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EE戰隊的贏面更加大了,無論是解說,觀衆,還是劉若琳她們自己都是這麼認爲的,

在SHINE戰隊內部,戰隊經理深深皺眉,他呢喃一聲:“不應該啊,”

他轉身看了看隊伍的教練,但是這名教練此時也是一籌莫展,十分的焦急,

“到底是怎麼回事,”

教練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小聲的說下出去打個電話,

與此同時,在東海理工大學相隔一條街區的高級網咖內,VIP對戰區域已經被包下了,許多想來上網的客人們無奈只能選擇普通區域,

好在這個點大家都去看比賽了,因此並沒有多少人來到這裏,

可是此時網吧老闆卻顯得非常緊張,時不時像裏面張望着,“阿力,完了沒有,被人發現,我就慘了啊,”

名叫阿力的年輕人,白了他一眼:“沒有,早着呢,放心,少不了你的好處,你急什麼啊,”

“嘿嘿……”網吧老闆悻悻一笑,只要退了下去,

VIP遊戲對戰區域,坐着的一排五個年輕人,其中一個年級看起來頗小的男孩憤怒的一把將鼠標摔在桌面上,

“靠,這怎麼回事啊,怎麼老是掉線,還能不能玩啊,”

站在後面的一個個人都急的額頭都是汗水,心中早就在罵着娘了,但是還是打起精神說着:“不着急,這裏經常是這樣的,”

“切,經常這樣,那就換個地方不就行了,”男孩癟癟嘴,“說好了啊,這是你們請我來打內戰的,現在還是配置這麼差的設備,網絡還這麼差,我怎麼打,”

“嘿嘿,你就隨便玩玩唄,我跟幾個朋友打賭了的,這把還是再輸了,就得損失好幾萬呢,”站在男孩身後的中年男子額頭上的汗水始終是沒有擦乾淨,

他表現的十分緊張,不停的喝着飲料,目光不停的盯着男孩的電腦屏幕,

周圍的一些人心中也是非常清楚,老闆能夠把這個男孩請來已經非常不錯了,而且現在坐在這裏的五個人,有四個是裝飾,只有一個是真的打,

那就是這個男孩,

“真是倒黴,早知道不來的,”男孩低谷一聲,再次重新連接,這次稍微好了一點,能夠連接上,

他皺眉看了看場中的局勢,掉線太久,有點不好打了啊,

“恩,”當男孩想要買裝備的時候,赫然發現打野刀外出現了一個紅水晶,

頓時愣了愣,“這是我剛纔買的,”

他下意識的一句話嚇的身後老闆有點膽戰心驚,他急忙說道:“嘿嘿,是的,剛纔我看見你買的,估計是網絡卡了吧,”

男孩低谷一句,十分不屑的道:“傻逼纔買紅水晶,我打野需要出肉,,”

話剛說完,就把紅水晶買了,買了一把長劍,頓了頓,看着三百三十的金錢,等了等,又買了一把,

上線之後,看着自己的等級,“恩,落後一級啊,這個盲僧,有點剛啊,呵呵,不過能有我剛,”

男孩嘴角微微上揚,直接從小龍圈鑽地下去,去打了一個河道蟹,隨後就來到了下路,此時在下路的是EE戰隊上單艾克,一個人帶線的艾克還非常的嗨,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危險的降臨,

雷克賽鑽出來的時候,把艾克嚇了一跳,一看是雷克賽,於是好像不怕似的,直接跟他打,

但是打了一會兒,發現……臥槽,怎麼打不過呢,

艾克想要合出冰拳,現在的攻擊不是太夠,但是原本以爲打雷克賽還是可以的,沒想到居然沒有打過,這就有點尷尬了啊,

艾克轉頭就跑,打出三環後跑的飛快,

WWW●ttкan●C〇

“攔住他,對,就是這個方向,”男孩說道,

娜美的一個大招封住了艾克的去路,雷克賽趕來後,直接扔出一個水泡(皮膚效果),砸在了艾克的身上,

眼看娜美的Q技能也要來了,無奈之下,艾克交出了閃現,直接逃離了現場,沒想到雷克賽也是交出閃現,拼了命的也要將這個艾克擊殺,

EE戰隊隊友趕來救援有些遲了,艾克無奈被雷克賽收下了人頭,

十四分鐘,這是SHINE戰隊第一個人頭入賬,

“漂亮,雷克賽的這個追擊十分精彩,”解說說道,“雷克賽剛纔的決策很精彩,艾克下來吃線,這麼一大波兵線如果被他吃掉的話,恐怕艾克之前的劣勢也會被一點點的扳回來,”

“是的,所以雷克賽必須乘勝追擊,直接殺了艾克才能杜絕上單的崛起,

下路已經是優勢了,中路也是穩健的碾壓,打野方面,自己的掉線也引起了一連串的事件,要是現在真的被上單這個點再發育起來,那就真的是非常難打了,

所以解說也看的很準,很敏銳的抓住了上單艾克這個點,

劉若琳微微皺眉:“艾克爲什麼會跑到哪個位置呢,”

“是啊,在防禦塔那裏吃兵線不是很好嗎,爲什麼要把兵線帶出去呢,”李清雅也覺得有些奇怪,

“哎,艾克被抓了,不過影響並不是很大吧……”劉若琳呢喃一聲,看着比分板上的數據,EE戰隊的優勢還是很大的,

兩人都把目光放在艾克是否失誤這點上,但是林天看的卻是不一樣,

他目光凝重,一直看着小蘭的表現,他在腦海中仔細思考着剛纔小蘭的一些列操作,

從十分鐘左右的不知所措,到十四分鐘的突然一波崛起,似乎是在宣告着小蘭又回來了,

一個選手,在同一個時間段,在同一場比賽裏,真的能夠表現的這麼判若兩人,

這已經不是狀態的好壞可以決定的了,這是令人費解的一面啊,

林天始終皺着眉,

遊戲時間,十八分鐘,雷克賽來到上路,阻止了EZ和卡爾瑪的進一步推進,

遊戲時間十八分五十秒,雷克賽來到峽谷先鋒,和泰坦一起拿下了峽谷先鋒,EE戰隊選擇拿小龍,

有些奇怪的是一般峽谷先鋒拿下後是給上單,但是這回打野雷克賽硬生生拿下來,再次一頭扎進了野區,

泰坦也沒有說些什麼,轉而去打一個蛤蟆緩解一下尷尬的氣氛,

遊戲時間二十分鐘,雷克賽來到中路,抓住了龍王的閃現,

遊戲時間二十二分鐘,雷克賽將一刻真眼插在大龍圈,讓正準備秒殺大龍的EE戰隊頓時放棄了,

遊戲時間二十五分鐘,EE戰隊圍繞着下路發起進攻,推掉了下路二塔,並且逼近高低,SHINE戰隊戰死一人,

遊戲時間二十六分鐘,EE戰隊在撤退的時候,遭到了雷克賽的大招繞後封路,雷克賽閃現頂起了四個人,打出一換二,

局面就此穩定了下來,而且還向着SHINE戰隊方面發展,

優勢也不在是擴大,而是逐漸的縮小,

這對EE戰隊來說十分不好,解說也觀察到了這一點,

“感覺SHINE戰隊逐漸穩定住了局勢啊,照EE戰隊以前的風格,她們一定會繼續擴大優勢的,但是現在想要擴大也擴大不起來,”

“是的,之前二十二分鐘EE戰隊想要拿下大龍有利於推塔,但是此時卻被雷克賽的一個真眼給識破了,”

“EE戰隊還沒開始打就放棄了,這也導致了節奏上的緩慢,”

“是啊,要是在這麼拖下去,感覺SHINE戰隊並不是沒有機會啊,”

“機會很大的兄弟,EE戰隊如果不重視的話,很有可能會被反叛的,”

現在最激烈的時候,觀衆們,解說們,劉若琳等人都是十分的擔心,

遊戲時間二十六分鐘,爆發了本場比賽最爲激烈的一次團戰,EE戰隊在中路集結想要推進去,遭到了SHINE戰隊完全的抵抗,

無奈EZ和龍王的傷害實在是太高,尤其是EZ的傷害,不停的?着SHINE戰隊打,一個減速場下來,兩個人都受不了,

最終SHINE戰隊在陣亡了一個輔助,上單殘血的情況下率先撤退,

而此時,大家十分期待的雷克賽居然沒有什麼作爲,就在旁邊放一下Q技能就完事了,

一點也不像之前的那樣大膽的決策,果斷的操作,簡直是大跌眼鏡,

“靠,什麼鬼網速啊,”男孩憤怒的站了起來,一把將耳機摘下來,重重的摔在桌子上,

“不能打了,這破設備,破網速,你們內戰也搞個好點的環境啊,”男孩站了起來,目標編號014 帶着家園守衛的艾克直接衝出來,速度快的驚人,一個W放出來後,SHINE戰隊衆人根本就抵擋不住,

甚至根本就沒有時間去反應,

“砰,”

“定了三個人,”

“我的天,這個艾克,”

“感覺要無敵了啊,”

“小青,”艾克大叫道,“靠你啦,”

徐青一直在尋找着機會,現在終於是有了機會,瘋狂的朝着SHINE戰隊逼近,

卡爾瑪也給了一次全體加速,

這一次,EE戰隊,勢必要拿下SHINE戰隊的基地,

風捲殘雲,

浩浩蕩蕩,

氣勢洶洶,

一個復活後的艾克,直接拖住了三個人,

讓EZ直接無壓力的去點着基地,

A,

繼續A,

一下一下的打在基地上,

始終保持五層被動的EZ攻速大增,瘋狂的祕術射擊讓基地的血量一點點的下降,

“盲僧陣亡,”

“艾克陣亡,”

“卡爾瑪陣亡,”

“但是SHINE戰隊的基地血量不多了啊,”

“哈哈,贏了,贏了,”

有人發出了大喊,

艾克雖然死了,但是,她還有復活甲,

復活之後,又是衝了上去,爲EZ爭取了最後的時間,

“攔住她啊,,”SHINE戰隊衆人發出絕望的吼聲,

但是,勝利女神並沒有站在她們這邊,

隨着EZ最後一次攻擊落下,SHINE戰隊的基地隨之爆炸,

震驚,

失落,

?然,

居然……輸了,此時SHINE戰隊的幾個人內心實在是接受不了,看着殷紅的畫面,一股無法形容的挫敗感襲來,

與此相對的,是EE戰隊的狂喜,

“耶耶耶,”

EE戰隊衆人幾乎是陷入了瘋狂,她們無法掩飾自己的喜悅之情,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歡呼雀躍着,表達着自己內心的高興,

觀衆們發出震耳欲聾的吶喊聲,歡呼聲,慶祝EE戰隊的奪冠,

解說激動的吶喊着:“讓我們歡迎EE戰隊贏下了全國女子大賽,華中賽區的冠軍,”

“這是一羣懷揣着熱血和夢想的美女們,她們熱愛遊戲,熱愛電競,讓我們爲她們加油,她們一點也不比男選手差,”

“是的,同樣的,SHINE戰隊也非常了不起,其中她們的打野選手小蘭今天真的是非常驚豔,爲我們展示了一種非常獨特的打野思路,”

“小蘭幾乎是以一己之力就拯救了戰隊,可惜最後差一點點啊,”

“不管怎麼說,兩支戰隊都是好樣的,讓我們再次獻出熱烈的掌聲爲EE戰隊和SHINE戰隊加油,”

“加油,LOL,加油,GIRLS,”

“吼吼吼吼吼吼,”

現場的氣氛已經達到了頂點,休息室裏劉若琳和李清雅激動的擁抱了一下,尤其是劉若琳,那一顆懸着的心終於是落下了,

其實這場比賽最緊張的就屬劉若琳了,她甚至比比賽選手們更加緊張,

這場決賽,徐青她們就算是輸了,也只是輸一個冠軍,但是劉若琳如果輸了的話,恐怕就是輸一個人生了,

這其中的艱辛,劉若琳從未跟任何人提起,就是跟林天一起討論戰術的時候,也未曾說起,

只是有一次,在跨洋電話中跟自己的姐姐透露了一些,

劉若琳激動的留下了淚水,這個冠軍,來的實在是不容易,

這個冠軍,就是對劉若琳的認可,

就是對劉若琳的激勵和鞭策,

它是一種象徵,一種在電競道路上能夠走的更遠的資格,

劉若琳悄悄抹去了眼角的淚水,不好意思的對李清雅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失態了,”

李清雅非常理解她的心情,笑着搖搖頭:“沒有,社長,我也爲你高興呢,”

劉若琳一笑,目光看着林天:“你小子,還真有你的,真給你帶出來一個冠軍了,哈哈,”

看起來她的心情很好,李清雅的心情也不錯,但是林天的嘛……

在比賽結束的剎那,林天的目光就一直鎖定住了一個人,眼神也是凝重無比,

SHINE戰隊,小蘭的神情帶着恐慌,她換亂的開始收拾着外設,慌亂的走着路,

甚至她也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來自隊友的目光開始變了味道,

這種目光由以前的信任,崇拜到了現在的質疑,甚至是……憤怒,,

來自SHINE戰隊的首發打野,怨恨的目光最爲嚴重,

這一切都讓小蘭恐慌極了,這讓冰冷女神的氣質發生了一些變化,

彷彿是萬年的冰山從中間出現了一條裂縫,

這條裂縫一直從山腳到山腰,甚至到了山頂,

最後,魚貫而出的碎冰全部噴發出來,

小蘭緊咬着嘴脣,快步獨自一人走向了休息室裏,

SHINE戰隊經理憤怒的拍着桌子,看起來是在打電話,但是看到小蘭回來之後,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便掛斷了電話,

“給我好好處理一下,”

經理看着小蘭,越看心中越是生氣,但是目光在她那完美的身材掃了掃,腹中一團火焰悄然升起,

臉上的憤怒慢慢的轉化爲了淡然,最後竟然是變成了笑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