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兵剛到三級,見消耗的差不多了,妖姬直接qw一套踩了上來,傑斯嚇了一跳,直接交出閃現!

沒想到妖姬也是交出閃現,鎖鏈直接鏈住,點燃,平a!

一套帶走!

傑斯,被單殺!目標編號004 當傑斯躺下的那一刻,鄧冰有點懵了。

快,太快了!兇,太兇了!

他才兩級的時候,妖姬秒升三級直接把技能全砸在他臉上,就是反應過來閃現,恰好中了妖姬的詭計,閃現走的話,妖姬也閃現很容易就跟上了e技能。

鄧冰苦笑一聲,三分鐘不到,妖姬已經拿了兩個人頭了,這還怎麼打?

烽皇 “我去啊,這個妖姬要起飛了啊。”臺下的觀衆議論紛紛。

“傑斯不是很好打妖姬嗎?站遠了直接轟啊?妖姬上來就跑啊,怎麼還被單殺?”

“你以爲像你一樣是青銅?傑斯的炮轟的到妖姬?妖姬抓住機會就是起手qw,疼的不要不要的。”

“哎。已經兩個頭了,這把是妖姬的節奏。”

鳥哥也是笑了笑:“看來癲狂的妖姬還是那麼強勢,一點也沒讓我們失望。”

“是的,開局已經拿了兩個人頭的妖姬將會是全場最大的威脅。”小欣也分析道,“現在就看理工大學怎麼應對了。”

黃傑的巨魔還在與大樹硬碰硬補兵。按上路來說,絕對是不虛大樹的,但是譚江的野區卻有點慘,妖姬在擊殺後直接回去出了惡魔法典加一本增益典幅與獅子狗一起來到野區,將藍buff也給反了。

傑斯藍也沒拿到,螳螂的野區也被搜刮一次,真的是很慘。

這個開局,東大的中野把理工大的中野簡直是完爆了。

文小西看到中野的慘狀,心裏也是咯噔一聲,頓時覺得自己壓力好大。

“天哥,我們要不要打一波?最好下路能打開優勢。”

林天淡淡的道:“你先好好補兵。”

“哦。”文小西無奈的繼續穩定的補刀,下路直到現在也沒打起來,很不正常啊,上兩局都是無限針對下路的。

不過剛說完,下路就來人了,林天插在小龍圈上方的眼位直接看到了獅子狗的動向,雖然三角草叢裏沒眼,但是已經看到了。

“小西。”

“我知道。”文小西咬咬牙,準備往回拉一點,現在都還五級,沒有打的資本。

可是盧錫安和風女卻步步緊逼,十分的強勢。

“聖槍洗禮!”盧錫安到六了!

盧錫安也不省,直接交出了大槍,想要壓低老鼠和璐璐的血量,剛開始一秒老鼠被大招打中,不過隨後通過走位和璐璐的盾抵消了大部分傷害。

可盧錫安得理不饒人,直接e上來打出兩發被動,甚至打出了一發暴擊,老鼠血量只剩下一半了!

“怎麼辦?天哥?”文小西有些慌忙,邊往後走着,隨時準備按下治療。

“不要慌,繞着塔打。”林天不緊不慢的說,“獅子狗草叢裏,他開了大招,我們在塔下也能看見。注意獅子狗的位置!”

正在這時,傑斯瘋狂打着信號:“妖姬消失!”

林天臉也是一沉,隨時喊來巨魔傳送,黃傑也早就準備好了,立刻傳送在塔下,保護老鼠。

老鼠還剩一半的血量,很危險,文小西想往後撤,但是林天卻不讓,妖姬已經消失,極有可能在一塔後方草叢蹲着,五級的璐璐此時眼石還沒做出來,那裏沒有視野。

正在文小西猶豫的時候,突然從從草叢旁邊竄出一個妖姬,qw全部仍在老鼠身上。隨後w回身,也不貪心!

可就這麼不到一秒的時間裏,老鼠的血量直接殘血,文小西咬牙交出治療。

而此時獅子狗也管不了這麼多了,開啓大招。直接衝了上去,林天看的清楚,在獅子狗要撲的瞬間,直接按下w!

“變羊!”

獅子狗應聲倒地!

“打!”林天低喝一聲。

文小西和黃傑也是直接掉轉槍口,對準獅子狗就是一頓狂揍!

冰點知道自己進去要被變羊。怒不可遏,但是依然要殺老鼠!

獅子狗扛着塔,盧錫安直接衝上去想要點死,巨魔給了一個柱子,讓盧錫安卡了一下。

可就在此時,文小西因爲光顧着打輸出,走位不慎,被風女一發q給吹了起來,老鼠飛到天上!

盧錫安眼睛一亮,剛走出柱子卡的位置,直接q加兩發平a收掉了老鼠的人頭。

“老鼠死了,理工大這邊的輸出就沒有了,他們這波團應該已經輸了。”鳥哥分析道。

觀衆也是這麼認爲,東大打的太剛了,直接不講道理的越塔。而且每次都多一人,大樹都還沒下來,眼看就要把上路塔拆掉。

這時譚江也終於趕來,側翼騷擾盧錫安和獅子狗。

獅子狗因爲扛了太多的塔,血量已經很慘。風女直接開啓大招回血。他們還想繼續殺!

老鼠死後,巨魔就一直在被盧錫安打,前期盧錫安的爆發超高,這讓只出了一個鎖子甲一雙鞋的巨魔真心扛不住,三下血量就少了三分之一了。

“盧錫安傷害也太高了。就連巨魔也扛不了幾下的。”

“肯定啊,當前版本的第一adc啊,傷害簡直是爆炸的。”

“相比之下,老鼠要後期起來後才猛。”

“好,那這麼說的話,理工大這波團輸定了啊。”

巨魔正想撤,卻被風女一個減速,痛苦不已,盧錫安和獅子狗看準備機會,直接上去打。

螳螂眼看着也是忍不住了直接跳了上去,減速盧錫安和風女,但是螳螂的傷害太低了,初期的螳螂要是沒有發育起來,簡直就是一個累贅!

巨魔交出了閃現拉開距離,卻被盧錫安最後一下暴擊暴死。閃現也白交了。

防禦塔的仇恨被拉到了盧錫安身上,風女趕緊給護盾後撤,螳螂在一旁也是無可奈何,也只能選擇後撤了,可是他剛想撤的時候,獅子狗再次朝他撲了上來!

連螳螂也要殺嗎?

獅子狗和螳螂,兩個s4版本大熱的打野英雄,也是兩個很有淵源的英雄,不知道經過了多次的碰撞,此刻又戰在了一起!

譚江也是個暴脾氣,直接撲上去攻擊,給獅子狗施加無形恐懼,如果只是獅子狗一個人的話,譚江絕對不會慫,但是此時還有一個傷害爆炸的盧錫安。在他與獅子狗硬拼的時候,盧錫安一發q,接兩下平a,隨即後撤!

打出了接近四百的傷害!

我的天,螳螂直接沒有了機會,選擇隱身逃走,可是風女冷笑一聲,直接在塔下一個真眼插下去!

螳螂被暴露無遺!

完了!

譚江心裏一愣,隨即被獅子狗最後一下打死!

“噢,風女帶了一個真眼!真的。上一次比賽,理工大的輔助也是一個真眼,直接挑釁的插在中路一塔,讓大樹傳送,現在對面又回敬一個真眼。這算是扯平了啊。”

鳥哥笑着說道,觀衆們也是看的議論紛紛,這個風女真是有脾氣啊,直接真眼插的螳螂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無奈被盧錫安收掉了人頭。

螳螂也死了,巨魔也死了,在加上之前的老鼠,已經是0換3了,這波團東大已經是大獲全勝了,鄧冰的傑斯加速趕來。團戰已經結束。

他憤怒的一發超遠距離的炮彈轟在了盧錫安身上,不過有風女的護盾,並沒有轟掉多少血量。

鄧冰冷喝一聲,只想閃現過去想要錘回來一人,正在這時,妖姬突然出來!

之前打完一套的妖姬把老鼠血量壓的非常殘,此時終於技能cd冷卻好,可以再來一套。

癲狂眼中只有瘋狂,完全看也不看衝上來的傑斯,直接w朝着璐璐飛了過去。

大家這才注意到,原來這還有一個璐璐啊,不禁有些失望,選個璐璐輔助沒什麼作用嘛。

剛纔的團戰,璐璐放出了技能就沒什麼事了,它做的只有一件事。

等兵線來,補兵!目標編號004 是的,補兵,三個小兵之後,老鼠死了,巨魔死了,螳螂也死了。

但是誰都沒有殺璐璐,因爲他們都知道,璐璐不能殺,因爲要給癲狂留着。

此時癲狂滿腔的怒火都要發泄在這個璐璐身上,誰也不知道原因,詭術妖姬邪魅的身影朝着前方突進,目標直指璐璐。

而璐璐終於在補刀第四個兵的時候,金光一閃!

“砰!”

六級了!

後臺的ak47已經一亮,微微眯着目光:“你想到了什麼?”

旋風呢喃一聲:“那一場的牛頭。”

“沒錯,”ak47淡淡的說。“第七十八場的時候,牛頭在上路一塔頂小兵升到六級一波,直接反打,換掉了一人!”

“這個套路,如果不是他。說出來我也不信!!”

此時妖姬也是微微一愣,居然在這個時候六級了!

那豈不是……

“變大!”

林天面淡然,瞬間把大招套在自己身上,並且讓人震驚的是,居然把妖姬頂起來了!

是的,在妖姬w飛過來的瞬間用大招把妖姬頂了起來,w的傷害沒有打出來!

而且防禦塔第一時間給上傷害,妖姬被控住!

癲狂也是微微愣神,瘋狂按下w,想要回去,可是……

一聲綿羊發出的聲音讓他心裏咯噔一聲。

藥香逃妃 “哇,妖姬變羊了!”

“哈哈,璐璐克妖姬啊,就因爲有w技能的。”

“可是璐璐的w用的好久剋制,用不好就是雞肋,一般璐璐是打不過妖姬的。”

“你看這個璐璐用w用的多好,自己沒傷害,就讓防禦塔來打。”

“高!真是高!先前還以爲這個璐璐沒什麼作用呢。”

在妖姬變羊的瞬間,林天手速飛快的在妖姬身上給出了e技能,並且幾乎是同一時間,接上q閃耀長槍!

兩重傷害讓妖姬有些吃不消,就在妖姬起身的瞬間,他絕對了不回去,直接打!

最後一段w踩上璐璐,也要把它殺死!

額就在此時,妖姬準備動身的瞬間,身上卻掛上了一個虛弱!

“我靠!璐璐虛弱還留着啊?”

“是啊,剛纔打團戰的時候璐璐一直沒有交虛弱,老鼠死的時候都沒交。”

“額,也就是這個輔助了,要是換成其他的,早就上去噴人了。”

“可是,這個虛弱給妖姬一套上,我的天,他打的出來傷害嗎?!”

此時癲狂腦袋都快氣炸了。 血嫁,神祕邪君的溫柔 誰能想到一波團戰下來輔助居然什麼技能都沒交,眼看着自己的ad死了,上單,打野也死了,居然什麼技能都不交?

要留着幹什麼?殺中單嗎?

可是心裏剛想着,癲狂一愣,他真的要單殺我?!

雖然覺得很可笑,但是此時防禦塔還在打他,璐璐eq傷害全部砸給了妖姬,還套上虛弱。

趁着虛弱的瞬間,璐璐緊接平a!

一下,兩下!

“媽的!”癲狂怒急,被動觸發,兩個妖姬,向同一個方向逃走!

“哇!又是真假妖姬喲!”

“這個分辨啊!要是璐璐一下不能中的話。就慘咯,妖姬就逃跑了。”

“你傻啊,剛纔璐璐不是給了e嗎?!”

“笨蛋!虛弱也給了!還分不出嗎?!”

林天淡淡一笑,朝着左邊掛着虛弱的妖姬a出了最後一下!

“砰!”詭術妖姬嬌喝一聲,最終倒地!

“輔助單殺中單了!輔助單殺中單啦!”

全場理工大的支持者都興奮的叫了起來。這個單殺就夠了,之前死了三個完全不算什麼,一個輔助璐璐都能夠單殺有兩個人頭的妖姬,想想就覺得搞笑!

“哇!這個璐璐太厲害啦!”

“是啊,真的是厲害。而且我發現真的很剋制妖姬啊,w過來我變羊!”

“你分身,我有e!哈哈,簡直是完美剋制!”

“這下妖姬真的氣的吐血了。”

“璐璐加油!理工加油!”

“耶!”文小西在泉水裏爲林天加油,滿臉都是激動,一個輔助都能殺中單,這帶來的收益比一個擊殺要大的很多。

之前因爲死了而情緒低落的黃傑,譚江等人都是興奮的爲林天喊nce!

死了有什麼關係?我這邊一個輔助都能殺你中單!

癲狂有些懵了,盧錫安也有些懵了,獅子狗更是抑制住內心想要衝上去擊殺璐璐的衝動,因爲此時在他面前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傑斯!

“撤退!”林天淡淡的道。

鄧冰見也差不多了,咬牙後撤,這波團戰結束,東大戰隊打了一個1換3,可以說是賺的。很賺很賺!

但是他們的臉卻一個個的都陰沉着,彷彿被一換三的是自己。

癲狂微微閉上眼睛,略長的頭髮擋住了眼中的一抹精光,冰點有些怒意,“癲狂。爲什麼剛纔那麼着急?”

他沒有說話,只是在心中仔細的把剛纔的畫面重複了一遍又一遍,每重複一遍,他的憤怒就又增加幾分!

風女也是心有不甘,同樣是輔助。但是自己絕對沒有對面輔助的那種魄力,直接與癲狂的妖姬去硬剛!

鳥哥有些震驚了,呆呆的說:“這個璐璐實在是有些邪門,哪有輔助是這樣玩的?”

他說的是廣大玩家心裏的話,哪有輔助是這樣玩的?虛弱不給對面的突進,不保adc,反而是留到了最後,大招給自己直接殺掉了對面中單。

雖然很漲氣勢,但是如果在一般的玩家眼中,那是會被噴成狗的。

可是小欣卻不這麼想,她笑着分析道:“剛纔的那種情況下,璐璐沒有到六級,沒有大招,只有e技能能給adc加盾,q根本就沒傷害。你讓一個沒有大招,沒有傷害的璐璐去與敵人硬拼嗎?”

“至少我覺得璐璐的做法是正確的,保存自己這邊的戰鬥力,然後在最後一刻,擊殺了妖姬!實在是令人驚喜!”

小欣眼中掩飾不住的興奮,鳥哥卻是哼了一聲:“即使這樣,理工大還是劣勢,唯一的人頭是在輔助身上,沒有什麼用的。”

小欣只是淡淡一笑,沒有再說些什麼,鳥哥說的的確是這樣,即使殺了妖姬,理工大還是劣勢,局面並沒有扭轉過來。

冰點身爲東大隊長,此時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目光冰冷:“大家聽我說,從現在開始,誰都不要管這個璐璐,殺中路,殺上路,搶野區都行,就是不要這個璐璐,抓住老鼠落單的時候擊殺,只要璐璐在,誰都不要去管他!”

衆人神情一愣。卻是咬咬牙點頭,默認了冰點的做法。

守衛者之星際狂飆 “癲狂,你說呢?”冰點最擔心的就是癲狂,如果他一意孤行的去殺璐璐,拖了節奏不說。甚至還有可能把自己的命搭進去,他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癲狂沉默不語,冰點卻是語氣冰冷:“我是東大的隊長,現在這場比賽要聽我的,”隨後他看到癲狂鐵青的臉,語氣緩和了一些,“只要我們把其他路全部打崩,這個璐璐就算再逆天,也沒什麼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