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裏,逍若書生看向衆人,道:“諸位進入到我和千葉老哥的傳承之地,便是與邪帝殿等高手大戰了一場,直至後來,邪帝殿副殿主也是出現,種種意思,加上現在的,想必你們心中都在懷疑,爲什麼,我沒有出現,對吧?”

不待衆人應他,逍若書生繼續說道:“不是我不想現身,邪帝殿的那些傢伙,明顯是衝着我而來,若是可以實在是我不敢出現,如若不然,我一隕落之人,又何必耗費這一切,將這方之地,真正的隔絕與真實世界?”

辰夜衆人,哪一個,不是歷經風1ang,血雨腥風,生死邊緣,在場諸人都是經歷過不少,讓他們感到震驚的事情,也多了去,可是,還從來不像今天這樣,一連的,數個震驚,數個想像不到,一同的被他們所知道。

邪帝殿的人,竟然盯上了逍若書生,而以後者的實力,儘管已經隕落,卻也不敢出現,難不成,那邪帝真的復活了,抑或是,那邪帝殿之主,已經有着震懾逍若書生的實力?

“我本隕落之人,留在這裏的,不過是一點真靈而已”

逍若書生嘆了一聲,道:“在不久之前,大約是最後一位大帝傳承出現的時候,我便感應到,有着一股極其強大的氣息掠過,在那個時候,這道氣息的主人也感應到了我的存在,萬幸的是,我在隕落之前,就已經設置了一方結界,僅是千多年時間過去,結界威力並未減弱多少,加上有千葉老哥幫忙,我才能提前做出了應對之策,不然”

辰夜等人的震驚,已是無以復加,逍若書生居然說出了‘萬幸’倆個字來!

能讓他說出這倆個字,那道氣息的主人,又該怎樣的存在?

“其實,我這真靈,他若要想,拿去了便也是,畢竟我已隕落,很多事情,都已身不由己,只不過,我這真靈,絕不能讓他給得到。”

逍若書生神色微凝,道:“這天下,乃是無數生靈共有的天下,絕非是某一個人天下,我寧願真靈散去,也不被這人得到,從而爲禍天下,甚至是”

一時間,在場諸人均是沉默了下來,而衆人也是想明白了一切。

邪帝殿的確是衝着逍若書生而去,邪帝殿副殿主虛影前來,想要威脅到的,只是千葉老人,以後者和逍若書生的交情,如果千葉老人出事,那麼,逍若書生勢必要出現。

只是連邪帝殿副殿主都沒有想到,千葉老人的實力,已無懼前者的虛影,這當真是萬幸了,否則的話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沉默了許久之後,辰夜沉聲問道:“前輩,那道氣息的主人,是否就是邪帝?”

既然邪帝殿故意針對逍若書生而來,想當然的,一定是因爲那道氣息的主人,能夠讓邪帝殿甘願聽令,有着種種設計,此人身份,昭然若揭!

然而,辰夜還是十分渴望的看着逍若書生,他真不希望,那道氣息的主人就是邪帝!

原因無他,如果是邪帝殿之主的話,或許會因此給邪帝殿增加一名可怕的高手,但不管怎樣可怕,始終都及不上邪帝

片刻後,逍若書生搖了搖頭,道:“此人的氣息,我感應不到與邪帝殿的高手有什麼關係,單看今天邪帝殿的舉動,我也才明白,或許此人與邪帝殿有關聯。”

此話一出,又是讓得衆人陷入到了疑惑之中,竟然連逍若書生都無法判斷“好了,不提這些了。”

逍若書生轉而一笑,道:“方纔我說過,這世間,沒有過多的巧合事情,你們的出現,想必也是有着過多的安排,不管邪帝殿,還是其他,我現在相信,這世間,還有希望!”

聞言,辰夜苦笑了一聲,道:“前輩,你太看重我們了。”

“但你們已經具備了這樣的資格!”逍若書生目光之中,精芒頓時閃爍而出。

他的人生閱歷又豈是等閒之輩能夠比擬?在他這一生中,見到如此之多的優秀年輕人,這還是次。

何秦合理 辰夜沉聲道:“資格的確是具備了,然而前輩,時間卻不夠!邪帝殿給我的時間,已只有三年,不管我們如何出色,都不可能,在三年當中,能夠是邪帝殿的對手!”

三年時間,藉助紫萱那神祕空間的能力,辰夜有自信,他和他的朋友們絕對可以達到天玄境界,而敖天等天玄高手,亦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但這些,都還不足以正面去撼動邪帝殿!

如果撼動不了,一應的準備都是無效,屆時的面對,也不過是平添一些性命而已。

被迫成婚:陸太太越來越甜 “三年?”

逍若書生那精芒閃爍的目光,頓也變得黯淡了下來,顯然,辰夜所想的,他也是非常清楚,不管衆人如何優秀,都不可能在這麼短時間中,成長太多太多。

“老哥”

逍若書生轉而看向千葉老人,還不等前者說什麼,千葉老人虛幻老眉一緊,道:“還是決定了要哪樣做嗎?”

逍若書生點了點頭,眼瞳之中,閃過一絲的無奈。

見此,千葉老人神色瞬間冷沉了下來,道:“這樣做,老夫倒也不會反對,你我相交這麼多年,終於是要從此以後,再無相見之時,無論在哪裏,不管是否還有機會擁有靈智,老弟,保重!”

辰夜衆人神情爲之一變,如今的逍若書生和千葉老人剩下的只是真靈,換言之,他們的魂魄在隕落之時,早已進入到那虛無縹緲的六道輪迴中。

可千葉老人現在所說的結局,明顯與那自爆差不多,怎會這樣?

“老哥,你也多保重,這麼多年來,也多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護持,我也等不到今天,多謝!”

逍若書生緩緩起身,看向千葉老人,重重抱拳,道。

當他那最後一個謝字落下之際,赫然,逍若書生身影,閃電般的虛幻透明下來,直至完全的消失不見,現在開始,辰夜他們再也無法感應到逍若書生,就彷彿,他從來都不曾出現過一樣。

與此同時,那一股玄奧的氣息,極端的濃烈了起來。

這龐大的空間,如此氣息不但無處不在,更好像是數量太多了,竟不斷的融合,但即便是飛快的融合,依舊是讓這空間顯得狹小無法融下它們。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玄奧氣息相融的度非常之快,但半個多時辰過去,依舊是不曾感應到,這玄奧氣息的數量有所減弱。

可逐漸的,在那正中心地帶,也就是逍若書生曾經所在地,有着一道青芒,徐徐的出現。

這道青芒出現的好像有些突兀,也有些茫然,懸浮在空間中,像是找不到位置一般。青芒涌動,猶若畫筆一樣,在半空當中,勾勒出一道道的影子來。

便在這個時候,那些已經相融,已經彼此壓縮到了極致的一小小部分的玄奧氣息,快的涌進了那青芒所勾勒出來的小空間之中。

看到這一幕,千葉老人的神情,徹徹底底的鬆垮了下來,這也讓衆人知曉,從此這片天地之中,再無逍若書生,再也沒有他所留下的任何一絲一毫,除卻這青芒,及其衝涌進去的玄奧氣息。

“辰夜”千葉老人那虛幻的神色,似乎瞬間蒼老了許多,這聲音,也變得無比的嘶啞。

“前輩,你多保重!”辰夜連忙上前。

千葉老人淒涼的一笑:“呵呵,保重?老夫已是隕落之人,哪裏來的什麼保重啊?老夫與逍若老弟倆千年之久的交情,終在今天切斷開來,希望你們能答應老夫一件事情。”

“前輩請講,我等義不容辭!”

“連逍若老弟都是這麼的看重你們,也就意味着,你們這些年輕人,有朝一日,可以有機會,越世間的武道,達到極致的地步,請答應老夫,若然真的有那麼一天,請幫忙在天地之間,找尋到逍若老弟的印記,使他有機會,進入六道輪迴路”

“前輩!”

辰夜等人忍不住的再吃了一驚,這話的意思,豈非是在說,逍若書生的魂魄,早早的就散掉了,並未進入六道輪迴?

千葉老人獰然一笑,有着恐怖的猙獰:“你們應該都以爲,逍若老弟是時限將至的隕落,而老夫,是爲了保存這方傳承之地,所以陪着逍若老弟一同隕落的,對吧?”

“其實完全不是這樣的!”

千葉老人聲音中,有着說不出來的恨,以及深深的無奈:“以逍若老弟當年的修爲,莫說是他,便是老夫,再活個百多千年,又有什麼不可以的?”

衆人這時突然纔想起來,逍若書生一直稱呼千葉老人爲老哥的,也就是說,前者要比後者年紀小連千葉老人的時限都沒到,逍若書生的時限怎可能提前的到了?逍若書生的修爲,可是遠在千葉老人之上。

“當年,逍若老弟成功的踏入到他所在的境界後,便是馬上又進入到了閉關中,某一年,他找到老夫,時至今日,老夫都不會忘記,逍若老弟是何等的意氣風,他告訴老夫,他終於是領悟到了,要如何才能突破現有的層次”

千葉老人道:“當年老夫也是欣喜若狂,那等成就,古往今來,可只有寥寥幾個人才能做到的啊!當即,老夫便是答應了他的請求,爲他hùfǎ,使他能夠安心的xiūliàn。”

“可是沒有想到,突然出現一位無比恐怖的高手,不但是老夫,以逍若老弟當時的實力,竟然都不是那位敵人的對手,老夫與逍若老弟聯手,到最後,依舊落得個戰敗的下場。逍若老弟爲了老夫魂魄能夠逃走,自爆了神魂”

辰夜等人已在極度的震驚之中,這與他們所知道的,完全是倆樣的。

這世間,有太多的真實都被掩蓋了啊!

“所幸逍若老弟修爲已經通天,自爆神魂之後,還能凝聚出一點真靈保存下來,從而帶着老夫遠盾來到了這裏。”

儘管千多年過去,千葉老人心中的那份恨,不曾有絲毫的減弱,說起這件往事,那股恨意,猶若刺骨的寒風,讓人禁難接受。

“前輩,那個敵人”

千葉老人揮了揮手,道:“老夫和逍若老弟不認識,至於前不久出現的那道強大氣息,是否與那敵人是同一個人,老夫判斷不出來,而逍若老弟,應該也沒有判斷出來,只是一點真靈,所能夠做的事情太少了。”

“不過”

千葉老人旋即看向那道青芒光芒,辰夜等人目光也是快的移動過去。

青色光芒出現後,玄奧氣息的相融與壓縮,顯然度已經快上了許多,而今,也是大半部分,都是涌進了青色光芒所勾勒出來的虛幻之體當中。

隨着越來越多的氣息涌進,致使那青色光芒所形成的虛幻之體,也是漸漸的凝實了起來,到得最後衆人赫然看見,所謂的虛幻之體,竟是猶若人的一顆心一般的存在。

“這是真靈之心!”

數據生物觀察日記 千葉老人沉聲道:“逍若老弟神魂已經自爆,這點真靈,便是他最後所留下,讓他有機會,以另外一種方式進入六道輪迴,但可惜,我們似乎又遇見了不可敵的高手,所以,在你們還沒來之前,逍若老弟就打算這樣做了。”

“等真靈之心完全成型之後,你們就將之帶回去,裏面包含着逍若老弟畢生的所學,以及他對天道的感悟,還有保存下來的浩瀚能量,希望這些,能夠幫到你們。”

千葉老人的聲音,突然之間,彷彿從遙遠之地傳來。

“得到真靈之心後,老夫也會真正的散去,屆時,老夫的一身心血也會出現,你們一併帶走吧。從此再無相見之時,辰夜,你們別忘記了答應過老夫的事情”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千葉老人身影,不斷的模糊透明下來,到最後,幾乎肉眼不可見,然而,他明明就在那裏,可他的聲音,卻彷彿從數萬裏之外遙遙的傳了過來。

“前輩”

千葉老人沉沉一笑:“老夫知道,這些事情讓你們答應,是難爲了你們,老夫無奈之極,同時也悲憤之極。”

“此一生中,知己唯有逍若,眼見得他爲了老夫魂魄能夠逃離,自爆了神魂,悲憤欲絕之心,長久以來,從不曾絲毫的減弱過。老夫無能,只能一點真靈陪他度過這千多年的孤寂,老夫能做的,也只有這些,呵呵”

一代頂尖高手,卻無法做他想做之事,bèipò只能接受命運的擺佈,眼睜睜的看着痛苦之事生,這等心情,辰夜等人能夠理解。

曾幾何時,在那北望山上,辰夜也曾仰天嘶吼,爲什麼,他沒有能力阻止他人將母親帶走?曾幾何時,面對家破人亡之時,他也是無聲的吶喊“前輩放心,辰夜只要不死,今生今世,一定竭盡全力,找到逍若前輩留於世間中的印記,使他能夠重新進入六道輪迴路!”

一切的一切都已過去,辰夜自己很慶幸,他有了重新開始的機會,不管這機會在如今看來,存在着太多的不解,可無論如何,都改變了自身的命運,以及家人的命運,以後事,以後在去現。

辰夜能夠感受到千葉老人心中之痛,所以,他要爲千葉老人創造後者所沒有的機會,一定要!

“多謝!”

千葉老人肅然抱拳,旋即再度看了眼那即將成型的真靈之心,片刻之後,無聲大笑:“逍若老弟,期待來生,我們會有相見的一天”

“哈哈!”

那無聲的大笑,也是彷彿從那遙遠地帶中傳來,伴隨着真靈之心的每一次旋轉,千葉老人的身影就更加的透明一分,直至最後,如同逍若書生那樣,永久的消失在了這世間中,一絲一毫的氣息,都是不在留下。

許久後,辰夜衆人才輕輕吐了口氣,原以爲,這只是一次針對天、柳二族的行動,不曾想,引瞭如此之多意外之事生。

逍若書生與千葉老人當年的隕落,居然是隱含着這般變故!

能讓這倆個,當時都站在巔峯之上的人物,其中一人,更是越了巔峯的高手,聯手之下,都要飲恨而亡,那出手之敵人,究竟是誰?

在如今,威脅到逍若書生,令他迫不得已,以真靈凝化真靈之心,寧願放棄或許可能存在的輪迴之路的那道氣息的主人,又會是誰?

都說這天地之中,除卻當年四位大帝和邪帝之外,再無任何一位大帝出現,可逍若書生和千葉老人所遇之事,已然是告訴了衆人,這一句話,絕對不真實。

還有那個神祕的年輕人!

所面對之事,竟然變得越加的模糊了!而逍若書生對衆人所說的那一番話,更是如山一般的壓在衆人的心頭上。

世事自然是沒有那麼多的巧合,可逍若書生居然說,自己等人的出現,也並非是巧合,更加不是常理,那是什麼意思?

若說真的是命運被掌控了,這未免,也太可怕瞭如果真的是這樣,這一切,究竟是隱藏着一個天大的陰謀,還是別的?

“辰夜,真靈之心成型了。”

辰夜身邊,紫萱輕輕的說道,與其他人相比,紫萱的心思,顯然是沒有過多的放在他們所想的那些上面。

對她來講,辰夜的未來,纔是她所需要關心的,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那隻能在時間到來之前,儘可能的爲辰夜做的更多。

所以對真靈之心,紫萱有着更深的期盼和渴望!

青芒包裹之下,那如人心般的真靈之心,猶若精靈般的完美,輕輕的跳躍時,有着極其強大的氣息,徐徐的從那裏面傳了過來,這可是逍若書生畢生精華所在,怎不強大。

在這個時候,衆人所在的這片類似廣場的地方,突然的碎裂開來,而後一方石臺緩緩升上,在石臺之上,有着一本羊皮紙所制書籍,以及一隻畫筆!

這倆樣,應該就是千葉老人畢生心血,而畫筆,便是他的武器了。

“辰夜,我們走吧!”

倆大高手的傳承,已然全數得到,這裏雖然很好,可看起來,已經不是安全之地了。

辰夜便也點了點頭,紫萱再不多說,伸手一動,逍若書生的真靈之心,以及千葉老人所留倆物,盡是在她手中消失不見。

這一舉動,夜盟中人什麼話和表情都沒有,紫萱是盟主,她拿走理所當然。

帝釋天和沐元晨等一衆人同樣沒有任何不悅之意,他們心中很明白,能夠進入到這裏,與他們倆族無關,說起來,還是得了辰夜等人的運氣,否則,千葉老人不會帶他們進來。

寶物雖好,也無比珍貴,可如果是要和夜盟衆人反目的話,又得不償失了。

“帝前輩,沐前輩,請你們大家隨我們一同回夜盟吧!”紫萱轉而說道。

“好,但聽紫盟主的意思!”

帝釋天和沐元晨連忙笑着應道,儘管心中對倆大高手所留之物沒有太大的覬覦之心,可如果能夠見識一番,那也是好的。

一衆人直接破開空間,閃電般的朝向夜盟而去。

在離開之時,那方結界之所,便也被辰夜硬生生的埋進了大地之中,這裏是逍若書生和千葉老人隕落之地,儘管現在已是真正不在了,辰夜也不想,以後會有人來到這裏,或是肆意的破壞,或是在這裏建造出另外的東西來。

數天後,夜盟之中!

看到衆人平安歸來,長孫然喜不自禁,只是其他人也明白,她的歡喜,並不是爲了在場的所有人。

“都辦妥了吧?”

“只辦成了一半,天、柳二族的那些頂尖高手,被邪帝殿的人帶走了。”

聞言,長孫然黛眉輕輕一蹙,而後笑道:“他們已是喪家之犬,加入邪帝殿,對他們而言,未必會是好事。不管那些了,接下來,是否要按照原定計劃行事?”

“邪帝殿只給我留下三年時間了。”

辰夜面色微微一沉,道:“帝前輩,沐前輩,我們大家要長時間的閉關一次,你們也一起吧!”

在紫萱那神祕的空間中xiūliàn,無疑事半功好幾倍,那個空間,越少人知道越好,但在如今這個當口,也顧不得太多。

帝、沐倆族,都會是三年後辰夜面對邪帝殿最堅實的盟友,他們的實力越強大,自然是越好。

三年時間,或許沒有翻天覆地的變化,但只要有所精進,那都是生命的保證!

帝釋天和沐元晨二人不由楞了一下,一起閉關,這什麼意思?

不過不管是什麼意思,既然辰夜都這樣說了,他們自然也不會反對,更加想像的到,在這次閉關期間,逍若書生和千葉老人倆大高手的傳承,辰夜肯定不會藏私,這正是他們所渴望的。

巔峯,以及越巔峯高手所留之物,世間中,還沒有哪一個人能夠拒絕得了這份yòuhuò!

辰夜的意思,長孫然明白,當即說道:“倆位前輩,我看,你們還是先回一趟,把族中之人,天賦優秀者,全都帶到這裏來,隨我們一同閉關。同時,將族地關閉封鎖起來。”

帝釋天二人神色隨之一緊,這一次閉關時間應該會不短,那麼,當自己等人全都閉關了後,倆族所在地,將會是真空的存在。

擱在以往,自也不是什麼大事,還沒有人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去挑釁四大級勢力,可現在不同了,世間格局已經變了。

即使倆族之中,還有創族之祖的最大底牌存在,可說老實話,當真zhèngjiàn識了邪帝殿的實力之後,這個底牌,便也不是很安全了。

柳凌雲和天無懼已是喪家之犬,正因爲是這樣,他們對夜盟,對帝、沐倆族,纔會有極致的恨。

他們加入到邪帝殿中,或許不可能會有太大的話語權,自也不可能煽動邪帝殿的人來針對夜盟,畢竟邪帝殿副殿主離去之前說過,還有三年時間。

可難保,這倆個傢伙不會gǔdòngyīxiē人,去對付帝、沐倆族。

自己等人不在,如果他們真這樣做,這無數年來的根基,可就沒了。

“多謝長孫姑娘提醒,我和沐兄馬上回去一趟,三天之後,必定趕回來。”

話說完,帝釋天和沐元晨二人連忙離開了夜盟。

三天之後,帝釋天和沐元晨,各帶着族中最爲優秀的那一批人回到了夜盟,按照辰夜的要求,實力達到了聖玄級別的,以及有潛力的年輕一輩,皆是被他們帶了過來。

“辰夜,紫萱姑娘,又是好久不見了。”

人羣之中,帝曉江笑着與二人打招呼,心頭卻是唏噓不已,當年一見時,紫萱比他也強不了太多,辰夜的修爲還不如他,如今,卻是雙雙將他越了去,而且是很大的一段距離。

辰夜也笑着和帝曉江閒聊了幾句後,便是看向了紫萱,後者神情略是一緊,道:“大家都不要反抗,安靜便好!”

話落之時,一道衆人從未感應過的氣息,鋪天蓋地的暴涌而出,將一衆人均是籠罩了進去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在場的所有人,便在那一股他們從不曾感應過的氣息籠罩之下,轉瞬之後,出現在了另外的一方空間中。

總裁,一炮而紅! 濃郁無比的天地靈氣,尤其這天地靈氣精純之極,根本不需要煉化,而且,靈氣之中,還夾雜着無法形容的勃勃生機所有的人,包括敖天在內,此刻都是震驚不小。

“看來,盟主和辰夜這段時間在外面所獲得的際遇,非同小可啊!”敖天感嘆道。

如此一方空間,以他們的眼力與感知,自是能夠明白到這裏的神奇,帝釋天和沐元晨等倆大級勢力的人終於是恍然大悟,難怪,辰夜要求他們一起閉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