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里,明雨卿已經在工作了,而簡詩琳則沒有見到。

「明總裁,這個是我朋友的女兒,她叫武冰冰。」陳墨進門,就朝明雨卿介紹了一番,然後才對武冰冰道:「冰兒,這位是明總裁。」

武冰冰有禮貌地道:「總裁姐姐你好,我叫武冰冰,你叫我冰兒就好。」

「冰兒,你真漂亮,以後長大的肯定是個大美女呢!」明雨卿笑著說道。

「總裁姐姐你了漂亮,冰兒長大后要是有姐姐一半漂亮就好了。」武冰冰的嘴非常甜,直逗得明雨卿直笑。不過笑了一會兒,明雨卿就笑不出來了,反而臉上帶著點痛苦。

原因無他,笑得太猛,牽動到傷口了。

「總裁姐姐,你受傷了?」武冰冰邁著小步子,走到了明雨卿身邊,關心地問道:「姐姐你是哪裡受傷了,冰兒給你治。」

明雨卿強笑道:「不用了,姐姐沒事。」

「明總裁,讓冰兒給你看一下吧!」這時候,陳墨出聲道。

「你在說什麼。」明雨卿哭笑不得地道:「我的傷怎麼樣你又不是不知道,還是別嚇著冰兒了。」

「冰兒她有特殊的能力,可以給你做治療,比渡氣還管用。」陳墨也沒有解釋地太過詳盡,直接道:「你什麼都不用做,別動就行,一起都交給冰兒。」

說罷,陳墨又看向武冰冰,囑咐道:「你總裁姐姐傷的比較嚴重,你做治療的時候不能太著急,一定要慢慢來,知道嗎?」

「冰兒知道。」武冰冰點了點頭,然後過去拉住了明雨卿的手。

一片淡淡的綠光在武冰冰的手上泛起,然後很快蔓延到了明雨卿手上,並且順著她的胳膊,像是藤蔓一樣「纏繞」過去。

「這……」明雨卿瞪大了美眸,對面前發生的狀況有些無所適從。

武冰冰的小手竟然散發出陣陣淡淡的綠色光霧,看起來很是神異,讓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沒事的,你放輕鬆,別說話,也別動彈。」陳墨道。

明雨卿這才稍微冷靜了一下,不過視線卻一直都沒有從武冰冰身上移開,或者說,她的視線一直都沒從武冰冰的小手上離開。

武冰冰沒有說話。

此刻她的小臉很是嚴肅,就連眸子里也泛著綠光。

這陣仗,可比剛剛治療林星娜的時候要大多了。

明雨卿一開始還沒有什麼感覺,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就明顯地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

身體開始發熱,傷口開始發癢,還帶著絲絲痛楚,讓她覺得有些難受。

武冰冰見狀,眼眸一斂,手上的綠霧就淡了幾分。

明雨卿霎時就感覺到傷口沒有那麼癢,也不會發痛了。

只是體溫卻依舊很高,比之前發燒還要高一些。

這個情況,一直持續了十五分鐘左右。

武冰冰收手的時候,明雨卿不由得重重地呼了一口氣,同時明顯感覺到身體要輕鬆了很多很多。

「冰兒,你怎樣?」陳墨先是看向武冰冰,擔心她消耗真力過度。不過他明顯是多想了,武冰冰的精神頭看起來還是跟平常一樣,並沒有虛弱的樣子。

「爸爸,冰兒又沒受傷,你問這個幹嘛,應該問總裁姐姐感覺怎麼樣才對。」武冰冰調皮地說道。

陳墨這才看向明雨卿,問道:「你感覺如何?」

「唔……」明雨卿有些說不上來,想了想才道:「我感覺舒服好多了,就是身體好像變得輕鬆了一些,身上也有力氣了,精神也好了,就像剛做完渡氣治療一樣,不對,比做完渡氣治療還要輕鬆。」

聽到這樣的回答,陳墨對武冰冰的能力有了更清晰的認識。

這小丫頭的真力屬性,簡直充滿了生命力,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效果啊!

心似小小城 「我想看看你的傷口,去裡間?」陳墨有些迫不及待道。他想最後再確認一下明雨卿的恢復狀況。

明雨卿也沒有扭捏,說道:「詩琳在裡面休息,就在這裡看吧!」

陳墨更沒有計較這個,直接就點頭答應了。

反正這辦公室也沒有其他人,連秘書小麗都沒在這邊。不過即便這樣,他還是過去將辦公室的門給反鎖了。

鎖好了門,陳墨才讓明雨卿把外衣褪下來,方便他查看傷口。

解開明雨卿傷口上的繃帶,陳墨就是一愣。

因為此刻明雨卿的傷口竟然乾巴巴的,有結痂的趨勢了。

要知道,這可是槍傷,不是普通的刀傷,需要很長的時間來療養恢復。即便明雨卿接受了好幾天的渡氣治療,距離徹底痊癒依舊有一些時間。

可是現在,經過武冰冰短短十幾分鐘的治療,明雨卿的傷勢竟然直接就好了個七七八八。這……基本上算是沒問題了啊!

陳墨駭得不行。

這武冰冰的真力竟然有這種能力,此前他根本聞所未聞。

即便是他修鍊的醫門傳承玄陽訣,也沒有這種功效啊!除非做那種最深入的渡氣治療,其效果才能夠跟武冰冰的真力治療效果相比擬。 「怎麼了?」見陳墨一直都沒有說話,就光看著她的後背,明雨卿有些不好意思地問道。

「你這傷已經好了差不多了。」陳墨依舊在驚嘆之中,倒也沒有顯得尷尬。

「啊?」明雨卿發出了一聲疑惑的語氣。

陳墨便將她的衣服拉好,然後重複道:「我說,你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不信的話,你站起來活動活動,看看恢復地怎麼樣。」

「真的?」明雨卿將信將疑地扶著輪椅,小心翼翼地站了起來。

這一站起來,她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僅僅是輕鬆了許多,力氣幾乎是完全恢復,就連原本應該被牽扯到的傷口,此刻也不痛了。

明雨卿稍微活動了一下身子,又邁開長腿走了幾步,然後俏臉上就充滿了欣喜之色。

「我真的恢復了,傷口真的好了!」明雨卿這下終於察覺到了身體發生的天翻地覆的變化。她,在短短的十幾分鐘裡面,身體的傷勢竟然已經恢復了大半,基本上算是好了!

「傷口只是快要結痂了,還不算完全好了。等會兒我給你拆線,再慢慢調養一周,基本上就算康復了。」陳墨也顯得很高興。

原本他還請了一個月的假期,現在看來,再過一星期他就可以的回歸校園了。

一百萬的診費,也沒怎麼花到,死賺死賺的。

「那現在我終於可以安心工作了是嗎?」明雨卿看向陳墨,顯然是在徵求他的意見。

「當然可以了。不過還是要特別注意,不要太過操勞。」陳墨囑咐道。

「謝謝陳墨醫生。」明雨卿笑地合不攏嘴,容貌傾國傾城,不僅是陳墨看呆了,就連武冰冰這小丫頭都稱讚道:「總裁姐姐,你長得好看,笑起來就更好看了。」

「冰兒,這次多虧了你,姐姐的傷才能好得這麼快,你想要吃什麼東西,或者要什麼玩具,儘管跟姐姐說。」明雨卿笑吟吟地走過去,忍不住把武冰冰給抱了起來。

此刻她的傷勢大有好轉,不僅能夠自由行動,就連抱著武冰冰都不顯得吃力了。

「總裁姐姐,你說的是真的嗎?冰兒不想要玩具,冰兒想吃冰淇淋。」武冰冰立即兩眼放光地說道。

明雨卿爽快地答應下來,「行,姐姐這就讓人給你買,你要吃多少個?」

武冰冰道:「冰兒不貪心,總裁姐姐你給冰兒買十個冰淇淋就好。」

明雨卿:「……」

陳墨:「……」

十個冰淇淋……這小丫頭是一點不貪心啊!

「冰兒,姐姐現在就讓人給你買,但一天只能買一個,否則吃多了會拉肚子哦!」明雨卿笑了笑,直接打電話給秘書,讓她去買冰淇淋送上來。

臨掛電話的時候,明雨卿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陳墨,弱弱道:「陳墨,我也想吃冰淇淋,可以嗎?」

陳墨哭笑不得,敢情這美女總裁也好這口啊!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道:「想吃就吃吧!」

明雨卿立即就對著電話,點菜似得說道:「三個冰淇淋。」

明月大廈雖然處於商業高樓區,但便利店還是挺多的。

所以很快,秘書小麗就將冰淇淋給買回來了。

辦公室里,兩大一小吃著冰淇淋,氣氛十分地融洽。

當簡詩琳從裡間出來的時候,看到這一幕,差點沒反應過來。

這是什麼情況?

「詩琳,你起來了?身體感覺怎麼樣?」明雨卿直接邁開步子走了過去,關切道。

「總裁……你,你的傷……」簡詩琳有些懵,總裁大人不是身受重傷么,現在怎麼一副沒事人的樣子?

「我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明雨卿笑著將剛剛武冰冰給她治病的事情簡單地說了一遍。

簡詩琳恍然大悟,卻也同時鬆了一口氣。

她剛才還擔心,明雨卿之所以恢復地這麼快,是因為讓陳墨那個禽獸給她做了那個「最深入的渡氣治療」呢!

「小妹妹,你能給我也治一治嗎?」簡詩琳推著輪椅,到了武冰冰面前,柔聲問道。

「當然可以呀!」武冰冰滿口答應下來。

陳墨雖然對簡詩琳有偏見,但還是沒有反對,反而還給了武冰冰一個鼓勵的眼神。

「姐姐,你也長得好漂亮啊!」說罷,武冰冰還砸吧了一下嘴道:「爸爸認識的姐姐,都跟媽媽一樣漂亮呢!」

爸爸……聽到武冰冰這個稱呼,明雨卿和簡詩琳頓時齊齊將目光射向陳墨。

陳墨趕緊解釋道:「冰兒她是亂喊的,我不是她親生父親。」

明雨卿問道:「那你跟她媽媽是什麼關係?」

陳墨還沒有回答,武冰冰就說道:「總裁姐姐,陳墨爸爸跟我媽媽的感情不太好,他們上次還在房間里打架,把我媽媽打得嗷嗷叫呢!」

在房間里打架?

還把人家媽媽打得嗷嗷叫?

明雨卿和簡詩琳對視一眼,皆是想到了同一個地方去,雙方登時紅了俏臉。

陳墨見到她們兩人的眼神,就知道她們想歪了,立馬解釋道:「冰兒說的打架不是你們想的那個打架。她媽媽是練武的,那時候我們是在健身房裡面切磋武藝,你們別誤會。」

這麼一解釋,明雨卿和簡詩琳雖然臉紅,但總算是反應過來了。

陳墨鬆了口氣,又黑著臉對武冰冰道:「冰兒,趕緊給這姐姐做治療,別嘮嘮叨叨地像個娘們似得。」

武冰冰弱弱道:「可是……冰兒本來就是個娘們啊!」

陳墨:「……」

明雨卿:「……」

簡詩琳:「……」

武冰冰很快就準備好,給簡詩琳做治療了。

她伸出自己的小手,拉住了簡詩琳白皙的手掌,就跟剛才治療明雨卿的時候一模一樣。

興許是有了前兩次的治療經驗,這小丫頭現在可謂是有模有樣的,眼睛微閉,屏氣凝神,手上立即就出現了一層朦朧的綠色光霧。

然而,正當她要開始給簡詩琳做治療的時候,手上的綠色光霧忽然消散掉了。

「咦?」武冰冰睜開了眼睛,小眉頭微微皺起,小臉上充斥著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 「冰兒,怎麼了?」一旁的陳墨忙問道。

「爸爸,我的真力好像又沒有了。」武冰冰瞥著小眉頭說道。

為什麼要說「又」,那是因為武冰冰的真力絕大多數時間,都沉寂在丹田中,無法操控運用,時常有「失靈」現象。

陳墨過去給小丫頭把了一下脈,發現她並沒有大礙,只是真力消耗太多,導致直接無法使用了而已。

「小冰兒,你今天已經把真力給消耗完了,沒法給人治傷。」

「啊?那這個姐姐怎麼辦?」

「你爸爸我就是個醫生,讓我來辦就行了唄!」陳墨笑著回答道。

「爸爸真厲害!」武冰冰豎起了大拇指。

「哈哈。」陳墨臭屁地道:「那是,你爸爸還是你爸爸!」

簡詩琳聽得滿頭黑線,「喂喂喂,冰兒不是你親生女兒,你別占她便宜行不行!」

武冰冰卻是道:「姐姐,我的親爸爸去天堂了,陳墨爸爸對我很好,是冰兒佔了便宜。」

簡詩琳一愣,隨即道:「冰兒,姐姐說錯話了,對不起。」

武冰冰道:「姐姐不用這麼說,是冰兒對不起姐姐,治不好姐姐身上的傷。」

簡詩琳聽到這話,頓時感動得不行,直接把武冰冰摟進了懷裡。

陳墨面露擔憂。

不是在擔憂武冰冰的真力恢復狀況,更不是在擔憂簡詩琳身上的傷勢,他擔心的是,這簡詩琳不僅喜歡美女總裁,還喜歡純潔蘿利。

這可是個喜歡女人的拉拉啊!

「好了簡詩琳,冰兒給你治不了,我給你治吧!」陳墨看了看時間,也該做一下渡氣治療了。

簡詩琳猶豫地問道:「那冰兒什麼時候可以治,我可以等。」

陳墨道:「大概三到五天,冰兒就可以恢復真力,但那個時候難保她不會忘記治療的手段。畢竟她是一個四歲半的小姑娘,不能對她要求太高。」

簡詩琳就狐疑地看著陳墨,不信任地說道:「真的假的?」

陳墨也不多做解釋,直接對武冰冰道:「冰兒,你自己跟姐姐說。」

武冰冰就老老實實地回答道:「爸爸說的沒錯,冰兒腦子很笨的,等過幾天,真的可能會忘記怎麼給人治療了。」

「你可以選擇三五天後再看看,也可以在這之前先接受我的治療,隨便你選。」陳墨攤了攤手。他本來就不太想給簡詩琳做治療,所以要是簡詩琳不想接受治療,那他當然也不會強求。

至於診費,那倒是要收的。

簡詩琳猶豫了好一陣,才咬著牙道:「我想一邊做治療,一邊等冰兒恢復。」

陳墨道:「那就裡間請吧!」

簡詩琳這就推著輪椅,回到了裡間。

「小冰兒,你跟總裁姐姐好好待著,我去去就來。」陳墨朝武冰冰囑咐道。

「爸爸,冰兒可以跟你一起去嗎?」武冰冰問道。

「爸爸的治療方法有些特殊,你看了會長針眼的。」陳墨道。

「針眼是什麼東東?」

「針眼就是……」

陳墨還沒回答,就聽見一旁的明雨卿催促道:「你趕緊給詩琳做治療吧,冰兒交給我就行。」

「那等會兒見。」陳墨說完,就往裡間去了。

重生之毒夫 簡詩琳靜靜的趴在床上,一副認命了的樣子。

陳墨看得汗顏,「簡詩琳,你擺這幅樣子做什麼,我又不是想對你怎麼樣,只是要給你做治療而已。」

簡詩琳道:「廢話少說,快來吧!」

「哎!」陳墨也不再多說,拿出銀針先給簡詩琳做了一番針灸,給她疏通血脈,激發荷爾蒙之後,才正式開始治療。

等渡氣治療過後,陳墨擦了擦嘴巴,正想懟簡詩琳,問她口水怎麼這麼多的時候,卻發現她已然睡著了。

真像豬一樣啊!

陳墨也沒有打攪她,反而還給她蓋上了被子,然後才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