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我們下去。”

林雪蓮一下車,有一些人就圍了上來,他們其中大部分來這裏並不是單純的看望李老爺子,而是爲了討好林雪蓮罷了。

所以這些人自然而然也不會真正的進到李老爺子病房中,他們就是在這裏等着林雪蓮,見了她後寒暄幾句,把禮物放下,就會自覺的離開。

來到正廳,李家的高層終於出現了不少,其中最爲矚目的,自然就是李清文夫婦了。

“雪蓮,你來了!”見到林雪蓮,李清文夫婦主動走了過來。

不過在見到李天然也陪在一旁的時候,眼中頓時充滿了不忿。

“伯父,伯母。”

李清文笑着的說道:“雪蓮啊,剛纔我跟醫生溝通過了,醫生說爲了病人着想,進去探望的人最好不超過十個,我覺得一些不必要的人,就呆在這吧。”

說完,李清文就看了眼李天然,這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林雪蓮根本就沒有任何表情變化,只是淡淡的回道:“爺爺要見他。”

就這麼一句話,李清文屁都不敢再放了,李老爺子要見李天然,你算哪根蔥,敢攔着不讓見?

正當李清文尷尬的時候,門口又進來了一個人,這人的出現直接就讓李清文激動了起來! 這個人的突然出現不止是讓李清文一臉激動,其他的李家人也都非常的激動,立馬就圍了上來。

就連林雪蓮,臉上都閃過一絲驚訝之色。

李清文走上前,目光炯炯的說道:“兒子,你終於回來了!”

李凌峯也顯得有點激動,聲音高亢的回道:“沒錯,爸爸,我回來了!”

周圍其他的李家高層也紛紛出口。

“凌峯啊,好久不見,真是想死你了。”

“凌峯又帥氣了許多啊,真是個精神小夥!”

“凌峯這次回來是準備大幹一場的吧。”

“我相信凌峯的未來一定是無窮大的!”

聽着周圍人的阿諛奉承,李清文笑的都合不攏嘴了。

“兒子,告訴你的叔叔伯伯們,這次回來有什麼收穫?”

李凌峯微微一笑,隨後宣佈道:“這次出國留學歸來,我就不會走了,而且最重要的是,這次回來,我偶然間在飛機上結識了一位知名中醫,是咱們中原省中醫學院的教授,蘇蒼耳老先生!”


說罷,李凌峯立馬從門外請出了蘇蒼耳,這老人留着山羊鬍,穿着一身唐裝,還帶着很有歷史感的眼鏡,顯得他整個人很有文化水平,不過說實話,這位蘇蒼耳,第一眼確實給人一種很厲害的感覺,跟公園裏耳朵上夾煙的背心老漢完全不是一個水準。

“譁!”

蘇蒼耳的出現引起了一陣驚訝聲。

“這位就是名震華國的蘇老先生嗎?!”

“嘖嘖,這可是中醫界的泰斗級人物啊,沒想到能在今日一睹真顏!”

面對衆人的讚揚和崇敬的目光,蘇蒼耳顯得很淡定,一看就是經歷過大場面的人。

一旁的李凌峯倒是一臉高傲,似乎大家是在誇他一樣。

李清文走上前,伸出雙手,尊敬的說道:“蘇老先生好,在下真的是久仰大名啊,今日一見,果不其然,幸會幸會。”

蘇蒼耳淡淡一笑,回道:“謬讚了,我也只是略有成就而已,不值一提。”

“哪裏哪裏,蘇老先生名字我早就聽說過,簡直是如雷貫耳,您謙虛了。”

蘇蒼耳微微一笑,摸了摸自己的山羊鬍,雖然他嘴上客套,但心裏對這話還是很享受的,人嘛,誰不喜歡別人誇自己。

“爸爸!”李凌峯頗爲自豪的說道:“蘇老先生今天是在我的請求下,專門來此爲爺爺治病的。”

“兒子!做得好!”李清文拍了拍兒子的肩膀,高興的說道:“你在外求學還能一直牽掛着你的爺爺,實在讓我欣慰。”

周圍的離家高層也都立刻紛紛誇獎起了李凌峯。

“凌峯真是長大了啊。”

“蘇老先生出手,那就萬無一失了。”

“李家主有救了啊!”

“我們能親眼看到蘇老先生行醫救人,也是萬分的榮幸啊。”

“蘇老先生,您快快請坐!”

在衆人的簇擁下,蘇蒼耳落座了,李清文父子倆則是一邊坐一個,滿面春光的陪着蘇蒼耳,周圍則是站着李家高層們。


此情此景,是李清文夢寐以求的場景啊,這麼多年他無論在公司還是在家裏,都被林雪蓮壓了一頭,現在終於能享受一下身居高位的心情了。

而且這次自己兒子回來,竟然帶回來了蘇蒼耳,有他出手,自己父親的病一定會痊癒,到時候再順勢把自己兒子安排進公司,用不了幾年,一定就能把李氏集團從林雪蓮的手裏搶過來!

而此時的李天然和林雪蓮卻是受到了冷落,但他們兩個人都根本不在意。


“林總,你爺爺到底得的是什麼病啊?”李天然好奇的問道。

林雪蓮解釋道:“是腎衰竭引起的全身器官衰竭,甚至還有癌變的症狀,除此之外肝臟還有一些病毒,具有一定的傳染性,所以爺爺才必須在封閉情況下接受治療,不能輕易見人。”

李天然點了點頭,嘆了口氣回道:“這封閉治療其實對病人也沒啥好處,一直憋在屋裏,身體抵抗力什麼的都會下降,心情也不好,對康復也有一定的影響啊。”

林雪蓮臉上閃過一抹哀傷之色:“我又何嘗不知道,不過卻沒有辦法。”

“我倒是有個好主意。”

“嗯?”林雪蓮驚奇的看向李天然,眼裏閃爍着絲絲的期望。

李天然咧嘴一笑,回道:“把這個療養院裏種滿中藥草就成了,而且你們那麼有錢,把院子外也種上,這樣一來空氣中就充滿中藥的香味了,中藥草散發出的成分也有利於殺毒除菌,就算你爺爺一天二十四小時待在外面都沒事。”

聽到李天然的主意,林雪蓮皺了皺眉,心裏不禁升起一絲狐疑,這個辦法真的可行嗎,中醫值得相信嗎,中藥有那麼神奇嗎,萬一爺爺被感染,那可就糟了。

這麼一想,林雪蓮自然而然的就否定了李天然,也就沒有再回話,關於自己爺爺,林雪蓮並不想跟他說太多。

不過李天然可不這麼認爲,他既然敢這麼說,那就是有一定依據的,而且這個辦法想要實施的話,難度還是很大的,種什麼中藥,會不會引起相斥反應,什麼藥用什麼土,能不能成活,這都是問題。

李天然不禁在腦海裏琢磨了起來,這兩天他對中藥也有了一定的瞭解,但還不是特別全面,畢竟中醫的歷史太悠久了,想要完全瞭解,還是需要時間和磨練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醫生走了出來。

“諸位,探望時間到了,從現在開始,只能探望三十分鐘,最多十個人,請問都有誰要進去探望?”

林雪蓮和李天然肯定是要去的,然後就是李清文夫婦和他兒子,現在又多出來了一個蘇蒼耳,原先定好的人數有了變化。

不過一個李家高層這時很自覺的就退出了,李清文十分欣賞,說等回頭老爺子病好了,一定會替他美言幾句,這讓那李家高層十分欣喜。

探望人數定了,接下來他們就跟着醫生來到了李老爺子,李寶山的病房中。

第一次見到李寶山,李天然想象中的他應該是躺在病牀上,全身插着各種管,身旁放着呼吸機,心臟檢測儀什麼亂七八糟的,然後他病懨懨的模樣。

但事實是,這李寶山穿着休閒服,躺在按摩沙發上,面前放着電視,屋裏還擱了不少的綠植。

最最關鍵的人,他身旁的茶几上竟然有一瓶二鍋頭和一疊花生米!

除了他消瘦的模樣,蒼白的臉色之外,根本看不出他有什麼病,這小日子,還挺滋潤吶。

李天然扭頭瞅了瞅,發現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好像都不怎麼驚訝啊。

李天然都快驚呆了,實在忍不住朝林雪蓮詢問道:“林總,你爺爺怎麼還喝酒啊,你不是說他肝臟有病毒嗎?”

林雪蓮倒是見怪不怪了,低聲回道:“那裏面放的不是酒,而是礦泉水,爺爺以前很愛喝酒,現在喝不了,只能用這種辦法解饞。”

“額……”李天然無語了,這老爺子,還挺會玩。

“爺爺!”李凌峯一個健步就衝到了李寶山面前,隨即緊握住他的手,激動的說道:“我回來了,我終於回來了,爺爺您有沒有想我?”

按理來說,李寶山見到久違的孫子,肯定會寵溺的說一番貼心話。

然而,誰知道這李老爺子只是不鹹不淡的回道:“回來了就好,你畢業了吧,不錯,好了,你起來吧,站一旁去吧。”

“額,是,爺爺。”李凌峯有些詫異,他都準備好說一番煽情的話了,結果到嗓子眼硬生生憋了回去。

這時一旁的李清文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走,面帶笑容的說道:“父親,這次凌峯迴來是有功勞的,他請來了中原省著名的中醫界泰斗,蘇蒼耳老先生,蘇老先生是專門來爲您治病的。”

“哦?”李寶山把目光放到了蘇蒼耳的身上。

“李先生好。”蘇蒼耳微微一笑,依舊保持着高人的姿態。

李寶山根本不吃他這一套,嗯了一聲就不搭理他了,這不光讓蘇蒼耳吃了癟,一旁的李清文父子倆更是一臉懵逼,父親這是怎麼回事?

不等李清文出言詢問,李寶山就開口了。

“雪蓮,這就是李天然吧?”李寶山笑吟吟的看着李天然,臉上寫滿了喜愛二字。

原來李寶山不想搭理李凌峯和蘇蒼耳,是因爲他迫不及待要和李天然說話啊,這不光讓李清文很生氣,更是讓一旁的李凌峯恨得牙癢癢,自己一個親孫子,怎麼就淪落到這個地步了,你李天然算哪根蔥,靠!

“沒錯爺爺。”林雪蓮帶着李天然來到李寶山身旁,笑着說道:“他就是李天然,跟您說的一樣,他的確有一些過人之處。”

李寶山眯着眼,很高興的回道:“哈哈,那是自然,我的眼光怎麼會差,天然啊,第一次見面也沒什麼好送給你的,那就送上我的祝福吧,祝你以後事事順利吶。”

李天然心裏一陣吐槽,你都沒見過我,怎麼就你眼光不會差了,沒見過你這麼會誇自己的,還有送什麼狗屁祝福啊,你還不如給我點錢實在!

心裏雖然這麼想,但李天然表面上則是笑着回道:“多謝您的祝福,我也一定會日日祈禱,祝您早日康復!”

說瞎話誰不會啊,日日祈禱祝福?想美事去吧! 眼看着李寶山和李天然這麼親密熱絡,一旁的李清文實在是忍不住了。

“父親,父親!”李清文故意聲音放大的說道:“別的事情還是先放放吧,現在最重要的,是您的身體啊,這次凌峯請來了蘇老先生,蘇老先生是中醫界的著名泰斗啊,就讓蘇老先生爲您診治一下吧。”

李寶山再次把目光放到了蘇蒼耳的身上,隨後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這蘇蒼耳依舊保持着一副高人的姿態。

接着,李寶山轉頭看向了李凌峯,問道:“孫兒,這人是你找來的?”

李凌峯立馬上前,微微彎腰,尊敬的說道:“是的爺爺,是我偶然之間遇見的,在我的再三請求之下,他才願意來爲您診治。”

這話在李凌峯看來是彰顯自己的誠意,但在李寶山聽起來就不是那麼舒服了,還再三請求,我李家男兒,什麼時候這麼低三下四了。

“是嗎,那我倒是很好奇了,孫兒,你給了他多少錢?”李寶山眯着眼問道,雖然表面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但李寶山可是人精,那雙眼睛看了太多世態炎涼,對人心早就失望透頂了,他纔不相信會有這麼好心的人。


“額。”李凌峯一怔,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父親。

李清文立馬站出來:“父親,蘇老先生完全是仰慕您,所以纔會專門來爲您診治的!”

李寶山嗤之以鼻的回道:“別想蒙我,就他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能有這麼大本事?你們真以爲我老了,就好騙了?”

“父親,這…”

“一邊去。”李寶山這老頭倒是一點也不客氣,瞪着眼說道:“你小子長大了是不是,給我一邊罰站去。”

“額,我知道了。”

這李清文不管怎麼說也是年近半百的人了,但還是被李寶山像訓小孩子一樣訓斥,他還不敢有一點脾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