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就是那天晚上那位神祕的闊少爺嗎?

啪!

虎子原本筆挺的身軀不自覺的把腰彎了下去,臉上也瞬間擠出燦爛的笑容:“林少爺,您來了……您先坐!先坐!魏總在練歌房,我馬上給您去叫!”

林肖挑了挑眉毛,看着目光中帶着恭敬甚至略有些恐懼的虎子,心中暗自發笑。

看來是那天晚上自己給他們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以至於讓他們現在連跟自己說話都戰戰兢兢的。

“不用了,我自己過去找她。”林肖笑了笑,問道:“練歌房在哪兒?”

“就在二樓拐角。”虎子指了指二樓的某個房間。

林肖點了點頭,邁步走了上去。

直到林肖走到二樓,虎子才緩緩鬆了口氣。

他轉過頭看向那幾名女服務生,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們真他媽該請我喝頓酒,如果剛纔你們的話讓他聽見了……滿嘴的牙都別想要了!”

二樓。

林肖剛走上來,就聽到從拐角的方向傳來歌聲。

很柔和。

很甜美。

“那些年錯過的大雨……那些年錯過的愛情……好想擁抱你……”

林肖站在練歌房的門口,靜靜的聽着歌聲慢慢鑽入自己的耳朵裏。


《那些年追過的女孩》。

很老的一首歌,但聽起來卻有種異樣的感覺。

像是忽然回到了大學時光。

三分鐘後,一首歌畢。

魏佳琪摘掉耳麥,從練歌房裏打開門走了出來,剛擡頭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林肖,頓時被嚇了一大跳。

“林肖?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啊?”魏佳琪的聲音略顯驚喜。

之前林肖幫了她一次之後,她曾很多次想過要報答林肖,比如請他吃飯,只可惜林肖一直推脫說太忙,根本沒空來赴約。

爲此魏佳琪還失落了很久,認爲林肖是在敷衍她。

但天地良心,林肖的確是忙的抽不出身。

白天工作,被蘇紅葉處處盯着。

晚上下班,還要去醫院探望袁幼薇。

偶爾還有處理一下那些盯着自己的,不懷好意的目光。

林肖是真的沒有時間出去玩、交際。

“有件事要請你幫忙。”林肖直接了當的說道:“今晚有時間嗎?” 刷!

就在林肖問出這句話之後,魏佳琪的臉瞬間就變紅了,之後,她扭扭捏捏的說道:“林肖,其實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我之前邀請你那麼多次你都不肯出來,我還以爲你……”

“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換身衣服……”

說罷,魏佳琪就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步的向更衣室走去,並且偷偷的笑出了聲。

林肖手裏拿着資料,一臉迷茫的看着她的背影。

“搞什麼啊?她……她該不會是誤會什麼了吧?”

“喂,我是邀請你去帶貨直播!”

“你別想太多啊!”林肖急了,頓時喊了一聲。

林肖最近和女人接觸的很頻繁,如果他現在還看不出來魏佳琪的反應代表着什麼的話,那他就真的是鋼鐵直男了。

林肖也搞不清楚,爲什麼自己這段時間的桃花這麼旺。

錢這個東西,真的是可以改運的。

有句話說的很好,女人不愛錢,但感動女人的每一個瞬間都要錢。

對於魏佳琪,她也曾經是林肖心中的白月光,但林肖一直對她是感激多於愛慕。

恩不是情。

更何況,林肖現在身邊的女人已經夠多了。


……

幾分鐘後,林肖和魏佳琪臉色略顯尷尬的坐在酒吧的沙發上。

“你的意思是,今晚要我去幫你公司做個帶貨直播對嗎?”魏佳琪臉色憋得通紅,雙手緊緊抓着小裙子的碎花邊,小心翼翼的問道。

“對。”林肖故意不去看魏佳琪的眼睛,忽然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不然,你以爲呢?”



這句話剛剛出口,林肖就後悔了。

魏佳琪情緒正不穩定,還撩撥她?

“我以爲……我以爲……是你晚上想去應酬,讓我做你的代駕司機呢。”魏佳琪臉上露出一絲勉強的笑容,輕笑着說道。

很蹩腳的理由。

兩人相對無言,心知肚明。

“談談直播的內容吧,我今晚恰好沒事,就當還你的人情嘍……”

經過將近一分鐘的沉默之後,還是魏佳琪先打破了尷尬的氣氛,率先開始轉移話題。

“我現在入職的公司的主營項目是……”林肖也開始順着這個話題往下聊,兩人非常自覺的沒有再提剛纔的誤會。

經過三分鐘的闡述,林肖把潤豐公司的情況和今晚的直播計劃都和魏佳琪講的清清楚楚。

而具體直播的內容需要銷售部的人和魏佳琪對接,林肖也根本不清楚內容。

魏佳琪聽完之後目光顯然有些疑惑。

她不明白像林肖這樣一個“身份神祕而強大”的人,會在本地一家小小的建材公司任職。

有錢人都有這種惡趣味嗎?

“那就走吧。”魏佳琪抓起沙發上的小包,十分乾脆的說道:“現在都四點了,晚上直播的話我們必須馬上開始準備。”

“具體的流程已經排練好了。”林肖也站了起來,笑了笑說道:“只需要過去排練一遍就好,我相信你能行的!”

魏佳琪翻了翻白眼,道:“可別恭維我,萬一直播出事故了,我可不賠錢哈!”

林肖和魏佳琪並排向門外走去。

忽然,魏佳琪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歪着頭問道:“你們公司如果晚上直播的話,肯定不會現在才找主播主持吧?”

“原來請了一個。”林肖遲疑了一下說道:“讓我打跑了。”

“打跑了?”魏佳琪愣了。

“嗯,這小子對我女朋友挺不尊重的。”林肖不動聲色的點出了這一事實。

看的出來,魏佳琪對自己有些好感。

但林肖給不了她想要的東西,所以也就要及時止損,不再給她希望。

畢竟長痛不如短痛。

萬一魏佳琪也想攪進來的話,那真的是修羅場了。

“你……你女朋友?”魏佳琪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緊接着,她又勉強擠出一抹笑容:“你不是剛和李穎分手嘛……動作倒是很快啊!”

“恩,”林肖觀察了一下魏佳琪臉上的表情,沉思了片刻又補充了一句:“其實準確的來說,是我的女朋友的其中之一。”

“其中之一?”魏佳琪像是腦子反應不過來,只是重複着林肖的話。

“對,我有兩個女朋友,還有一個未婚妻。”林肖雙手插兜,臉上掛着淡淡的笑容說道。

“啊?”魏佳琪的表情管理徹底崩潰了。

“很奇怪嗎?”林肖臉上掛着淡然的笑容,彷彿這種違背倫理道德的事對他而言完全無所謂。

“不……不……我只是覺得,有點胸悶。”魏佳琪小手捂着胸口,覺得世界變化的實在是太快了。

……

經過這一個小插曲之後,林肖明顯感覺魏佳琪的情緒有些近乎“喪氣”的邊緣。

他不禁有些猜想,是否是自己這麼直接的說法,讓自己在魏佳琪心中的印象徹底崩塌,她一時接受不了。

一路上,魏佳琪也沒有主動跟他說話。

林肖知道自己的這種行爲,無疑是給女孩發“好人卡”,算是委婉的一種拒絕。

就像之前的袁幼薇一樣。

只不過不同的是,袁幼薇的性格溫和。

而魏佳琪的性格孤高,註定她不會做出和袁幼薇一樣的選擇。

她連自己窮困潦倒的時候,都堅持着自己的原則,這樣的女孩,怎麼可能允許自己和別人共同分享一個男人?

不過這樣也好。

桃花太多,可就不是運了。

而是劫。

一路回到公司。

蘇紅葉和李總看到林肖這麼快就把人帶回來之後,都有些吃驚。

因爲在主播行業裏,像魏佳琪這種“散人”是最難請的。

一不缺錢,二沒公司。

做事全憑自己心情。

而且最重要的是,李總兩個小時前向魏佳琪發過邀請合作的信息,但對方明確的拒絕了。

可現在林肖卻這麼輕鬆的把她請了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