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他上來!”

甯浩看到我被保鏢阻攔住了, 他也立刻就冷笑了一聲,然後讓保鏢就放開了我。

幾個保鏢這才放下了擋着我的手,我也徑直向着禮臺上走了上去。

當我走上了禮臺的時候,臺下立刻就響起了陣陣議論的聲音,明顯這些人都在猜測我的身份。

我沒有看甯浩那個傢伙,而是看向了一身婚紗傾國傾城的玲瓏姐那邊,她此時也有些錯愕的看向了我。

大概玲瓏姐也沒有想到,我會爲了她做到如此的地步。

“鄒運!!”

正當我想着玲瓏姐那邊走過去的時候,臺下忽然傳來了凡爺的喊聲。

我看向了凡爺那邊的時候,就看到他也站了起來,而且滿臉怒容的看着我。

之前的時候我換了一身帥氣西裝,加上專門做了髮型,所以凡爺纔沒有認出我,現在他看到我上臺了,才這麼驚訝的喊了我一聲。

“你要幹什麼?!”

凡爺憤怒的低聲對着我這邊問道。

“我要做你想做,但是卻不敢做的事情!”

我伸手指着凡爺那邊,面不改色的對着他沉聲說了這麼一句,凡爺的表情也一陣變化,然後我便是來到了甯浩和玲瓏姐的面前,站定。

“姐,你今天真漂亮,”我首先看着玲瓏姐那邊沉聲說了一句。

“嗯!”

玲瓏姐看着我笑了一下,輕聲答應了一聲。

“原來是玲瓏的弟弟,”甯浩聽到了我和曲玲瓏的對話,立刻就笑着說道:“既然來參加你姐的婚禮了,就請入座吧,一會我好好跟你喝兩杯。”

我聽到了甯浩的話,立刻就忍不住笑了一聲,然後說道:“甯浩少爺,你可能誤會,我不是來參加你跟我姐的婚禮的。”

“那你是來做什麼的?”

甯浩似乎感覺到了事情不對勁,他臉上的笑容也漸漸的消散了去。

“我是來帶我姐離開這裏的,”我輕聲對着甯浩說道。


“你要搶婚?”

甯浩聽到了我的話,臉色瞬間就冰冷了起來,冷聲對着我說道。


而隨着我和甯浩的對話落下帷幕,頓時在場的人都是更加激烈的討論了起來,大概都在討論我到底是什麼來頭。

“沒錯!”

我沉聲對着甯浩答應了一句。

伴隨着我的話音落下,頓時禮臺最前面桌的一個人喊道:“胡鬧,上去把他給我帶下來,轟走!”

幾個保鏢聽到了那個人的命令,立刻就要上臺奔着我就衝了過來。

“甯浩少爺,難道你就這麼心虛,霸佔我姐就採用逼迫的手段,面對我也想要以多欺少,害怕我把我姐帶走嗎?”我提高了聲音,冷聲對着甯浩那邊喊道。

“都住手!”


甯浩聽到了我的話,直接擡手喊道,那些衝上臺對着我來的保鏢立刻停下了身形。

我就知道,在這麼多人的面前,甯浩肯定會很好面子,畢竟他這樣好的家世,如果落得個仗勢欺人的名聲,反倒不好看了。

“好,很好!”

甯浩目光淡然的看着我,輕笑了一聲,說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可是我跟玲瓏是真心相愛的,她自願跟我在一起。”

說着甯浩便是看了一眼身邊的曲玲瓏,我聽到了他的這個話,心中頓時一陣憤怒。

“是不是,玲瓏?”

甯浩低聲對着身邊的曲玲瓏問道。

玲瓏姐聽到了甯浩的話,也看了一眼臺下依然站着的凡爺,此時深吸了一口氣,來到了我的面前,說道:“小運,你回去吧,別鬧了。”

“聽到了沒有?你姐都讓你回去了,你要是再不走的話,可不能怪我動粗了,”甯浩嘴角帶着一絲得意的看着我說道。

我聽到了玲瓏姐的話,一點都不意外,因爲如果她這麼輕易就能夠動搖的話,之前我去找她,就已經可以勸動她了。

“玲瓏姐,請你聽完我的這番話,你再決定要不要跟我走!”

我看着玲瓏姐認真的說道:“玲瓏姐,最初看到你的時候,我就覺得你很美,美的不像是凡人,我只感覺你這樣美的人,應該過的很幸福纔對。”

“可是直到我跟你一起跳了一支狂野的舞蹈,喝了你調製的一杯朱顏血,我才感覺到,你並沒有太幸福,你的心底隱藏了太多的悲傷。”

“我從小無父無母,從來沒有感覺過父愛母愛是什麼感覺,但是從你的身上我感覺到了親情的感受,尤其是你幾次特別帥氣的義無反顧的救了我之後,我更加認定了,你就是我的親人。”

“你就是我姐,我想讓你開心和幸福,但是今天這麼漂亮的你,眼神裏一點幸福都沒有,我不允許,哪怕是你深愛的人允許你這樣受苦,可是我不允許。”

“我要你,跟我走!”

我一口氣說了很多,同時我也目光堅定的對着玲瓏姐伸出了手,然後說道:“你願意嗎?”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似乎都聚焦到了玲瓏姐的身上,因爲大家都想要看她會怎麼打算。

玲瓏姐聽到了我的一番話之後,她也終於笑了,只是她笑着的眼睛中,還有着點點淚花。

“我願意!”

玲瓏姐一邊說着,一邊就伸手抓住了我的手,我看到玲瓏姐抓住了我的手,我也一把就拉過了她,緊緊的抱着她了。

“我們這就走!”

我抱着玲瓏姐,在她的耳邊說着,隨後我便是拉着玲瓏姐的手準備下臺了。

“站住!”

甯浩憤怒的聲音從我和玲瓏姐的身後傳了過來,也有着不少保鏢直接把我和玲瓏姐包圍住了。

我轉身看着憤怒的甯浩,此時的他臉色鐵青,而且白皙的額頭青筋暴起,十分明顯,顯然他沒有想到玲瓏姐竟然真的願意跟我走。

“你們當我這裏是什麼地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

甯浩應該也是覺得,一旦讓我們就這樣走掉了,那他就真的太丟人了,所以他一定不會讓我們走。

“甯浩少爺,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強扭的瓜不甜,難道你現在還想要強迫我姐嫁給你嗎?”

我冷聲對着甯浩那邊說道。

“我沒有強迫,當初是你姐主動要嫁給我的,她既然把話說出口了,那就不能反悔!”

甯浩也氣憤無比的對着我這邊喊道,與其說是對我說,還不如說是對着玲瓏姐說。

“不好意思,寧少,這次是玲瓏有負於你,”玲瓏姐歉意的對着甯浩那邊說道:“但是這次,我不嫁了!”

玲瓏姐輕聲對着甯浩那邊說着,然後便是拉着我的手準備離開。

“凡爺,她是你的人,你說應該怎麼辦?”

甯浩此時見說不動玲瓏姐,還不想動粗,因此只能冷聲對着凡爺那邊喊道。

凡爺此時依然站定在了原地,而且他也神情複雜,他看着玲瓏姐那邊沉默了一會,才終於開口。

“寧少,這次的婚事,實在抱歉!”


凡爺也沉聲對着甯浩那邊說道。

“林小凡!!”

凡爺的話音剛剛落下,之前一桌那個要叫保鏢把我趕下臺的人憤怒的喊道:“你當這次聯姻是兒戲嗎?想結婚就結,不結就這麼算了?”

明顯這個中年男子應該是甯浩那邊家族裏的代表,看到這個婚事現在變成了這個樣子,他當然也十分憤怒。

“實在不好意思!”

玲瓏姐這個時候也直接看向了那個中年男子,然後說道:“我曲玲瓏以後不再是林小凡的人了,他也做不了我的主,從今以後,我只聽我弟弟一個人的話,他不希望我結婚,那我就不結。”

我注意到,玲瓏姐說出了這番話的時候,凡爺的眉頭更加緊鎖了幾分,他明顯也後悔了。

畢竟玲瓏姐出嫁給別人,凡爺沒有像我這樣阻攔,而我聽到了玲瓏姐說以後只聽我的話,我的心頭也一陣感動。

“寧少,今日的事情,我林小凡他日加倍補償,”凡爺沉聲對着甯浩那邊說着,然後便是來到了我和玲瓏姐的身邊。

“走吧!”

凡爺看着我和玲瓏姐輕聲說道。

“加倍補償?”

甯浩聽到了凡爺的話,立刻就冷笑了一聲,說道:“你讓我寧家丟了這麼大的面子,怎麼加倍補償?”

“我們走,”凡爺也不想繼續跟甯浩理論,因爲這種事本來就沒有辦法理論個結果出來。

“我看你們誰能走掉!”

甯浩憤怒的吼道:“今天你們這些人,一個都別想走!”

隨着甯浩的話音落下,立刻就有着不少保鏢都是從暗中涌了出來,直接把場地包裹了個嚴嚴實實。

我看到這個情況,一下子就明白了,這個甯浩也不是傻子,估計他是爲了防備凡爺反悔,才早早的做好了這個準備。

可是面對着這種情況,一身婚紗的玲瓏姐直接上前一步,冷聲說道:“我要帶我弟弟走,誰也攔不住我!” 玲瓏姐的這句話十分霸氣,加上她眼底的冰冷,頓時幾個向着我這邊衝過來的保鏢都是被嚇到了。

“我們走!”

玲瓏姐說着便是拉着我的手,然後就要向着莊園外面走出去,可是甯浩這個時候怎麼甘心就這樣放我們走。

“攔住她!”

甯浩直接喊了一聲,接着便是幾個保鏢向着我和玲瓏姐衝了過來。

玲瓏姐目光一冷,立刻便是動手跟這些保鏢打了起來,我也鬆開了玲瓏姐的手,跟幾個保鏢打了起來。

但是畢竟這裏是甯浩的地盤,他的人非常多,而且玲瓏姐雖然身手了得,應付這些人沒有什麼問題,我就比較吃力了。

好幾次我都被人打倒,還是玲瓏姐過來救我,她這樣一邊護着我一邊打人,明顯我拖累了他。

“玲瓏,今天你走不掉的,現在回來,我保證婚禮繼續!!”

甯浩氣憤的對着玲瓏姐這邊喊道,可是玲瓏姐完全沒有聽他話的意思,反而一腳就踢飛了一個小子,繼續拉着我的手向外走。

我看這個時候情況差不多了,我直接喊道:“兄弟們,抄傢伙幹他媽的!”

伴隨着我的喊聲落下,熊哥的人還有刀哥的人,頓時都是衝了出來,而且立刻就跟甯浩的人打在了一起。

玲瓏姐看到了這個情況,也沒有想到我提前就準備好了人,她看着我笑了一下,似乎是對我的讚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