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韻抬眸看着他,這張曾經讓她為之心悅的臉,此刻看上去是那麼的狼狽,滿臉都寫着焦急,眼睛裏的焦灼能滿溢出來,看上去,一點兒都不好看,真是——醜死了!

自己當初,怎麼就看上他了呢?

「微瀾的配方有沒有問題……」頓了下,她緩緩的說,「你心裏沒點兒數嗎?」

洛遠航:「……」

「放手!」蘇韻冷冷的說道。

「你說清楚,什麼意思!」堅持不肯鬆手,洛遠航不想放她這麼輕易的離開,他還有很多疑惑沒搞懂。

「洛先生,您現在的行為已經構成了騷擾,我勸您最好……」

羅律師的話還沒說完,洛遠航突然咆哮,「閉嘴!」

眼神狠厲的看向蘇韻,「你把話說清楚,是不是你在配方里動的手腳?你……」

「配方是假的?」想到這個可能性,他的後背一陣發涼。

然而,蘇韻並沒有回答他,只是盯着他抓着自己的那隻手,冷聲道,「我再說最後一次,放手!除非……你想跟上次一樣!」

上次……

她的話,讓洛遠航想到了上次在巷子裏的事,她的出手,她的速度和力道,都讓他心頭一驚。

幾乎是下意識的,手就鬆開了。

收回手,蘇韻轉了轉自己的手腕,一臉嫌棄的掏出濕紙巾擦拭著被他碰過的地方,「洛遠航,以後你再這樣碰我,當心我卸了你的胳膊!」

說完,她把用過的紙巾丟進垃圾桶里,轉身就走。

洛遠航:「……」

眼睜睜看着人走了,錯愕的江時薇才反應過來,立刻不滿的抬頭問道,「你為什麼放了她?她還沒說清楚呢,怎麼能就這麼走了!」

「她讓你鬆手你就鬆手,你什麼時候這麼聽她的話了?你忘了公司現在是什麼情況,配方肯定是她動了手腳,你為什麼不把真的配方要回來?」

「你到底在幹什麼!我在跟你說話你聽見了沒有?洛遠航,你是不是還對她余情未了!你心裏還想着她,是不是?!」

「還有,她說上次,上次是什麼?我怎麼不知道,你跟她有什麼秘密不能讓我知道的!」

江時薇心中充滿了猜測,再加上她怎麼問,洛遠航都沒有回應,就更加惱火了。

「說話,你說話呀!」使勁的扯着他的衣袖,她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好了!住口!」此刻洛遠航的腦子裏亂的很,又被江時薇這樣鬧着,他心裏更煩,猛地一揮手,甩開了她,「你有完沒完!要不是因為你沒用,我至於這麼低聲下氣嗎?!」!!!!

江時薇整個人都呆住了。。 「為什麼?」陳文峰有些不解的問道:「那個副本到底是什麼情況?怎麼連精靈都不能放?」

蕭月看向他,回答道:「因為那裏是被阿爾宙斯統治的世界。」

阿爾宙斯,寶可夢世界的創世神。

蕭月繼續說道:「那個世界的阿爾宙斯認為人類都是虛偽的,自私的。」

「它和眾神獸組成了一個大型神獸聯盟,由固拉多蓋歐卡與雷吉奇卡斯將那個世界的陸地分成了兩大板塊,其中一個完全屬於精靈,另一個則由人類居住。」

聽到這話,陳文峰愣了一下,道:「這不可能吧?」

蕭月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那個世界的歷史節點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我到那裏的時候,那個世界就已經變成了那個樣子。」

「人類社會禁止出現精靈,一旦出現,就會有神獸守護者將它帶到精靈生活的大陸上。」

「我的那隻狙射樹梟,就被胡帕給送到了精靈大陸。」蕭月說道。

如果不是她之前獲得了超級離洞繩這種道具,恐怕那時候她已經被大胡帕與蓋諾賽克特兵團給轟殺在了那裏。

聽完這一番話,在場的另外三人皆是陷入了沉默。

半晌,沈蓮心才不敢置信的說道:「這也……太離譜了吧?」

蕭月安慰一笑,道:「不用擔心,這次我們的任務只需要找到狙射樹梟就好了,那個世界的主線任務,不用去管它。」

「找到狙射樹梟后,我們就可以立刻使用超級離洞繩離開那個副本。」

說着,她從背包中拿出了三顆用彩色糖紙包裹着的水果糖,遞到了三人面前,說道:「進副本后,我們可以用這個進行聯繫。」

陳越接過,那顆糖果的信息立刻浮現了出來。

【心電感應糖果:使用后可與其他吃了糖果的玩家進行心電感應,無視距離,無視空間,效果持續一個副本結束。】

陳文峰拆開糖紙,將糖果丟進嘴裏,問道:

「可是,如果按照月姐你說的,那個世界那麼大,我們要怎麼樣才能找到狙射樹梟的所在位置呢?」

蕭月解釋道:「我有特殊道具,可以在副本里定位到精靈的具體位置。」

「ok。」陳文峰恍然大悟,比了個手勢表示自己明白了。

蕭月點了點頭,環顧四周,看了一圈三人,問道:「你們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陳越搖了搖頭,關於那個副本的信息對方已經說的非常清楚了。

有趣的是,這個懲罰副本與他之前遇到的那個正好完全相反。

一個完全由人類統治,一個則完全由精靈統治。

人類與精靈,作為從古至今都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的存在,兩者的關係也在不斷隨着時間的推移來逐漸發生改變。

古代,人們將精靈稱之為「魔獸」,並認為它們是可怕的存在。

但隨着歷史年輪的滾動,人們也逐漸發現了「魔獸」身上的奇異之處,並開始對其展開馴服,並製造古老的精靈球,將它們變為戰爭的工具。

後來,戰爭結束,人們又發現了這種被稱之為魔獸的生物,有着明顯區別於普通動物的智商與不亞於人類的情感,魔獸被改名為精靈,開始正式融入人類的日常生活,就此,精靈對戰應運而生。

到了現代,精靈對戰發展到了鼎盛時期,人類與精靈早已成為了息息相關的存在。

他們一起吃飯,一起散步,在生活中互相照顧,陪伴彼此度過人生的每一天。

那麼未來呢?

人類與精靈的未來會是什麼樣的呢?

這個問題誰也不知道。

反正陳越不希望它變成【崩壞世界】或接下來這個懲罰副本那樣。

從蕭月家離開后,陳越並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傳送到了商業區,準備在這裏淘一下有沒有自己能用的神奇道具。

這個無限空間里產出的道具很雜,除了基本的像火之石、銳利鳥嘴這種精靈用道具以外,還有很多具有特殊效果的奇妙道具。

比如傳送地標,答案之書,又比如蕭月的超級離洞繩和心電感應糖果。

但一般來說這些道具都非常實用,獲得的玩家自己就拿去用了,除了缺積分,很少會有人特意拿出來售賣。

就比如陳越在面前的這個攤位上看到了一個道具。

【超級可達鴨噴壺:蘊含神奇力量的噴壺,澆水用道具,能讓埋在鬆軟土壤里的樹果在三十秒內開花結果。】

陳越有些心動,如果之前他在荒島求生本里有這個道具,那他當初絕對不會那麼狼狽。

心動歸心動,陳越還是面色不變的蹲下來問道:「這個,怎麼賣的?」

攤主看了一眼面前這個大帥哥,然後豎起八根手指頭。

陳越看了一眼,猜測道:「八千?」

攤主被這個數字嗆了一下,搖頭道:「哪有這麼離譜,一口價,八百!」

好便宜!

陳越二話不說付了積分將可達鴨噴壺給拿走了。

他現在還剩下六萬兩千積分,八百積分對他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如果真要計算,恐怕只是他下一次大型副本的零頭。

更何況這個道具在某些特殊情況下還能發揮出意想不到的作用,總得來說,物超所值。

攤主在後面面色古怪的看着陳越離開的背影。

無限空間的普通玩家下一次副本一般只能拿到一兩百積分,甚至還有的鹹魚一趟只能拿幾十積分。

八百積分對於這種玩家來說可不是小數目。

一個冤大頭。攤主在心裏做下了這麼一個結論。

……

將超級可達鴨噴壺裝進背包后,陳越又在商業區逛了一圈,但可惜的是,並沒有遇到第二個他能用的到的道具。

於是他便直接傳送回了自己的房間。

蕭月說,那個世界神獸的實力非常強大,陳越想了想,來到雜物間將那對紅藍寶珠從玻璃展示櫃拿了出來。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到時候要真遇到了什麼神獸大混戰,他還能藉助固拉多與蓋歐卡的力量來抵擋一會。

就是不知道那個世界的超夢會是什麼樣子。

陳越看了一眼背包中的超夢好感度以及超夢之心,他想到了崩壞世界的那隻背負着痛苦與絕望的超夢。

不知道它現在怎麼樣了。

就在這時,雪拉比從房間里飛了過來,坐到了陳越的肩膀上。

自從陳越從狼人殺副本回來后,它便沒有去過樂園的森林,而是一直待在他的身邊。

陳越想了想,問道:「明天我要去下副本了,你要和我一起去嗎?還是和上次一樣待在家裏等我回來?」

「比!」

雪拉比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前者。

相比於宅在森林中發霉,它覺得還是待在陳越身邊更舒服一些。 第260章

陳北冥站在那裡,巋然不動,雖然沒說話,但挑釁味十足!

王淼惡狠狠的瞪著陳北冥:「小子,你以為你攀上了趙九龍,我就不敢動了你么?實話告訴你,把我惹急了,趙九龍我也不給他面子!」

「敢打我的兒子,就要付出代價!我可不管你有沒有準備好。」

話音剛落,蕭綺夢這邊已經走了上來,擋在了陳北冥面前,警惕道:「你們要做什麼?光天化日的你們還想打人不成?」

王淼見狀,冷笑一聲:「放心吧,今天我不會打人,畢竟情況特殊,我也不想惹出事來,但是今天之後可就不一定了。」

「不過對付你們,我有一萬種辦法。」

說完,王淼指了指他們身後的這些貨,冷聲道:「這貨你們就別想著出手了,我王淼一句話,沒人敢給你們運,所以就不用白費力氣了,我在龍川這點實力還是有的。」

說完,一旁的蕭馨然抱著肩膀,面帶邪笑走了上來:「王總,不用跟他們廢話了,蕭綺夢,現在這個情況你們也看到了,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這些貨,二十一件,我全收了,你賣還是不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