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是顧媛夢爲什麼對安希俊這麼執着的原因,甚至於許多人曾經在她背後嫉妒的說過‘安希俊能看上普普通通的顧媛夢,簡直是顧媛夢每天出門踩上了****,走了****運’。

對於這類的話語,顧媛夢一向不在乎,因爲她很清楚這是別人在嫉妒她。

不過既然要嫉妒,那就嫉妒去吧!她一點不在乎,因爲不論別人怎麼說,都無法改變一點。

她是安希俊的女朋友,她擁有和安希俊白頭到老的權利,而這對於她來說就夠了。

因爲在她眼中,安希俊就是她的世界。

既然安希俊是她的世界,那她有何必在乎外界另一個她根本就不在乎的世界呢?

一直以來她都是這麼想的,不過李若曦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切,讓她的世界觀崩坍了。

ωwш✿тTk дn✿C 〇

“爲什麼?爲什麼我變成了李若曦的模樣,你還是不能回到我的身邊?難道說你你看不出我比任何人都愛你麼?”

顧媛夢目露覆雜地望着和李文淵對持的安希俊,心中痛苦的想道:“你爲她怒,觸及她的家庭,甚至爲了她觸及自己的底線,破壞自己的原則,難道你曾經說過一直喜歡的人並不是我,而是她麼?”

顧媛夢越想越心酸,越想越痛苦,最後終於點燃了心中的嫉妒之火,將憤怒的目光轉向了遠處躺在地上的李若曦。

“你,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出現,小俊一直會屬於我,我會和小俊永遠在一起長長久久的!你,爲什麼要出現在小俊的身邊?出現在我的世界裏?”

顧媛夢心中憤憤的想到,伸手將身邊一個折斷的,好像匕首一般的木棍慢慢的放進自己的袖口,搖搖晃晃的向着李若曦走去。

“殺了她,殺了她,只有她死了,小俊他纔會回到我的身邊!”

正當顧媛夢這樣想時,安希俊也看到了顧媛夢的舉動。

“原來是我一直誤解了小夢,她其實還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兒,是我一直誤解了他!”安希俊認爲看到受傷的顧媛夢向着李若曦走去,以爲是要安慰她,不由長舒了口氣。

和安希俊對峙的李文淵也看到了顧媛夢的動作,神色中也閃過一絲輕鬆。

知子莫若父!

李若曦的哭聲安希俊聽出了其中的蘊含的情緒,李文淵又怎麼聽不的出來?

不過聽出來是一回事,怎麼對待哭泣的李若曦卻又是另外一回兒事。

畢竟他除了是李若曦的父親外,他還是李氏家族的族長。

他不僅要爲李若曦負責,更要爲李家的幾千人負責。

他很想過去安慰李若曦,甚至打心底裏想要取消李若曦的婚約,不過他不能這麼做?因爲他還活着,所以他要對家族負責。

“如果像剛纔一樣死了的話,恐怕就可以多說一些真心話了吧..可是爲什麼我還活着?”

李文淵心底不由自主的冒出了這樣的念頭,幽幽的嘆了口氣。

安希俊不知道李文淵爲什麼要嘆息,不過他立刻轉頭喊道:“小夢,若曦就交給你照顧了!”

“照顧?哼!我會好好的照顧她的!”

原本快要接近的李若曦的顧媛夢聽到安希俊的聲音後,身體一顫,但隨即心中冷笑一聲,然後轉頭看向安希俊,回了個大大的笑臉,點點頭。

安希俊心中鬆了口氣,心中下定決心,這次從輪迴之地出去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向父親說明自己心中真實想法——他要娶了顧媛夢。

顧媛夢自然不知道這一點,她眼中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眼前躺在地上了李若曦。

“殺,殺,殺!殺了她,小俊就會回到我的身邊了!”

顧媛夢背對着李文淵和安希俊,慢慢地從袖口中抽出了那半截這段的枯樹枝。

枯樹枝的切口很齊,像是刀劈的一樣,古代元謀人狩獵猛獁象時就用的是這種古老的工具。

顧媛夢相信李若曦的皮沒有猛獁象那麼堅實,甚至她認爲以現在自己憤怒地狀態用手中的枯樹枝插透李若曦的腦袋都不成問題。

不過爲了保險起見,顧媛夢還是選擇了人體最脆弱的地方——咽喉。

“你不是善解人意,能說會道麼?等你的喉嚨被捅個窟窿,我看你還怎麼說話?”

顧媛夢的目光已到李若曦如玉一般的脖頸,眼中漸漸的布上了一層血絲,呼吸漸漸地急促起來。

“對不起!”

正當這時,淚眼朦朧的李若曦忽然說出這麼一句話。

顧媛夢心中一慌,手中的枯樹枝掉在地上,不過她並沒有立刻撿起來,而是警惕地望着李若曦,以爲自己聽錯了。

“對不起!”

李若曦又重複了一遍,這次顧媛夢聽清了,也憤怒了。

“對不起?一句‘對不起’就完了?如果每個人犯了錯誤,說一句‘對不起’就可以的話,那麼我殺了你,說聲‘對不起’可不可以?”

“如果可以的話,那就請你去死吧!因爲只有你死了,小俊纔會回到我的身邊,我整容變成你的模樣,像小丑一樣追逐着你身影的過程纔有個結束,我纔能有自信站在小俊的身邊,再次成爲他的女朋友。”

李若曦的一句“對不起”像是點燃了顧媛夢憤怒的炸藥桶,讓顧媛夢下定了殺死了李若曦的決心。

“去死吧!”

顧媛夢大喝一聲,伸手將地上的尖銳的枯樹枝撈了起來,雙手握住枯樹枝狠狠地向着李若曦的咽喉處扎去。

“小川哥哥,對不起,我本不該把你忘記的!”

李若曦依然在哭泣,彷彿沒有察覺到眼前的危險,不過她肚子中卻一團黑氣不斷地攪動起來,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

至於顧媛夢,她再聽到李若曦的話後,瞬間反應過來,之前的李若曦一直在抱歉的對象並不是自己,而是趙小川。

不過這對此刻的顧媛夢已經沒有關係了,畢竟尖銳的枯樹枝離李若曦的咽喉僅僅只有不足兩寸的距離了.. 唐志發一出手就是使出了自己最強的武技破空拳,這等拳招,殺氣瀰漫,就算是林清平和齊雲山也不敢小覷這招。

可是,當他們將目光重新看向秦穆然的時候,徹底驚呆了。

因為此時的唐志發,還沒有走進秦穆然一兩米,身體已經停頓在了原地,他的拳頭,還未完全揮舞出去,就已經被秦穆然一掌給截斷停留在了半空。

「嗯?」

哪怕是唐志發也沒有想到自己連破空拳都用出來了,可是依舊不能夠破開秦穆然的防禦。

不,準確的說,連秦穆然的身體都沒有靠近,就已經被他蠻橫的力量給停留了下來。

「你到底是誰?」

唐志發想要將拳頭收回,可是卻發現,秦穆然的手掌有如鐵鉗一般,將他牢牢地握住了。

無論怎麼掙扎,都沒有辦法掙脫。

「你還不配知道!」

秦穆然話音落下,一腳橫踢而去。

這速度,有如雷霆劃過,後方的林清平和齊雲山只感覺眼前閃過一道黑色的閃電鳥,卻是唐志發已經被踢飛了出去。

國民校草的女友是霸總 身體在空中呈弓字型,但是他的脊背卻是被強大的衝擊力給踢爆了。

「嘭!」

一聲悶響傳來,血花如煙花般在空中綻放。

唐志發的脊背炸裂開來,陰森森的脊骨甩了出去。

整個人,直接在空中一命嗚呼,掉落在地上,再也沒有了生氣。

白家的宗師,就這樣,一個回合都沒有撐下來,直接就被秒殺了!

秦穆然的強大,遠超在場眾人的想象。

「宗師!」

一瞬間,林清平和齊雲山齊齊互看了一眼,點點頭,心中已然明了。

秦穆然能夠如此輕鬆地就將唐志發殺死,他的實力至少都在宗師之境!

這個年紀的宗師……兩人的眼中開始有了些忌憚。

「就這水平,也好意思叫宗師,丟人!」

秦穆然拍了拍手,很是輕鬆地說道。

看他那樣子,彷彿他面對的不是一名宗師,而是連三流高手都不是的普通人。

秦穆然的實力,令白林海心中一驚。

他們都知道秦穆然的實力不弱,當初血洗京城的時候,就已經處在一流高手巔峰的實力,這才過去幾年啊?就已經成為宗師了!

宗師是什麼樣的存在,白林海心中可清楚了。

只是沒有想到秦穆然已經成為了宗師,難怪他今天能夠有恃無恐地替白冰卿出頭!

「秦穆然,沒想到你成為宗師了!」

白林海冷哼一聲,眼中的火焰越發的旺盛,如果他可以噴火,估計這個火已經吹到星球之外了。

「你沒想到的事情多呢!世界這麼大,怎麼可能都按照你的想法來呢,你以為你是誰?玉皇老兒嗎?」

秦穆然白了白林海一眼,霸氣地說道。

「無恥小兒,竟然下次狠手!真當我們兩個不存在嗎?」

見秦穆然殺了唐志發,還如此理所應當,囂張跋扈,齊雲山和林清平頓時走了出來,與秦穆然對峙道。

「哦,你不說,我還就真的忘了這邊還有你們兩個老不死的,對不起啊!」

秦穆然假裝猛地忘記了,看著林清平和齊雲山,抱歉地說道。

「放肆!」

齊雲山和林清平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忽視和侮辱,尤其是在聽到秦穆然的話以後,更加是一聲怒吼。

齊雲山是個暴脾氣,在聽到秦穆然這話以後,直接沒忍住,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不愧是三人之中,僅次於林清平的存在,這一出手,氣勢比之剛才的唐志發還要強悍的更多。

腳尖踏地,地面驟然崩裂,一步登出,身體如同離弦的弓箭,化成一道流影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秦穆然站在原地,冷冷地看著向自己衝擊過來的齊雲山,沒有一絲的感覺。

齊雲山的實力比唐志發要強上太多了,光是一出手,這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勢,就足夠讓其他的人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去。

殺氣騰空而出,化成一道出鞘的利刃,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斷山嶽!」

齊雲山大呵一聲,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秦穆然面不改色,面對齊雲山的攻擊,滅有絲毫的懼怕。

齊雲山的實力很強,他的威勢一展開,有如利刃出鞘,直逼秦穆然而去。

「真無趣!」

秦穆然撇了撇嘴,雖然齊雲山聲勢浩蕩,但是在他的眼中也不過如此。

「轟!」

秦穆然朝著齊雲山一巴掌拍了過去,齊雲山見秦穆然如此忽略自己,眼中閃過一抹輕蔑。

自己都已經使用出斷山嶽的招式了,秦穆然竟然還如此大言不慚地只是一巴掌朝著自己拍了過去,太不知所謂了。

齊雲山眼中已經看到了結果,秦穆然會因為他的大意而付出代價。

「嘭!」

拳頭與手掌相碰撞,發出一聲雷鳴般的爆響。

可是一下秒,齊雲山就已經倒飛了出去,被強悍的拳勁給衝殺而去。

那拳勁,被齊雲山給瞬間的化解了,可是當齊雲山以為自己化解掉的時候,卻是發現另外一股拳勁悄然轟擊而來。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秦穆然轟出的拳勁會如此的詭異,竟然在化解掉拳勁以後也能夠再次打過來。

「噗嗤!」

浩蕩的拳勁朝著齊雲山衝擊而去,齊雲山只感覺體內氣血一震,一口逆血吐了出來。

「怎麼會!」

誰都沒有想到強大如齊雲山竟然在與秦穆然的初次碰撞中就受了傷。

白林海的眼睛瞪得老大,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一切。

白家供奉的三個長老,有兩個都已經敗在了秦穆然的手中,他的實力到底如何,白林海心中沒有底。

不過好在,偌大的白家還有一個人沒有出手。

同樣的他也是三個人之中最強的一個人!

只要林清平沒有出手,那麼就代表白家還有希望。

白家,還沒有敗呢!

齊雲山也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他竟然被秦穆然打敗了!

這個年輕人為什麼會有如此強悍的實力?

剛剛交手的剎那,齊雲山只感覺自己面對的是一座高山,難以抗衡!

那種巍峨,那種高不可攀的感覺,他一輩子都不會忘! 胡籽飛到空中,向着巨龍撲去,身上紅衣的顏色越加的濃重,像是被鮮血浸泡過得一樣。

“孽畜,去死吧!”

胡籽大袖一甩,紅衣上飛出幾條血色的光華向着巨龍飛去,像對應的胡籽的衣服則像是被人硬生生撕下了一塊,變得破爛不堪。

“吼~”

巨龍是龍骨所化,本身尊貴無比,怎麼可能容忍胡籽來藐視自己?

當即它張嘴一張,一道火焰向着那幾條血光射去。

“吱吱吱~”

那幾條血光經過火焰一衝,停了下來,在火焰中不斷地燃燒着,不過卻發出一陣奇異的叫聲。

緊接着,那些火焰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露出了八條承認拇指大小,通體血紅如玉,長相好像螞蟻,但卻長着兩隻毛茸茸灰色羽翅的蟲子。

“這紅玉鬼蟻一旦孵化,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又可以吞噬天下各種靈體!本來是想在搶奪七葉還魂草時使用的,現在看來爲了救出第十世,不得不用了!”

“不過這紅玉鬼蟻繁衍速度極快,而且生性暴虐,如果控制不好,恐怕不但制服不了這龍骨,甚至也會傷到趙小川。”

正當胡籽這麼想的時候,包裹着的紅玉鬼蟻已經將空中的火焰全部吸收乾淨。

同時拉七八隻鬼蟻瞬間漲的好拳頭一般大小,並且在空中排除一顆顆小拇指大小的紅色如玉的鵝卵石。

“那是紅玉鬼蟻的卵麼?竟然短短時間內已經可以生育了?”胡籽的身體瞬間在空中停住,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叫道。

巨龍眼中很人性化的閃過一絲凝重,再次張口一吐。

無數銀色的藤條從空中憑空產生,向着那些紅玉鬼蟻纏去。

那七八隻鬼蟻似乎察覺到了危險,頭上的觸角不斷震顫起來,移動着自己的位置,將那些剛排出體外的卵包圍了起來。

“咔嚓!”

當銀色藤蔓襲來,一直紅玉鬼蟻背後的灰色羽翅微微一顫,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當它再出現時,六隻觸爪已經抓在一條銀色藤蔓的上面,上顎和下顎化作一道幻影狠狠地咬在銀色藤蔓上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