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玩意乍一看,彷彿是碳粉一般,不過認真打量,就會發現全部都是一些細微到極致的小蟲子。

我眯眼打量,知道這是《鎮壓山巒十二法門》裏面的十全大補蟲——葒蠱。

葒蠱的製作工藝十分複雜,而且材料繁複,具體的過程不可描述,但有一點,那就是這玩意其實是一種大補的藥品。

它根本沒有什麼招魂功能,類似於冬蟲夏草、人蔘之類的精華之物,一旦進入人體,就能夠自動填補到受創的部位,進行高速的新陳代謝,蠱蟲死後,留下來的物質能夠很快的融入體內,讓身體達到快速恢復的效果。

事實上,這玩意對於傷口、骨質疏鬆以及經脈斷裂都有很不錯的效果,甚至對於身高增高、塑形,以及局部部位增粗,都有着很好的療效。

但它對於神魂上面的影響,幾乎爲零。

瞧見這玩意的時候,我心裏面就明白了,陸左大概是瞧見前面的這些手段,知道善揚真人的神魂肯定是找不回來了,此刻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讓他的身體能夠保持一個比較不錯的狀態。

所以他使用了葒蠱。

這一袋粉末被陸左倒在了善揚真人的臉上,立刻蠕動起來,無數的細小蟲子蔓延,從善揚真人的毛孔裏面往裏鑽去。

那場面一般人還真的接受不了,旁邊的衆人瞧見,也是一臉慘白,有的甚至別過了頭去,不敢細看。

倘若不是陸左之前有打過預防針,說不定皮長老就又要跳出來了。

而隨着葒蠱滲入善揚真人的身體,陸左開始結起了印法來。

他的手速很快,一看就知道單身了許久……

額,總之陸左弄了一整套華麗無比的動作,最終將雙手按在了善揚真人的太陽穴上,汗水一滴一滴地從陸左的臉上浮現,並且滑落下來,不過善揚真人最終還是沒有能夠醒過來。

但弄完這些,他的臉色居然變得紅潤了起來,整個人也彷彿有了生氣。

沉默了一會兒,陸左擡起頭來,衝着皮長老搖了搖頭。

沒有招回來。

皮長老和周遭衆人瞧見陸左這一系列的手段,都嘆爲驚止,特別是瞧見他滿頭大汗,覺得陸左一定是盡了全力,只不過到底還是沒有成功而已。

只有我知曉,他完全是在糊弄人,並沒有打算真正使用什麼招魂術。

正因爲陸左賣力的表現,使得他即便是搖了搖頭,旁人還是鼓起了掌來,隨後皮長老走上前來,詢問道:“既然找不到,那些蠱蟲是否能夠弄出來?”

那些黑色粉末狀的小蠱蟲看着的確讓人心頭不適,推己及人,皮長老有些不太放心這些蠱蟲。

而陸左則裝模作樣地弄了一下,摸出了一把粉末來,將其又收入了袋子裏去。

陸左算是壓場之人,他這邊弄完了,就再也沒有人想要上前嘗試了。

皮長老嘆了一口氣,然後恭送走了所有的人。

等到我們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叫住了陸左,待人離開之後,他認真地看着陸左,說蠱王,真的不行了麼?

陸左安慰他,說善揚真人一生修道,做過無數大福緣的事情,日後定會醒來的。

皮長老嘆氣,不過還是朝着我們這邊拱手。

我們離開了大廳這邊,我的腦海裏面還在回想着剛纔的情形,特別是善揚真人被那位楚巫男子操縱的時候,雙手下意識結出來的那個法印。

走了一段路,陸左瞧見我有些不對勁兒,便問道:“你怎麼了?”

我的思路給陸左一問,頓時就給打斷了,搖了搖頭,我方纔說道:“剛纔那個,是葒蠱?”

陸左笑了,說沒想到你倒是記得。

我苦笑,說當初得到《鎮壓山巒十二法門》的時候,我可是拿來當做救命稻草,幾乎是倒背如流——只可惜後來一路奔波,根本閒不下來,也就沒有辦法跟你一樣,潛心研究,搞得現在自己的看家手段都含含糊糊,完全沒有底氣。

陸左說你能夠瞧出那是葒蠱,這已經算是很不錯了,不過我知道,你認出那玩意來的時候,心裏大概在想我到底準備幹啥吧?

我說倒沒有,我知道你是想要維護善揚真人的身體,這也是爲他好。

陸左說你不問我爲什麼要這麼做?

我說前面那些人的喊魂手段各有千秋,但大體上都是很準吧,而他們都沒有能夠成功,只能說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善揚真人的神魂是無法通過常規手段找回來的,與其在這上面浪費精力,還不如做一些比較有意義的事情,對吧?

陸左舉起了大拇指來,說到底是跟虎皮貓大人混過的,思路就是清晰,沒錯,我之前其實已經見過了善揚真人,也知道沒得辦法了,我覺得其實張天師也知道這樣的結果,而之所以會有今天的事情,大概也是因爲龍虎山心存僥倖,想着死馬當作活馬醫,碰碰運氣而已。

我說爲什麼會這麼草率?

陸左說這個不叫草率,人呢,在陷入困境的時候,難免會有一些期冀,希望不滅,所以纔會想要多加嘗試。

我說有一句話,叫做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不是麼?

陸左苦笑,說不然還能怎樣?

我沒有說話了,而陸左卻看着我,說你剛纔到底在想些什麼,跟我說來聽聽。

我想了想,把心頭的疑惑跟陸左講起,他聽完之後,皺着眉頭,說你的意思,善揚真人和布魚他們其實是一樣的情況?

我搖頭,說不確定,我只是在想,他們在潛意識裏面做出來的那個動作,爲什麼會一模一樣?

陸左偏頭思索了一會兒,伸出了雙手來,開始結印,然後問我道:“是這樣麼?”

陸左一共做了三回,前兩次的時候多少有一些出入,而最後一回,幾乎是一模一樣的,我都不知道他爲何會記得這般清晰,要知道,我即便是隱約有一些印象,但總覺得還是很模糊。

成功之後,陸左又連續做了好幾回,我越看越覺得古怪,突然間心頭一動,蹲身下來,撿起路邊的樹枝,在泥土上畫了起來。

我將那立體的動作呈現在二維狀態,弄成了一個古怪的符號。

當我修改再三,把那符號寫出來的時候,我和陸左兩人都驚訝了,對視一眼,隨後我激動地說道:“對,對,就是這個圖案,我說怎麼會那麼熟悉呢——陳老大交給蕭大哥手裏的那面銅鏡,背面就是這個圖案,左哥,是不是?”

陸左的臉變得無比嚴肅,思索了一會兒,認真地點頭,說道:“對,一模一樣。”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如果說一個是巧合,那麼連續兩個人都出現這樣的狀況,就絕對不可以忽視了。

陳老大給雜毛小道的那面銅鏡,是前往天羅祕境的鑰匙。

也就是說,布魚和善揚真人此刻的狀態,極有可能跟天羅祕境相關,甚至可以說,他們的神魂,很有可能是進入了天羅祕境之中,所以纔會在毫無意識的狀況下,結出這樣的印記圖案來。

我和陸左兩人蹲在地上,藉着遠處的燈光打量着地上我畫出來的符號,沉思了許久。

終於,陸左打破了沉默:“你有什麼想法?”

我搖頭,說有點兒複雜——對於天羅祕境,我們知道得不多,只曉得千通王和黑手雙城都曾經去過,那裏大概是一個試煉之地,再多的誰也不知道,而問題在於我們知道這件事情並不算久,而現在發生的種種情況,都跟它扯上了關係,仔細想一想,未免也太過於巧合了。

陸左看着我,說你的意思,這是有意再給我們下套?

我點頭,說我不確定是給我們,還是給別人,總之讓欲圖解救他們的人前往天羅祕境,這也許就是那幕後兇手的真正目的……

陸左說天羅祕境這個地方,可是能夠讓人變得更強,他們爲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

我說活着的人才會變得更強,而死了的人,誰又知曉?

聽完了我的分析,陸左笑了。

他笑得讓我莫名其妙,而陸左則嘆道:“我是欣慰的笑,想當初你懷着聚血蠱跑過來找我的時候,傻乎乎的一個人,眼中除了對於死亡的恐懼和對於生的執著,什麼也沒有,什麼也不懂,然而現在的思維卻已經讓我都感到讚歎了,想一想,時間過得還真快啊……”

我有些羞斂,說哪有你說得那麼誇張,不過我之所以能夠變成現在這樣,多虧了你。

陸左搖頭,說雖然是你的師父,但我只是提供給了你一個種子而已,對你的成長道理起到真正幫助的,都是別人,說到這裏,我還真的是有一些慚愧。

我說你別這麼說……

陸左話鋒一轉,然後說道:“你知道之前張天師爲什麼要找你我去龍虎觀星臺上,煮酒論英雄麼?”

我一愣,說爲何?

陸左說我之前跟張天師私下見面的時候,他談及了修爲的成長,詢問我爲何能夠突然崛起,是不是去過天羅祕境。

啊?

我說他也知道天羅祕境?

陸左點頭,說對,事實上,現如今的張天師之所以被我評價爲最深不可測的人物,就是因爲他從天羅祕境之中修行回來,他身上有着太多的神祕之處,讓我也不可捉摸;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這位張天師,絕對比善揚真人還要強。

啊?

陸左的話語讓我震驚不已,我深吸了一口氣,說有麼?

事實上,我還真的瞧不出來,這位文質彬彬的張天師,到底哪兒強來着——在我的眼中,感覺他整個人的氣場並不算太強,甚至跟皮長老這樣的人都還有一些差距。

陸左笑了,說你並未覺察,是因爲他藏得深,只有真正交手才能夠深刻感受到。

我說那你們交過手?

陸左點頭,說交過一招,兩人對於對方的手段心知肚明之後就停了手。

我說所以他問你認識的頂尖高手,是想找這些人一決雌雄?

陸左搖頭,說他是在想找到奮鬥的目標。

我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既然如此,那麼我們應該怎麼做,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他?”

陸左說我想一想吧,明天再說。

我起身,用腳將地上的泥土踩平,然後跟着離開。

一夜無話,次日清晨我起牀,簡單洗漱一番,然後在房間裏練功,沒多一會兒,全身都是汗,熱氣在頭頂上騰騰而起,就在這時,聽到外面傳來一陣喧譁,我從牀上一躍而下,推開門,瞧見陸左也跟着出來了。

他穿着與我一般的白色練功服,全身也都是汗水。

即便是走到了今天的成就,他依舊是沒有忘記日常的功課,勤奮得讓人欽佩不已。

瞧見我,陸左問道:“怎麼回事?”

我搖頭,說不知道。

陸左用袖子擦了一下臉上的汗水,說走,出去看看。

兩人顧不得換衣服,便往外走去,一路行,從四樓往下,路上碰見好些人,有的是龍虎山子弟,有的則是中央調查組的人,大部分人都是一臉錯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等我們來到了樓前的空地,這個時候正好瞧見廣南局的羅局長走過來。

他的目光從衆人的身上掠過,最後落到了我們這兒來。

羅局長匆匆走了過來,然後對着陸左和我拱手,焦急地說道:“兩位起來了?”

陸左沒有跟他客氣,直接問道:“什麼事?”

羅局長說龍虎山禁地乾坤峯遭遇攻擊,現在張天師正率領我龍虎山衆長老力敵對手,不過對方實在是太厲害了,有點兒扛不住,正號召其餘的長老和高手前去支援呢……

聽到他說得焦急,陸左的眼睛眯了起來,說敵人有幾個?

羅局長一臉惶恐,不過還是說道:“一個。”

啊?

陸左繼續問道:“他長的什麼模樣?”

羅局長搖頭,說我不知道。

說罷,他對我們拱手說道:“兩位都是當今之世的頂尖強者,現如今龍虎山有難,還請兩位高風亮節,伸出援手……”

龍虎山有龍虎山的驕傲,一般來說,只要不是特別緊急的情況,他們是不願意在我們面前露怯的。

畢竟我們跟茅山宗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特別是我這個茅山外門長老的身份。

龍虎山即便是現如今與茅山宗處於合作的階段,也不願意在老對手面前示弱,而羅局長此刻近乎於懇求一般的態度,也讓我感受到了他,或者說他背後龍虎山人的恐懼。

對手實在是太強了。

陸左回頭過來,看着我,說來的人,極有可能就是三十四層劍主。

我一驚,說他怎麼進來的?

龍虎山的山門大陣可是經歷過了近千年的考驗,無數前輩的智慧結晶累積而成,之前敵人攻打龍虎山,最終沒有能夠得逞,按道理說,不應該再一次地破陣進來。

陸左卻想得十分明白,指着我們遠處的那些中央調查組,說他極有可能是混進了這裏面。

啊?

陸左的猜測讓人意想不到,不過仔細回想起來,還真的有這個可能性。

兩人簡單交流之後,陸左擡起頭來,對羅局長說道:“把紙甲馬給我們吧,另外找人給我們領路。”

羅局長激動地說道:“好,好,正好白馬寺的元晦大師,和西北馬家的馬烈日也要前去助拳,你們先走,我隨後帶人過來。”

他領着我們來到了大門的左邊,我瞧見元晦大師和馬烈日正好在那兒換紙甲馬,兩人瞧見我們過來,元晦大師笑着說道:“兩位,上一次並肩作戰,好像就在眼前,有你們在,老衲莫名就是一陣心安啊,哈哈……”

相比元晦大師的熱情,馬烈日顯得陰沉許多。

他只是在旁邊默默地看着,然後紮緊了腳下綁着的紙甲馬。

時間緊急,都沒有太多寒暄,我們過去也把紙甲馬換上,然後由一個沉穩的龍虎山道人領着我們朝外走去。

穿上紙甲馬,雙足生風,呼呼而行,那馬烈日這纔開口說道:“怎麼哪兒都有你們?”

陸左知道這位老大對我們挺反感的,不過這會兒也不是輕起事端的時候,於是笑了笑,說沒辦法,江湖的圈子就這麼大,擡頭不見低頭見的,你當做沒見過我們就是了。

他笑嘻嘻地說着,而馬烈日則是哼了一聲,扭過了頭去。

他的心中,終究還是不能釋懷。

瞧見這請來的高手起了衝突,領路的那道人埋頭趕路,一句話都不敢多說,勸也不敢勸。

紙甲馬的速度很快,幾分鐘之後,我們抵達了那乾坤峯的山腳下,瞧見半山腰間,不斷有光華閃現,緊接着就是巨大的轟鳴聲,從頭頂上傳來,彷彿春雷乍響,整個大地都處於一陣顫抖之中,顯示着那兒的戰況是如此的激烈。

是三十四層劍主麼?

我的心中有些緊張,下意識地看向了旁邊的陸左,卻瞧見他雙眼發光,晶晶亮,總有一種躍躍欲試的精神勁兒。

瞧見陸左的狀態,我突然一下子就獲得了平靜之中。

不管如何,只要是處於交戰狀態,就算是敵人在強大,我們也不應該用恐懼去迎接。

一行人上山,一路上不斷地看到有伏屍在道旁,模樣悽慘,鮮血濺射一地,從那些死去的道士和周遭的斷壁殘桓中,能夠瞧得出此刻的戰況有多激烈。

而時間應該過得並不算久,因爲我都能夠感覺到那些屍體身上殘存的溫度。

到底是誰,居然敢以一人之力,獨創頂尖道門的龍虎山?

我腦海裏徘徊着這個問題,而走到半山腰處,卻見光華大現,十來個道人正圍着一名青衣劍客,拼死相搏,而領頭的那人,卻正是陸左口中深不可測的張天師。

不是三十四層劍主?《小刀會序曲》。

《小刀會序曲》。 陸左等人曾經跟我談及過三十四層劍主的模樣,是一個與屈胖三差不多的小屁孩兒,而我們面前的這一位,卻是一個青衫長袍的男子劍客。

這人手中的劍一片炙熱發紅,宛如剛剛鍛造出來的一般,與人拼鬥的時候,豔紅的湯汁四濺,熱氣騰騰。

我瞧見,看向了陸左,說這人是?

陸左搖頭,說不認識。

說罷,他拔出了鬼劍,縱身向前而去,元晦大師和馬烈日也是毫不猶豫地從上前去。

交戰的地方是一個人造的小廣場,不過原本的青磚石此刻到處破爛,顯然是被拼鬥的勁力給波及到的,而衝到跟前來的時候,我們發現場中拼鬥的一衆人等,包括張天師和身邊的龍虎山長老,幾乎個個都帶了傷,不遠處還有人倒地,不知死活。

戰況激烈。

不但如此,而且這樣的戰鬥已經進入了後半程,龍虎山的衆人依託着山勢以及原本的禁地法陣,死死扼守此處,這才勉力擋住了對方的攻擊。

我們這邊介入其中之後,馬烈日功利的性子頓時就發作了,朝着前方的龍虎山衆長老朗聲喊道:“西北馬烈日,帶中央調查組前來支援,請問可以入陣麼?”

高手比拼,講究的是進退一體,全神貫注,在沒有提醒對方的情況下貿然闖入,最有可能的,就是受到敵我雙方的同時攻擊。

這纔是最頭頭疼的。

所以馬烈日纔會這般說起,正在纏鬥的衆人聽到,下意識地將餘光望了過來,然而最先回答馬烈日的,並非是龍虎山衆人,而是那位青衫劍客的劍。

唰……

那人身處重圍,卻顯得遊刃有餘,人不動,手中的長劍卻如同一道閃電,射到了我們的這邊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