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炎道:「你們都先出去吧!我沒事了。我有事要和艾妮談一下。」頓了一下,他又道:「艾妮在這裡的事,科米加洛知道了嗎?」

阿拉樂斯道:「沒有老大的吩咐,我們不敢輕舉妄動。」

「噢。」趙炎看了艾妮一眼,又道:「沒關係,阿拉樂斯,你去宰相府跑一趟吧,說艾妮在我們這裡。」

「是!」

眾人散去后,房間內只剩下了趙炎和艾妮。

似是沒有人了,艾妮的膽子大了一些,道:「謝謝你。」

「謝我?」趙炎怪異的笑著,道:「謝謝我救了你?」

「不是。」艾妮搖搖頭,道:「在魔洛菲克的面前,我根本就沒有想著能活下來。我謝謝你,是因為在最關鍵的時候,是你在保護我。」

「呵呵。」趙炎舒暢的一笑,道:「魔洛菲克連你這個主人都不放過。」

艾妮垂下頭,像是在思索什麼,道:「我不是他的主人。我雖然擁有魔洛菲克之劍,但並不是他的主人。。」

趙炎道:「那麼說,他的主人,是你的父親?」

艾妮臉上掠過一絲憂慮,道:「不!父親不可能和魔族有關係!」

趙炎突然笑道:「別緊張,我和你開開玩笑。」

頓了一下,趙炎又道:「艾妮,你和姐姐殺我,是宰相大人的主意吧?」

見艾妮猶豫不定,沉默不語,趙炎道:「你不說沒關係,我根本就沒打算從你嘴裡問出點什麼。你是科米加洛的女兒,又怎麼會為了我這個所謂的『恩人』而出賣自己的父親呢?」

「不。」艾妮突然抬起頭,怔怔的看著趙炎,道:「父親並沒有叫我殺你。父親很疼愛我,他從來不會要我為他辦事的。是……是我自己,被你的傳聞吸引,所以想打敗你……真正要殺你的,其實是姐姐。她才是父親安排的人。」

趙炎點點頭,道:「你那個姐姐,很厲害啊!」

艾妮咬咬嘴唇,苦澀的一笑。

頓了許久,她才道:「我覺得你好可怕,你身邊有那麼多的強者,我真擔心,擔心父親再和你斗下去……」

趙炎道:「我並不想和你父親為敵。。只是……他向著梅帝國那邊,我們的立場不同,沒辦法。」

艾妮道:「你會殺他嗎?」

「有必要時,會。就如他派馨殺我一樣。」

艾妮的紅sè雙眼中,籠罩上一層chao濕的水霧。她艱難的忍住顫抖的嘴唇,盡量讓聲音不至於沙啞,道:「求求你,放過父親好嗎?我可以幫助你,只要你放了他。」

趙炎疑惑的望著艾妮,道:「艾妮,你是他的女兒,怎麼對他沒有信心呢?而且據我估計,他已經和普岡曼斯勾結了。有梅帝國做後盾,他也不一定會輸啊?」

「不!」艾妮拚命的搖頭,道:「我有種強烈的感覺,他戰勝不了你,他一定會輸的!」

「艾妮……」

此時此刻,趙炎不知道心裡究竟是什麼感覺。他看著這個女子,他們只是才認識一天一夜而已。但這種感覺,卻又是那麼的親切。

趙炎搖頭道:「我不能答應你,而且……我也沒有答應你的理由。」

艾妮的淚,終於忍不住的流淌下來。她緩緩的站起來,轉過身去。趙炎以為她要走,但沒想到她居然停留,竟去脫掉自己的衣服。。

趙炎臉上的表情凝固,冷道:「你以為這樣做就能讓我答應你嗎?」

艾妮沒有理會趙炎,依然自顧自的脫著衣服,她的聲音,是如此的滄桑。「父親倒了,我也不想活了。在死前,就讓我變得成熟一些吧!」


趙炎搖頭道:「我說了,你只是個育不良的小丫頭而已,我對你沒興趣。」

「育不良……」艾妮的聲音有些嬉笑,道:「娜曼姿,艾瑪婭,海倫絲,她們都是你的女人吧!和她們比起來,我欠缺的只是成熟。論身材和樣貌,我不會輸給她們……」話至此,艾妮的衣服已經脫盡,那**的**出現在趙炎的面前,是那樣的動人。

艾妮眼神迷離的轉過身,溫柔的盯著趙炎,道:「把我變成真正的女人吧,只有這樣,成熟的我才會如姐姐那樣盡心的幫助父親。」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jīng彩內容等著你!」)

趙炎嘆息道:「艾妮,你這有是何必呢?做人太極端,很累啊!」

艾妮渾然不顧趙炎是否願意,挺著傲人的山峰緩緩的向趙炎靠近。。直到此刻,趙炎才現十八歲的艾妮,的確已經育的非常完美了。傲人的曲線,誘人的白皙,彷彿這一副**,是世上最為美麗的畫面。

十八歲……

趙炎突然苦澀的一笑,一個比自己小十二歲的女子,自己又真的能對她怎麼樣嗎?

然而他已來不及思索,艾妮已經撲了過來。他也懶得思索,當他的雙手觸摸到艾妮肌膚的那一刻。全身的血瞬間被點燃了。

他翻過身,反而將艾妮壓在了身下,如狼似虎的啃了起來。

趙炎突然覺得很奇妙,將敵人的女兒壓在身下,這種感覺讓他的邪惡面得到了無窮的滿足。但想起艾妮的眼淚,那揮霍青net的樣子,一種苦澀便湧上心頭,堵住他的喉嚨。

不過這些情緒並不能影響到趙炎的激情,他隨手一帶,單薄的被子便將倆人完全覆蓋住。

公爵府的床自然是結實,但也「吱呀,吱呀」的響個不停。

夜郎坐在屋頂,將茶杯往嘴裡送去。在觸及到嘴邊的一刻,杯里的茶突然灑出來了一些。夜郎微微皺眉,彷彿感覺到了腳下的震動,搖頭道:「年輕人,動靜就是大啊……」

阿拉樂斯從宰相府中走出來,此時已是傍晚,他踏出每一個腳步,身後的黑夜就要多增加一分。。

他微閉著眼睛走了一陣,像是在思索著什麼,也像是在回憶著什麼

他渾然不知,在遠處的屋頂,有一個亭亭玉立的黑sè身影,正在遠處注視著他。


阿拉樂斯……

深夜,繼布欽坦后,公爵府中迎來了第二個桑rì國的政壇大齶。宰相科米加洛,僅帶倆個侍衛,進入了會客廳。

趙炎坐在會客廳的盡頭,休閑的品著茶。娜曼姿和艾妮分別站在他的兩側,娜曼姿的臉上充滿的是自信和堅毅,而艾妮的臉上則是紅潤和無奈。

科米加洛看見艾妮后,情緒明顯的出現一陣波動。雙眼之中的驚喜和興奮無法隱藏。

艾妮低聲道:「父親……」

「艾妮。」

趙炎道:「既然宰相大人來了,艾妮,跟隨你父親回去吧!」

艾妮朝趙炎深深的看了一眼,趙炎淡淡一笑,給她做了個離開的手勢。

科米加洛垂著頭三角眼微微轉動,最後對趙炎輕輕一躬,道:「多謝炎國王救了小女。。」

趙炎笑道:「這多謝二字還是不說得好,畢竟你根本就沒有什麼能謝我的。你看,你要你的女兒殺我,而我卻反而救了你的女兒。這本來就很滑稽。」

科米加洛臉上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他只是淡笑道:「炎國王既然如此直接,我也不必隱瞞。老臣一心為了桑rì國,我是絕不會讓國家陪著你打敗仗的!」

趙炎的笑容似乎沒有生過任何變化,只是疑惑道:「我不明白,你為什麼如此肯定我愛櫻王國就會輸?」

科米加洛道:「這點毋庸置疑。論強者!比得上黃宮嗎?論兵力,比得上梅帝國嗎?論金錢,旗鼓相當。論領導,你和梅大rì比起來還嫩了點!我看你唯一的優勢,只是裝備而已!」

「哈哈哈哈哈!」趙炎突然大笑起來。

因為艾妮的原因,科米加洛對趙炎的態度稍微好了一點。但這一笑,科米加洛便生出一絲怒火,他極不爽的看著趙炎,道:「你笑什麼?」

趙炎說話也不客氣,冷笑道:「真是狗屁,你一個桑rì國的宰相,知道什麼是強者嗎?知道大6強者的形式嗎?兵力?歷史上以少勝多的戰爭數不勝數。。金錢,哈哈,我有句口頭禪,在我們國家非常流行。那就是老子什麼都沒有,就是有錢!至於領導,我不敢誇海口說我比梅大rì怎麼樣怎麼樣。但那個老東西,腦子離糊塗也不遠了!」

「哼!輕浮!」科米加洛怒道。

「無恥!」趙炎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大聲道:「科米加洛!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玩得那點鬼把戲嗎?桑rì國的宰相大人,恐怕已經成為梅帝國的走狗了吧!」

「你……」科米加洛的三角眼突然擴展,伸出手指指著趙炎,那手指不停的顫抖,道:「你胡說什麼!」


「我胡說?」趙炎從椅子上站起來,負手而立,悠閑的走著,臉上又恢復出愜意的笑容,彷彿笑傲世間萬物一般,道:「那好,那先不說這個。我想問問,親愛的宰相大人,魔洛菲克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不顧科米加洛身體本能的顫慄,趙炎又道:「昨天的動靜在北川造成很大的轟動啊!宰相府中的爆破更是今天桑rì國民們談論最多的逸聞。佐鈿陛下對此事也極為重視,我想,我和他去討論這個問題,他一定會十分感興趣的。。」

不給科米加洛的說話的機會,趙炎湊進他,雙眼直勾勾的望著他,面對面的說道:「如果說宰相和魔族勾結,桑rì國民們會如何看待你這樣一個位高權重的宰相呢?最關鍵的是,桑rì國王室又會如何看待你呢?」


科米加洛雖然沉默不語,但已是汗流浹背。

艾妮偷偷的看了父親一眼,眼淚又懸在了眼眶。她內心深深的內疚,要不是她爭強好勝,擅自用魔洛菲克之劍對付趙炎,也不會鬧出這麼大動靜來。

科米加洛突然怒吼道:「你不用威脅我!陛下是英明的君主,他不會聽你的挑唆的!」

「當然!」趙炎立馬展開雙臂,笑道:「佐鈿當然是英明的君主,有很多地方我還要向他學習呢!可正是因為他的英明,我才會對宰相大人的處境如此擔心啊!」

「哼!」科米加洛惡狠狠的瞪了趙炎一眼,然後咬著牙轉身離去,大聲道:「走!」

趙炎笑道:「送客。」

直到宰相大人走到了門口,趙炎突然叫住了他,又道:「宰相大人,我看,你還是馬上去找普岡曼斯那隻老狐狸商量一下吧!這件事延誤不得,越來處理越好,省得夜長夢多啊!」

宰相大人捏緊雙拳,又惡狠狠的「哼」了一聲,便怒氣騰騰的沖了出去。

直到他們走遠,娜曼姿才湊過來,問道:「你就這麼和他翻臉了?」

趙炎嘆息一聲,道:「這個人,是我們爭取不來的。既然如何,就要強硬到底。」

娜曼姿想了一會,又道:「需要殺了他嗎?派幾個夜郎殺手過去,或者我親自去,都會做的天衣無縫的。」

趙炎搖搖頭,道:「不。因為昨天的事,宰相府已經成為目光聚集的地方了。而且,我們現在已經沒什麼可擔心的了,因為一切,都已經在我掌握之中。科米加洛啊科米加洛,你的末rì已經不遠了。你那梅帝國的盟友,能保得住你嗎?」

公爵府的屋頂,漆漆黑夜中屹立著一個銀sè的身影。

也許沒有月光,根本不會有人察覺在屋頂上還有這樣一個人的存在。

只是此刻,他並沒有如白rì里那樣品茶。他只是站在屋頂的一角,負手而立,默默的望著遠方。

「年輕人啊,總是喜歡說大話。難道一起真的在你掌握之中嗎?你掌握了桑rì國的形勢,卻忽略了更為危險的存在啊!」

一道黑煙在銀sè身影旁冉冉升起,最後匯成一個黑sè人影。

「夜郎,你也感覺到那強大的氣息了?」

「恩。」夜郎依然注視著前方,也沒有朝他身邊的暗影殺手看一眼,道:「很強大的種族啊!只是一天的時間,他便已經熟悉了這個世界的規則。」

「你打算怎麼辦?」

夜郎終於轉過身,笑道:「普西雷多大人,這件事我一個人可辦不了。」

「你的意思,是我們聯手?」

夜郎笑眯眯的說道:「當然。他恢復魔力后,第一個目標就是炎。我們既然都不希望炎有事,自然是要聯手。」

普西雷多目光銳利的看著夜郎,可始終無法把他看穿,道:「我雖然無法洞穿你的實力,但就憑我們倆個人的力量,又戰勝得了他嗎?隨隨便便一個成年的魔龍,也不是倆個sss級別的存在說殺就殺的。」

夜郎點頭道:「普西雷多大人不愧是存活於黑暗世界四百多年的暗影殺手。作為一個殺手,時刻小心謹慎才是保命的王道啊!」

夜郎轉過身,朝側面的天空中看去,眼神中充滿了深深的欣賞,道:「我們還有一個幫手,她來了。」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北川不但是桑rì國的王都,更是一個藝術城市。在這個由眾多島嶼組成的城市中,有許許多多的藝術家存在。他們或是富有激情的歌手、或是浪漫主義情懷的游吟詩人,或是閑情雅緻的畫家。

在如此多高雅元素的點綴下,這座美麗的城市想不雅緻也不行了。

當然,無論是高雅還是雅緻都只是用大6的角度來詮釋,又或是城市外交的名片。如果點綴只是點綴,而不能為藏在其後的娛樂增添幾分樂趣的話,那麼點綴也就毫無意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