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兮手還有些抖,不過她卻清楚,今天這樣的情況,以後還可能遇見,黑道上的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如果祝冰馨不死,許東林和雲兮可能就會喪命,既然不能兩全,那她就選擇她要保護的!

“不用。”她應了聲,卻低下頭去看雲兮。

有刑未和喬寧非的人加入,殘局很快被清掃,槍聲越來越小,風聲越來越大,暴風雨,就要來了!

PS:下章,賀boss與祈北巖決鬥~不容錯過~ 270 身世 七

(?)

槍聲變得零星,到最後消散,喬寧非和刑未站在甲板上,手下的人四處檢查,趁亂逃走的人也被抓了回來,等着處置。

祈北巖丟了空槍,站到衆人面前來,大聲道:“賀行雲,來真真正正地幹一架!”

周圍十幾把手槍對着他,卻不見他有任何懼意,他看着賀行雲,彷彿知道他一定會同意。懶

風更大了,零星的雨點“啪啪”地打在牀上,賀兮抱着雲兮躲開風雨,目光卻緊張地落在賀行雲身上。

終於,賀行雲扔了槍,捏了捏手指走向前去。許東林和霍逸見狀收了槍,連同喬寧非和刑未在內的,周圍一排排的人都注視着他們兩個。

暴雨來得很快,幾乎要絞碎賀兮的視線,她看着祈北巖躍起,揚起手臂狠狠朝賀行雲打下去……!

兩人的搏鬥正式拉開帷幕,在暴風雨中聽不到聲音,只能恍惚看到他們的身影在飛快地變換着位置。一切就像一出無聲的啞劇,健壯的四肢將暴雨攔腰折斷,濺出泛白的水花,敏捷的猶如獵豹一樣的兩人紛紛攻擊對方的要害。

細小的脆響響起,賀兮連忙睜大眼睛去求證,才發現祈北巖按住左肩的位置頻頻後退,剛纔那一聲,應該是肩骨斷裂的聲音!

打鬥仍在繼續,但祈北巖明顯落到下風,賀行雲的攻勢越來越凌厲,突然的一個硬拳打在他的肋骨上,祈北巖當即噴出一口血來,單膝跪倒在地。蟲

賀行雲退開兩步,居高臨下地看着他,眼神冷漠如海,“自行了斷還是我送你上路?”

祈北巖淒涼一笑,透過暴雨,眼神定定地看了某個地方五秒,最後站直身體,慢慢向後倒去……身體傾斜,他的身影消失在暴雨中,就算瞬間失蹤了一樣,幾秒之後,賀兮聽到巨大水花濺起的聲音……祈北巖,就這麼死了?

一夜的暴風雨後,天空恢復晴朗,大海平靜而又幽藍。賀兮立在窗邊看着外面飄過的雲彩,神色鬱郁。

賀行雲在牀上翻過身就看到她一臉落寞地站在窗前,揉了揉眉心,他起身走到她身後,輕輕環住她的腰道:“在想什麼?”

賀兮輕輕一笑,向後靠在他的胸膛上,雙手也自然地搭在了他的手背,“我在想如旎。” 重生千金大翻身 她並不隱瞞自己的心思。

賀行雲頓了頓道:“我會找到唐雪的。”

賀兮沉默了一會兒道:“我想安排爸爸轉院……”

“沒問題。”賀行雲將下巴擱在她的發頂,語氣中多少有些惋惜與心疼。

“還有,”賀兮突然又道:“等……安葬瞭如旎後,我想去法國……我也不想爸爸在失去了一個女兒之後再失去自己的心血。”

“我陪你一起去。”賀行雲按住她的肩讓她轉過身來,凝視着她的眼睛道:“兮兮,無論你想做什麼,我都無條件支持你,我是你最值得依靠的人。”

賀兮鼻頭髮酸,感覺眼角一陣溼意,於是連忙將頭低下,勉強笑道:“我這段時間,好像流的眼淚太多了……”

賀行雲俯身含住她的嘴脣,輕輕地碾轉,彷彿捧着易碎的寶貝,感覺到一絲鹹意滑進脣裏,他沿着她臉上的淚痕慢慢向上舔舐,直到眼淚全部不見才吻住她的眼睛,讓她太容易感動的心封上出口。

風貼着相擁的兩人流轉,延伸出一種溫馨的味道,賀兮靜靜地聽着海鳥的叫聲,心也平靜下來。

“叩叩叩……”

“行雲,早餐準備好了。”

“是霍逸。”賀兮直起身子道。

賀行雲應了一聲才道:“走吧。”

從海上回來已經三天了,雲兮一直在發燒,時不時吐奶,醫生說是驚嚇所致,賀兮心疼到不行,好在很快控制了下來。

商如晦被轉到了軍區醫院,商如旎在她眼睛下火化,看到往日還能笑能鬧的人化成了一捧灰,賀兮心中就是說不出的恨!

賀芸妙和霍姿、溫苗苗幾個人輪流陪在她身邊,一邊幫忙着照顧雲兮,一邊照看着她。

“兮兮,今天是如旎下葬的日子……”幾人你推我我推你,最後只能由溫苗苗來說。

賀兮聽後神色一頓,重重嘆了口氣道:“我們一塊兒去吧!”

幾人登時鬆了口氣,她這幾天都沒怎麼說話,她們還擔心,再這麼下去遲早得憋出病來!

天空飄着小雨,車子停到了城外的墓地旁,賀兮拒絕打傘,一步一步,沉重地走到商如旎墓前,速度慢的似乎在回憶與商如旎有關的所有事情。

墓碑早已打好,賀兮看着上面商如旎的黑白照片,半晌,纔開口道:“妹妹,你放心,我不會忘記你的……”同樣也不會忘記爲你報仇!

賀行雲站在她身後,黑眸中難免掠過一絲擔憂,這幾日裏裏外外的事弄得他有些焦頭爛額,但是他最擔心的卻是賀兮。

正如商如旎所言,她沒有朋友,參加葬禮的除了她們幾個,就只剩許東林幾人,寥寥可數,在這樣的雨天,難免顯得更加寂寞。

身後又是凌亂腳步聲,賀行雲偏頭看過去,是商如月和唐文,身後跟着三個提公文包的男人。

商如月無視賀兮身後的一干人等,徑直與賀兮並肩站立,雖然同是穿着黑色的衣衫,但比起賀兮的蒼白來,她臉上的濃妝更顯妖豔與……醜陋!

她微微低頭,算是給過世的人行過禮,然後道:“死

者已矣,請節哀。”

賀兮悲痛的心中迸發出一股想笑的衝動,死者已矣,請節哀?商如旎難道不是她的侄女?更何況還是唐雪害死了商如旎,這樣於己無關的話,她也好意思說出口?!

賀兮沒開口,直到墓完全蓋上,她才彎腰將手裏的菊花放下。

“賀兮,我今天來不止是拜祭如旎的,我還想知道,你私自將我大哥轉院之後還不允許我們探視是什麼意思?”商如月盛氣凌人地說道:“如旎已死,我纔是大哥唯一的親人!”

賀兮連目光都未分給她一絲一毫,只是向旁邊移了一步,讓身後的人過來放下祝福。

期間,沒有一個人說話,衆人的目光如同人一樣沉默,彷彿商如月不存在。

“賀兮,如果你再這樣,我就要採取法律手段了!”商如月怒言威脅道,同時她身後的三個律師齊齊上前。

“如旎,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寂寞的……”賀兮說着轉眸看向商如月與唐文,“誰把你害成這樣,我就會讓她下去陪你,痛苦一千倍一萬倍的死去!”

商如月擰起眉頭,神色漸漸不耐煩,“我沒空陪你耍嘴皮子,我來是要告訴你我要帶走我大哥。”

“如果你能帶走,你就去吧!”賀兮冷冷道。

商如月神色一獰,“你這話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賀兮道:“我很快會接手米薇,你們吃下去的一切,我會讓你們一乾二淨地吐出來!”

對於唐雪的事,商如月與唐文心知肚明,但法律講求證據,沒有證據,他們也莫可奈何!

“你接手米薇,憑什麼?”商如月冷笑地看着賀行雲,“就憑你賀家少奶奶的身份?”

賀行雲眉頭一皺,冷冽道:“在我的地方,我就是法律!”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賀兮將包裏帶着商如旎血跡的DNA報告砸到商如月臉上,“看清楚了,這上面不僅寫着我就是你們要找的商如旖,還有我妹妹的血,血債,就要用血償!”

恥辱感遠遠不及心中的震顫,商如月看着地上散開的資料,臉色都變了,唐文同樣也是,再看賀兮時,目光也變得複雜起來。賀兮的背後是賀行雲,賀行雲背後是整個亞洲地下軍火交易,這樣的勢力,竟然成爲唐家的勁敵……!

“唐雪躲在法國吧,”賀兮輕拍手淡淡道:“讓她最好不要出門。”

既然不能兩全,那她就要用她的方式去處理這件事!

說完,她轉身離開,賀行雲向商如月走近兩步,沉聲道:“我很快會去貴府唐家本家拜訪。”

商如月身子一顫,目光中終於有了驚懼,等到賀行雲離開後,她呆愣的目光才轉爲憤恨:

商如晦啊商如晦,你真是我的好大哥,我都沒料到你還藏着這步棋!

PS:今天萬更,大家打賞喲~ 271 身世 八

(?)

賀兮給病牀上的人擦過手腳,坐到牀邊,將那本百年孤獨繼續念下去。書是商如旎的,她每天都會給商如晦念兩頁,現在她走了,賀兮自然接替了這份工作。

一邊念,眼淚卻不停地流下來,直到哽咽到不能念成句子,她才淚眼婆娑地看着商如晦道:“爸爸,我沒有保護好如旎……您快點兒醒過來吧……”懶

聽到病房裏嚶嚶的哭聲,賀行雲煩躁地想去摸煙,但想到自己早戒了,只得垂下手,頹然地靠着牆出神。這個時候,賀兮需要並不是他的安慰,而是一個人靜靜的宣泄,而這種有心無力的感覺讓他非常不舒服。

身着黑色西裝的殷翡迎面走來,停在他身邊,聽了聽房間裏的動靜,藍眸掠過關切,道:“兮兮很傷心。”

賀行雲看了他一眼,略顯冷淡道:“有什麼事?”

殷翡無奈地鬆鬆肩,道:“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

“壞消息是葉唯琪被保出來之後不知去向,我們還是晚了一步;好消息是她一定回來找賀兮。”

“嫂子。”賀行雲出聲道。

殷翡略微一頓,眯了眯眼睛道:“你這個時候就不能分分主次嗎?”

賀行雲臉色沉下,“賀兮永遠是第一位。”

殷翡看着他,過了一會兒竟然笑了出來,幾分落寞幾分無奈地說道:“愛情源於重視和信任,我有時候很好奇,你們怎麼做到的。”蟲

他說着嘆了口氣,也轉過身靠着牆,仰頭看着天花板,笑了笑道:“世界上不可能有毫無縫隙的愛情,可是你們卻連一個空子都沒有給我,我真懷疑你們是不是被洗過腦。”

“想相信,自然就相信了,”賀行雲淡淡道:“如果連和你共度一生的人都不能相信,你還能相信誰?”

殷翡一頓,頗爲苦澀道:“我怎麼就沒有碰到一個這樣的人。”

賀行雲終於有了些態度,擡眸看了他一眼道:“世界上只有一個賀兮……”

“但她已經是我的了!”

殷翡挑眉,突然放聲大笑,平白惹來護士一記白眼和教訓之後才忍住笑意道:“賀行雲,我發現你吃醋還挺好玩兒的嘛!”

賀行雲臉色冷了冷,“我看你是討打!”

殷翡毫不介意地說道:“就是不知道兮兮知不知道,不然天天逗你一回也能樂呵一輩子了!”

賀行雲懶得理他,哼了哼,沒有搭腔。

殷翡自顧自樂夠了才收斂下神色道:“葉唯琪的事你要好好考慮,如果能送兮兮出國更好,平白惹出這麼事,她恐怕也心力交瘁了……”

“我不走!”病房的門突然打開,賀兮站到了兩人跟前,看着他們,篤定道:“既然她想來送死,我爲什麼不圓了她的心願?!”

賀行雲眸色沉沉,彷彿這答案早在意料之中,而殷翡想了想則是釋然道:“決定權在你,有你在,說不定葉唯琪很快就會上鉤。”

葉家被極度打壓,甚至連葉唯斯都沒能逃過,賀行雲是在發泄怨氣,葉唯斯倒也聰明,從沒來找過賀行雲,風尖浪口上,葉家是否會擁有他一顆完卵,完全在於賀行雲的心情。

等待的日子並不焦急,賀兮知道葉唯琪一定在某個地方窺視着自己,她並不害怕這種危險的感覺,反而異常的冷靜與清醒,每天有固定的時間表,早上去醫院,十點鐘之後跟溫苗苗她們一起喝茶逛街,中午回到兮園後就不再出門。這麼簡單而有規律的日程安排,怕是再容易記住不可了。

可以說,她一直都在等葉唯琪出現,而這次,務必要把她打進無底深淵!

“這件很配你的膚色!”溫苗苗手裏拿着一件綠色的裙子對着賀兮比劃來比劃去。

賀兮拉下她的手無奈道:“你就不能照顧一下你自己嗎?”

“一切以賀兮爲宗旨,一切以賀兮爲目標,”霍姿笑道:“這就是她的口號!”

“我覺得你就該穿點鮮豔顏色的衣服,”溫苗苗表情誇張道:“你才十九歲,不是九十歲,活那麼老氣給誰看!”

“那綠色太鮮了。”賀芸妙涼涼加上一句,“出門當西瓜的嗎?”

溫苗苗再一看,的確也是,裙子上有深色的條紋,“噗嗤”一笑,她道:“還真形象。”

花草捧着一條鮮黃色的連衣褲走出來,興奮地說道:“你們看,這個好不好看?!”

幾人轉過頭去,做了個掉下巴的動作,隨即又各忙各的。

“喂!”花草跺了跺腳道:“你們什麼欣賞水平啊,這褲子這麼好看!”

“的確很好看,”霍姿憋住笑道:“就跟金子一樣,放在太陽底下就會發光!”

幾人鬨笑,花草氣哼哼地看着賀兮道:“兮兮,你說,我相信你的眼光!”

賀兮輕咳了一聲,道:“你要相信你自己,雖然不一定正確。”

花草終於破功,陰沉着臉把褲子丟給導購,嚇得人家臉色都白了。

三個女人一臺戲,衝進衣服店能把貨架都搬空了,賀兮心不在焉地在店內走着,想起商如旎還在的時候,她們也曾一塊兒這麼出來瘋狂買過衣服,手指停在一件白色的外套上,商如旎偏愛白色,她取下衣服對其他幾人道:“我去試試衣服!”

進了試衣間,她拍了拍自己毫無精神氣兒的臉頰,然後換上白色的外套,看着鏡子裏的自己,就像看見了商如旎一般……

走出試衣間,她把衣服交給導購,道:“替我包起來。”

“我去下洗手間。”

“請這邊來。”導購小姐連忙帶路。

豪門闊少,我愛你 洗手間裏空無一人,賀兮施施然站在洗手檯不遠處,目光凝視着門口,聽着故意放輕了腳步聲漸漸靠近,面色逐漸冷卻。

葉唯琪帶着巨大的遮陽帽,進門就和她打了個照面,她顯然沒有料到賀兮正在等着她,生生突了一下。

“天天跟着我,不嫌累嗎?”賀兮冷笑道:“如果我是你,就會綁上炸彈衝上去和仇人同歸於盡!”

被她莫名的態度弄得有些發憷,葉唯琪腳步明顯向後退,意識到這可能是個陷阱!

“這裏就我和你兩個人。”賀兮抱着手臂看着她,眸中閃過譏諷,“說穿了,你就是怕死。”

“現在我們的局勢,你完全不能與我抗衡,卻還想着殺了我之後全身而退,葉唯琪,我真該稱讚你。”

見賀兮有恃無恐,葉唯琪更加篤定了心中的猜測,轉身就想跑,卻被門口堵上來花草攔住。

“捉迷藏玩兒夠了喲!”

跟着她一塊兒來的,還有霍逸和許東林,三個人一站進來,葉唯琪毫無勝算,她驚慌退後兩步,見賀兮是一個人,從包裏抽出刀就衝她衝了過去。賀兮一個錯身踢上她的小腿,她一個趔趄,又被追上來的花草壓倒在地,手裏的刀也“啪”地落在地上,滑出很遠。

“放開我!”葉唯琪奮力掙扎着,怒吼道。

賀兮撿起刀子,蹲在她面前,笑道:“殺人未遂,情節嚴重可以判無期徒刑吧……”

葉唯琪眼睛猛地睜大,難以置信地看着她,無期,她要在牢裏待一輩子?!

“這不可能!”她怨毒地擡頭看着賀兮,叫囂道:“你以爲K市是你的天下嗎……”

“啪!”賀兮揚手一個耳光,打得葉唯琪頭都偏到一邊,半晌回不過神來,她起身,揉揉手,才道:“葉唯琪,去牢裏懺悔吧!”

霍逸和許東林上來把人鉗住往外拖,葉唯琪回頭看着賀兮,咒罵道:“賀兮,你和賀行雲一定不得善終……!”

尖銳的聲音漸漸消失,溫苗苗和賀芸妙、霍姿這時也趕了過來,紛紛道:“兮兮,沒事吧?”

賀兮搖搖頭,比想象中的更簡單。

下午回到兮園,賀行雲正在廚房做飯,聽到動靜,舉着勺子就出來了,“今天我親自下廚,再等等就好了,先吃點兒水果。”

賀兮柔柔一笑,道:“好,我等你。”

賀行雲點點頭,又連忙轉身進了廚房,張媽把雲兮抱下樓,喜笑顏開地道:“先生一回來就進了廚房,非不要人幫忙,把我都趕出來了!”

雲兮正精神,伸手去抓賀兮的下巴,賀兮輕輕咬了咬她的小手,心底緊繃的弦也鬆開了,她的丈夫和女兒,都這麼可愛!

PS:二更。 272 奪回家業 一

一夜好眠,醒來時發現身邊的男人正撐着頭一動不動地看着自己,她翹了翹脣角道:“看什麼?”

賀行雲笑道:“看我的睡美人什麼時候醒過來。

“我想成爲她睜開眼睛後看到的第一個人。”

“每天早上不都是這樣嗎?”賀兮翻過身趴在他懷裏,“要一直看到這張臉變成黃臉婆,夠你美了!” 不眠之夜

“黃臉婆?”賀行雲摸摸自己的臉頰道:“我到時候也變成黃臉公了,正好登對。”

賀兮看着他的動作笑出了聲,難以想象這麼帥氣英俊的賀行雲有一天也會變成滿臉皺紋,牙齒掉光的老爺爺,她就覺得有點兒不真實。

“那麼好笑?”賀行雲寵溺地撫摸着她的頭髮,“黃臉婆?”

賀兮撇了撇嘴道:“就是那麼好笑,黃臉公!”

“哇哇……哇哇……!”兩人正進行着每日必修課程,旁邊小牀上的雲兮突然咧嘴哭了起來。

懷裏的人溫度立馬一空,賀行雲臉色臭臭地看着已經到了小牀旁邊的賀兮,有些不高興地說道:“速度很快。”

賀兮回頭瞄了他一眼,“跟自己女兒還吃醋,有你這樣的爸爸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