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大祭司了,我們記住了。”

兩個人應了,轉身往林子外面走去,鳳離夜也跟着他們兩個人的身後往外走去,而他們一出林子,青鬱的山林邊便停着幾輛馬車,正等着他們。

蕭煌和蘇綰二人上了馬車,鳳離夜也上了另外一輛馬車,蘇綰帶着的紫玉則翻身上馬,尾隨其後一路回京。

馬車上,蕭煌知道蘇綰先前在九層屠蓮塔裏,已是極累的了,所以抱着她,哄她睡一會兒。

蘇綰也就眯眼睡了,馬車一路不疾不除的前往西楚的京都而去。

蕭煌和蘇綰解劫成功的同時,遠在京城的太子府裏,太子蕭燁睡到半夜的時候,忽地覺得心中抽痛,劇痛使得他忍不住呻吟出聲。

守在門外的玉隱立刻閃身衝了進來,飛快的撲到了蕭燁的身邊:“殿下,殿下你怎麼了?”

蕭燁忽地睜開眼睛,望着玉隱,他一臉冷汗的翻身坐起來:“本宮剛纔好像胸口疼?”

“胸口疼,那屬下立刻宣御醫過來。”

玉隱擔心死了,望着臉色蒼白的太子殿下,殿下越發的清瘦了,一想到殿下這樣龍章鳳姿的人,竟然爲了那麼一個女人茶飯不思,碾轉不寧,玉隱便把蘇綰給罵了一百零八遍,水性揚花的女人,有什麼好的。

不過他不敢當着蕭燁的面罵,倒是真的。

蕭燁微蹙眉擡手按了按胸口,卻發現胸口一點也不痛,怎麼回事,那他先前那麼痛,難道是做夢了。

而且爲什麼他感覺胸口空落落的,似乎少了一塊似的,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啊。

蕭燁心思不寧了,揮手讓玉隱退下去,卻再也睡不着,最後乾脆歪在牀前看書,一直到天亮。

蕭煌和蘇綰等人一路不緊不慢的坐馬車回京都,白天行路,晚上留宿客棧休息。

一行人皆是俊男美女,所到之處,引來無數的讚歎聲,他們也不理會。就這樣走走停停,好像遊山玩水一般的過了六七天,這一日馬車終於行駛了柳葉城。

柳葉城離得京城已經不算太遠了,只要再行兩三日差不多便到了。

這一回他們從東海和青霄國的邊境過來,走的是捷徑,不過這捷徑少有人知道,還是蕭煌指點人走的,由此可看出,他心中對於西楚國的版圖是十分了解的,知道怎麼走比較近。

別人只怕就不知道了。

車行到柳葉城,本來是打算找間酒樓住下來的,誰知道蘇綰竟然在柳葉城看到了前來稟報事情的手下。

這手下是蘇綰先前專門派了盯住京城內的動靜的。

她這是怕老皇帝因爲自己和太子蕭燁的婚事,而遷怒到安國候蘇鵬身上。

雖然蘇鵬不是她的親身父親,但是和她後期的關係不錯,而且之前由她娘做主,已經把白姑姑嫁給安國候蘇鵬了。

蘇鵬算來也是她的親人了,她自然不能坐視不管。

不過她雖然安排了人盯着安國候府,但一直以來並沒有聽到什麼不好的消息,所以她也就放心了。

現在這手下出現,定然是出了什麼事。

蘇綰冷沉着臉問那手下:“發生什麼事了?”

“回公主的話,安國候府的候爺被關進刑部大牢了。”

“怎麼回事?”

蘇綰臉色不好看的盯着那手下,手下趕緊的稟報上來:“聽說皇上查出蘇候爺動了戶部一大批的銀子,所以把他給扣押進刑部的大牢去了。”

蘇綰呼呼喘氣,火大不已。

安國候蘇鵬什麼稟性她會不知道嗎?讓他動戶部的銀子,比殺了他還要他的命,他是絕沒有那個膽子動這筆銀子的。

所以把他關進大牢,分明是太子的手腳,太子蕭燁這是逼她回京呢。

蘇綰脣角滿是冷笑,這個傢伙看來還是不放棄啊。

既然他想要見她,她就回京,看看他能怎麼樣?

蘇綰想着,望了蕭煌一眼,緩緩的說道:“我們回京吧,看來太子殿下這是迫不及待的想見到我了。”

“他不會以爲現在還能拿捏住我或者你吧。”

蕭煌的聲音也很冷,完美如玉的面容上攏着一層冰寒的薄霜,幽冷的命令外面:“走,回京。”

馬車又退出了柳葉城,直接的回京而去,並沒有留宿柳葉城。

只是事情遠遠還沒有完,他們的馬車不停息的行了一天一夜後,眼看着要進京城了。

蕭煌的手下虞歌等人卻趕了過來,先前虞歌等人被蕭煌給留在京城,注意着京城的動向。

現在他們這麼急急的趕過來,定然是有事的,蕭煌掀簾望向外面,深沉的問道:“發生什麼事了,你們急急的離京。”

虞歌望了一眼自家的爺,爺的神容和從前的冷漠完全不一樣了,雖然臉色依舊冷,但是整個人似乎充滿了能量一般,看來爺是和昭華公主和好了。

同時虞歌也看到了蕭煌馬車裏的蘇綰,心裏越發的肯定了這件事。

只是好事多磨啊。

虞歌不敢看自家爺的臉色,而是小聲的稟報道:“回爺的話,皇上他下旨把內閣次輔裴大學士的女兒裴溪指給世子爺爲妃了,不日將完婚。”

“什麼?”

蕭煌的整張臉都冷了,瞳眸更是佈滿了凶煞之氣,森冷異常的冷喝:“皇上他竟然膽敢這樣做。”

虞歌的頭越發的低了,聲音更小了:“回爺的話,不是皇上強行賜婚的,是王爺,王爺進宮求的賜婚旨意,所以皇上便下旨把內閣次輔裴大學士的女兒指給了世子爲妃。”

“我父王,他竟然這麼做。”

蕭煌手指緊握起來,同時滿是疑惑,他父王明明知道他喜歡的人乃是蘇綰,怎麼會進宮求這樣的旨意呢,這裏面只怕有名堂。

蕭煌想到了,蘇綰也想到了,所以伸出手輕拍了拍蕭煌的手,溫聲說道:“你也別急了,這事定然內有乾坤,你回府去了解一下,再做打算。”

蕭煌點頭:“嗯。”

他認真的望向蘇綰:“璨璨,你放心,我不會委屈了你的,我蕭煌若是娶,只會娶你一個人,什麼裴溪,李溪的,讓他見鬼去吧。”

蕭煌說完後掉頭望向外面駕車的侍衛:“進城。”

侍衛不敢多說話,很明顯的主子此刻十分的生氣,趕緊的打馬直奔進京城而去。

此時天色已晚,蘇綰坐在馬車裏掀簾往外看,街道上人很多,不過並沒有什麼人注意到他們回來,她放開簾子,仔細的盤衡着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然後想起什麼似的擡頭望向馬車一側的蕭煌,溫聲叮嚀道:“你回去不要和你父皇吵起來,問問其中的情況,我想定然是其中有什麼隱情,要不然你父皇應該不會自作主張的進宮請皇上賜婚。”

蕭煌本來心中很火大,聽到蘇綰的話,略緩和一些,沉穩的點頭:“嗯,我知道了,我先送你進安國候府去,待到我回王府瞭解情況後,再來與你商議安國候蘇鵬的事情。”

“嗯。”

蘇綰點頭,馬車一路直奔安國候府而去,待到蘇綰和鳳離夜等人從馬車上下來,命紫玉去叩響了安國候府的大門時,管家季忠看到蘇綰,不由得大哭起來:“公主你可回來了。”

現在季忠等人已經知道了蘇綰的真實身份,乃是東海國的公主。

不過雖然知道蘇綰是東海國的公主,他們依舊覺得她是安國候府的人。

所以蘇綰一回來,他們就淚流滿面了。

蘇綰挑眉望向季忠:“我聽說爹爹貪污被皇上下旨抓進刑部大牢裏去了,是否有這回事?”

季忠連連的點頭,哭得越發的傷心了:“是的,皇上下旨把候爺抓進刑部大牢去了,說候爺貪污了什麼救災款,可是候爺哪裏敢貪污這些銀錢啊。”

季忠在候府待了多少年,自然瞭解安國候蘇鵬什麼樣的稟性,根本不可能貪污的。

大門前,衆人正說話,而那得了消息的候夫人白沁已經領着婢女趕了過來,白沁曾經是拜月山莊的管事,素來沉穩進退有餘,所以安國候蘇鵬被帶進刑部去,她並沒有慌張,十分的沉穩。

雖然現在白沁是安國候府的夫人了,看到鳳離夜和蘇綰依舊行了禮:“見過太子殿下和公主。”

蘇綰扶她起來:“姑姑不必行禮了,對了,我們進去說吧。”

“好,請。”

白沁領頭把一行人往裏面請,一路把蘇綰送進了之前蘇綰住的聽竹軒,裏面的景緻東西一應照舊,十分的乾淨。

一行人進了花廳坐下後,蘇綰問白沁:“姑姑,你問過爹爹沒有,他有沒有貪污那筆銀子?”

雖說安國候膽子小,但也保不準他一時起了歹心動用了那筆銀子。

白沁連連的搖頭:“沒有,我問過他,他說那筆銀子明明是被負責此次救災事宜的官員領走了,當時那官員還寫了收條呢,可關鍵是現在你爹他找不到那個收條,收條被人給偷了。”

蘇綰眸光暗沉,緩緩的開口道:“你也別急,我回來定然會幫他洗刷這次的冤名的。”

“謝謝公主了。”

白沁感激的說道,蘇綰卻望着她輕笑道:“姑姑,你別叫我公主了,怪怪的,你就喚我綰兒吧。”

白沁詫異的望着蘇綰,發現公主這一次回來有些不一樣了,和先前的淡漠完全不一樣了,整個人充滿了人情味。

不過她既然開口了,白沁倒也沒有推拒:“是的,綰兒,此時天色已晚了,你先安息,我也讓人去給太子殿下準備住的地方,有什麼事明兒一早起來再說吧。”

蘇綰卻搖了搖頭:“不着急,我要見一個人,你派人去通知一下,我要和他談談,這次的事件但願不是他做出來的,如若是他做出來的,我倒要和他新帳舊帳一起算了。”

白沁不知道蘇綰要見誰,等她吩咐。

“姑姑,你派人去請太子殿下過來一趟,就說我回來了,有事要見他。”

蘇綰覺得這安國候蘇鵬進刑部大牢的事情,一定和太子蕭燁分不開。

蕭燁這是逼她回來呢,她現在回來了,倒要看看他能耐她何?

白沁聽了並沒有多問,立刻點頭:“好,我派人去請太子殿下。”

待到白沁走了,鳳離夜則望向蘇綰,眸光溫和的說道:“那舅舅帶人進宮一趟,我去和老皇帝談談退婚的事情,不過蕭煌被指婚,這事有點麻煩,就算我進宮去找老皇帝,只怕他也未必會同意退掉蕭煌和那什麼人的婚。”

蘇綰想了一下後說道:“如若老皇帝不同意退掉蕭煌的婚,就先退了我和太子的婚吧,至於蕭煌的事情,後面我們再說,我總覺得靖王爺進宮請皇上下旨賜婚,這事不單純,說不定有什麼名堂。”

鳳離夜點了一下頭,同意了。

綰兒先退掉婚事,再來整蕭煌的事情,要不然綰兒身上頂着太子妃的名頭,再和蕭煌走在一起,會爲她惹來閒話的。

雖然她不在乎,可必竟以後一輩子要生活在西楚的。

更重要的一點是蕭煌後面要奪得西楚的江山寶座,綰兒就是皇后娘娘,她自然不能有什麼污名在身上。

鳳離夜想到這個,立刻起身:“那我進宮一趟。”

“好。”

鳳離夜離開不大一會兒,太子蕭燁便趕了過來。

蕭燁一直想見蘇綰,現在聽說蘇綰回京了,他自然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這一次相見,不同於以往任何的相見,這一次兩個人的心中都多了前世的記憶。

前世的記憶中,兩個人彼此也是喜歡着的,只是因爲後來沒有走到一起。

蘇綰望着蕭燁,忽地生出一種原諒他的打算,因爲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她放下了。

蕭燁也放下吧。

“請坐吧。”

蕭燁看到蘇綰,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前世的種種畫面,她冷酷無情,她的嬌俏動人,她的溫柔可愛,種種都那麼鮮活的活在他的腦海裏。

蘇綰沒有轉彎抹角的,直接的問蕭燁:“安國候的事情是不是你整出來的?”

蕭燁怔了一下,還沒有來得及說話,蘇綰又接着往下說道:“如若真是你整出來的,我希望你立刻放了他,否則別怪動手找你的麻煩。”

蘇綰說完後聽到花廳一側的蕭燁,沉穩的說道:“好,我明日便讓人放了安國候爺。”

他說完深深的嘆息:“綰兒,你終於回京了。”

蘇綰擡頭望向蕭燁,發現一段日子不見,蕭燁臉色並不好看,這說明他也不好受,既然大家都不好受,何不放開呢。

“蕭燁,放下吧,過去都過去了,我們也別彼此的傷害了,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了。”

蘇綰是真的打算放下了以往的種種,若沒有遇到蕭煌,她的心不會這麼的溫和,也許會想着要報復蕭燁,可是現在她的心一片詳和,她只想放下前世種種。

她們所有人活在今生裏。

前世很多事,她都模糊了記憶,再去想算帳也沒有意思了。

可是蘇綰的話,卻使得蕭燁的臉色十分的蒼白,蘇綰的話幾乎是剜他的心一般。

放下,綰兒說放下。

他啓動鳳鸞劫,只是爲了和她有一個來生,並不是爲了兩個人形同陌路。

“綰兒,這對我不公平,我只想和你有一個共同的未來。”

蘇綰搖頭:“蕭燁,這是不可能的,前生我在火場裏死的時候,就發下了血誓,不管是來生,還是以後的每一生,我都不會嫁給你,這也是我在要嫁給你的那一晚醒過來,夢到前世之事的原因,因爲我在火場最後死的時候,是許下了血誓的,所以我是不可能嫁你的。”

蕭燁的身子說不出的涼,從頭涼到腳,連呼吸都是涼的,他身子軟軟的往身後的椅子上坐去。

“綰兒,這不公平,前生我只是遲疑了一下,後來我想救你的,只是被我父皇派出來的手下點了穴道,所以沒辦法動。”

蘇綰掉頭望着蕭燁,直直的,那柔和的眸光似乎能直看到蕭燁的心裏。

“蕭燁,你知道前世最後的一刻,你爲什麼會有那麼一瞬間的遲疑嗎?”

她輕笑,臉上的神容有些飄渺,彷彿想到了很遙遠的事情一般。

“因爲你害怕我,害怕我的能力,害怕我威脅到你手裏的權力,在那遲疑的一瞬間裏,我看到了你臉上的一種解脫,解脫你知道嗎?”

“這也是我最後沒有衝出來的原因,我死是因爲成全你,成全你的帝皇之位,因爲我若活着,你就會不安,你就會害怕,將來我們就會成爲怨偶,我不想看到那樣的我們,所以寧願一死。”

她說完認真的望着蕭燁。

蕭燁臉色越發的慘白,根本不承認那樣的事情,拼命的搖頭:“不,你說的不對,本宮絕沒有害怕你的能力,也不害怕你奪了我的江山,不信你現在嫁給我,等我坐上了皇帝的寶座後,我把西楚的萬里江山交給你,我保證眉頭都不皺一下。”

蘇綰忍不住蹙眉,沉聲開口:“蕭燁,放下吧,過去的都過去了,我們忘了過去好不好,我們活在今生裏,不是前世。”

蘇綰的話並沒有得到蕭燁的認同,他堅定的搖頭:“不,這就是前世,我們的關係不會斷,我不會讓別人娶你的,他休想娶你,我啓動了九轉鳳鸞劫,就是爲了我們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別人憑什麼破壞我們。”

他說完再不留下,轉身大踏步的走了出去,一路直奔安國候府的府門外。

聽竹軒內,白沁看到蕭燁走了,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蘇綰滿臉疲倦的靠在案几上揉腦袋。

“怎麼樣?候爺進刑部的大牢,是太子殿下做出來的嗎。”

蘇綰點頭:“嗯,他說會放了爹爹,姑姑你別擔心。”

白沁聽了蘇綰的話,總算鬆了一口氣,不過看蘇綰滿臉的疲倦,又有些擔心:“綰兒,你怎麼了,是不是累了,那就快點去休息吧。”

蘇綰點了點頭,這一陣子坐馬車,雖然晚上留宿客棧,不過確實也挺累的,本來想勸蕭燁放下一顆心,誰知道竟然沒用,這讓她更累。

算了,不糾結了,有事回頭再說,先去睡吧。

蘇綰領着紫玉去睡了,那一直待在安國候府的聶梨也被白沁指派了過來侍候蘇綰,看到蘇綰回來,聶梨說不出的高興,說了好一通話,才侍候了蘇綰去休息。

宮裏。

老皇帝的勤政帝內,老皇帝望着大殿下首那飄逸華美,擁有仙人之姿的青霄國太子鳳離夜,眼神幽幽暗暗,臉色十分的不好看。

因爲之前這位鳳太子竟然讓他下旨廢掉自個兒子和蘇綰的婚事。

這讓老皇帝心情說不出的鬱結。

“鳳太子,朕乃是金口玉言,但在昭華公主的婚事上,已經出爾反爾,現在再下這道旨意是不是不太好啊。”

鳳離夜不甚在意的說道:“既然皇上以前幹過出爾反爾的事,也不差這一回不是嗎?”

老皇帝的臉黑了,恨不得甩這傢伙一巴掌,太人生火了。

不過老皇帝沒說話,下首的鳳離夜又說話了:“對了,孤看皇上氣色不太好,似乎身子不大好,孤雖爲青霄國的太子,但是醫術還行,可以給皇上查查,說不定能替皇上醫治一下。”

老皇帝聽了鳳離夜的話,心裏一動,知道鳳離夜這是用解藥來換他的退婚聖旨,想到自己每次毒發作,便痛不欲生的感覺,老皇帝立馬心動了,退婚就退婚。

鳳離夜拿到退婚的旨意又怎麼樣,眼下蕭煌已經被指婚了,他指婚的對象,正是次輔裴家的嫡女裴溪。

蘇綰即便退了婚,也沒有辦法嫁給蕭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