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仇你是怎麼了?以前的膽量去哪裏了?姜兄可是在爲了幫你報仇才這麼努力的修煉,可你居然在害怕,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孬種了?爲什麼姜兄會比你強?哼!光憑這膽氣,就不是你能擁有的,血仇心中不斷的鄙視着自己,想通過這樣的手段,爲自己打氣壯膽。

姜峯的身影越走越遠,血仇拳頭緊緊的捏住,指甲插入了掌心肉內,一滴滴鮮紅的血液順着掌心,慢慢的掉下,掉落在冰面上,慢慢的擴散開來。

“姜兄,等等我!今天這條命我豁出去了!”

血仇終於在百般深思之下,決定豁出去了,自從跟了姜峯之後,血仇變了很多,以前的霸氣、傲氣、膽氣都消失了,而此刻在姜峯的那句“我姜峯沒有孬種的兄弟”話後,血仇消失的那些氣似乎都回來了,此時的血仇,全身的熱血都沸騰了。

血仇的聲音,飄進了姜峯的耳中,姜峯也在聽到這句話後,停下了腳步,但姜峯沒有回頭,沒有說話,只是嘴角慢慢的掛起了一絲微笑。

。。。

其實姜峯之前也是故意這樣說的,爲的就是要喚醒血仇,雖然姜峯聽到秦風的話後,並不吃驚,因爲姜峯也知道秦風貪生怕死的本性,秦風怕死就怕死吧,姜峯總不能逼着秦風不怕死吧!

可姜峯之前聽到血仇的那句話後,雖然臉上沒有表現出來,可是心中卻是大大的震驚,因爲姜峯從認識血仇以來,從來沒見過血仇一次臨難而退,就算在曉峯城時,當時姜峯團隊面對的肖王兩家那麼多人,而且姜峯這個主力還昏迷不醒,可血仇依舊和飛崖拼死抵抗,就算身受重傷,也沒有退過一步。

可是這纔多久,血仇就已經變得這麼怕死了,或許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有秦風這樣一個貪生怕死的人在身邊,血仇也會被慢慢同化。

“姜兄。。。”

血仇跑到姜峯的背後,一隻手放在了姜峯的肩膀之上,叫了姜峯一聲,可是血仇下面的話,卻是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畢竟血仇此時是沒什麼臉面面對姜峯。


姜峯慢慢的回過頭,看向血仇,然後雙手重重的按在血仇的雙肩之上,語氣凝重的說道:“我的兄弟血仇,又回來了,只有這樣的血仇,纔有資格當我姜峯的兄弟。”

“嗯!”

半響之後,血仇眼眶有些溼潤的嗯了一聲,雙手也是按在姜峯的雙肩之上,然後重重的點了點頭,此時不需要多言,一切盡在不言中。

。。。

看着兩人的動作和聽着兩人的言語,秦風能夠感覺二人之間有着深厚的兄弟之情,突然,秦風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慢慢的低下了頭。

其實秦風心中非常的羨慕姜峯與血仇二人之間的這深厚的兄弟之情,不,不是羨慕,準確的說,應該是嫉妒。

別看秦風是皇級強者,但是像這種有皇級實力的人,對於神劍門那種大宗派來講,其實也就只算是個外門弟子。

而秦風爲何能得劍南悠的重用,只是因爲秦風的職業,畢竟夢寐這種職業本就稀少,而攝魂夢寐就更加的稀少了,物以稀爲貴,秦風也因爲這職業,使得自己在宗門的地位纔有較大的上升。

可是即便地位上升了,秦風那從小到大,一直以來的心理陰影卻無法隨着地位的上升而有所好轉。

其實秦風是個孤兒,在其幼年時候,被父母遺棄在山林之中,本來應該成爲野獸口中食物的秦風,或許因爲命不該絕,被神劍門下山採購後回來的廚房伙頭遇到,救了秦風一命。

而這伙頭膝下無子,又年歲老邁,就將秦風當成了親生兒子或孫子來養育。

可是好景不長,因爲伙頭年歲太大,又不是修煉者,沒有太長的壽命,在秦風八歲的時候,仙逝了。

秦風當時正處於幼年,不可能能繼承伙頭的工作,本應該成爲棄人,但神劍門念在伙頭爲神劍門付出這麼多年,就破格將秦風收爲弟子,而也在當時發現了秦風的夢寐屬性。

神劍門不乏識貨之人,當時在辨別出秦風屬性之後,便開始了特殊培養。

可是這個世界時充滿競爭的,就算是宗門之內,也是如此,秦風因爲是夢境屬性,不適合戰鬥,再加上其修煉太晚,所以在同齡人中,秦風的實力並不出衆,甚至可以說是屬於那種吊車尾的角色。

這也導致了秦風處處受到其他同齡弟子的欺辱,而因爲秦風的身份是廚房伙頭之子(或孫子),這種低賤的背景,更是受到了周圍弟子的鄙視,使得那些欺辱變本加厲了起來。

可是秦風倒也硬氣,愣是在這麼苛刻的環境下努力修煉,飛快的提升着實力,僅僅只用了十二年的時間,就達到了皇級高等實力,這般天賦比之姜峯也差不了多少,而這天賦之下,也受到了宗門的重視。

雖然隨着秦風的地位上升,以前一直欺辱秦風的人不敢再造次,可是秦風卻因爲那痛苦的童年,使得性格變得極其的孤僻,不願意與人交往,而這也直接造成了秦風二十年紀,卻沒有一個朋友,自然就更沒有兄弟了。

可是潛伏在姜峯身邊的這段時間,秦風見得最多的,就是姜峯與幾人的兄弟感情,秦風雖然心裏不屑,但是在其內心深處,卻是極其的羨慕的。 “秦風,你難道不想成爲我姜峯的兄弟嗎?”這時,姜峯迴頭看向秦風,沒有笑,表情很嚴肅的說道。

聞言,秦風的整個人如同觸電一般,愣在了原地,兩個沙包一樣大的拳頭也不自覺的捏緊了,此時秦風的內心正在強烈的掙扎着。

秦風想了很多,想到讓自己勇敢點,和姜峯二人拼死一戰冰霜魂靈,想到放棄宗門的任務,真心和姜峯幾人成爲兄弟,體驗一下那種有兄弟,有朋友的感覺,但是當秦風想到了宗門那龐大的實力後,最終還是打消了和姜峯成爲兄弟的念頭。

或許一些外人甚至宗門內的外門弟子,都不瞭解神劍門的厲害之處,但是秦風作爲神劍門的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是看到過很多神劍門的辛祕的,秦風知道,他自己看到的這些,僅僅是神劍門的冰山一角的底蘊,可是僅僅是這一點底蘊,就讓秦風覺得是不可反抗的,即便是姜峯也不可反抗。

在這種壓力下,秦風不敢背叛神劍門,不敢和姜峯成爲真正的兄弟,但是如果僅僅當這一時半會的真兄弟,秦風還是可以接受的。

想到這裏,秦風慢慢擡起頭,看着姜峯,又看了看血仇,說道:“承蒙姜兄看得起,那我秦風也和血仇兄弟一樣,今天就把這條命擱這裏了。”

聞言,血仇笑了,姜峯也笑了,姜峯說道:“放心,就算死,我絕對不會死在你們後面的。”

“嗯!”

血仇二人都看着姜峯,重重的點了點頭,此時姜峯的這一句話,讓三人的眼中,燃起了熊熊的烈火,那是體內的熱血在沸騰!那是靈魂的戰意在釋放!

看着二人的表情,姜峯笑了笑,心中滿是欣慰,一生中,有幾個願意和你同生共死的兄弟,夫復何求?

。。。

血仇二人跟在姜峯身後,來到了離冰霜魂靈不遠的一個地方後,便停了下來,沒有繼續前進,這次姜峯幾人有經驗了,上次就是太過於靠近冰霜魂靈,才被它先發現,然後遭到偷襲,同樣的錯誤,姜峯自然不會犯兩次。

“血仇,秦風,你們記好了,你們的任務就是限制冰霜魂靈,繼續按照用對付冰霜之魂的那種手段,血仇的精神攻擊,秦風你的攝魂,若是情況不妙,你們就立刻逃走,我來斷後,切記!”姜峯將計劃和血仇二人說了之後,又皺眉凝重的說了一遍重點。

二人聽完,也同樣表情凝重的點了點頭,見識過冰霜魂靈的手段之後,血仇二人再也不敢小視冰霜魂靈。

“附陣——魂力加附!”

隨着姜峯的一道喝聲,大陣再次被結了出來,一個碩大的光圈不斷的擴大,使得面積也越來越大。

“你們就躲在這裏,我去引那畜生入陣。”姜峯說完,深呼吸了一口氣,隨着雙手數道印節結出,青色火苗慢慢出現在了姜峯的身上。

姜峯召喚出了青火後,並沒有貿然出手,而是繼續凝結下一個魂技,這個魂技不用想也知道,定然就是冥鳳天翼的進化型——鳳鳴。

姜峯爲何之前不用大招,而現在用大招,也是有原因的。

之前的那次,姜峯若是用了大招,且不說能不能解決冰霜魂靈,就算解決了,也一定會因爲大招的聲勢引來其他魔獸。

可是現在不一樣,現在的環境比之之前多了個空間寒流,姜峯觀察過,冰霜魂靈在這空間寒流到來之後,竟然放棄繼續蹲守自己三人,而強行進入冰封狀態。

姜峯也從這件事猜測到,因爲這空間寒流,一定使得許多其他魔獸也進入了自我冰封或者深眠狀態,這樣的情況,也使得姜峯覺得可以使用大招,而應該不會引來其他魔獸。

。。。

“嗷嗷~!”

隨着一聲清脆的鳳鳴之聲,一道鳳凰的虛影從姜峯身後翱翔而起,直衝天際,虛影越過雲端,再掉頭下落,對着姜峯滑翔而去,在離姜峯不遠的地方,虛影開始不斷的縮小,直到最後變成一把火紅色的細劍。

姜峯一手抓過細劍,對着虛空比劃了幾下,然後就看向冰霜魂靈。

“咔嚓~!”“咔嚓~!”“咔嚓~!”

就在此時,姜峯引發的動靜也引起了冰霜魂靈的注意,冰霜魂靈身上的冰封層開始出現無數的細小裂紋,裂紋越來越大,直到冰封碎裂。

兩個小光團又亮了起來,冰霜魂靈解除了自我冰封后,就靜靜的看着姜峯,沒有動作,也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

此時的冰霜魂靈,內心一定萬分的震驚,它實在想不通,姜峯也是如何接下它的冰山絕招的,也想不通姜峯是如何度過空間寒流時期,並且還能從冰山中走出來。

這一切的一切都太過於駭人聽聞,說出去,恐怕就算是大陸上的一些智者都無法解釋姜峯是如何度過這一次又一次的磨難,那就更別說冰霜靈魂會猜得到了。

見到冰霜魂靈現出了身形,姜峯並沒有動,只是揮舞了一下手中的鳳鳴,用手指對着冰霜魂靈勾了勾,臉上寫滿了挑釁。

“嗷嗷~!”“嗚嗚~!”

冰霜魂靈不愧是有靈智的魔獸,居然能夠看懂姜峯的表情是挑釁,而在看懂姜峯的表情之後,冰霜魂靈頓時就怒了,直接對了姜峯大叫了兩聲,以表示心中的憤怒。

一個手下敗將,竟然還敢挑釁自己,這尼瑪不弄死你,我就不姓冰霜,或許這就是冰霜魂靈此時心中的想法。

“去死!”

見到冰霜魂靈大叫了兩聲,姜峯知道這是冰霜魂靈要出手前的徵兆,當下姜峯也不敢再繼續浪費時間,這個先手的機會,絕對不能錯過。

隨着姜峯的一道喝聲,姜峯手中的鳳鳴劍,斜指冰霜魂靈,雙腳點地,一個箭步,整個人彈射而起,直逼冰霜魂靈頭部而去。

“嗷嗷~!”

冰霜魂靈完全沒有料到姜峯會先出手,再它看來,像姜峯這種手下敗將,面對自己應該都只有躲避或者防禦的份,哪裏有進攻的份。

姜峯身後出現許多的殘影,速度極快,可是這點速度,對於冰霜魂靈來說,顯然不夠看,要知道,冰霜之魂和冰霜之靈融合之後,那速度可是在姜峯之上的。

冰霜魂靈雙手合十,扣在了一起,然後慢慢的擡高,直到頭頂,冰霜魂靈臉上的兩個小光團,一閃一閃的盯着姜峯的身形,心中計算着,以姜峯現在的速度,要多久才能到達自己身邊,到時再出手,一拳將姜峯砸到地面冰層中。

冰霜魂靈的如意算盤打得好,可是它也太小看姜峯了,若是姜峯真笨到連冰霜魂靈這種智商都能算計到,那姜峯也稱不上睿智了。

果然,就在姜峯的身形距離冰霜魂靈還有十數丈的位置,姜峯看着冰霜魂靈,嘴角掛起了一抹幅度,然後身子一閃,立刻改變了方向,朝着冰霜魂靈的腳下飛去。

姜峯並沒有故意去掩飾這笑容,好像是故意笑給冰霜魂靈看的。


而冰霜魂靈看到姜峯的笑容之後,臉上的兩個小光團立刻猛的縮小,緊接着,冰霜魂靈舉到頭頂的拳頭猛然朝下砸去,以拳頭下落的速度,剛好可以在姜峯接觸冰霜魂靈身體之時,轟中姜峯。

。。。

而這時,姜峯又笑了,不過這次的笑容,並沒有被冰霜魂靈看到。

果然,姜峯在改變了方向之後,立刻又變向了,從朝冰霜魂靈腳的方向,變到了朝胸的方向。

見到姜峯連番變向,冰霜魂靈臉上的小光團再次縮小,冰霜魂靈努力的想收回拳頭,可是宇宙的慣性之力,豈是一個小小的魔獸可以改變的?


見到冰霜魂靈無法改變拳向,姜峯立刻深吸了一口氣,猛的加快了速度,這一手,無疑又讓冰霜魂靈震驚了。

其實這一切都是姜峯事先計算好的,要知道,姜峯第一次和冰霜魂靈交手之時,雖然有帝級實力,但那只是初入帝級,並沒有穩定下來,所以姜峯當時的速度,並不是真正的帝級速度。

而姜峯在神祕空間內吸收了一隻冰靈,這不僅使得姜峯的帝級實力穩定了下來,還使得姜峯的實力略有精進,這也使得姜峯的速度會有一定程度的提高。

姜峯之前雖然用出了青火,但是沒有完全用出最快速度,而是儘量保持和先前的速度一致,就是用來迷惑冰霜魂靈,等到時機成熟,姜峯會立刻用出全速,這樣可以打冰霜魂靈一個措手不及。

而姜峯衝刺的真正方向,其實是冰霜魂靈的胸口,因爲那是水靈珠所在位置,但是姜峯最先卻是朝冰霜魂靈頭部衝刺,爲的也是迷惑冰霜魂靈,中途故意露出笑容給冰霜魂靈,然後變向,這都是爲了迷惑冰霜魂靈。

姜峯所要的,就是誘騙冰霜魂靈做出一次錯誤的出手,好讓姜峯有機會接近冰霜魂靈的胸口,然後一劍刺入其胸口,搶得水靈珠。

畢竟姜峯雖然覺得大招不會引得其他魔獸到來,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所以姜峯只得速戰速決,其實姜峯殺不殺冰霜魂靈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姜峯必須要搶得水靈珠。

PS:家裏網線出問題了,這兩天都是在網吧碼字的,太吵了,所以思路很不清晰,如果一些看着彆扭,請見諒,那網線應該明天就修好了。 紅光劃過,一層水霧和冰霜魂靈的嚎叫也隨之出現。

“怎麼可能!!!”

姜峯在半空中一個翻滾之後,穩穩的落在了地面冰層上,可當姜峯擡頭看向自己的傑作之時,嘴上的微笑消失了,變成了震驚。

因爲姜峯的絕招鳳鳴,竟然只對冰霜魂靈造成了一點點傷害,只在其胸前留下了一道不深的劃痕,而這劃痕還在不斷的飛速癒合。

姜峯怎麼也不明白,爲何之前的烈焰青龍槍上的高溫都能對冰山造成一定的傷害,而鳳鳴所攜帶的高溫絕對比烈陽青龍槍要高出許多,可是卻對冰霜魂靈造不成絲毫的威脅。

。。。

水霧消散,冰霜魂靈全身抖動着,這並不是因爲受傷所致,而是因爲被姜峯這個手下敗將玩弄了一番,此時正在氣頭上。

“動手!”

這時,姜峯突然朝身後的血仇二人大喊了一聲,而聽到姜峯的呼喊,血仇二人的早就結好的手印也是立刻一變。

“精神干擾!”“攝魂!”

二人大喝一聲,雙手朝着冰霜魂靈一推,兩道無形的波動被推出,朝着冰霜魂靈疾馳而去。

而冰霜魂靈在姜峯喊出“動手”這句話的時候,身形就開始慢慢消散,很明顯,冰霜魂靈是想用出那類似於空間隱匿的技能了。

不過好在姜峯事先就與血仇二人計劃好了,而姜峯心中又時刻計算着冰霜魂靈要使用那技能的時間,此時打出了一個提前量,這才使得冰霜魂靈的身形在即將完全消失的時候,被血仇二人阻止了。

冰霜魂靈消失了一大半的身形慢慢的又浮現了出來,嗷嗷叫了兩聲,雙手也不由自主的敲打着那碩大的頭顱,拼命的掙扎着,似乎非常的痛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