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我怎麼會沒有想到這些!”林寒懊惱極了,連忙取出了一樣東西,林彥一看,這正是自家爹爹的天道神器——天目鏡。

“爹爹是想要找大娘在哪兒嗎?大娘很擔心你,當聽到藥武說你靈力盡失,淪爲一個廢人之後,更是嚇得直接去找你了。二孃和我娘都想要去找你,但是我們一個家族,需要人看管着,從來都是二孃和我娘在忙,所以她們沒有時間去找你。可這不代表我二孃和我娘不在乎你。況且這件事情,也只是當時在場的我和大娘還有藥武知道,連姐夫都不知道。”林彥也是慌了,他想要幫大娘的,但是大娘不允許。

她說如果他幫忙,讓他的神獸出面去找林寒,林寒一定會躲起來的。

依照他的性格,不會讓她找到的。

但是大娘一出去是一年多沒有音訊,他也是有些慌了。

“知道了,這件事情,你還是不能跟你另外兩個娘說,我自由分寸。先走了。”林寒已經從天目鏡探查到了一些消息,話音落下,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原本還有個身影,先走卻空空如也的身旁,林彥忍不住低下了頭,苦笑了一聲,“真的和娘說的一樣,爹在乎我們。任何人都要在乎。”他相信不管是大娘還是他們當的任何人,如果爹知道了他們當有一個人下落不明的消息,一定會來找他們的。

林寒從天目鏡裏找到了一個地方,不過那頭顯示的畫面並不怎麼樂觀。楠兒被抓了,還被關了起來。

抓她的人並不是他最厭惡的獸靈族,而是一個不知名的小族羣。

因爲楠兒的修爲低,不是他們的對手。

楠兒之所以被抓,很大一部分是因爲她的美貌,她樣貌絕美,在神域大陸美女不少。但是有氣質和韻味的美女卻不多見。楠兒身既有着少女的外表,又有着成熟的風情,這才成爲了那些人的目標。

林寒幾乎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那個地方,時刻還關注着這天目鏡裏的動靜。

因爲還不是神帝,做不到神帝那般一步萬里。

大約花費了足足一刻鐘的時間,他此趕到了楠兒被抓的地方。

結果發現是一個黑市大賣場,林寒剛剛出現在這裏的一瞬間,引起了轟動。

畢竟林寒身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令人忌憚。

精準無誤的找到了那個地方,剛好輪到了楠兒要被出售。

“五千彩色靈石!你怎麼不去搶啊!”攤位前圍了不少的圍觀者,無一不例外的被楠兒的美貌給吸引了。但是一聽到對方報出的價格,直接心生懼意。

“給了,今晚能回去做新郎!不給,我留着自己用。”攤位的主人是一個神王階品的傢伙,他的嘴角掛着yin邪的笑容,環顧了一下四周,當目光落到林寒的身,身子猛地一僵,還沒再說什麼,身體直挺挺的倒下了。

林寒無視對方直接從他的身體踩了過去,走到籠子邊,擡手用力一震,牢籠破碎,被關在裏面的女人摔了出來,倒入了林寒的懷裏。

“放開我……”柔弱的小女人掙扎着要從林寒的懷裏出來,林寒低頭一看,明顯看到她的臉色出現了詭異的火紅,吐氣有些灼熱。顯然是被下了藥纔會如此,

林寒意識到這一點,不禁暴怒,心念一動,取出了自己的玄槍,然後,一槍打穿了這個神王的腦門。直接穿透而過,鮮血四濺,驚了在場不少的人。

“閣下請留步!”林寒抱着楠兒正要離開,忽然耳邊傳來了一道聲音。

擡眼一看,發現是幾個黑市管理者出面擋在了自己的面前。這些人無一例外,全部都是神皇級的強者。

林寒沒想到這個神王竟然在抓到楠兒之後會想到來黑市賺一筆錢,不過幸虧如此,楠兒纔沒有慘遭侮辱,可是她還是被下藥了。對給自己下藥的女人,他直接弄死,算是開一面了!

(本章完) “黑市交易,講的從來都是銀貨兩訖,你這般殺人越貨,不合常理。”對方面色難看的看着林寒,顯然是沒有認出林寒是誰。

林寒的威名雖然傳遍了神域大陸,但是真正認識他的人還是不多的。

“殺了便是殺了,我需要跟你們這些螻蟻解釋什麼?”林寒將楠兒放回到了自己的空間裏,隨即,玄槍飛入了他的手,“讓開,否則,我滅了你們。”

說完,將槍頭直指他們。

“小子!你再厲害也只是一個人!我們這裏有三個神皇!你是真當我們魔族黑市是你說闖便能闖進來的!”對方直接被林寒給激怒了,這小子是厲害,有神皇巔峯的修爲,但是寡不敵衆的道理他會不明白嗎?

“看來,我今天是必須要多殺幾個人了!”林寒冷笑一聲,玄槍直接脫手而出,飛向了其那個修爲最高的神皇七階。

這神皇七階本以爲自己能夠阻擋一下林寒的攻擊,結果發現對方的攻擊實力之強,是他連一招都接不下來的。

還未有任何的動作,玄槍穿透了對方的胸口,染了血紅之色,飛向了他身後的牆壁,重重的插在了牆。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誰都沒有想到一個神皇巔峯的強者會強悍如斯!

要知道這神皇七階跟對方不過是有三階之差,但是卻被對方一招給秒了。

這讓剩下的兩個神皇臉色異常的難看,“死,還是讓開!”林寒觀察到空間裏楠兒的動作之後知道不能再等了,面色極爲難看的開口問了一句。

那兩個神皇嚇得立馬退散,哪裏還敢招惹他一分。

“小子!你別得意!得罪了我們魔族!你死定了!”那兩個人衝着林寒的身後叫囂着。林寒權當聽不見,帶着楠兒一路快閃去了一個無人的地界。

隨後沒入空間,將楠兒從地抱了起來。

“楠兒,醒一醒!”林寒擡手,輕輕的拍了一下她的臉頰。

“我好熱~林寒,救救我……”楠兒眼神迷濛的看着面前的這張俊臉,她彷彿感覺到了林寒在自己的身邊,憑着本能的驅使,她伸出手扯開了林寒的胸襟。

楠兒是林寒的妻子,林寒自然不會拒絕她的主動。

只是被下藥了的主動,未免讓他有些鬱悶了。

不過這一晚,他還是不遺餘力的徹底化解了柳楠兒身的藥性。直到凌晨降至,這才抱着她沉沉的睡去。

“啊!”一道尖叫聲傳入林寒的耳,嚇得林寒立馬清醒了,睜開眼一看,發現是楠兒醒了,鬆了一口氣。

“乖,別鬧。”林寒聲音嘶啞的開口,多少年沒有這麼累過了。

果然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地啊……

“林……林寒!是你!”柳楠兒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已經激動不已,再看到林寒一臉的疲憊,又驚又喜。

“不是我你還希望是誰?”林寒聽到柳楠兒的話直接睜開了眼睛,眼裏閃爍着微光開口問道。

“你壞死了!明知道我在害怕嘛……”楠兒委屈極了,往林寒的懷裏一倒,扯過了蓋在他們身的衣服蓋住了自己姣美的身材。

“我是不會讓你出事的。”不得不說,這神域大陸連那種藥都特別厲害,還是損耗靈力的。

幸虧自己的修爲高,不然這一晚下來,如果是修爲低的,怕是早死在這頭了。

那個神王,怕是想要借用柳楠兒來除掉某些人才如此的吧!

而且他應該確信那個人會出現,而且還是好色之徒,不然的話,沒必要給楠兒下的那麼狠毒的藥。

“我知道,你從來沒有讓我擔心過。”柳楠兒覺得好笑,她當時憑着一封信件覺得林寒出事了,急匆匆不顧後果的跑出來尋找他。

結果自己給交代進去了,還需要他來救她,真是臉都丟光了。

“你也從未讓我失望過。”對於柳楠兒的舉動,林寒很感動。

這依稀回到了當年他在凡間的時光,自己出事,楠兒算豁出了性命,都會來救自己。

思及此,林寒伸出手,緊緊的將楠兒抱在了懷裏,絲毫不願意放開。

“林寒,抱得太緊了,弄疼我了。”楠兒皺眉,感覺到了林寒的力度有些大了。

“對不起,弄疼你了。”林寒連忙鬆開。

“這是哪兒啊?”柳楠兒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是郊外的時候,羞的臉都要滴出血來了。“你做事怎麼不找地方?”哪兒有在這種荒郊野外將自己給辦了的!

“這是我空間裏,你想什麼呢?”說完,林寒催動靈力,襲向了不遠處的一處林子之。

隨後一根根木頭從林子裏飛了出來,出現在了距離他們十米開外的空地,然後自動開始搭建起了房子來。

“你在幹嘛呢?”楠兒好的看着林寒的舉動,不太明白他在做什麼。

“在我將你送回丹樓之前,你最好好好的待在我的懷裏哪兒都不要去。”林寒話音落下的同時,用靈力所搭建的木屋已經建好了,林寒起身,一把將楠兒抱了起來,帶着她,走向了木屋。

“你又要將我送走!我不走!”楠兒執拗的開口,一聽到林寒又要將自己送走,他怒了。

“不行,你必須走!”林寒皺眉,他可不許她再這麼胡鬧了,如果她再出點什麼事情,他怕自己會崩潰的。

“林寒!”楠兒也生氣了,直接掛在了林寒的脖子,然後湊過去,在他的嘴脣狠狠的咬了一口。

這一口下去,非常狠,連血都給咬出來了。

“嘶~”林寒皺眉,這女人真是……

“你休想再將我一個人丟下!我不要再被你丟下了!”楠兒說什麼都不願意放手了,伸出手,緊緊的將林寒抱住。“林寒,不要跟我分開了好不好。我不怕死,我怕的是沒有你在我身邊。活了這麼久,我早活夠了。我只是想要待在你身邊,能過多久,多過久。”柳楠兒開口訴求。

“楠兒,你可知道,我現在的敵人,非同一般。”林寒嘆了一口氣,不是他不願意,是他不敢啊。

(本章完) “我不管!反正我是要跟你在一起!死活都行!”柳楠兒開始耍起了蠻不講理的那套。

這樣一來弄得林寒很是無語,現在來看,想要再送她離開,自己都會捨不得。

“林寒,其實我挺自私的。”見林寒被自己弄得有些無奈了。柳楠兒的面容總算鬆動了一些,輕輕打了一個響指,身出現了一套衣服。

雖然已經跟林寒成婚這麼多年了,但是她還是沒有跟他這麼赤果果的聊天的習慣。她怕聊着聊着這個男人化身成了色餓狼,那她要情何以堪啊。

剛剛穿好了衣服,將自己的頭髮紮了起來,沒想到話音剛落,林寒調皮的伸出手一把扯了她的髮帶,任由她的青絲直瀉而下。

“你披着頭髮的樣子最好看了。”林寒最喜歡看着楠兒長髮披肩的樣子。

“林寒,你該知道我要說什麼的。”林寒如此,怕是已經猜到了自己要說什麼。柳楠兒嘆了一口氣,“我不怕死,也不怕你死,大不了生死相隨。但是,若有來世,能不能只娶我一人?”柳楠兒看着林寒,眼底充滿了訴求的感。

“若有來生,溺水三千,只取你一瓢。”林寒明白,此生自己已經負了她,將自己的心分成了三分,給了三個女人。

“聽你這樣說,我更加不懼怕死亡了,反而更加期盼了。”柳楠兒咧嘴一笑,嬌俏的模樣,看的林寒忍不住皺眉,擡手輕輕的颳了刮她的鼻子。

“你捨得兩個孩子嗎?別動不動死的,我不會死,也不會讓你死。只要有我林寒一日,便有你楠兒十日。”他要她活的自己長久,只要她能好好的,這對他來說是最幸福的。

聽到林寒的話,柳楠兒沉默了,低頭長嘆了一口氣,“或許我真是一個較自私的孃親,我做不到像妖妖和米舒那麼偉大,我的心眼很小,小到只裝下了你一個人。米舒和妖妖可能放不下孩子們,但是如果是你離開了,我絕對不會獨活!我說道做到!”柳楠兒信誓旦旦的開口。

林寒忍不住了,低頭直接吻住了她的紅脣,不再讓她說這些不吉利的話。

“你捨得,我可捨不得,我捨不得我們的孩子,捨不得你,捨不得這大好世界。”其實林寒不敢說,不敢說接下來的一句話。

他也捨不得妖妖和米舒,畢竟人不是沒有感情的生物。

“哼~!”林寒不說,柳楠兒都猜出了他漏掉了那句話。輕哼一聲,“你出去吧!我累壞了,要休息。”林寒建造的木屋不僅是有房子,還有傢俱,全部都齊全了。

整個屋子裏都充滿着靈木的氣息,令人心曠神怡。

不想要聽到接下來的話,柳楠兒直接下了逐客令,將林寒一把給推開了。

林寒好不無辜,看着柳楠兒走到了牀邊躺下了,還故意背對着自己,讓他看着她那動人的身段,有些心癢難耐。

再看看自己的身還沒有穿着衣服,忽然壞心思起來了。直接走了過去,變出了一牀被子,將兩個人給罩住了。

“你幹嘛!”被子下傳來了楠兒失控的尖叫聲。

“爲夫都還光着,你別穿了。”說完,傳來了衣服撕裂的撕拉聲還伴隨着楠兒的陣陣尖叫聲和歡笑聲。

沒一會兒笑聲和尖叫聲轉變成了略顯粗重的喘息聲和一道道身體碰撞的聲音。

兩人足足在空間裏呆了一天一夜的功夫,直到楠兒說自己餓的不行了,林寒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了空間,去了一趟外面。

到山裏獵了一頭神獸過來,林寒回到了空間裏,開始架起了燒烤架,將這隻神獸烤了給楠兒吃。

當神獸的肉被烤熟了散發出陣陣的肉香時,楠兒聞香走了出來,身穿着單薄的睡袍,走到了林寒的身邊。

纔剛剛坐下,睡袍一不小心下滑,露出了圓潤的肩頭。

看的林寒眼眶一熱,低頭輕輕的咬了一口。

“色狼!”柳楠兒一把推開林寒,眼底滿是嬌嗔,“不用靈力我都爬不起來了,你是不是故意的?”這精力也太好了!

看來那藥的藥性對他來說只是三兩下能緩和過來的,還不夠重啊!

“沒辦法,誰讓你這麼可口的。”林寒微微一笑,拿起了烤好的肉,放到了柳楠兒的面前,“小心燙。”

“哦~!”楠兒噘嘴吹了吹,肚子實在餓得有些厲害了,忍着燙直接吃了起來。

林寒在一旁怕她被燙到,動用靈力將肉的溫度給降了下來。

楠兒察覺到了林寒的小動作,轉過頭看向林寒,嘴角揚着瞭然於心的笑容。

林寒沒有動手,因爲他並不餓,應該說此時的他感覺不到任何的飢餓。

兩人四目相對的剎那,不一會兒,外面傳來了劇烈的動靜。這動靜大到讓林寒的臉色大變,跟楠兒說了一句好好呆着,消失在了空間。

再出現在外頭,林寒發現自己被人包圍了。

“你便是在我魔族黑市鬧事之人?”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自己的身後響起,林寒愣了愣,轉過身一看,對了對方驚愕的眼神。

“林……林寒?”對方被林寒的出現給嚇得不輕,“丹樓不是說你失蹤了三年了嗎?你怎麼在這兒?”來者不是別人,正是魔敖。

只是收到下人來報,說魔族的黑市大長老被殺,這纔過來追查。因爲對方在林寒的身留下了精神印記,但是找到林寒,還是花費了一些時間。畢竟林寒的修爲在他之,他在空間裏的話,他們是無法偵查到他的情況的。只是之前林寒跑出空間獵殺神獸去了,所以留下了蹤跡,這才讓他們順藤摸瓜找了過來。

“你這黑市什麼人都收,還阻礙我救我妻子,你說我該不該殺?”林寒反問了一句,魔敖冷汗涔涔。

魔敖身爲林寒的摯友,自然知道他對家庭是有多麼看重,如若事情真的如林寒所說的那般,他沒有直接廢了他魔族黑市,已經是實屬萬幸的事情了。

(本章完) “主子,他殺了大長老,難道因爲他的一句話算了嗎?”跟在魔敖身後的人不甘的開口說了一句,話音剛落,臉出現了一個鮮紅的巴掌印。這一巴掌,自然是魔敖打的。

“瞎了你的狗眼!你是聾了沒聽到我剛纔喊他是誰嗎?”魔敖怒喝一聲,這蠢貨,只會給自己找麻煩。

如若是一般的巔峯神皇,他隨隨便便動員幾個人能滅了。但是林寒是誰啊!

那可是以一人之力去抵擋獸靈族全族的妖孽啊!

別說是他了,算是他爹來了,都未必能夠討到甜頭。

對方聽到魔敖的話,臉色變了又變,一臉忌憚的看着林寒。

他剛纔是一時沒有聽清楚,現在仔細回想起來。

那名字,絕對是馳名整片神域大陸的,完全是不能招惹的對象啊!

“魔敖,不知者無罪,算了。”林寒知道魔敖的話已經起到了作用,開口跟魔敖說了一句算了。

畢竟他跟魔敖的關係擺在這裏,“至於我家裏人那邊你別說在這裏見過我好了。”

“爲何?你可知我那妹婿找了你多久?”林晚楓找了林寒整整三年的時間,他想要找到林寒問問他,爲什麼又要選擇離開家裏,爲什麼又要丟下他們一家人。

“我處理好手頭的事情,自然會回去的!現在,不是我能夠回去的時候。”他也想要跟家人團聚,但是現在,天不遂人願,無法回去團聚,他又能如何?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魔敖的語氣裏也滿是擔憂,現在大陸的各個家族擰成了一團,誰也不能離開誰。

只是這三年來,失蹤的不止是林寒,還有云瀾,雲瀾自從林寒失蹤開始開始閉關,謝絕見任何人。美其名曰他要修煉,但是真實如何,怕是隻有他的那兩個妻子才知道。

“我被天道針對了,每天的日子都過的朝不保夕,你說,讓我怎麼回去見家人。”林寒沒有直接說出來,因爲這裏的人太多了,他拉着魔敖閃入了另外一個空間裏,開口跟而魔敖解釋了一句。

這剛剛解釋完,魔敖的臉色大變。

“怎會這樣!”魔敖知道林寒的天賦妖孽,但是沒有想到竟然妖孽到被天道針對。

被天道針對的人,乃是被世間所不容之人!他能活到現在,都算是跡了!

“我記得數千年前也曾出現過一個像你這樣的妖孽,不過天賦沒有你高。他也是被天道針對,下場很長,被連續劈了一年之後,有人在一處廢棄的亂葬崗發現了他的神帝屍骸,堂堂神帝級大能,最後落得一個曝屍亂葬崗的下場,何其悽慘!並且還成了神域大陸所有人避諱的話題。連他一個神帝巔峯都沒有熬過一年的時間,你到底是怎麼熬下這三年的?”對方似乎可以預料到,林寒這日子一天天的過的有多慘。

“還行吧!那兒有你說的那麼誇張,也是每過一個月被雷劈十次,不過那神帝也太菜了,不過是這樣,死了?”這還什麼神帝巔峯啊!簡直是笑話巔峯!

“啊!一個月被雷劈十次你都覺得沒有什麼?”魔敖是徹底的服了,這小子怕真不是一般的妖孽。

“不過那個人應該是覺得今生無望,又遭天道針對,所以應該不是被天道弄死的,而是承受不了心裏的壓力,自戕的。”堂堂神帝巔峯的大能,哪兒有可能被雷劈了一年之後被雷給劈死了。

估摸着是覺得自己贏不了天道,心如死灰,選擇自戕纔是。

“你分析的沒錯,不過這件事情算是祕辛無人知曉,我們也只是道聽途說。正是因爲如此,纔會人人驚懼天道。要知道,這歷任的神帝巔峯強者都死的很慘!雲瀾他爺爺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反正沒有一個善終的。不過你的修爲也只是神皇巔峯,怎麼會這麼早開始被天道針對了?”魔敖覺得有些稀罕,這天道不是指針對那些神帝巔峯的大能嗎?

怎麼會來折磨林寒這個神皇巔峯呢?

“估計他覺得我很強,如果讓我成長起來,可能後果不堪設想吧!”林寒一副無所謂的開口,他倒是沒有多少放在心。

“……被天道針對還能那麼輕鬆的估計是你了。不過你是真的打算爭奪天道之位嗎?”看來林寒是做好了那一步準備了,不然也不會離開家人,選擇獨自流亡了。

“對啊!不然呢?逆來順受?跟先前的那些神帝巔峯一樣,死在他手裏?”林寒自認自己做不到這麼孬種。

做人,不鬥一斗,還做什麼人?

再說了,與天鬥,其樂無窮,不是嗎?

“也是,你也是個不服輸的,若是我連着被雷劈了三年,怕是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了。”因爲他們修行者,最懼怕的是天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