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天驕將寧思靜放在沙發上,問道:“靜靜,你沒事吧?”

緩了片刻,寧思靜搖了搖頭,但左眼卻是流出了鮮紅的魂血。

丹魂辛纖纖立刻化作一團綠色的煙霧,然後化作絲絲縷縷的菸絲,滲入到寧思靜的左眼。

剎那之間,寧思靜的魂血便被止住了。

煙霧飛出,重新化作纖纖。

“纖纖你好厲害,剛剛還灼燒似的疼,現在竟然恢復如初了!”寧思靜笑道。

“的確有個術法人士,看他施法,不像是華夏術法,不過道行還是比較高的。”寧思靜道。

趙天驕對此卻並不意外,因爲他了解十八猛鬼,自然知道猛鬼丹魂的作用。

那可是一個行走的療傷靈丹妙藥啊!

與此同時,一道殘影劃過,魅姬也回來了。

“少主,外面一共二十三人,正對門口,是個道行深厚的術法人士。聽他用對講機說話,是個島國人。另外的二十二人,正逐漸靠近別墅,已經無限臨近了。”魅姬將她看到的情況,如實彙報道。

趙天驕瞳孔一縮:“一個術法人士,帶隊傭兵殺手……這種奇怪的組合,爺們還是第一次遇見,應該很有意思。不過,只有這樣,才配給我的鬼軍練兵嘛!”

說話間,趙天驕將十八戰將,十二金釵以及肉肉和李芷晴的青樓女鬼,全部放了出來。

“敵人可以說是,我們目前爲止,遇到的最強大的對手。有道行深厚的術法界人士帶隊,手下又是傭兵殺手,當然,除此之外,定然也有見鬼的方法,可殺鬼的奇招。”

“而我們目前並不知道對方的殺招是什麼,所以,魅姬,你先帶着十二金釵出去試試對方的深淺,不可正面對敵,先了解他們的殺招就行。如此,我們也能做到知己知彼,如何應對了。”趙天驕道。

魅姬點頭領命,帶着十二金釵,再次出了別墅。

魅姬速度奇快,在傭兵殺手之間,來去自如,也能不被對方發現。

十二金釵,速度雖然不及魅姬,但也非常快。

來到外面,魅姬卻是直接來到一個黃種人傭兵殺手面前,微微一笑百媚生,眼波流轉春情現,更是呵氣如蘭道:“兵哥哥,你好凶哦,人家怕怕。”

這傭兵見到如此一個千嬌百媚的美人,先是一愣,露出一副癡迷的樣子,可隨即,便是看出,面前站着的是一個女鬼,擡手朝着魅姬射了一槍!

槍帶着消音器,聲音並不大。

魅姬飄身閃過,子彈落在門板上,瞬間穿透房門,在屋子裏炸了起來。

頓時,屋子裏的羣鬼,立刻感覺到了魂體如受到了致命威脅一般。

饒是趙天驕和李芷煙的魂體,也都有些顫慄的感覺。

“原來這槍裏的子彈,對魂體有着傷害的效果。”趙天驕頓時瞭然。

與此同時,在外面,魅姬魅惑不成,也是有些惱怒,再次來到那開槍傭兵近前,目光迷離,聲音中帶着蠱惑的味道:“小哥哥,看看人家的眼睛嘛。”

那傭兵殺手,下意識的就看了過去。

頓時,神魂如被魅姬吸扯了過去一般,立刻露出色與魂授的目光來。

魅姬目光不變,口中卻是輕哼道:“小樣兒,還想躲過我的魅惑之術,你以爲你是我的少主麼!”

穿書種田嬌嬌女 隨後,魅姬指揮十二金釵,紛紛對傭兵殺手,展開了魅惑之術。

十二金釵的魅惑之術,雖然不及魅姬,但在全力施展下,也是逐漸的將傭兵殺手們給迷惑了。

寧思靜將外面發生的一切,彙報給趙天驕。

趙天驕笑道:“肉肉,帶着你的手下,將這些傭兵殺手的手臂,都給我扯下來!”

“好哦好哦!”肉肉早就等的不耐煩,立刻拍手歡呼起來,隨後小手一揮,帶着自己近二十個手下,也出了別墅。

李芷晴見到其餘兩王都殺了出去,就她還留在屋子裏,也是有些急了,便開口問道:“姐夫啊,媚王和斬天靈王都出去了,你也讓我這個舞王出去吧。好不好嘛?”

趙天驕道:“你的手下,只能迷惑鬼物,這場戰役,不適合你。乖乖待着吧。”

肉肉帶着一衆手下,呼嘯而出。

見到被迷惑愣神的傭兵殺手,便立刻出手,將他們的雙臂掰斷的掰斷,扯下的扯下。

使得別墅周圍,陷入了極爲血腥殘忍的一幕。

武田一郎一直都是面露微笑,極爲自信。

可當看到傭兵被迷惑之後,神色中露出一抹吃驚,更有憤怒和心痛。

那可是他辛苦培養挖掘過來的人才啊,只是片刻功夫,就被對方給弄殘了一少半之數。

使得武田一郎,立刻虛空畫符,金芒一閃,化作二十多道光芒,籠罩在傭兵的身體外面。

然而,就在這個空檔,也是有十多個傭兵殺手,失去了雙臂,躺在地上,慘叫不止。

而那些被金光籠罩的傭兵殺手,卻在完全免疫了魅惑之術後,紛紛朝着女鬼開槍。

女鬼已經知道了這些傭兵殺手的殺招,見到他們回過神,便立刻躲閃開來。

不過,即便如此,還是有女鬼被搶打中。

那是一個藍眼睛白皮膚的外國人,身材高大,長的也是極爲英俊。

而他是這些傭兵中,實力最強的一個,人稱尖刀兵王的比利爾。

他的開槍速度,曾經測試過,從擡手到射擊,零點三秒以內,就能完成。

使得來迷惑他的那個女鬼,則是被子彈打中了肩膀。

比利爾輕哼一聲,用英文說道:“瑪德,敢來迷惑老子,鬼也照殺不誤!”

魅姬拉着中槍的女鬼,快速的穿牆而入,回到房中,其餘的女鬼,以及肉肉和她的手下,也都安然無恙的返回。

趙天驕道:“勝寒,你帶着十八戰將,給我殺!” 目前爲止,獨孤勝寒和她的十八戰將,是鬼軍中,戰力最高的一支隊伍。

見到自己鬼軍成員,受到槍傷,趙天驕便當機立斷,派遣獨孤勝寒上場。

與此同時,那女鬼的魂體,出現的出現了渙散的跡象。

更是從肩膀的槍傷出,有源源不斷的鬼氣,溢散出來,使得這個女鬼,氣息更爲虛弱起來。

丹魂不用吩咐,立刻化作綠色煙霧,進入女鬼體內,彌散出勃勃生機,滋養着女鬼的魂體。

使得片刻之間,那個女鬼的鬼氣,便停止了溢散,氣息和神色,也好轉起來,可傷口,卻是依舊存在。

丹魂飄出,歉意道:“天師,她的傷勢很是嚴重,我只能暫時分出一縷丹氣,壓制她的傷勢,但這隻能維持一段時間,若是無法將她的傷徹底治癒,怕是不出五天,就會……”

“就會魂飛魄散?” 親愛的,來日方長 趙天驕挑眉問道。

丹魂點了點頭。

使得所有鬼軍成員,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十二金釵可是在今天早上,纔剛剛成立的,這還不到一天,就有成員受傷,使得其餘成員,臉色也都不大好看。

而魅姬,更是覺得臉面無光,對手下有心疼,對趙天驕也有種無顏面對的感覺。

趙天驕卻是微微一笑:“戰鬥嘛,避免不了受傷,你們不用多想。另外,你們別忘了,爺們可是陰陽鬼醫,待結束了外面的這羣人,爺們就着手爲你療傷!”

與此同時,獨孤勝寒帶着十八戰將衝出別墅外之後,紅色的長髮,無風飛揚。

“歲月毒變,魔變,夢變!”獨孤勝寒聲音帶着威嚴道,而那飛揚的髮絲,自動脫落下來十幾根,嗖嗖嗖……髮絲朝着那十幾個沒有受傷的傭兵殺手纏繞過去。

獨孤勝寒的真龍九變,如今已經有了三變,每多一次,她便會多一個技能。

歲月毒變,可令人中歲月之毒;魔變會讓人失去理智,不受控制;至於夢變,則是可以在人的大腦和意識中,植入夢魘。這夢魘,和夢婆造夢的能力,有着異曲同工之妙,可以給人編織各種夢境。

武田一郎見狀,從懷裏掏出一個符籙疊成的紙鶴,引燃之後,一隻金鶴出現,呼嘯間化作一道殘影,將獨孤勝寒的髮絲,叼在了嘴中。

不過在接下六七根髮絲後,真龍三變的威力,一起爆發,使得這金鶴在一瞬間,如同經歷了萬千歲月一般,腐朽中化作了齏粉。

而剩餘的七八根髮絲,則是分別纏繞在了幾個傭兵殺手的身上。

瞬間,那幾個傭兵殺手雙目充血,神色猙獰無比,立刻陷入暴走模式,也不管有沒有對手,手槍亂射。

而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也陷入了夢境之中,彷彿周圍有着數之不盡的敵人,讓他們立刻爆發出了此起彼伏的喊殺聲。

“殺殺殺!”

子彈沒了換彈夾,彈夾沒了,便去肉搏。

有的和別墅外面的大樹,拳打腳踢;有的,則是對着地面猛砸重拳;還有的,則是張嘴啃着附近的假山……

一時間,場面奇詭無比,也暴力無比。

然而,沒打幾下,幾個人的臉上,便浮現出了皺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無限滋生,眨眼間,便是蒼老無比。身形佝僂,雙眼渾濁,如同百歲老人。

這一幕,看的那武田一郎,以及剩餘的五六個倖存的傭兵殺手,全部都不寒而慄。

邪魅總裁乖乖妻 “偶買噶,這是什麼鬼術法,竟然有如此效果?”

“天啊,這個女鬼太可怕了。她一定是個超級魔鬼!”

饒是殺人如麻的傭兵殺手,在這一刻,看着獨孤勝寒的目光,也是帶着深深的恐懼之色。

就在幾個傭兵殺手,愣神之際,方青率領十八戰將,猛地衝出,兩三個戰將,圍繞着一個殺手,鬼王槍瞬間刺了進去。

之是眨眼的功夫,那幾個傭兵殺手,最少也是被兩個鬼王槍刺中,魂體頃刻間被分散吸入鬼王槍之中。

獨孤勝寒站在門口,目光睥睨,掃視一圈,開口道:“十八戰將,將剩下的殘兵,也都給本帝殺死!”

十八戰將揮舞鬼王槍,刺進了那些斷臂的傭兵殺手身上,結束了他們的痛苦。

獨孤勝寒,這個鬼軍女帝,出場片刻,便帶着十八戰將,將所有還具備殺傷力的傭兵殺手,給徹底解決了。

這就是鬼軍女帝,無人可以替代的女帝!

在別墅內的趙天驕以及所有鬼軍成員,全部都見到了這一幕。

使得鬼軍成員,對獨孤勝寒這個女帝,更是心悅誠服!

而那武田一郎,則是無比震撼的看着獨孤勝寒。

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鬼,竟然具備如此能力,讓他忌憚的同時,目中竟然還有一抹濃郁的貪婪!

“若是能將這個女鬼收服,即便沒有這些傭兵,我也可以繼續橫行在傭兵界。甚至,有了這個女鬼,任何人,都將不是我的對手。而且,這個女鬼還如此漂亮,無論是氣質,還是氣場,都是天下無雙……白天可以帶着她縱橫殺戮,晚上則可以和她在牀上,翻雲覆雨……”

想到這裏,武田一郎便是露出了微笑,甚至,連那些一起出生入死的手下,死的死,殘的殘,都沒有放在心上,足見此人冷血的程度,以及,獨孤勝寒對他的吸引力!

趙天驕笑道:“博弈結束,鬼軍完勝。走吧,去會會那個會術法的東瀛人!”

說話間,趙天驕起身,帶着李芷煙以及鬼軍成員,朝着外面走去。

來到外面,獨孤勝寒問道:“主人,這個人,怎麼處理?是直接殺了,還是先制服?”

獨孤勝寒看向武田一郎,目光冰冷,壓根就沒將對方放在眼中。

武田一郎竟然懂得華夏語,衝着獨孤勝寒露出一個自認很是紳士的微笑:“美麗的小姐,你的法術造詣是我所見過的對手中,最強的一個……”

“給我閉嘴,本帝不想聽你廢話!”獨孤勝寒立刻打斷了武田一郎的話。

趙天驕笑道:“勝寒寶寶,你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啊,真龍九變完成的三變,組合起來,威力簡直就是無人能敵。不錯不錯。”

“東瀛來的鬼子,你的手下,在我鬼軍手中,幾個衝鋒,就全部死了。你說你來我華夏,嘚瑟個什麼勁呢!”趙天驕戲謔道。 武田一郎冷哼一聲,用着蹩腳的華夏語道:“你這不是憑的你真本事,你是依賴你的女鬼,才能將我的手下殺死。所以,你沒有資格教訓我!”

“嘖嘖,爺們不想氣你,但必須要陳述一個事實。能收服如此多的女鬼爲我所用,這也是本事啊。”趙天驕笑嘻嘻道:“有能耐,你去收服比我鬼軍更厲害的老鬼,醜鬼來對付爺們我啊!”

武田一郎聽到趙天驕的話,當即一愣,隨後險些被氣吐血!

“華夏的臭小子,我要殺了你!”武田一郎指着趙天驕道:“你敢不敢與我光明正大的鬥法?”

“手下敗將,何足言勇?!”趙天驕不屑道:“剛剛你指揮你的手下,我調遣我的鬼軍,我們這也是正面交鋒,考驗的是兩個指揮者的能力。而你,在指揮方面不如我,你的手下全部死絕,你也成了我案板上的魚肉,我憑什麼還要浪費力氣,與你鬥法?”

趙天驕說的沒錯,剛剛看似是傭兵殺手對戰鬼軍,但實際上,又何嘗不是趙天驕和武田一郎的爭鋒?

即便手下勢弱,可若是指揮得當,也能做到以弱勝強。

但在調兵遣將方面,這個武田一郎,向來是橫衝直撞慣了,上來就發動猛攻。

而趙天驕則是先試探對方虛實,然後發揮己方最大優勢,以及相互配合,這纔在僅有一個女鬼受傷的情況下,完勝對手。

所以,趙天驕這番話,於情於理,都讓人無從反駁。

可是武田一郎,卻是強詞奪理道:“你的鬼軍,都強大無比,都有超出常人的能力。而我的手下,都是普通人,這是不公平的對決!”

趙天驕被對方氣樂了:“你大爺蛋蛋的哦,生死搏鬥,你跟爺們我講公平?你特麼的突然帶着人來偷襲我,說公平了麼?”

“如果,這一刻我的鬼軍全軍覆沒,我要和你鬥法,謀求一線生機,你會給我?”趙天驕冷笑:“別特麼開玩笑了,敗了就是敗了,別找那些沒有用反而讓人看不起的理由。“

武田一郎卻是依舊開口道:“趙天驕,你敢不敢和我賭鬥。我們鬥法,若我贏了,這個女鬼就歸我。”

惹禍上身:神祕老公慢點吻 說話間,武田一郎,指向了獨孤勝寒。

“可如果我輸了,就任憑你處置,並且,還會將我僱主給的錢,全部轉到你名下。”武田一郎道。

獨孤勝寒勃然大怒,柳眉倒豎,厲喝道:“你這是將本帝當成了錢財一般的賭注?!就憑你這句話,我就要將你挫骨揚灰,讓你魂飛魄散!”

趙天驕拉着獨孤勝寒的小手,道:“東瀛鬼子,你這算盤可打的好啊,是當爺們是傻子麼?要我用我的無價之寶,和你的臭錢賭?!”

聽到趙天驕說自己是他的無價之寶,獨孤勝寒心中所有的氣,全部都消融了。

“廢話少說,受死吧!”趙天驕掐訣朝着武田一郎遙遙指去,同時冷笑道:“你想讓我親自出手,爺們就滿足你!”

說話間,只見武田一郎的腳下,陡然出現四條腐化藤蔓,將他的四肢纏繞起來。

接着,趙天驕祭出桃木劍,掐訣朗聲道:“萬千劍光,靈力隨行。萬劍訣!”

這道術法,是趙天驕在百香教道行突破到道種境之後解鎖的,也是觀雲老道,爲趙天驕精心改良而成。不過,這卻是他第一次使用。

桃木劍在空中,立刻化作千萬把一模一樣的劍,鋪天蓋日一般,朝着武田一郎疾馳而去。

劍勢破空,劍氣如虹,攜帶着雷霆萬鈞之勢,呼嘯而去。

武田一郎四肢被腐化藤蔓緊緊纏住,不能動彈的同時,還被腐蝕着血肉。

但武田一郎卻是張嘴,吐出一個字來

臨兵鬥者節陣列在前,每一個字:“者!”

這個字一出口,從武田一郎的體內,憑空爆發出一股極強的靈力,使得纏繞在武田一郎四肢上的腐化藤蔓紛紛枯萎脫落下來。

見到這一幕,趙天驕立刻明白過來,這武田一郎,說的是道家九字真言中的一個字。

九字真言,分別爲:臨兵鬥者節陣列在前。

每個字,都是一個不同的境界。同樣的,每個字,也都具備不同的能力。

這個‘者’字,便是具備了復原的神奇作用,施展出來後,便可以自由支配自己軀體和別人軀體的力量。

“小樣兒,沒想到連我們華夏的九字真言也會,而且還修煉到了第四層,不錯嘛。”趙天驕神色輕鬆,因爲此刻,萬劍已經臨近武田一郎。

除非他的道行高出趙天驕兩個境界,達到道源境,修煉出本源,可以抵擋這一擊,要麼,就需要超強的法寶,纔可與萬千利劍對抗。

而武田一郎的道行,只有道果境,比趙天驕的道種境,高出一個境界,想要硬抗,即便不死,也是重傷。

武田一郎也知道,使得急得滿頭大汗,雙手掐訣,腳尖點地,大喝道:“土遁!”

這武田一郎,見勢不好,當即就要施展東瀛忍術,土遁之術,想要逃跑。

“想跑?沒那麼容易!”趙天驕拿出五行令旗,插在地面,然後掐訣唸咒:“南離炎火,東巽青木,西乾白金,北坎黑水,中坤厚土。疾速遍風雲,五行歸一真。急急如律令!”

陡然間,方圓百米內的五行之氣,全部匯聚到了五行令旗當中。使得那正利用土之靈氣施展土遁術的武田一郎,雙腳在融入到地面後,登時無法繼續融入,同時,雙腳被土地牢牢的禁錮住,使得想逃也無法做到了!

“不!”武田一郎發出淒厲至極的慘叫,驚恐的看着瞬間臨近的萬劍,一邊掐訣施法,一邊掏出大量的符籙還有各種劍啊,八卦鏡,羅盤等物,擋在面前。

嗖嗖嗖……

然而就在這時,萬劍歸一,所有的劍氣和劍勢,都凝聚在了真正的桃木劍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