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顧先平雙膝跪地,竟然給這醫生跪了下去。

「別跟我玩這一套,我不吃的。」醫生厭惡地把衣服從顧先平手裡扯掉,轉身便昂首挺胸地走了。

這時,那護士也帶了幾個男子跑過來,指著病房裡的陳俊道:「就是他,快點把他抬出去,別死醫院了。」

… 看到如此情況,顧先平大驚失色,匆忙跑過去攔在病房門口,急道:「別……別把他扔出去,他還在流血呢,我這就出去找錢,給他交押金,你們先救救他好不好?」

「你別廢話,這人都送到這裡倆小時了,你們的押金還沒交上。按照醫院的規矩,這就是該扔出去的!」護士一擺手,道:「別理他,趕緊把人扔出去,要不一會鄧醫生又該發火了。」

幾個男子匆忙跑過去,將顧先平推開,徑直進去,把奄奄一息的陳俊抬起來便往外走去。

「你們把他放下,你們把他放下啊……你們是醫生啊,你們怎麼能見死不救呢?」顧先平上去抓住一個男子的胳膊,用力搖晃,想要攔住他們。但是,相比較這幾個身強體壯的男子,他實在太瘦弱老邁了,根本無法阻止人家分毫。

「老傢伙,找死啊!」一個男子抬手便把顧先平推到一邊,道:「滾開,別妨礙我們做事!」

顧先平踉蹌著退了幾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半晌都沒能爬起來。看著陳俊被抬走,他不由老淚縱橫,顫聲道:「作孽啊,作孽啊……」

這時,一直站在一邊沉默不語的顧雲志突然衝上去,抱住剛才那個把顧先平推開的男子,張嘴咬在了他的胳膊上。

「啊!」男子痛呼一聲,氣急敗壞地回手一巴掌扇在了顧雲志的臉上,破口罵道:「小雜種,你他媽找死啊!」

顧雲志只是個初中生,因為營養不良的緣故,發育也不好,被這男子一巴掌打趴在地上。掙扎了幾下都沒能爬起來,而這男子憤怒未消,又是一腳踹在顧雲志腰部,這才憤憤地道:「媽的,想死滾遠一點死,別來惹老子!」

說完,幾個男子合力把陳俊抬了出去。顧先平看顧雲志趴在地上半晌沒起來,掙扎著跑過去把他扶起來,卻看到顧雲志口鼻出血,模樣凄慘。

「雲志!雲志!你怎麼樣了?」顧先平抱著兒子,聲音都沙啞了,顫聲道:「雲志,你別嚇唬我啊,你說句話啊……」

顧雲志緩緩睜開眼,看了顧先平一眼,又無力地閉上了眼睛。男子那一腳踹在他腰部,踹得可不輕啊。

便在此時,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突然從旁邊傳來:「喲,這不是顧老師嘛!」

顧先平抬頭看去,只見何濤帶了七八個人正遠遠地走過來。何濤面上帶著戲謔的笑容,彷彿顧先平已經是他的掌中之物了。

看到何濤,顧先平只嚇得面容失色。他一直避著何濤,沒想到終究還是逃不過了!

「顧老師,彪哥說了,請你過去走一趟。怎麼樣,有空吧?」何濤走到顧先平面前,彎腰淡笑看著他,眼中儘是傲慢與輕蔑。

醫院門口,何濤剛把顧先平父子帶走,一輛計程車也直接駛了過來。車上下來一人,正是侯大,他艱難地扶著牆,一步一步走進醫院,同時拿起電話,再次撥了報警號碼,詢問道:「我……我就是剛才那個報警的,你們出警了嗎?我……我弟弟怎麼樣了?」

電話那端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你這個人煩不煩啊,你都打了七八個電話了。我說了,所里人員現在調動不過來,等人員回來之後,立馬就去看那邊的情況。我警告你,別再往這兒打電話了,不然我就告你妨礙公務了!」

侯大急道:「怎麼會人員調動不過來?我……我弟弟都快死了,你們為什麼不派人去看看啊?人命關天啊,你們到底是怎麼做事的?」

「我們怎麼做事輪不到你管,現在所里沒有警察,我能怎麼辦?我告訴你,說話小心點,不然,小心我把你抓起來!」

侯大愣了一下,道:「我就是報個警,沒必要抓我吧……」

「你少廢話,你一直打報警電話,這就是騷擾,你明白不?算了,我不跟你廢話了。我警告你,再打過來,我立馬派警察抓你去!」

「你不是說所里沒警察了嗎?怎麼還有人來抓我?喂,喂,喂……」

侯大放下手機,站在原地愣了好一會,突然一咬牙,轉身慢慢往醫院外面走去。警察靠不住,那他就要親自回去看看弟弟。就算是死,他也不能讓弟弟一個人在那裡承受!

侯大剛離開醫院,又有兩輛車衝進了醫院,七八個人氣勢洶洶地從車上下來。帶頭的那人正是王青,她一臉囂張憤怒的模樣,好似一個潑婦似的,帶著那幾個人直接衝進了醫院,奔到前面的詢問台便直接敲著桌子問道:「有個叫袁小正的住在哪個病房?」

剛才在顧先平面前很囂張的那個護士,反倒被王青這氣勢洶洶的模樣給嚇住了,小心翼翼地道:「你們是……」


王青身後一人瞪眼道:「廢什麼話?問你袁小正住在哪個病房,你就回答嘛,管我們是誰!當護士的怎麼是你這個素質,你還想不想幹了?」

護士嚇得一個哆嗦,匆忙拿起桌上的本子,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我給你們查一下……」


王青不耐煩地敲著桌子,嚷嚷道:「快點快點,怎麼這麼慢!」

護士翻了一會,匆忙抬頭道:「他……他在三樓五號病房……」

「走!」王青一擺手,根本不理會這護士,帶著那幾個人直接上了樓。

三樓五號病房裡,袁小正剛剛被包紮好,現在正在病床上躺著。姐姐袁小玉守在身邊,看著袁小正那鼻青臉腫的模樣,袁小玉是又心疼又憤怒。坐在床邊,抓著袁小正的手,雙眼滿是淚水。

便在此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嚷嚷的聲音:「這就是五號病房了,看來那個雜種就住這個房間!」

「錯不了了,走,進去!」說話間,病房門被人粗暴地推開,七八個人沖了進來。

「你們幹什麼?」袁小玉立馬站起身,道:「這個病房已經被我包下了,你們……」

王青根本不理她,瞪眼道:「這個是不是袁小正?」

「你認識小正?」袁小玉一愣,道:「你們是什麼人?」

「我是洪明明他媽!」王青一瞪眼,道:「現在你知道我是誰了吧?這幾個是明明的舅舅和姨夫,你個賤人,你是袁小正的什麼人?」

聽到洪明明三字,袁小玉便知道面前這幾人肯定是來找麻煩了。她面色也是一寒,沉聲道:「我是小正的姐姐,原來就是你兒子把我弟弟打成這樣了。怎麼的,你們現在來這裡是什麼意思?賠禮道歉嗎?不好意思,我弟弟還沒醒,沒時間聽你們說話!」

「哈哈……」王青抬頭大笑,道:「賤人,你想得還真美啊。賠禮道歉,你憑什麼?你知道我是誰嗎?我老公是縣政法委書記洪天祥,我哥哥是縣教育局局長,我弟弟是縣林業局副局長,你讓我們給你道歉?你憑什麼啊?」

聽著這幾人的身份,袁小玉氣勢有些低了。她不是葉青,沒有葉青那樣的膽量和氣勢。面對這幾個強勢官員,她當然有些弱勢了。

「怎麼,不敢說話了,怕了啊?」王青撇了撇嘴,道:「我就知道,你們這些窮人是最沒骨氣的。敢讓你弟弟跟我兒子打架,怎麼這個時候就不敢說話了?你剛才不是挺厲害嘛,什麼病房讓你包了,什麼賠禮道歉?我給你賠禮道歉,你受得起嗎?賤人,你有什麼資格讓我給你賠禮道歉啊?」

「你說話別太過分了啊!」袁小玉不忿地道:「你兒子把我弟弟打成這樣,最起碼的道歉都沒有嗎?有你這樣教育兒子的嗎?」

王青怒道:「你弟弟被打成這樣?那你知不知道你弟弟拿到捅傷我兒子的事?你弟弟這還算是學生嗎?這簡直就是殺人未遂啊!」

袁小玉道:「那你兒子帶了那麼多人去打我弟弟,你怎麼不說這件事呢?」

「我不管那麼多,現在是你弟弟拿刀捅了我兒子,這件事就得好好解決!」王青憤然道:「我不知道你們通過什麼關係,讓潘洪亮那個王八蛋把你弟弟放了。但是,對我來說,你弟弟就是犯罪,是不能饒恕的犯罪。他這樣的人,就必須住在監獄里,這件事必須好好審理……」

「我弟弟今年才十六歲,還是未成年。他又沒犯罪,憑什麼住監獄?」袁小玉怒道:「我警告你,你說話注意點,不然我……」

「不然你還怎麼樣?」王青的弟弟王徹一聲大喝,直接走到袁小玉面前,劈手便是一巴掌,罵道:「操,你他媽什麼東西?還敢這樣跟我們說話?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啊?就你這樣的,拉到警察局,審完了也就是一刁民!」

袁小玉被打得愣了一下,而後面色大變,一聲哭喊,撲上去便用雙手去撓王徹,口中大喊道:「我跟你拼啦!」

王徹抓住袁小玉的頭髮,一巴掌把她打開,怒道:「敢動手,揍她!」

王徹身後幾個王家的人一哄而上,將袁小玉圍在中間,立馬拳打腳踢起來。

這一夜的九川縣,註定不會平靜了!看到如此情況,顧先平大驚失色,匆忙跑過去攔在病房門口,急道:「別……別把他扔出去,他還在流血呢,我這就出去找錢,給他交押金,你們先救救他好不好?」

「你別廢話,這人都送到這裡倆小時了,你們的押金還沒交上。按照醫院的規矩,這就是該扔出去的!」護士一擺手,道:「別理他,趕緊把人扔出去,要不一會鄧醫生又該發火了。」


幾個男子匆忙跑過去,將顧先平推開,徑直進去,把奄奄一息的陳俊抬起來便往外走去。

「你們把他放下,你們把他放下啊……你們是醫生啊,你們怎麼能見死不救呢?」顧先平上去抓住一個男子的胳膊,用力搖晃,想要攔住他們。但是,相比較這幾個身強體壯的男子,他實在太瘦弱老邁了,根本無法阻止人家分毫。

「老傢伙,找死啊!」一個男子抬手便把顧先平推到一邊,道:「滾開,別妨礙我們做事!」

顧先平踉蹌著退了幾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半晌都沒能爬起來。看著陳俊被抬走,他不由老淚縱橫,顫聲道:「作孽啊,作孽啊……」

這時,一直站在一邊沉默不語的顧雲志突然衝上去,抱住剛才那個把顧先平推開的男子,張嘴咬在了他的胳膊上。

「啊!」男子痛呼一聲,氣急敗壞地回手一巴掌扇在了顧雲志的臉上,破口罵道:「小雜種,你他媽找死啊!」

顧雲志只是個初中生,因為營養不良的緣故,發育也不好,被這男子一巴掌打趴在地上。掙扎了幾下都沒能爬起來,而這男子憤怒未消,又是一腳踹在顧雲志腰部,這才憤憤地道:「媽的,想死滾遠一點死,別來惹老子!」


說完,幾個男子合力把陳俊抬了出去。顧先平看顧雲志趴在地上半晌沒起來,掙扎著跑過去把他扶起來,卻看到顧雲志口鼻出血,模樣凄慘。

「雲志!雲志!你怎麼樣了?」顧先平抱著兒子,聲音都沙啞了,顫聲道:「雲志,你別嚇唬我啊,你說句話啊……」

顧雲志緩緩睜開眼,看了顧先平一眼,又無力地閉上了眼睛。男子那一腳踹在他腰部,踹得可不輕啊。

便在此時,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突然從旁邊傳來:「喲,這不是顧老師嘛!」

顧先平抬頭看去,只見何濤帶了七八個人正遠遠地走過來。何濤面上帶著戲謔的笑容,彷彿顧先平已經是他的掌中之物了。

看到何濤,顧先平只嚇得面容失色。他一直避著何濤,沒想到終究還是逃不過了!

「顧老師,彪哥說了,請你過去走一趟。怎麼樣,有空吧?」何濤走到顧先平面前,彎腰淡笑看著他,眼中儘是傲慢與輕蔑。

醫院門口,何濤剛把顧先平父子帶走,一輛計程車也直接駛了過來。車上下來一人,正是侯大,他艱難地扶著牆,一步一步走進醫院,同時拿起電話,再次撥了報警號碼,詢問道:「我……我就是剛才那個報警的,你們出警了嗎?我……我弟弟怎麼樣了?」

電話那端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你這個人煩不煩啊,你都打了七八個電話了。我說了,所里人員現在調動不過來,等人員回來之後,立馬就去看那邊的情況。我警告你,別再往這兒打電話了,不然我就告你妨礙公務了!」

侯大急道:「怎麼會人員調動不過來?我……我弟弟都快死了,你們為什麼不派人去看看啊?人命關天啊,你們到底是怎麼做事的?」

「我們怎麼做事輪不到你管,現在所里沒有警察,我能怎麼辦?我告訴你,說話小心點,不然,小心我把你抓起來!」

侯大愣了一下,道:「我就是報個警,沒必要抓我吧……」

「你少廢話,你一直打報警電話,這就是騷擾,你明白不?算了,我不跟你廢話了。我警告你,再打過來,我立馬派警察抓你去!」

「你不是說所里沒警察了嗎?怎麼還有人來抓我?喂,喂,喂……」

侯大放下手機,站在原地愣了好一會,突然一咬牙,轉身慢慢往醫院外面走去。警察靠不住,那他就要親自回去看看弟弟。就算是死,他也不能讓弟弟一個人在那裡承受!

侯大剛離開醫院,又有兩輛車衝進了醫院,七八個人氣勢洶洶地從車上下來。帶頭的那人正是王青,她一臉囂張憤怒的模樣,好似一個潑婦似的,帶著那幾個人直接衝進了醫院,奔到前面的詢問台便直接敲著桌子問道:「有個叫袁小正的住在哪個病房?」

剛才在顧先平面前很囂張的那個護士,反倒被王青這氣勢洶洶的模樣給嚇住了,小心翼翼地道:「你們是……」

王青身後一人瞪眼道:「廢什麼話?問你袁小正住在哪個病房,你就回答嘛,管我們是誰!當護士的怎麼是你這個素質,你還想不想幹了?」

護士嚇得一個哆嗦,匆忙拿起桌上的本子,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我給你們查一下……」

王青不耐煩地敲著桌子,嚷嚷道:「快點快點,怎麼這麼慢!」

護士翻了一會,匆忙抬頭道:「他……他在三樓五號病房……」

「走!」王青一擺手,根本不理會這護士,帶著那幾個人直接上了樓。

三樓五號病房裡,袁小正剛剛被包紮好,現在正在病床上躺著。姐姐袁小玉守在身邊,看著袁小正那鼻青臉腫的模樣,袁小玉是又心疼又憤怒。坐在床邊,抓著袁小正的手,雙眼滿是淚水。

便在此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嚷嚷的聲音:「這就是五號病房了,看來那個雜種就住這個房間!」

「錯不了了,走,進去!」說話間,病房門被人粗暴地推開,七八個人沖了進來。

「你們幹什麼?」袁小玉立馬站起身,道:「這個病房已經被我包下了,你們……」

王青根本不理她,瞪眼道:「這個是不是袁小正?」

「你認識小正?」袁小玉一愣,道:「你們是什麼人?」

「我是洪明明他媽!」王青一瞪眼,道:「現在你知道我是誰了吧?這幾個是明明的舅舅和姨夫,你個賤人,你是袁小正的什麼人?」

聽到洪明明三字,袁小玉便知道面前這幾人肯定是來找麻煩了。她面色也是一寒,沉聲道:「我是小正的姐姐,原來就是你兒子把我弟弟打成這樣了。怎麼的,你們現在來這裡是什麼意思?賠禮道歉嗎?不好意思,我弟弟還沒醒,沒時間聽你們說話!」

「哈哈……」王青抬頭大笑,道:「賤人,你想得還真美啊。賠禮道歉,你憑什麼?你知道我是誰嗎?我老公是縣政法委書記洪天祥,我哥哥是縣教育局局長,我弟弟是縣林業局副局長,你讓我們給你道歉?你憑什麼啊?」

聽著這幾人的身份,袁小玉氣勢有些低了。她不是葉青,沒有葉青那樣的膽量和氣勢。面對這幾個強勢官員,她當然有些弱勢了。

「怎麼,不敢說話了,怕了啊?」王青撇了撇嘴,道:「我就知道,你們這些窮人是最沒骨氣的。敢讓你弟弟跟我兒子打架,怎麼這個時候就不敢說話了?你剛才不是挺厲害嘛,什麼病房讓你包了,什麼賠禮道歉?我給你賠禮道歉,你受得起嗎?賤人,你有什麼資格讓我給你賠禮道歉啊?」

「你說話別太過分了啊!」袁小玉不忿地道:「你兒子把我弟弟打成這樣,最起碼的道歉都沒有嗎?有你這樣教育兒子的嗎?」

王青怒道:「你弟弟被打成這樣?那你知不知道你弟弟拿到捅傷我兒子的事?你弟弟這還算是學生嗎?這簡直就是殺人未遂啊!」

袁小玉道:「那你兒子帶了那麼多人去打我弟弟,你怎麼不說這件事呢?」

「我不管那麼多,現在是你弟弟拿刀捅了我兒子,這件事就得好好解決!」王青憤然道:「我不知道你們通過什麼關係,讓潘洪亮那個王八蛋把你弟弟放了。但是,對我來說,你弟弟就是犯罪,是不能饒恕的犯罪。他這樣的人,就必須住在監獄里,這件事必須好好審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