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他的異能從未被發現過。今日,似乎被一個才七歲的孩子感覺到了?

雖然透視這樣的異能有些小人,但是卻也是一項財富。

他今日的目的是根雕。剛纔利用異能看透那些包間,發現鄧家家主鄧振天、赫連家家主赫連蒙易、以及夜家家主夜壟染竟然出奇的都在!最令他側面的則是旁邊的那間包廂,他的透視異能竟然看不穿……

旁邊包廂。

“溟,你想要什麼?我送給你。”孤城一襲黑色西裝,俊朗陰鬱的臉上有着心疼和不易察覺的愛意。

夜君溟面無表情的坐在輪椅上,看向窗外,絲毫不理會身後的孤城。

孤城不語,只是很無奈。

——

時光如梭,葉零吃過包間的糕點,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中間拍賣會休息了半個小時。接下來的物品雖然不如‘天空’那樣有價值,卻也是難得,遂喊價的人也很多。

葉零不由地暗罵這家拍賣會的老闆太不會做生意太不道德,竟然讓她白白等了這麼長時間還沒有進入壓軸!剛罵完,葉零便重重打了一個噴嚏,暗道她該不會是感冒了吧?

【某人腹語:凋零,你連自己的產業都不記得?】

這時,葉零眸光一亮,定定的看着臺上被擡上來的一把劍,一把鏽跡斑斑的長劍。

那劍,給人一種歷史的滄桑感,它就靜靜的躺在那裏,卻能令人感覺到冰冷的氣息。即便真的是古董,兵器收藏也是冷門,而且那把劍實在是沒有賣相,當底價一報出爲‘三萬’時,更沒有開口競價。

二樓,夜君溟的目光在看到那把劍的一瞬間便閃爍了一下,淡淡的聲音卻有着勢在必得的力量,“那把劍,我要了。”

孤城一怔,隨即笑了。手指已經按下了加價器。

只是同時,一道渾濁的聲音在大廳內響起,“五萬,老子要了!” 赫連軒出去沒多久之後,辛毅就出現在了門口,不過他遲疑着沒有進來,而是讓小芙先進了房間。

“夫人,我來給你收拾東西,我們……要去別的地方。”小芙的情緒顯得有些低落,那個地方一點都不好,不知道夫人知道了會是什麼表情。

“好。”

封千凝乾脆地回答着,赫連軒臨走的時候一定向他們交代了什麼,所以小芙才會來帶她離開,這個臥室裏的女人以後就要變成卓小姐了,也許她能夠給赫連軒帶來更多的激情。

封千凝默默的穿上睡衣走下牀,她沒什麼東西可以收拾的,甚至連換洗的衣服都沒有,房間裏擺放的全是赫連軒的東西。

“卓小姐哭着跑出去了,軒少爺去追她了。夫人,這次你……”小芙擔憂的說着,卻沒說完。按照卓小姐那樣蠻橫的個性,夫人肯定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哭着跑出去,卓雅芸的傷心封千凝也能理解,眼看着自己的未婚夫與別的女人發生關係,沒有女人能夠忍受得了。

“這些都與我無關。”封千凝冷漠地說道。

“卓小姐家裏的背景很強,夫人得罪了她,肯定會有麻煩的。而且軒少爺肯定也會聽卓小姐的。”小芙還在爲封千凝的未來擔憂着,一個是情婦,一個是正主,任何男人都知道該怎麼選。

“我明白……”

“軒少爺放棄夫人了嗎?卓小姐一來,就讓夫人離開這裏。”小芙憤憤不平的說着。

“我根本不在乎他怎麼想。看不到他,我反而更開心一些。”

封千凝找了半天卻找不到任何一件能換的衣服,最後只好換上了那件麻布衣服,這樣很好不是嗎?他不就是爲了讓她認識到,她什麼也不是,只是赫連家族買來的一個女人而已。

看着封千凝冷漠的模樣,小芙有些不忍,本來也是一個嬌滴滴的千金大小姐,結果卻要受這樣的苦。

“夫人,也許軒少爺只是一時氣憤,如果你聽話,說不定很快就不用待在那種地方了。”

什麼地方?赫連軒想把她安置在哪裏?

心裏有疑問,封千凝卻也沒有說出口。很快她就能知道他會把她安排在哪裏了,已經到了今天這一步,她還有什麼事情是不可以接受的。

辛毅安靜的站在門口,一語不發的等着封千凝出來。

小芙已經將封千凝的東西收拾好,交給了辛毅。

“真希望軒少爺能早點消氣。”

“我估計很難。”辛毅輕聲的說着,雖然赫連軒走的時候一臉面無表情的樣子,但是他跟了赫連軒這麼久,知道他心裏的怒火一定很大,不知道夫人做了什麼,把軒少爺氣成那個樣子。

緊緊地跟在辛毅的後面,封千凝一層又一層的往下走着,直到來到一樓。在走廊的盡頭,辛毅在一個陰暗的小門面前停了下來。

“夫人,可能要暫時委屈你住在下人的房間裏了。” “那又怎麼樣,你身爲人家的媽媽,下班就該早點回去,不要一直逗留在外面。”

“知道了,請問何總還有其他別的事情嗎,如果沒有的話,我就先掛了。”

“那你現在在做什麼,還有你在哪裏。”

本來剛想脫口而出在麻辣燙店裏,但是一想起何禹昨天做的事情,心情煩躁的一下子就說了不該說的話了。

“我現在在相親,所以沒有時間和你廢話。”

胡夢想着,反正他們之間已經那麼敏感了,如果不想繼續糾纏,現在好好的說清楚,那也是好的,至少以後不會再有什麼其他的事情發生。

但是很顯然,何禹聽到她在相親,說話聲音,一下子就提高了。

“什麼。”電話那頭,似乎傳來不可置信的聲音,接着是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然後接着還有一聲女人的聲音。

“你說你跟人在相親。什麼鬼,你腦子秀逗了,在和人相親。”

“對啊,我就是在和別人相親,你有意見嗎?”胡夢算是豁出去了,反正事情已經這麼發生了,還有什麼好顧慮的,再說了,她也有她自己的人生,這也是沒有錯的,所以她一點都不害怕何禹會生氣,而且他生氣什麼呢,她可是和他一點關係都沒事,她做什麼,關她什麼事情啊,就算是相親也不關他的事情,他激動個毛線啊。就算老孃今天和人家登記結婚,也不關你的事情。

而且他們之間本來就沒有什麼東西,唯一的牽扯是哲哲,可是他們之間有感情嗎,感覺應該沒有吧,她對他的應該不是愛吧。所以說都沒有什麼愛了,那還糾纏在一起做什麼,豈不是給自己心裏添堵嗎。

雖然今天這個相親是有些烏龍的,因爲也實在是不想去的,只不過凱麗一直說一直說的,她也有些不好意思,就好比凱麗說的,這本來就只是去看一下的,又沒有說,一定要她去結婚什麼的,所以要是一直說不去,反而顯得她有些矯情了。

再說了,就算那個人真的那麼優秀,人家也未必能夠看得上她,再說了,她都是一個孩子的媽了,這行情早就變差勁了。

“你說什麼,你去相親。”

“對啊,我就是去相親,而且現在已經到地方了,只是還有沒有等到人而已。”

“你這個死女人,趕緊給我回來。你竟敢去相親,你腦子抽筋了,誰叫你去相親的,我有同意你去相親嗎?”

胡夢一陣鄙視,“笑話,我相親關你什麼事情。你又不是我媽,又不是我什麼人的,我怎麼就不能去相親了,而且我現在單身,我有權利去追求我自己的幸福。”

何禹真是氣得想要掐死這個女人,竟敢去相親,真的是膽子不小。好端端的竟敢跑去相親。

“你現在人在哪裏。”

“不告訴你。”胡夢又不傻,會傻到告訴她這樣子的事情嗎。她是腦子抽了才會這樣子吧。

莫嫣然是在約定的時間剛剛好的時候來的,其實她很早就看到這個男人的存在了,只是沒有過去,在另外的一個位置上坐着,然後想要觀察一下這個男人。

(本章完) 蕭寒本來只是想淺嘗即止的,可是這一淺嘗,到底是把舒暖給弄醒了。鴀璨璩曉

她睜開眼睛,眼神還有迷糊,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驚恐的叫喊着,用手去推壓在他身上的人。

蕭寒正埋在她的脖子間全神貫注的吸允着,不妨她突然襲來的手,身子順着她的力道往後仰去,只是她手上的力道,他也就是身子向後仰仰而已,偏偏舒暖在他身子後仰的時候,又伸腳狠狠的踹在他的肩膀上,蕭寒控制不住,就那麼向牀下栽了下去。

寒本全舒過。一聲沉悶的響聲後,舒暖坐起來,抓起杯子護住自己,緊張道:“你是誰?你想對我做什麼?”

牀周圍雖然鋪了一層厚厚的地毯,但是由於衝擊太大,蕭寒的頭還是出現的片刻的眩暈,他鬱悶的揉揉的額頭,站起來,看着縮在被窩裏瑟瑟發抖的女子,道:“想幹什麼?想吃了你!”

舒暖看清牀邊的人,震驚得眼睛都睜大了,似乎不敢相信,又瞪着看了一會兒,問:“你怎麼在這裏?”

蕭寒的嘴角抽抽,她能不能問點實質性的問題?他都被她踹下牀去了,她還不改問候他一句嗎?心裏有怨憤,但是嘴上卻道:“我怎麼就不能回來了,這是我的別墅。”

舒暖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臉色就不怎麼好了,甕聲甕氣道:“我知道你是這裏的主人,不用再來提醒我了。”

蕭寒知道剛纔脫口而出的那句話惹她傷心了,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沉默了一會兒,坐到牀長,看了一眼她的腳,問:“這幾天你去學習跆拳道了?”

舒暖轉頭看着他不停的捏着肩膀,一臉的鬱悶樣,抿了抿嘴,道:“我要是學跆拳道的話,這會兒你已經在搶救室了。”

蕭寒往她身邊靠了靠,說:“爲了表達你的歉意,給我按摩按摩。”

舒暖睨了他一眼,道:“歉意,很抱歉,我不覺得有歉意,因爲是你餓狼撲身在前,我防守自衛在後。”154472

蕭寒哼了一聲,“放手自衛?我看你是猜到了是我,所以才卯足了勁兒踢過來。”

舒暖看了一眼他的肩膀,哼了一聲,並未說話。

蕭寒伸手就把摟在懷裏,壓着要去親她。

舒暖伸手擋住他俯下來的臉,“蕭寒,你幹什麼?”

蕭寒握住她的手,舔了舔她的手心,笑道:“我剛纔不是已經告訴你了嘛?”

舒暖想起他剛纔的話,大驚,推開他就要逃跑。,蕭寒哪那麼容易讓她逃跑了去,抓住她的胳膊一翻身,輕易

的就將她壓在了身下。

舒暖以爲他是真的要吃了她,掙扎着罵道:“蕭寒,你今晚要是敢碰我一下,我絕不原諒你。”

蕭寒本也就是嚇唬嚇唬她而已,聽她言辭犀利的說了這麼一句,眼睛裏的笑意瞬間就隱下去了,微眯的眸子裏散發出一絲清寒之光,抓住她肩膀的手也不由得用力。

良久,舒暖見他沒有什麼動作,緩緩的睜開眼睛,對上他幽暗深沉的眸子,那雙眸子裏似是在壓抑着什麼,壓得太深了,她看不真切,只是覺得那眼眸很黑很亮,亮到可以看到自己的臉。

舒暖有些不自在的移開視線,動了動身體,偏偏他又將她紋絲不動的鉗住,肩膀處有些微刺痛,她抿了抿脣,小聲的囁嚅了一聲:“疼。”

透視神醫在都市 她那醫生倍感委屈的“疼”就像是一聲軍令一般,蕭寒連忙鬆開手,去看她的肩膀。

“哪裏疼?我看看。”

舒暖扭動着不願意,可還是被他給把浴袍退下來了,白希的肩膀上隱約可見輕微的紅痕。

蕭寒有些惱怒自己剛纔的舉動,低頭輕輕的吹了吹,說:“我給你揉揉。”

舒暖連忙把浴袍拉上,“不要,越揉越疼。”說着,就要退出他的懷抱。

蕭寒不讓,抱緊她,面對她頭來的目光,道:“放心,我就是抱抱你。”

舒暖看着天花板,問:“你這麼突然回來是想責問我的嗎?”

蕭寒沉默了一會兒,問:“責問你什麼?你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嗎?”

舒暖有些氣惱,他明知她問的是什麼,還這樣反問他。

“我不相信風影沒有告訴你。”

蕭寒好久沒有說話,舒暖仰頭看了他一眼,道:“說話啊!”

蕭寒低頭看着她,舒暖不喜歡被他的眼神包裹住的感覺,移開視線。

蕭寒捧着她的臉,把她的頭扳了回來,舒暖不得不看着他的眼睛。

他看了她好一會兒,才沉聲道:“其實我最希望的是你親口告訴我。”

不知道是因爲他的話,還是他的眼神,舒暖有些發愣,好久沒有說話,就那麼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

蕭寒低頭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舒暖這才驚醒過來,連忙移開視線,神色之間略顯尷尬,但是語氣卻冷淡:

“你以爲會有那麼一天嗎?”

蕭寒嗯了一聲,“我相信會有那一天,而且我也會等到那一天的。”

舒暖的心沒來由的快跳了一下。

蕭寒埋在她頸項間,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低聲道:“我困了,抱住我,我睡得快。”

舒暖從他的聲音裏也的確聽出了睏意,她猶豫了一會兒,伸手抱住他的肩膀。

蕭寒感覺到那輕微的觸感,嘴角上揚一個清淺的弧度。

舒暖是被他打擾醒的,這麼無聲的相擁着,她也覺得眼皮又沉了起來,不自覺的就合上了眼睛。

“暖暖,這幾天你有沒有想我?”

舒暖想起之前他就問過這樣的問題,她睜開眼睛,盯着晃動的窗簾看了一會兒,才悶聲道:“沒有。”

她似是感覺了他笑了,然後只聽他道:“我就知道。”

舒暖不知道他的回答是什麼意思,是就知道她沒有想他,還是就知道她會這樣回答,正左右猜測時,又聽他道:“我卻沒有一天不想你。”

舒暖承認,那一刻她又心動了。

以她的性格,對於這樣一個男人,她應該卯足了勁兒厭惡的,偏偏這二十年來僅有的幾次心悸心動又都是因爲

他。

蕭寒,你到底想怎麼樣?

舒暖在心裏嘆息了一聲,嘆息聲中隱藏着害怕和恐慌。

蕭寒是真的累了,十點多了才起牀,舒暖已經不在了,牀鋪涼涼的,看來已經起來很久了。

他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昨夜一夜無夢的睡到現在,總算是把這幾天的覺補會來了,頓覺神清氣爽。

蕭寒下樓的時候,舒暖正拿着茶杯站在窗前,看着外面,他朝走上來的王媽打了一個手勢,輕輕的走過去,從

身後環抱住她,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問:“好看嗎?”

窗戶下面是一片是一片花園,奼紫嫣紅的花經過雨水的灌溉,綻放得越發的嬌豔奪目,逼逼的炫彩着人的眼

球。

舒暖的心情似是不錯,沒有推開他,輕輕的嗯了一聲。

任外面的話如何的千嬌百媚,他眼睛裏就只有那麼一朵。

他看着她微微含笑的臉,柔聲道:“我覺得那麼多的話加在一起也沒有你好看。”

舒暖的臉上升起一團紅雲,脣角的笑意慢慢等待染上了眉角眼梢,含着一股子害羞的色彩。

“油嘴滑舌!”

蕭寒在她臉頰偷了一個香,正色嚴肅道:“我說的是真的。”

舒暖擡頭睨了他一眼,笑着指着花園裏的某一處說:“可是我覺的那一株草都比你好看。”

蕭寒看着那一株隨風擺動的狗尾巴草,嘴角直抽抽。

舒暖看着他發黑的俊臉,忍着笑轉過身子,說:“王媽把菜已經準備好了,去吃吧!”

蕭寒看她憋着笑的臉,臉色更黑了,抓着她的手不放,說:“你傷了我心,給予了我很大的精神刺激,我要求精神賠償!”

舒暖眨眨眼睛,一臉不解,“我說什麼刺激到你的精神了?”

“你說我不如狗尾巴草!”

舒暖憋不住了,笑出聲。

“我是實話實說,不是故意刺激你的。”

“本人貌比潘安,是出了名的帥氣,卻被你說得連狗尾巴草都不如,你這是嫉妒心理,嫉妒我比我好看,所以

那言語刺激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