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天月在北斗七星呆過一段時間,知道北斗七星有很多青鶯,並且她現在乘坐的青鶯也是軒轅楓給她的,正因爲這樣,她纔會問這麼問。

“呵呵,那可不算是我們組織的人,不過那些青鶯倒是我們組織的,算是交易給他們的吧!”官珊笑了笑說道。

“哦,我還以爲那些人都是你們組織的呢?”聽到官珊的回答,軒轅天月顯然有些失望。

“呵呵,走吧,我們也過去那便,雖然他們不是組織的人,但是總歸是有一些認識的人的。”對於軒轅天月的變化,官珊看着眼中,不過卻並未點破,只是笑了笑,然後便讓青鶯向着那邊的青鶯羣飛了過去。

官珊兩人的動作顯然引起了對方的注意,不過在看到她們的坐騎之後,對方顯然放鬆了下來,並且向兩人報以微笑。

官珊也想對方几個帶頭的人點了點頭,迴應了一下,然後就讓青鶯靠攏過去,停在了青鶯羣裏面。

“啾!啾!啾!”

她們的靠攏,引起了其它青鶯的低鳴,顯然是在跟這剛到來的青鶯打招呼,畢竟當初都是同一個青鶯羣的同伴。

對於擎天峯東南面的青鶯羣自然是引起了不小的議論聲。

“林尊者,你知道那青鶯是那一方勢力的嗎?看樣子勢力不弱啊!我見其中幾個帶頭的都是尊者級的修爲,其他的大多也都是帝級以上啊!看那樣子恐怕有過千人啊!”一名尊者向旁邊的尊者打聽道。

“這個就不知道的了,我也沒聽說過這麼個組織啊!”林姓尊者疑惑的搖籃搖頭。

“孫尊者,我看那恐怕不是一個勢力啊,我見其中有幾個是自由聯盟的大家族啊!不過都是以臧家爲首的家族。”再那林姓尊者的人聽到林尊者的話之後接道。

“哦,難道他們都是自由聯盟的人,如果是他們,這就沒什麼奇怪的了。”林尊者聽了之後點了點頭道。

畢竟自由聯盟那麼大,尊者過百位,帝級高手更是過萬,隨便來點也不奇怪。

“我看不見的,林尊者,你沒發現其中有幾個西華帝國的笑家族嗎?還不止這個呢,我見連星河帝國的小家族都有幾個在裏面,好像神武的人也有,只是相對少點而已。”旁邊又有人插話道。

“林尊者,方老怪說的不錯啊!那的確不只是自由聯盟的人,我還見了幾個墜落域的實力頭領也在裏面呢!”一個陰深深的聲音在林尊者身後響了起來。

“咦,陰老怪也來了啊,不過你這一說,我還真發現了,的確有墜落域的人啊!”方老怪聽到那陰深深的聲音之後,不由得咦了一聲道。

“哼,這種熱鬧我陰天陽自然回來了,還不找墜落域的人呢,你沒見剛飛進去的那頭青鶯嗎?那上面的人可是很有來頭的哦。”陰天陽那陰深深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哦,陰老怪你知道那些人的來歷?”方老怪聽到陰天陽的話,馬上來了興趣,就連旁邊的孫尊者以及林尊者等人也都豎起了耳朵。

“嘿嘿,這來歷我倒是不知道,不過剛剛那頭青鶯上的兩個人我可是知道的,一個是蓮花劍官三娘官珊那娘們,還有一個小娘皮應該是星河帝國軒轅世家的人。”陰天陽嘿嘿笑道。

“這…真的假的啊,官珊聽說好像沒有什麼背景啊,還有那軒轅家怎麼有跟自由聯盟的臧家扯到一起了?”其他人愣了一下,那孫尊者將信將疑的說道。

畢竟這是有點他匪夷所思了,要說一些小家族和臧家有關聯,那還可以理解,但是連墜落域的人也跟臧家有聯繫,這就有些不一樣了,現在陰天陽更是說那星河帝國的軒轅世家跟臧家有關係,這就更讓人難以相信了。

畢竟軒轅世家在星河帝國的地位,可比臧家在自由聯盟的地位還要高上幾分呢,但從來沒聽過臧家跟軒轅家有什麼關係,就連生意上兩家都沒什麼來往。

這時候突然臧家跟軒轅家的人在一起,這真讓人有點詭異的感覺,有些人甚至覺得這是不是有什麼陰謀在裏面。

在這些閒散尊者議論紛紛的時候,東方刑和東方龍也來到了東方明天面前。


“老祖宗,小爺爺。”東方明天看到過來的東方龍兩人,聯盟上前行禮。

在東方明天旁邊的一些西華帝國的人也紛紛行禮,雖然這些人不知道東方龍和東方刑的身份,不過看見兩人直接立在空中,知道肯定是東方家的尊者無疑。

這些人可都是西華帝國的世家之人,自然知道尊者的厲害了,平時可是難得一見的,現在來到面前,哪有不上前行禮的。

“明天,你傳信回去說你遇到了軒轅長老,沒錯吧!”打發走西華帝國的那些人之後,東方龍向東方明天問道。

他們此次來的主要原因可就是爲了找軒轅楓的,所以這見到東方明天自然先問軒轅發的事情了。

“是的老祖宗,我是在兩個月前就見到了軒轅長老的,那時候他在艾家做客,我還去拜訪過軒轅長老一次。” 愛如潮水,染指首席總裁

“哦,說說當初的情況吧!”聽到東方明天的話,東方龍眼睛一亮,然後問道。

從這事情東方龍可以肯定,軒轅楓對他們東方家挺有好感的,不然肯定不會接受一個後輩的拜訪。

東方明天不敢多說,便將舞會上遇到軒轅楓的事情,以及後來拜訪軒轅楓的事情都依依跟東方龍說了,並未有絲毫的隱瞞。

“恩,你做的不錯,文家那小子真是不知死活啊,不過現在文家也不存在了,哦,你說軒轅長老教了你一種戰技是吧,你用出來我看看。”

聽完東方明天的話,東方龍又想起了東方明天說軒轅楓存了他一套戰技,便讓東方明天用出來看看。

“恩,明天,你就全力攻擊小爺爺吧,讓小爺爺看看你的新戰技怎麼樣。”聽到東方龍要看東方明天的新戰技,東方刑便開口了。

“恩,那小爺爺注意了,我雖然實力只有皇級巔峯,但是我絕對我用這戰技發揮的戰力應該有帝級初期的實力,並且我只是掌握了一成左右。”

說完,東方明天駕馭這坐騎退開了一點,然後拿出一柄銀槍,緩緩的調動起了原力,隨着原力的調動,其手中的銀槍開始泛起了銀色光芒。

“銀龍九閃!”

大吼一聲東方明天突然向着東方刑所在的方向快走幾步,銀槍一圈,左手放開,右手抓這槍尾,銀錢像一條電龍一般直奔東方刑而去。


看到這情況,東方刑凝聚原力,打算硬接下這一擊,畢竟他與東方明天的實力相差太大,就算東方明天能發揮出神級實力,東方刑也敢硬接。

不過就在他剛要觸及銀槍的時候,東方明天卻是右手一扯,將銀槍收了回來,身體一轉,銀槍也跟着轉了一圈,速度更勝的向着東方刑奔了去。

這一晃,卻是讓得東方刑愣了一下,不過隨即就反應了過來,馬上疑聚原力,封住東方明天的攻擊。

“轟!”

銀槍以手掌相交,發出一聲轟鳴,東方明天不由自主的退出了幾步,東方刑卻只是身體晃了一晃,便沒事了。

“恩,這招威力的確不凡,應該算得上是必殺技了!”看着臉色有些發白了東方明天,東方刑平靜的點了點頭說道。



聽到東方刑的話,東方明天臉色紅了紅道:“小爺爺,其實我根本沒有發揮出這招的實力,軒轅長老說了,這戰叫銀龍就閃,因爲我試了不夠,我剛纔只用處了一閃,並且我練的時間太短第一閃都還指發揮出一成左右的實力。”

“哦,這才一成的實力,那要是全部發揮出來,你不是可以達到帝級後期的攻擊力了嗎?”東方刑有些動容了。

要是真如東方明天所說的,那這戰技絕對是超必殺技,超必殺技那可是連尊者階的高手都要爭搶的東西啊,就連他們東方世家傳承幾萬年也只有兩套超必殺技而已,要是這再多一套,對他們東方家可是有着莫大的幫助啊!

“真的,你確定你只發揮出這套功法的一成實力?”東方龍也冷靜不了了,畢竟這可是超必殺技啊,很多尊者都沒有的武技。

“老祖宗,其實你們理解錯了,我不是隻發揮出一成實力。”東方明天再次紅了紅臉說道。

“哎,沒事,就算不是超必殺技也沒什麼,超必殺技也不可能那麼多的,能有一套必殺技也足夠你用的了。”聽到東方明天的話,東方龍嘆了一口氣。

東方刑也是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呵呵,我也是有些神經緊張了。”

“老祖宗,小爺爺,你們沒聽懂我的話,我是說這銀龍九閃總共有九閃,我現在只能發揮第一閃的一成威力而已。”看着面前的東方龍和東方刑,東方明天有些忐忑的再次開口了。 聽到東方明天的話,東方龍和東方刑先是一愣,旋即,兩人轉向東方明天,瞳孔開始放大,最後露出了驚駭的神情。

“你說什麼?”東方刑首先忍不住了,這話幾乎是吼出來的。

被這一吼,東方明天被嚇了一跳,不知道自己哪裏說錯了,有些擔心的看向東方刑,然後吞吞吐吐的說道:“我…我,我說的,都…都是真的,我…我真的只能將第一閃的實力發揮出一成左右,而…而軒轅長老說過,每一閃都是前一閃的兩倍攻擊力的。”

“小刑,你別嚇到明天了!”東方龍看出了東方明天的擔心,出聲呵斥了東方刑一聲,然後聲音有些顫抖的道:“你…你是說,銀龍九閃可以疊加九次攻擊在一擊,每疊加一次攻擊都會翻倍,而你現在發揮出來的只是第一閃的一成攻擊,是吧?”

“恩。”東方明天看了看東方龍,然後認真的點了點頭。

“這…這怎麼可能啊!你沒說錯吧!”東方刑再次大吼了起來。

也難怪他這麼失態,畢竟如果真如東方明天所說的,那這銀龍九閃也實在太變態了,畢竟按照東方明天剛纔的攻擊來算,這銀龍九閃的第一閃的效果就好得出奇,讓東方明天的攻擊力增加了一倍還多,這還只是一成左右的實力。

要是十成實力都發揮出來,那豈不是要讓東方明天的攻擊力增加十幾倍,直接讓他的攻擊力達到帝級中期的巔峯,接近帝級後期的攻擊力,而這還只是第一閃,單單這第一閃的實力練熟了就足以比擬超必殺技。

如果能用處九閃來,那實力將恐怖到什麼情況,恐怕以東方明天皇級的實力用出來也足以媲美神級高手的攻擊力,這樣的戰技由不得兩人不變色啊。

“這個,後面的效果我還不知道,不過第一閃我的確只能發揮出一成的實力。”東方明天看着震驚的東方龍和東方刑,猶豫了一下然後補充了一句。

不過他這話說了和沒說沒多大區別,畢竟身爲尊者階高手的軒轅楓根本沒必要在這上面騙他,更主要的是沒必要用這麼強大的武技去騙他,這樣對軒轅楓沒有任何的好處。

這一點東方龍不會懷疑,東方刑也不會懷疑,事實上軒轅楓也沒有騙東方明天,只是東方龍等人卻忽略掉了一個問題。

那就是這武技的修煉難度,想要將銀龍九閃都用出來,那沒有一兩億年的苦笑恐怕是不行的,並且除了時間之外,後面的幾閃還得有相應的實力才能施展出來以尊者階數千年的歲月,能將這武技修煉到一閃大圓滿,進入二閃就已經是極限了。

當然就算只修煉完一閃,那也是相當強悍的了,比之超必殺技都要強悍不少。

只是這個問題東方龍等人顯然是不知道的,所以纔會那麼震驚,這倒不是東方龍見識太少,而是行者大陸根本就沒有祕籍的相關資料,用的因也只是一些殘缺的低級戰技而已。

“啾!”

就在東方龍震驚的向東方明天追問銀龍九閃的時候,東北方向傳來了一聲高亢的輕鳴,一道火紅的身影劃過天際向着擎天峯疾馳而來。

“啾!啾…”

隨着那輕鳴的響起,突然響起了一陣同樣的輕鳴之聲,很顯然這些輕鳴之聲都是出自擎天峯這邊的青鶯羣,而那東北方疾馳而來的紅影顯然也是一頭青鶯。

這突如其來的輕鳴聲,瞬間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連東方龍三人也被這輕鳴給打斷了詢問,擡頭向東北方看去。

“咦,那青鶯背上的好像是明月啊!”看到那快速接近擎天峯的青鶯,東方刑愣了一下,然後驚訝道。

聽到東方刑的話,東方龍也是一愣,仔細看了一下,雖然青鶯距離還有些遠,不過以東方龍尊者階的實力,只要集中精力自然是能看清楚情況的。

“恩,真是明月和武舞兩個小丫頭,並且同行的那人還想就是北辰武家的蕭天尊者。”東方龍看清楚之後說道。

“嗯?他們怎麼來了,北辰帝都距離這裏可是有兩個多月的路程啊,就是他們騎乘青鶯,我看也得個半月時間吧!他們怎麼會趕得到呢?”東方刑驚訝的看着那紅芒。

也不怪東方刑這麼驚訝,北辰帝都距離西華帝都的確是兩個多月的路程,而北斗七星跟血殺堂的比試卻是一個月才傳出來的,他實在想不明白對方是怎麼敢來的。

“這個恐怕是跟我們傳過去的消息有關了。”東方龍想了想,然後說道。

東方龍這次還真猜對了,兩個月前東方明天在西華帝都遇到了軒轅楓,於是便將消息傳回了家族,而東方龍知道軒轅楓跟武舞的關係比一般,所以又將消息傳給了武家。

東方家和武家雖然聯姻的事情比試很成功,東方明月在新婚當天洞房前,就被刺客刺殺了丈夫,成了寡婦,但是東方家和武家的關係還是比較融合的。

同時武家也知道了當初軒轅楓出手擊殺血巫門刺客的事情,知道北斗七星的存在,一直想聯繫上這什麼組織,所以受到東方家的傳信之後,便決定讓武家的嘯天尊者帶着武舞前往西華,看能不能聯繫上軒轅楓。

至於東方明月,因爲嫁到武家已經數年,都沒有回過東方家,並且還是未洞房就亡夫的寡婦,武家對她也覺得有些愧疚,這次便讓她遇到會東方家看看親人。

“走我們過去打個招呼吧!”看着越來越近的紅芒,東方龍招呼着東方明天和東方刑向着東北方迎了過去。

紅芒接近擎天峯之後,速度便慢了下來。

“嘯天尊者,沒想到你竟然親自趕來了啊!”紅芒剛減緩了速度,東方龍便出現在了起不遠處笑着給武嘯天打招呼了。

“哈哈,原來是東方前輩啊,這次可得感謝你老呢,否則我恐怕無法目睹這次大戰了。”聽到東方龍的聲音,武嘯天也停了下來大笑道。

“小爺爺,你們怎麼也來了啊!”看到東方刑和東方龍,東方明月也是心中高興。

雙方招呼之後,便聚到了一起。

“東方爺爺,你們見到大哥哥了麼有啊!”剛聚到一起,武舞這小丫頭便迫不及待的想東方刑問道。

她這次來可就是爲了來看軒轅楓的,上次軒轅楓離開的太突然,等小丫頭反應過來,軒轅楓早就不知所蹤了,讓得小丫頭生了好一陣的悶氣。

不過還好有軒轅楓送給他的青鶯,這才讓的小丫頭高興了些,這次聽到軒轅楓的消息之後,小丫頭可是迫不及待了,一路上一直在催促青鶯加速,生怕來晚了見不到軒轅楓。

“呵呵,這個倒是沒有,只是明天在天狐城見過一次楓長老。”東方刑微笑着說道。

東方家的人在外人面前一般都是成軒轅楓爲楓長老,至於軒轅長老這個稱呼,一般只有東方家的高層在一起的時候纔會稱呼的。

畢竟軒轅楓的真名可都是東方傢俬下打聽出來的,當日軒轅楓既然不以真名相示,自然也不想讓他人知道的意思在裏面,東方家自然不會傻乎乎的去稱呼其爲軒轅長老,那樣不是明擺着告訴軒轅楓他們東方家查過軒轅楓嘛!

“啊,那我們去天狐城好不好啊,祖爺爺?”聽到東方刑的話,武舞有有些焦急的看向武嘯天,眼中帶着很明顯的懇求之意。

“呵呵,你這傻丫頭,現在去天狐城沒用的,過下北斗七星的人會來這裏跟血殺堂比武,相信你那大哥哥肯定也會來這裏的,畢竟他可是北斗七星的重要人物呢!”武嘯天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向武舞解釋道。

“哦,真的嗎?那他什麼時候來啊!”武舞依舊不死心的問道。

“應該快了吧,你看看這都來了好多人了,他們可是今天的主角,應該很快就會來的,你就放心吧!”武嘯天拍了拍着小丫頭的腦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