在他的懷裡。

「嚶嚶嚶,爹地怎麼來得那麼慢,差點就錯過了。」

霍錚單手托著朱小萌,有型的眉峰微微上揚,「錯過什麼?」

「堂哥,我好想你。」

牙牙也飛撲過去,卻被霍錚一手按住他的頭,不讓他靠近,「你想我?跑到這麼遠的地方想?」

「信不信我馬上遠程視頻你家老霍。」

二叔真是的,二人世界旅遊竟然丟下這麼個拖油瓶給他。

盜用他的遊戲賬號,才說了幾句,就學人家離家出走。

「不要啊,人家知道錯了,寶寶以為你不玩了嘛,我保證以後不再亂搞了,別告訴老霍啊。」

自從一年前發生那件事後,霍錚再也沒有打開遊戲。

而那個遊戲賬號,曾經被某個小女人玩到跌分。

「爹地,爹地,快點過來,我有禮物要送給你。」

朱小萌從霍錚懷裡跳下,牽著他的手飛快地往後台跑。

後台里

「蘇諾!」

剛從舞台走下來,蘇諾竟然突然暈了過去。

怎麼會這樣,她竟然還是這麼弱?

在她失去意識之前,她感覺到自己落入一個溫暖寬厚的懷抱,這個懷抱,有著讓人心安的熟悉味道。 「啊,仙女姐姐,爹地你一定要抱住仙女姐姐啊,她好可憐,被這麼些人欺負,腳受傷還要表演。」

雖然朱小萌也覺得仙女姐姐在台上特別的漂亮有風範,但是,她更心疼仙女姐姐的腳。

而且,之前她也聽到那些人要害仙女姐姐的。

「啊,就是她們,是她們害仙女姐姐的。」

最後從後台出來的林安安和助理被朱小萌指著曝光,其實剛才看了視頻,大家都知道是怎麼回事,現在由一個小朋友的嘴裡說出來,更讓在場的人覺得林安安可惡和噁心。

霍錚低頭看了眼懷裡抱著的嬌小人兒,自家閨女又在耳邊叫喊,他蹙著眉頭問道:「是怎麼回事?」

牙牙此時非常的有擔當,他言簡意賅地把事情說了一遍,從蘇諾是怎樣救他的,還有朱小萌偷聽到什麼,全都說了一遍。

娛樂圈不幹凈,霍錚早就知道。

只是,沒想到竟然差點連牙牙都害了。

寵妻有毒 他神色冷了下來,沒有當面責怪牙牙,但機智的牙牙縮了縮肩膀,做出個求饒的姿勢,及時認錯,「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堂哥,我真的怕了。」

呵呵!

霍錚懶得跟他爭,凌厲的眼神掃了片刻,主辦方上前解釋:「這其實是個誤會。」

主辦方剛才收到穆氏那邊的電話,決定把這次的事大事化無,穆氏那邊也承諾了一些豐厚的賠償。

連主辦方都這麼說,其他人更是不想踩這趟水,全都閉嘴不說話。

「哦,看來貴公司的安全隱患不低,以後我們旗下的藝人都不能接貴公司的邀約。」

先不說霍氏集團在容城舉足輕重的地位,光是霍錚旗下的娛樂公司就能跟穆氏娛樂相比,雖然大家都說著只是霍錚玩票的公司,但是在娛樂圈的地位不可忽視,現在最紅的藝人,大半都是他旗下的。

主辦方沒有想到霍錚竟然會替蘇諾講話,蘇諾並不是他旗下的藝人啊,難道霍錚跟蘇諾認識?

「對了,溫馨提示,你們差點砸到的是我們霍氏集團未來繼承人,很快,你就會收到霍氏集團法律部發過來的律師函。」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把整個局面扭轉。

只是,霍錚沒時間聽主辦方的解釋,他帶著兩小孩,轉身就走。

醫院裡

蘇諾躺在床上打著點滴,安靜地睡著。

朱小萌牽著霍錚的手,把他帶到床前,「爹地,你看仙女姐姐像不像睡美人。」

「嗯。」

「她是睡美人,那你就是王子。」

霍錚點頭,他長得那麼帥,王子是必然的。

只是,他女兒不可能無端端提這個。

「所以呢。」

朱小萌眨巴著烏黑的大眼睛,綳著的小臉充滿認真:「我想讓仙女姐姐當我媽咪好不好?」

「王子就應該娶睡美人,爹地,你娶仙女姐姐好不好。」

霍錚蹙眉,被朱小萌這番沒有邏輯的話搞得哭笑不得。

「堂哥,小萌她很認真的,而且,我也想仙女姐姐當我的嫂嫂。」

霍錚沒有想到,這兩小孩只是失蹤一下下,就把他的對象給選好了? 「嗯……」

蘇諾按了按發疼的太陽穴,緩緩睜開眼睛,入眼便是白茫茫的一片。

熟悉的消毒水味道以及那醫院獨有的蒼白,讓蘇諾記憶回到從前,從前她被穆臣強制關在精神病院的日子。

內心的蒼涼與驚慌使她猛然坐直身子,迫不及待地從床上逃跑。

然而,腳才剛碰到地板,錐心的痛隨之而來,她竟站不穩差點跌倒在地上,幸好有一雙手,把她牢牢地穩住。

「小心。」

熟悉的,略帶囂張的語調。

蘇諾抬眸,看到那張深邃奪目的英俊臉龐,她震驚道:「你?」

原以為失去意識之前的那股熟悉感覺是錯覺,可現在的這個懷抱告訴她,一切都是真實的。

剛才在後台,也是霍錚救了她。

想到這,蘇諾竟有些慌張,她現在這個模樣,霍錚應該認不出來的吧。

瞧著懷裡的女人沒有挪位的意思,再加上朱小萌的那些話,霍錚劍眉高挑,語氣也囂張得氣人。

「怎麼,我的懷抱太溫暖不捨得起來?」

蘇諾正想掙開,卻被攔腰抱起,她聽著男人胸膛有力的起伏,耳根微微發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