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庸搗鼓了一個下午也沒什麼實質性的收穫,看來要製作出傳送捲軸來除非是天上掉下來包著空間魔獸血液製作成的血沙和皮毛筆餡的餡餅了,不過這種事還是不抱希望的好,一個美女餡的餡餅砸的自己都東跑西顛的了,要是再來一個魔獸餡的,不知道帶給自己的是好運還是厄運了!

看來自己yy的想法一時半會實現不了了,估計這一下就等到猴年馬月去了,乾脆自己還是休息一下,就等觀禮賽一結束去黑魔一族解決下他們的麻煩,然後最好能藉助他們族人的助力把綠炎弄出來,這樣估計也就到了自己履行賭約的時候了,這來來回回的時間也很緊迫的,其他的就聽天由命了。 趙庸第二天日上一桿的時候才懶洋洋的睜開眼睛,自己也沒想到上次的那句話還那麼的管用,自己睡到現在竟然破例的沒人來砸門了。

趙庸打著哈哈開了門,可是張開的嘴卻沒合上,柳青兒和南宮燕兒正在門外焦急的等待,看樣子時間也不短了。

「青兒,南宮丫頭,你們等多久了?」趙庸看著兩人問道,還真是罪過,讓那麼漂亮的兩個小妞在門外等自己。

「青兒姐姐,你看看他,都是你給慣的,太陽都那麼高了才起床,一個大男人家的還老讓人叫,也不知道害臊!」南宮燕兒嘟著嘴,不滿的向柳青兒說道。

「嘿嘿,不好意思啊,我給兩位小姐賠罪,這大清早的冷不冷啊,來,我給暖暖!」趙庸拉過柳青兒的手放在自己的懷裡,雙手就要去捧青兒的臉。

「庸哥哥——」柳青兒臉一紅,掙脫了趙庸,「燕兒妹妹在呢!」

「額,南宮丫頭,要不我也給你暖暖?」趙庸看著氣嘟嘟的南宮燕兒說道。

「哼,我才不要你暖呢!」南宮燕兒白了一眼趙庸,心裡也是酸溜溜的,等到青兒姐姐提醒才那麼說,分明就是在假惺惺的裝關心。

「嘿嘿,」趙庸訕笑了一下,撓撓頭,「是不是我的那組的觀禮賽就快開始了?」

「嗯,庸哥哥,快開始了,你趕緊準備準備去賽場吧!」柳青兒回道。

其實對於南宮燕兒的指責,自己也是無語,自己知道趙庸為了那三年之期的賭約付出了多大的辛苦,經歷了多少生死的邊沿,自己也幫不上什麼忙,也只能在這些小事上多用點心而已,可是那南宮燕兒怎麼能體會到這些呢?

「嗯,我們這就走吧!」趙庸點點頭,率先向賽場走去。

等趙庸三人到達賽場的時候,第十一組的賽事已經結束了,柳岩和南宮平正在焦急的四周巡視著,讓柳青兒和南宮丫頭去通知趙庸,怎麼到現在還沒來? 鳳鬥蒼穹

武極和司空圖還在也是一肚子火,這個小子是不是存心要把兩個老傢伙給氣死啊?整天的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搞些什麼,現在倒好,這最後的一場就要開始了竟然還在玩失蹤,這觀禮賽也是有規矩的,要是半柱香的時間還不到場的話,只能按棄賽處理了,他們真懷疑先前的敲打這個小子根本就沒聽進去!

正在眾人焦急的時候,趙庸領著兩個美女悠哉悠哉的晃了過來,所有的目光齊刷刷的向他們射來,這個小子走運贏了一場,還真拿自己當大爺了,要全部的人等他,你晚來就晚來吧,還牛逼哄哄的高調帶著兩個院花過來,你叫他們這些個仰慕者情何以堪?

「你小子還真把自己當大爺了,到現在才死過來!」武極一個閃身來到趙庸的身邊,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下面飛起一腳,就把趙庸踹到了台上。

趙庸一邊揉著被踹疼的屁股,一邊趕緊爬了起來,這個老頑童也太不給自己面子了,大庭廣眾之下也不講點文明禮貌什麼的,就知道動粗,要是讓南宮丫頭注意到自己被揪耳朵的這個細節,還不給自己鬧翻天啊!

「好了,參賽學員都到齊了,可以開始了!」武極氣哼哼的宣佈道。

「靠,自己還沒喘口氣呢,這麼快就開始了啊?」趙庸暗暗爆了句粗口,也趕緊打起精神來,現在連賽台上的情況自己還沒弄明白,除了龍千陌自己剩下的兩個自己也不認識,看來自己先前準備的技能的庸上了。

趙庸暗暗提起靈氣,凝神戒備著,看著賽台上的一個個的大眼等小眼的,都不想第一個出手,這可不好玩,自己的那個乾坤大挪移可是越混亂越好,把別人的攻擊給轉移方向,造成他們之間的互相猜疑,自己才可以渾水摸魚。

「哎,我說各位,我們老是這麼站著可不行啊,你們還等有人互相謙讓自己走下去?」趙庸看著這一個個的說道。

「這個沒奢望,不過你那分組什麼的建議最好就不要拿出來了,我可不想走的不明不白的!」其中一個魔法師模樣的說道。

「額,行,可是我們不能這麼等下去吧,這可是有時間限制的,到時候沒人出手的話,可就全部淘汰了,要不這樣吧,你就先起個頭,沖我來好了。」趙庸指著剛才說話的那個魔法師說道。

那個魔法師到不客氣,手一抬,一個瞬發的風刃向著趙庸就飛過來了。

「靠,還真不客氣啊!」趙庸暗暗嘀咕一聲,不過這正是自己想要的,自己裝作躲避的樣子,乾坤大挪移也瞬間施展開來,頓時那個風刃打著呼哨就向另一個魔法師掃去。

「哎,我說是讓你打我,你偷襲別人幹嘛!」趙庸假裝氣憤的喊道。

趙庸的話剛剛落地,被襲擊的那個魔法師毫不客氣的還一個火球過去,可是這個火球在半路又詭異的轉變的方向,引得另一個魔法師出手還擊,頓時賽台上亂成了一團,每個人都分不清到底都是誰在攻擊自己了,只知道自己心裡想的攻擊對象全都莫名其妙的改變了,自己發出去的魔法技能自己都不知道將飛向哪裡,總之現在賽台上亂成了一鍋粥。

趙庸在賽台上連滾帶爬的狼狽的躲著到處亂飛的風刃,火球,水箭什麼的,其實趙庸心裡早就樂開了花,打吧,打的越狠越激烈越好。

台下的人看的也迷糊了,這群魔法師是不是瘋了啊,每一個人都毫無目標的胡亂攻擊,到處樹敵,不知道這是混戰的大忌啊,你樹那麼多的敵手,你知道誰會在你的什麼地方來那麼一下子,那就夠你手忙腳亂一陣子的了,可是現在不是一個人在那麼做,除了那個狼狽的小子外,其他的魔法師都像瘋了似的,魔法技能東砸一個西扔一個的毫無章法,賽台上也變成了「風水寶地」、「水深火熱」之地,看的人眼花繚亂的。

武極和司空圖看著看著就看出點門道來了,別看著那小子連滾帶爬的十分狼狽的樣子,可是在那水火亂飛的賽台上可是連皮毛都沒傷著,每一個靠近他的魔法攻擊都莫名其妙的轉了道,這個小子肯定有古怪,不過這個小子還挺能裝的。

其實這台上的那些個魔法師和台下的人也是一樣的迷糊,自己明明是攻擊的那個人,可結果卻砸向了另外一個人,可是他們怎麼想也想不明白了,怎麼會這樣?

反正不管他們想不想的明白,總之在這個時候,不斷的有人是不能站在這個賽台上再考慮這件事情了,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個魔法師一個接一個下台考慮去了,到了最後還剩下包括趙庸在內三個人的時候,那兩個魔法師還在那裡你一個我一個的魔法技能相互砸呢!

趙庸現在倒安分下來了,反正自己也對他們任何一個人沒出手,現在不用自己給他們牽線搭橋,他們也停不下來了,你看他們那狠勁,恨不得都想一個魔法技能把對方能給砸下賽台去,就像結了八輩子大仇似的,要是不把對方砸下去看來是誓不罷休了。

趙庸看那兩位掐的那麼起勁,看來暫時是沒自己的什麼事了,自己也樂得看看這免費的表演,等他們掐完了自己在去跟留下的那個去說道說道。

台下的人看著這場比賽看的也是有點莫名其妙,那個小子比賽到了這個時候,竟然好像沒他的事了一般,在一旁看起熱鬧了起來,這學院的觀禮賽也不是舉行了一次兩次的了,可是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面,那兩個打的是熱火朝天的,那個站在一旁看熱鬧,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比賽的規矩給改了,主持跑到賽台上進行做裁決了呢!

沒一會的功夫,這兩位魔法師就變成了一位,當這位魔法師臉上帶著笑容向台下揮手的時候,趙庸都迷糊了,靠,是不是腦袋給打傻了,自己還在這賽台上呢,你就yy上了啊!

「轟」賽台下頓時也是鬨笑聲一片,這位也太可愛,不是腦袋打傻了,就是剛才打的太投入了,把那個在一旁看熱鬧的給直接忽略無視了,他們現在都覺得只要跟那個叫趙庸的小子沾上點邊的,不論多麼嚴肅的事都變得有點喜慶了,他們真懷疑現在進行的不是什麼觀禮賽,而是活脫脫的一場喜劇表演了。

這個魔法師也迷糊,也不知道這發生什麼事了,及至自己看見趙庸,自己才算明白過來,這一邊還有個喘氣的在呢,自己還在那跟那傻逼似的向台下的揮手示意自己的勝利,這不是丟人丟到家了嗎?

「哎,我說你也跟大家打過招呼了,我們是不是商量商量接下來的事怎麼辦?」趙庸來到那個魔法師跟前,你該顯擺的也顯擺了,但總不能你在那裡牛叉了,自己就得照顧你的面子自己下去吧?

「哦,那你想怎麼辦?」這個魔法師一愣,這事還有商量的嗎?在這個賽台上他們只能留下一個,難不成這事這事還有商量著來的?

「你看啊,你們打得熱火朝天的時候我可是沒參與吧,就剛才你在那個……那個……」趙庸學著那個魔法師揮手的樣子,「我也是沒趁機下手是吧,如果我那個時候要給你來那麼一下子,現在你還能站在這裡嗎?要是我這麼做了,也不違反這觀禮賽的規矩是吧?說句你不愛聽的話,其實按理論上來說,你怎麼現在都是下了賽台了。」


「不過我這個人吧,你是不知道,我心底比較善良,我不忍心看著你那麼不體面的被踢下去,是吧,你說一個人能站到現在也不容易的,我怎麼能在你背後插一刀呢?再說了,你都打了那麼久了,你這魔力消耗的肯定也差不多了,你覺得再接著打下去,你有必勝的把握嗎?」

趙庸現在是能忽悠就忽悠,盡量不開戰就不開戰,要是能不動手自己幹嘛還費那個牛勁呢?

這番話說的這個魔法師內心波濤洶湧澎湃,還真別說,這個趙庸說的是一點也不假,在賽台上只要沒決出最後一個來,就不能停手,他真要是在自己傻逼的時候給自己來那麼一下子,自己早就下去了,就是自己不願意乖乖的下去,可是和那個小子再打下去自己有把握勝得了嗎?

經過那麼長時間的戰鬥,自己的魔力還真是消耗的差不多了,可是他還沒怎麼出過手呢,這麼一盤算,這個小子還真是心眼不錯的一個人,還挺能為人考慮的,自己也別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要是自己硬挺,到最後估計被揍不說,還帶照樣下去,還不如順水推舟賣個不是人情的人情,自己也不吃什麼虧,一舉兩得的事是再好不過了。

「嗯,好吧,這場比賽接下來我就不繼續下去了,祝賀你!」說完他就毫不猶豫的轉身走下賽台去了。

可是賽台下面的人看的就不明白了,都鬧哄哄的議論開了,這是怎麼回事啊?等了這會沒等到他們動手,倒師那個魔法師自動的就下去了!真還沒見過這樣比賽的,自己心甘情願的把留在賽台上機會拱手讓給別人,難道這個世界人都變得那麼謙讓了?

「咳——咳——」趙庸大聲的咳嗽了兩聲,「各位,剛才那位學長呢突然感到身體不適,所以不能不能在繼續比下去了,所以不好意思,我就勉為其難的接受這場比賽的勝利果實了。」

台下的人聽到這裡也是不可置信,那個魔法師聽到也是發自內心的對趙庸是感激啊,沒想到自己下去了,他還顧全自己的面子,自己有時間還真得和他近乎近乎交個朋友。 趙庸晃晃悠悠的走下賽台,自己也對這次的賽事感到滿意,到現在為止也算是基本完成了自己的目標,至於接下來的比賽和自己是不是能進前五沒那麼重要了,這次沒碰上學院實力認可前三名的已經是實屬走運了,要是碰上今天自己也不會那麼的順利,以他們的實力自己這點齷蹉的手段應該能夠發覺,特別是龍千陌那個傢伙。

「各位,第二輪的觀禮賽到現在算是結束了,經過兩輪的選拔,現在共有十二名學員勝出,這第三輪有點新的變化。」

等趙庸走下賽台剛剛在座位上坐定,武極和司空圖就上台,武極開口宣布賽事的情況。

「嗯,這第三輪的比賽經過我們兩個老傢伙商議,並徵求了各個學院的各院系的導師的意見,我們決定對第三輪的評比規則稍作了改變,等今天下午我們就會宣布,今天上午就到此為止吧!」

司空圖也接著武極的話出了一個不小的爆料。


「靠,這兩個老傢伙又搞什麼鬼啊,不是又想出了什麼損招來了吧?」

趙庸隨著離開的觀眾的人流邊走邊暗暗的想,不來打群架的還有什麼可能?

「哎,我就想不明白了,你這樣也能贏?」

南宮丫頭一臉崇拜的看著趙庸說道。

「你真想不明白?」

趙庸神秘湊近南宮丫頭並小聲的說道。

「嗯,是啊,你說說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南宮丫頭似乎忘記了先前的不快,一把環住趙庸的胳臂一臉的期待。

柳青兒、柳岩、南宮平以及雀兒頓時也湊上前來,側著耳朵都想聽聽趙庸到底是怎麼贏得這場勝利的。

柳岩兄妹和趙庸在一起的時間可以說最長了,雖然他們不斷的親眼目睹在他身上發生的一個又一個不可思議,但他們從來沒有覺得他們真正的了解趙庸的實力到底處在一個什麼水平上,他們對他的認知速度實也在跟不上他的變化,只要一段時間你不知道他在搗鼓什麼,反正過後肯定有什麼變化,但變到了什麼程度,在他沒展示出來以前誰也不知道,反正會給人以驚喜。

那南宮平和雀兒何嘗不是如此的感覺,越是和趙庸相處的時間越長,也就越覺得不了解他,可是這樣越是吸引著自己想去了解他,現在趙庸想要揭示他隱藏的秘密,他們怎能錯過!

「你們真想知道?」

趙庸神秘的看著眾人。

「嗯嗯!」

他們一齊點點頭。

「其實啊——」趙庸聲音一低,湊在他們的面前,「我也沒想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嘁!」

幾個人異口同聲的給了趙庸一個不屑,這個傢伙不論什麼時候都是一副嬉皮笑臉、弔兒郎當的樣子,越來越不正經了。

「哎,該慰勞慰勞肚先生了,走,地方隨你們挑,錢我來出!」

趙庸吊足了眾人的胃口,也得來點真格的,去慰勞慰勞他們的胃了。

「哼,那我們就不用客氣了。」

南宮燕兒看著趙庸說道,這個傢伙是應該出點血了。

趙庸等人吃過飯以後,就早早的就來到了學院的廣場,趙庸也想看看在人群中能不能聽到些關於第三輪規則的消息來。

可是趙庸在人群中遛了一圈,也沒聽出什麼來,反倒是自己一靠近他們就像看怪物似的看著自己都閉口不談了,弄得自己也是一陣的鬱悶,靠,自己就那麼的招人厭嗎?

「看來某人不怎麼受歡迎啊!」

雀兒在趙庸吃癟的時候也幸災樂禍的插了一句。

「哎,他們就是嫉妒,我也沒辦法啊,誰讓我運氣那麼好呢!」

趙庸心裡也是悻悻然,自己能說什麼呢,也只能以阿q精神來**了。

趙庸看也聽不出什麼了,就乾脆找了個座位閉目養神了起來。

「趙兄弟好悠閑啊!」

趙庸還沒等上下眼皮相互暖熱,耳邊就傳來了一個聲音。

趙庸睜開眼睛一看,只見那西風羽兄妹領著一群傢伙在自己前面看著自己呢!

「原來是西風羽王子殿下,」趙庸雖和這個西風羽交往的不多,可是對這個人的印象還是不錯的,最起碼沒有那些個王公貴胄的飛揚跋扈,「我也是沒事,悠閑倒也說不上,你是貴人,自然不能體會我們這些人的心情。」

趙庸說這些話倒不是對這西風羽有什麼揶揄之意,而是自己的內心的真實的話,他們這些人來天才學院美其名曰來學習的,其實他們根本很少進入具體的院系教室去學習,像他們這樣的人,都有自己專門的導師來教導,只不過打著來學習的旗號拉人而已。

「呵呵,趙兄弟說笑了,這兩輪的觀禮賽你是贏得漂亮,還有什麼煩心的事呢?」

「呵呵,我只不過運氣好僥倖罷了!」

「額,趙兄弟也太謙虛了,這觀禮賽就快要結束了,不知道趙兄弟有什麼打算沒有啊?」



西風羽也是試探的問道,他知道這趙庸和南宮平走得很近,自己估計也是沒什麼希望能夠招攬到他,更何況和南宮燕兒和趙庸有了姻親的關係,更是給自己的那點本來就渺茫的希望打上了完結號,不過,就是不能招攬過來搞好關係也是沒什麼壞處的。

當初趙庸路過西風王國的時候也怪自己眼拙,白白的錯過了那麼好的機會,自己的妹子還差點惹出麻煩,不過還好沒有造成什麼不可彌補的過失。

「呵呵,我這個人胸無大志,只要有一個立足之地,能和自己喜歡的人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也就別無所求了。」

趙庸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可是心裡卻卻也沒底,也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小的不能再小的願望能不能實現。

「趙兄弟說笑了,你非池中物,早晚會有騰飛的一天,到時候還望多多眷顧!」

西風羽也知道趙庸來到學院里的表現,別看這短短的兩年多的時間,他的實力可以以日新月異來形容也毫不為過,在這兩輪的觀禮賽上,自己可不認為那趙庸僅僅是僥倖,一次的僥倖還說得過去,那兩次還是這樣想他的話,那就是自欺欺人了。

「西風殿下說的過了,我自己的著落還知道在哪裡呢,這樣的話應該我來說才對!」

這西風羽來就是和自己說這令人蛋疼的無聊話的?看來這市儈的風氣無論在哪個世界里都有市場啊!

「哼,哥哥,你跟他客氣什麼啊,我的馬的賬還沒跟他算呢!」西風晴柔不滿的看著自己的哥哥和那個就知道裝蒜的傢伙聊的那麼開心,心裡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