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逸雪漠然地看了金子一眼,提着袍角,優雅的跨過火盆。

“現在聞聞,你身上的屍臭味是不是淡了很多?”金子含笑道。

辰逸雪嘴角微微一挑,並沒有聞自己的衣袍,而是倨傲地昂着頭,穿過滿地銀霜的小院,往大門處走去。

金子擡步跟上。

月光籠罩下,那身純黑筆挺的長袍,越發襯得他高挑清瘦。金子加快腳步與他並行,眼角的餘光偷偷掃過辰逸雪的面容,俊朗白皙,卻毫無表情。他清冽的目光看着遠方,讓他看起來多了幾分凜然不可接近的氣質。

“你是如何推測出他的年齡的?爲何是二十五歲到三十歲?”金子問道。

“本案不是仇殺,更不是情殺,死者都是閨閣娘子,平日裏不可能跟兇手有交集,兇手可能是因爲看到死者在大庭廣衆下發脾氣而動了殺機,說明他的心理是有些問題的,而一般情況下,心理畸形的形成跟身體的生長髮育有關聯,而形成殺人這一步,至少需要十年的不斷髮酵和醞釀,還有就是受到特定的刺激,譬如受到女子的嘲笑,怒罵……”辰逸雪低沉的嗓音在寂靜的夜色裏格外動聽。

金子撲閃着眸子,捲翹而濃密的睫毛隨着動作而微微顫動着。聽着辰逸雪的描述,她腦海中慢慢浮現出一個青年男子的形象,他是生活在州府中最普通的一個人,可生活和形成犯罪的原因卻被他勾勒得栩栩如生。

心中有些微的震撼,難道他是傳說中的神探?

唔,是不是也會像狄仁傑那樣厲害?

若是,那她該向大神頂禮膜拜呀……

想起自己那天還在西湖邊班門弄斧的推理,不由汗顏,跟這廝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說話間,二人已經出了停屍莊,兩匹馬兒靜靜的停在莊外,甩着長長的馬尾巴,繮繩栓在一棵槐樹幹上。

辰逸雪將繩結打開,紳士的遞過繮繩。

金子含笑接過,道了一聲謝謝。

翻身,上馬,隨後揚塵而去……

回到衙門的時候,金子真的累壞了,若是眼前有一張牀,想必身子一挨牀板,她就能睡死過去。

笑笑和野天一早便在衙役的安排下,各自入住一間廂房。

辰逸雪和金子也被帶到各自的房間休息。

金子草草的梳洗完,便鑽上牀榻去會周公了。

辰逸雪卻睡不着,他和衣躺在牀榻上,黑眸望着帳頂微微出神。

且說金昊欽帶着捕快火急火燎地趕到州府市集上的勝天賭坊去查證,雖說是夜晚,但賭坊做的生意,那是二十四小時服務的,沒有打烊這一說法。

金昊欽帶着一大批捕快進去時,熱火朝天,人聲鼎沸的賭坊頓時冷寂了下來,幾乎是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賭坊的管事忙堆着笑臉迎上來,一邊想着這個月的稅務到底交了沒有,怎麼突然間殺了這麼多捕快過來?

看到了爲首的金昊欽,他的臉色更是變了又變……

連金護衛都過來了,看來這事兒是不小呀……

“呵呵,金護衛大駕光臨,不是所謂何事?小的一定鼎力配合!”管事低聲諂媚笑道。

金昊欽冷着臉,徑直走入賭坊的後堂,管事腦門上冒着冷汗,顛顛地跟了上去。

看着肅然端坐在矮榻上的金昊欽,管事的心七上八下,顫顫道:“金,金護衛……”

“努力想想,你這賭坊有沒有一名年齡二十五到三十歲的青年苦力工常常光臨,他的右手殘疾,缺了一根中指!”金昊欽問道。

原來是問人的,嗨,嚇死人了……

管事心中鬆快,細細的小眯眼迅速的轉動着,半晌後,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金護衛,我們這賭坊還真有一兩個右手少了一根手指頭的傢伙常常光臨,那廝就在市集上給人當苦力,他那根手指頭聽說以前就是犯了偷雞摸狗之罪,被人砍了去的……”

金昊欽心中一凜,打斷道:“今晚有看到他麼?”

“有啊,就在金護衛來之前,那廝就走了,今晚手氣好贏了幾個錢呢!”管事應道。

【天地初開,神女重生變成妖精,帶領人類走向輝煌,無數次與愛情擦肩而過,究竟**?】 第4343章

畢竟清陌被一個半神族的女人帶走,墨聽風也告訴帝溟寒了!

但是,清陌和清歡就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怎麼都找不到!

最後,帝溟寒等到墨聽風徹底痊癒后,當著墨聽風的面發誓,才在墨聽風的幫助下,送帝溟寒去和墨九狸一起輪迴轉世,而帝溟寒和墨九狸第一次輪迴轉世,就是被送到這個界面的時候,跟著帝溟寒和墨九狸一起的就是尹哲和慕容盈盈……

而墨九狸最後一次轉世,同樣會回到第一次轉世的地方,只有從這個界面成功突破到主神的實力,墨九狸的九世輪迴天罰,就算是徹底渡過,可以離開這裡前往真正的神域了……

至於為何清陌在之前自己心神不穩,沒殺自己反而幫了自己的事情,帝溟寒也不清楚,但是帝溟寒想應該跟墨聽風有關係!

畢竟過去了這麼多的時間,當初墨聽風恨不得殺了清陌,現在卻幫清陌和自己的魂體見面,一定也發生了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這座天地神殿,是當初墨聽風送給墨九狸的,後來被送給了自己做定情信物,然後被帝溟寒徹底煉化的,其中的令牌和武器,帝溟寒似乎放在了別處,現在也不清楚到底還在不在了……

而墨九狸的九世輪迴中,能夠安然度過,其實除了自己外,還有墨九狸的娘親北蝶衣,當初墨聽風的原因其實並不足以讓墨九狸承受那麼重的天罰,其中更大的原因是因為墨九狸的娘親是北蝶衣……

現在想起來,雖然墨聽風一直沒說,大概當時墨聽風也是察覺到了關於北蝶衣的事情,才會放心的讓九狸去經歷天罰輪迴,否則以著墨聽風對墨九狸的疼愛,不可能不去管九狸的……

帝溟寒回神看向外面的雲霧,忍不住低聲道:「看起來,九狸並非是一直遇人不淑,那些徘徊在九狸身邊的,一直想殺九狸的女人,應該是清陌表妹清歡的分身轉世了,對方為了殺死九狸,竟然跟著九狸不斷轉世,看起來還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尹哲,慕容盈盈是吧,既然知道你們的身份了,斷然沒有留著你們的可能!」帝溟寒眼神一冷的說道。

說完身影一晃,直接來到了地下密室,等著四位護法醒來!

半個月後

風護法四個人紛紛醒來,看了眼自己的實力,都有些不敢相信,同時他們的記憶也全部都恢復了!

回頭看到坐在一邊打坐的帝溟寒時,四個人終於鬆了一口氣,他們四個可是追著主人轉世的,每一次都封印住自己的實力和記憶,才能跟著主子身邊的……

「你們醒了!」帝溟寒淡漠的聲音傳來。

「主子,你沒事吧!」忘川看著帝溟寒擔心的問道。

「沒事,好的很,就等你們醒來了!」帝溟寒睜開眼睛看了眼四人的實力道。

很好,四個人的實力,都壓制在主神巔峰了!

看起來隨時可以突破天尊的,還好自己提前在他們的意識裡面提醒了! (PS:大家週末愉快哦!感謝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誠惶誠恐,感激不盡!今日第一更先奉上,晚上還有二更!)

寅時時分,正是夜與日的交替之際,頭頂的蒼穹猶如潑墨一般濃稠漆黑。

仙居府掩在暗夜之中,靜謐無息。

辰逸雪的廂房中一直亮着燈,矮几上跳躍的燭光投射在他白皙俊朗的面容上,留下一道淡淡的剪影。

他的呼吸均勻,精壯的胸膛起伏有序,似是陷入沉睡。

一絲細微的聲響從遠處傳來,他猛然睜開燦若星辰的眸子,倏然彈坐起身,打開房門,往院外走去。

循着微弱的燈光穿過前衙的迴廊,辰逸雪看到了不遠處匆匆掠過的蕭長空。

他擡步跟了上去,在後面喚道:“長空,發生何事了?”

蕭長空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看着身後目光灼灼凝着自己的辰逸雪,拱手回道:“辰郎君還未歇息麼?”

“案情緊急,在下心中甚是掛念!”辰逸雪淡淡道。

長空眼中有感動,他嘴角微微揚起一抹淺笑,應道:“既如此,辰郎君便隨在下一起去大牢吧,陳六已經抓捕歸案!”

辰逸雪俊眉微微一挑,問道:“你是說兇手已經抓到了?他承認了?”

長空點頭復又搖頭,解釋道:“陳六身上的特點與郎君推測的一般無二,只不過他抵死不承認行兇殺人,金護衛正在盤問中,想必這廝抵賴不了,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辰逸雪聞言眉頭緊蹙,並不再多言語,只是冷然道:“先帶在下過去看看吧!”

長空見他面色沉鬱,不知所以,只頷首,前面引路。

州府大牢內,融融昏黃的火光掩不住黴潮的陰冷氣息,辰逸雪剛到大牢門口,就聽到裏面傳來一聲又一聲哀嚎。

他微微搖了搖頭,快步走了進去。

大牢的刑房內,一個二十多歲的黑瘦男子正被綁在十字架上,身上鞭痕累累,隠見斑駁血跡。

黑眸落在男子的右手掌上,中指是缺失的。

金昊欽一臉戾氣,額頭冒着一層微微的薄汗,咬着牙大聲喝道:“快說,還有一名金娘子被你藏在哪裏?”

刑架上的黑瘦男子口裏除了喊着冤枉,便是嗚咽的求饒……

金昊欽眼中閃過一絲惱恨,拿着鞭子的大手青筋暴凸,手臂一掄,鞭子在空中划起一道圓弧,黑瘦男子猛的閉上眼睛,正待嚎叫。

手臂被緊緊的攥住,金昊欽回頭,迎上的是一雙修長澄澈的眼睛,只不過那眼底透出來的是讓人爲之一震的冷冽。金昊欽只感覺心中的那股焦躁猶如被兜頭冷水一把澆滅,起伏不定的情緒,瞬間平復了下來。

“你確定是他?”辰逸雪問道。

“他身上倶備你說的每一項特徵!市集苦力工,年齡二十九歲,右手中指缺失,偏瘦,相貌平常,出入賭坊……”金昊欽將手中的鞭子扔到一旁,一面應道。

“有這些你就不用再取證了?你就可以屈打成招了?”辰逸雪帶着戲謔的笑。

有這些還不夠?不是你說兇手是這樣的特徵麼?

金昊欽有些不忿地瞪了辰逸雪一眼。

紅燭淚 辰逸雪不加理會,徑直走到黑瘦男子身邊,伸手將他的袖管往上一捋,露出兩條幹瘦黝黑的手臂。

除了一些陳年的傷疤之外,並沒有新生成的爪傷痕跡。

“把他放下來!”辰逸雪回頭看金昊欽。

金昊欽有些錯愕,兇手不是他??

站在一旁的衙差齊刷刷地看着金昊欽,畢竟,辰逸雪不是他們的上司,沒有理由聽他的。

金昊欽俊美的面容上浮起一絲血色潮紅,他看了冷靜肅然的辰逸雪一眼,隨後點頭。

衙差得了指令後迅速的將黑瘦男子放下來。

沒了支撐的男子癱軟地倚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氣,看着辰逸雪的眼神充滿感激。

若不是這位郎君,他真的要被打死了。

簡直就是莫名其妙,本來今日贏了幾個小錢,心中甚是暢快,沒想到高興勁兒還沒上來,就被一羣凶神惡煞的捕快給攔住,隨後便糊里糊塗地被逮到這兒,還說他是連環殺手……

他大爺的,就他這樣,能是連環殺手的料麼?能麼?

都不知道到底走了什麼狗屎運,似乎從遇到那小子開始,就沒好過過……

“能請你幫在下一個忙麼?”辰逸雪看着陳六,嘴角微揚。

黑瘦男子陳六微微一愣,這麼客氣,不會又是什麼陷阱吧?

但看這位郎君溫潤無害的樣子,應該不會像那個金護衛那般陰狠……

陳六權衡之後,點了點頭。

辰逸雪優雅地蹲下身子,與他平視。

“能否告訴我你中指爲何會缺失?我想這不是天生的,而是你心口的一道傷痕吧?”

陳六身子微微一抖,眼睛緊緊的盯着辰逸雪,右手微攥。

金昊欽卻不明所以,不是說陳六不是兇手麼?那他們現在不是應該去找兇手嗎?妍珠還在他手裏,拖得越久,就越危險不是麼?他想不明白這都什麼時候了,逸雪怎還浪費時間在無關緊要的人身上?

“因爲傷痛,你纔會常常流連賭坊,用賭博麻醉自己!”辰逸雪看着陳六誘導道:“告訴我,你之前的生活是怎樣的?”

之前的生活?似乎從來沒有人問過,他從前的生活是怎樣的? 冷少的逃妻 陳六眼神有些恍惚……

一切還得從遇到小刀陳開始說吧。

從遇到他之後,自己的人生就徹底改變了。

因爲他,自己纔會被誤認,纔會被人生生的砍斷了中指。

也是因爲他,自己纔會墮落,纔會染上賭博。

“小刀陳?他跟你一樣,也是苦力工?”辰逸雪問道。

陳六搖搖頭道:“現在是,以前並不是的。他是生意家出身,哪能當最低等的苦力?”

“是生意失敗了?”辰逸雪爲他遞上一杯水。

陳六接過,咕嚕一口喝下,用髒兮兮的袖口擦了一下嘴角,續道:“他們家是做生肉生意的,他父母人緣好,在市集上名聲不錯,以前常常看到小刀陳跟着父親在市集上賣肉,後來,他母親病故,父親續了弦,他從那時候就變了。流連賭坊,偷盜,做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最後被他父親趕出來了。兒是苦力出身,在市集上跟他相識的,後來成了好友,他無所事事,連生活都成問題,是兒帶他入行的。”

小刀陳?做生肉生意的……辰逸雪心中已經瞭然。

“這麼說,那些惡霸原先是要抓小刀陳的,抓錯了你,所以,你的中指之所以會斷,是替小刀陳受過?”一旁的金昊欽不由插嘴問道。 第4344章

「主子,我們這是在那裡?」聽到帝溟寒沒事,四個人鬆了一口氣。

「天地神殿的密室,這裡是一個被稱為神界的界面的聖地之巔……」帝溟寒簡單的解釋了下。

「糟了,主子,寧兒還在無憂島呢……」風護法想到什麼驚呼道。

記憶恢復了,自然他們這一世的記憶也在,因此想到寧兒的事情,急忙看著帝溟寒把寧兒和他們的事情說了一遍。

「現在,你們的實力都恢復了,我讓你們把實力壓制在主神巔峰,是因為突破天尊,就會自動離開這裡,所以在你們沒醒來的時候,我就在你們的意識中提醒你們把實力控制在主神巔峰……」

「忘川去無憂島接寧兒,風護法和暗護法去把聖地之巔的聖主殿滅了,把尹哲給我殺了,然後去神界跟我匯合,我先去神界找九狸……」帝溟寒直接吩咐道。

「是,主子!」三人聞言道。

幾個人一起離開了天地神殿,帝溟寒直接把天地殿縮小,收了起來,看了眼外面暗處隱藏的人,直接一個揮手就滅掉了……

風護法和暗護法,忘川一起離開,帝溟寒最後離開的!

等到帝溟寒徹底離開后,虛空中清陌的身影緩緩出現,看著帝溟寒離開的方向微微勾唇道:「帝溟寒,這一次我會等著你把九狸帶到我面前的,這一次再也沒有人能從我手裡把九狸搶走,而你……我也絕對不會讓你活著的,魔尊?等到我和九狸成親之時,就是這個世間魔尊隕落之日!」

清陌的身影停留了片刻,遁入虛空中消失不見!

清陌的身影離開后,墨聽風的身影模糊出現,墨聽風的視線落在遠方,忍不住輕嘆一聲:「小狸兒,這一劫師父幫不了你,你一定要活著回來啊,不然師父怕是見不到你最後一面了……」

墨聽風說完,手指對著聖地之巔中,一個地方點了一下,然後身影消失在虛空中!

聖主殿看守噬神潭的人,忽然間看到虛空中落下一簇光芒,都沒來得及反應,近百個守在噬神潭周圍的聖主殿強者,就全部化為齏粉,散落在空中,死的透透的了,連一點消息都無法傳遞迴去……

而噬神潭也在光芒消失后,變成了乾枯的泥地,再也沒有一滴水了,聖地之巔多年來被聖主殿守著的噬神潭,就這樣消失了……

帝溟寒從聖地之巔來到神界,直接在空中停了下來,神石散開,幾乎瞬間就帝溟寒的神識就籠罩在了神界的一域中,沒有找到帝溟寒的氣息,帝溟寒就離開,前往神界的下一域,然後再用同樣的辦法,尋找帝溟寒……

但是,奇怪的是,帝溟寒把神界五域都找了個遍,也沒察覺到帝溟寒的氣息,想了想帝溟寒決定先去冥界看看,因為帝溟寒知道,墨九狸第一次轉世的身份,是冥界的公主,他不確定是否恢復了所有的記憶……

但是如果墨九狸恢復了轉世的所有記憶, (PS:二更來了,求票票和收藏~~~)

陳六點頭,旋即道:“小刀陳個性剛強,知道兒受他連累,竟自斷一指還我……”

在場的衙役聞言一臉驚愕!

自斷一指?

還真能下得去手……

辰逸雪眼角的餘光瞟了一眼金昊欽,含着淺笑道:“所以,小刀陳也是右手中指缺失。而且他家原先是做生肉生意的,刀法應該是不錯的!”

陳六道:“郎君見過小刀陳的刀法?嘿,這小子以前就是幫他父親殺雞的,一刀封喉,又快又準!”

金昊欽眼中閃過一絲精光,恨不得立馬帶了人將小刀陳逮捕歸案。

通過辰逸雪的詢問,金昊欽現在已經能確認了,真正的兇手應該是小刀陳。

逸雪曾經在白板上寫過,他討厭悍婦!這大概跟他的後孃有關係吧?剛剛陳六說了,自從他的親生母親亡故父親續絃後,他才變了樣子,或許,他的心理畸形,便是從那時候慢慢形成的……

“你可知道小刀陳現在何處?”辰逸雪問道。

“不知道!”陳六搖頭。

系統第二寵妃 辰逸雪和金昊欽相視了一眼,陳六的樣子不像說謊。

總裁,偷你一個寶寶! “你今天有看到他麼?”金昊欽盯着陳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