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一看,我靠!

圓圓的,筆直的,一個坑,一個人蹲在裡面,這是什麼情況?

給我感覺,我肯定挖不出來這樣的坑!

這個坑給我挖,我最起碼挖半天!

怎麼做到的?

這麼牛逼!

這麼硬的土,完全就是挖不動的土!

他硬深深的掏出了一個洞!

挖這土給我的感覺就是拿著鍬在石頭上鑿!

但是他們怎麼這麼輕鬆?

看著這個坑,我楞了。。。

圓圓的,筆直的牆壁,這是我這輩子看見的印象最深的坑!

沒辦法形容,挖坑也能挖到這個境界,只能讓我汗顏。

如果把裡面注滿水,冰凍住,在提上來,絕對是一個圓柱體!

怎麼做到的?

重生之老婆三十二 不可思議,坑的牆壁是筆直的,坑底是平的,竟然還有角,坑口是圓的,看著就像一個藝術品。

如果發生戰爭,我寧願被炸死,也不想跳下去破壞這個坑。

坑的周圍是一圈黃土,被拍的實實的。

在上面還有偽裝,綠色的樹枝,綠色的草皮。

不可思議,怎麼做到的,盜墓的挖洞,估計也沒有這麼標準!

看著一個老兵跳了下去,蹲在裡面。

不可思議的坑,用小鍬挖!

是的,在用小鍬挖坑!

這僅僅是一個小坑,就讓我驚訝成這樣!

殊不知,在下午,還有更驚訝的作品!

。。。 嗯!

突然的情況,讓陳浩眉頭微蹙,目光看向了駕車的瘦弱黑人。

瘦弱黑人也有些懵逼,見狀急忙道:“大佬,不是我叫的人。”

“是我!”

這時候,車上那個亞洲女孩微笑開口,然後道:“大哥,他們是來接我的,感謝你救了我,如果有機會,我會報答你的。”

說完,亞洲女孩起身,拉着另外一個女孩打開車門下去。

陳浩看着,一言不發。

等兩個女孩靠近一輛吉普車,那個吉普車上一個帥氣的金髮男子站起來,嘴中似乎咀嚼着口香糖,和亞洲女孩聊起來。

亞洲女孩從容不迫的和他對話。

少時,帥氣金髮男微笑打開車門,讓兩個女孩上車。

就在陳浩以爲這些包圍他的人可以走了的時候,那個帥氣金髮男突然一招手,下一刻,讓陳浩驚駭的事發生了。

幾輛吉普車上的黑人,全部持槍開火。

一瞬間,噠噠噠噠噠噠的聲音不絕於耳,密集的子彈瞬間傾銷在陳浩一行所在的車上。

在那些黑人開槍的時候,陳浩就心生警兆,隨後他顧不得許多,抱住最近的還在昏迷中的駕駛員。直接法力爆發,撞開了門,衝了出去,身影一閃不見。

而後,黑貓和公雞也從縫隙逃出,飛快的跑上了一個樓頂。

“臥槽,這特麼一羣神經病吧,無緣無故的就想開槍殺人,還有沒有王法。”公雞氣的揮舞翅膀,怒吼出聲。

黑貓也是炸毛,眼中閃爍兇光。

“不用廢話,小黃,一個也不要放過。”

陳浩在公雞身後出現,面色難看無比,他的手臂血紅一片,居然是中槍了。

這也沒辦法,畢竟開槍太突然,空間又狹小,他還要保護那個昏迷的駕駛員,只捱了一槍,還是運氣比較好了。

但是這種無妄之災,陳浩不接受。

被非洲巫師攻擊,被瘦弱黑人攻擊,還有理由,那是有人想要暗算他。

可這是救人啊,罵了隔壁的,救了人之後,結果對我下殺手?呵呵,這就是你的報答嗎?

“那就大開殺戒。”

公雞的身影變幻,飛快的化作人形,然後伸手從身邊的光圈中抓出了加特林,子彈帶塞入其中,槍口對準了那些吉普車。

公雞幻化大漢露出了一個獰笑,手指扣動了扳機。

噠噠噠噠噠噠……

瞬間,槍管旋轉,藍火噴吐,子彈化作一道道無形的流光,如同一場傾盆大雨,瞬間覆蓋在吉普車所在。

正在怪笑着槍擊車輛的黑人槍手們,瞬間被火神炮吞噬,一個個身體爆射出血花,倒在了下去。

正在咀嚼口香糖的帥氣金髮男和車上面色淡定的亞洲女孩,瞬間就驚慌了,急忙想要跳車多開。

可是亞洲女孩卻是跑得慢,直接就被子彈吞噬,身體噼裏啪啦的就血花濺射,倒在地上。

帥氣金髮男運氣好,跳到了車下面。

公雞幻化大漢當然不會放過它,火神炮對準了吉普車,就是一頓狂射,把吉普車整個都射穿了,猛然砰的一聲發生了爆炸,那個金髮男不僅遭受了子彈的洗禮,隨後直接被爆炸吞沒。

等一條子彈打完,除了汽車的燃燒聲音,四周早就變得安靜一片,那些黑人居民們,早在開槍的時候,就熟練的躲藏去了。

陳浩放下駕駛員,身影一掠,飛了下去,來到了車前。

車上,原本的幾個黑人女子,已經全部喪生,氣息全無。

這些女人,本就可憐,好不容易被救出來,還是死了,這算是命盡了嗎?哪怕被自己拯救,那也逃不過死亡的命運!

陳浩暗暗嘆息一聲。

不過當陳浩看向車頭的時候,頓時愣住。

駕駛位的黑人,居然還沒死。

連忙拉開車門,陳浩就看到一個齜牙咧嘴,滿臉痛苦的黑人臉,虛弱的開口道:“大佬,我還沒死,不要拋下我。”

陳浩仔細一看,無言以對。

這個黑人還真是賊,他把兩個包壓在了自己的身上,抵擋了很多子彈,然後自己蜷縮在駕駛位下面,這尼瑪,求生能力很強啊!

伸手把一個包拉下來,陳浩眉頭一挑。

這包被子彈打破,露出了裏面的東西。

居然是一根根的小金條,還有美元,歐元,甚至還有人民幣。

這小黑仔居然在基地找到這麼多錢! 來吧殿下 他是屬啥的?這麼會找?

“我的,大佬,這是我的,我可以分給你三分之一,這是我最大的讓步,否則我寧願死。”

看陳浩發現了包的祕密,小黑仔急忙嚴肅的說道。

陳浩樂了:“成,那你留下等死吧。”

說完陳浩也不管他了,轉身走向火焰燃燒的車。

黑人:“……”

“挖特?大佬,別丟下我啊,救我,我動不了,我給你一半,一半好不好。”黑人一邊費勁的掙扎,一邊肉痛的大叫。

到了車邊,陳浩就看到了那兩個被自己拯救了的女人屍體。

她們趴在地上,臉側開,死不瞑目。

陳浩面無表情,伸手對着兩個女人的屍體一抓,兩道虛影浮現了出來。

這會兒太陽落山,天色已經有些暗,陰魂出現,倒是沒什麼事。

不過兩個陰魂慢慢凝聚了意念,看到陳浩後,都是大驚失色,那個亞洲女孩正要開口,陳浩直接打斷她,道:“不用說話,我把你的魂魄抽出來,不是爲了聽你解釋,我也不需要解釋,我是爲了讓你……再死一次。”

話落,陳浩手中早已凝聚好的一道雷球拍在了陰魂身上。

陰魂慘叫一聲,靈魂分散,消失的無影無蹤。

另外一個陰魂見了,尖叫起來:“雅蠛蝶。”一邊叫它一邊就要跑。

陳浩眉頭一揚。

難怪一直不說話,居然是倭女!

那這樣的話,這個自稱華夏人的女人,一直形影不離的帶着這個倭女,她的身份也就值得猜測了。

嗯,不過不管是什麼,恩將仇報,那就該死。

陳浩沒有任何猶豫,再次一道法光擊中那個逃跑的倭女魂魄。

但是這一次,這個倭女的魂魄居然發出了一道微弱的光芒,抵擋了陳浩的攻擊,不過抵擋很無力,很快就破碎了,然後倭女,魂飛魄散。

這一幕落在陳浩眼中,讓他心中一動。

被下在靈魂上的禁制,能護身,也就能自毀。這樣纔不會被人套取機密,哪怕搜魂也不行。

這個倭女有大祕密。

隨後陳浩又釋然。

管尼瑪什麼大祕密,該死就要殺,現在滅了最好,反正什麼祕密都與我無關。

做完這一切,陳浩試了攔路的吉普車之一,這個還能開。然後去把昏迷駕駛員又帶了回來。

當陳浩駕車要走的時候,瘦弱黑人頑強的鑽了進來,雖然一身的血,看起來中槍不少,不過他卻死死的抱住兩個包裹不放,眼睛看着陳浩,淚光中帶着哀求。

陳浩看了他一眼,嘆息了一聲。

不說別的,就這小強一樣的生命,就服了。

隨後,陳浩開車離去。

一邊駕駛,陳浩一邊拿出手機,撥打戴雲的手機號。

之前離開怪樹基地的時候,陳浩就打不通了,顯示那邊已經關機。原本以爲可以慢慢回去華夏軍人駐地。但是眼下的這一檔子破事,讓陳浩只能再次求助。

這一次意外的打通了,陳浩沒有廢話,直接把經過說了一遍。

戴雲也乾脆,讓他告知地點,然後會有直升機過去接他。

陳浩問了瘦弱黑人後,就停車在一個空曠地方,默默等待。

天色越來越晚,天空明朗的很,可見繁星滿天。

不過晚上蚊子也多,不可思議的多,停車後,陳浩能夠聽到嗡嗡的聲音四面八方都是。

黑貓低吼一聲,兇厲的氣息擴散後,蚊子就一隻也不見了。

陳浩看了一會兒星星,然後看向黑人。

感知中,黑人身上除了自己留下的兩個道口,又新出現五個槍口。

小腿上一個,背部三個,右肩膀一個。看起來都不在要害,也不知道這貨自己保護的好,還是運氣好。

不過即便如此,這會兒小黑仔也是昏昏欲睡。不是瞌睡來了,而是流血過多,有些缺血了。

“小黑仔。”

“大佬,錢是我的。”黑人一個激靈,居然又精神了,警惕的看着陳浩。

陳浩無語。

這貨是多愛錢啊。爲了錢命都不要了!

“沒要你的錢,隨便聊聊。”陳浩微笑說道。

小黑仔狐疑道:“大佬,你要聊什麼?”

陳浩笑道:“聊我要不要救你,你中了五槍,按照這個流血法,很快你就會悄悄死去。”

小黑仔臉色動了一下,明顯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虛弱。

雖然運氣好,亂槍之下都沒被打死。

但是身上的傷口依然在慢慢消耗他的生命。

“不過要救你呢,你要付出代價。”陳浩繼續開口。

小黑仔似乎想通了什麼,開口道:“如果你救我,我可以告訴你鬼巫的祕密。”

嗯!

陳浩一頓,目光詫異的看向小黑仔。

“真的,我知道鬼巫的祕密,千真萬確,沒有騙你。”小黑仔認真說道。

陳浩看了他片刻,幽幽開口:“你之前爲什麼不說?”

小黑仔道:“之前我沒有這麼多錢,現在我有錢了,只要我去了華夏,去了廣州,就不怕鬼巫了。” 第一百六十四節、熱情的老鄉

第一次和老兵一起幹活。

也是第一次和老兵比拼。

完敗!

幹活,沒有老兵那麼有效率。

更沒有老兵乾的完美!

就像拿著工具,我在劈柴,老兵在雕刻藝術品一樣的差距。

跟著排長,我也是長見識了。

穿過一片草叢。

「指導員好!」

看著他們都在吃飯了。

時間過的這麼快,已經到了吃飯時間了?

在野外,隨便平了一塊地,放了幾張芭蕉樹葉,上面放了幾個單兵炊具。

很簡單的幾個菜。

大鍋菜,大鍋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