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好不曉事,沒看見我在跟林大師說話嗎?

段青松心裡有點不高興。

不過還是忍了,笑了笑,他問道:「你是……」

這就有點尷尬了。

亂了方寸,一時間周父居然忘了回話。

寧珊珊輕笑一聲:「周伯父,這位段總該不會就是你那位好朋友吧?」

一個「好」字,也是咬得很重,揶揄嘲諷之意十足。

總裁騙妻枕上 其實她並不確定段青松就是這處度假區的幕後老闆。

她只是氣不過這個姓周的一直裝腔作勢,拿捏林昊。

不過她似乎說對了,也因為段青松的的確確就是這裡的幕後老闆。

這時周父也反應過來。

顧不得跟寧珊珊置氣,他賠笑道:「段總,我是小周,周氏珠寶的小周啊!

今年三月份的酒會上,咱們還見過面的……」

混商場的,化解尷尬是必備技能。

雖然一開始有些方寸大亂,不過現在還是鎮定下來。

段青松也是人精,聞言恍然大悟:「哦,小周,想起來了想起來了。

那什麼,小周你這是帶家人來度假放鬆?」

果斷就是小周,而不是老周了!

可事實上,段青松四十多歲,因為習武的原因,看上去也就三十齣頭,而周父,他已經五十多了。

如此一來,此刻這小周來小周去,場面著實有些滑稽可笑。

周父卻沒覺得可笑。

他也不敢覺得可笑。

而就在他準備回答段青松問題的會後,段青松已經不看他了。

目光落在林昊身上,段青松恭敬道:「大理段家段青松,見過林大師。」

第二次打招呼,卻分明比之前更加正式且尊重。

錦堂歸燕 這個時候氣氛就大不相同了!

連段青松這等人物都要低頭仰望的人,此前他們卻一個個大肆詆毀,肆意奚落,而今,寧廣平等人不僅僅臉紅,還暗暗發慌恐懼。

尤其寧廣平。

這個時候,他終於有些相信當初的羞辱挨得不冤了。

他是因為周父的關係所以才得以來到這裡,而段青松卻是連周父都要仰望的人。

如此一來,連段青松都只能抬頭仰望的林昊,那又是怎樣的尊貴超絕?

這樣一想,他心裡便再沒有傲,也再不敢恨!

同他一樣,這個時候孟翠華徐美玲也是又悔又怕。

此刻她們也不敢插話,只能將求助與認輸的目光暗暗投向寧珊珊。

寧珊珊只當是沒看見,心裡卻驕傲得緊,也高興得緊!

林昊點了點頭,淡然道:「這地方弄得不錯,別墅那邊也打理得不錯。」

簡單的話語,卻是讓段青松格外驚喜:「大師喜歡就好,大師能看得上眼,那是我們的榮幸。」

說罷又道:「大師,眼下時間不早,不如我讓人備上酒菜為大師接風洗塵如何?」

「可!」林昊點頭表示同意,說完想了想,又道:「別墅我已經轉交了。

以後這位寧珊珊小姐就是別墅的主人,別墅裡面的一切事物全憑她一言而決……」

「別墅是大師的,大師想要怎麼處理,那是大師您的自由,與段家無關。

不過大師請放心,日後但凡寧小姐有所差遣,段家必竭盡全力,萬死不辭!」

段青松是機敏之人,表態很快。

抗日之暴力軍團 這個時候周圍的人還處於震驚后怕的狀態,也並不知所謂的別墅到底是什麼,是以都沒出聲。

段青松也沒理,在他邀請下,林昊率先踏步朝著那唯一的五星級假日酒店走去。

寧珊珊正要跟上,冷不丁母親孟翠華將她拉住。

有點不高興,她道:「媽,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攔我?」

孟翠華雙腿發軟,根本都站不起來,聞言也不答話,只是吞了吞口水問道:「你老實說,林昊到底什麼身份,他難道真的是少將?」

這是此刻所有人都迫切想要知道的問題,包括周如海。

寧珊珊苦笑:「爸,媽,在柳城的時候我就說過了,他不是尋常意義上的保安。

他有價值上億的莊園別墅,他開著三千萬以上的限量版跑車。

就為了討好他,國內國外,別人送的房產豪車以及產業不知多少。

是你們非得不信,非要看不起人。

至於他是不是少將,我不清楚,因為我沒特意問過,也沒人特意跟我說起過。

但我知道,他從不撒謊,以他的身份,也完完全全沒必要撒謊。」

一席話,周圍徹底陷入獃滯中。

為了以後能安寧一點,寧珊珊這時也不急了。

說完抬手往別墅那邊一指,滿臉驕傲道:「看見那邊的海景別墅了嗎?

那是一棟帶私人碼頭的別墅,原本是跟這個度假區一起,是留給這裡的投資者自用的。

但是昨天晚上,林昊就把它送給我了。

我不知道那別墅值多少錢,我就知道,光停靠在別墅碼頭那艘豪華遊艇就價值五千萬以上。

所以,爸、媽,還有我可愛的嫂嫂,你們以後可以不要逼我了嗎?

還有你,周如海,以後你能別糾纏我了么?

我說過我有喜歡的人了,我說過他很優秀。

你可能覺得一輛瑪莎拉蒂已經很不錯了,可你那輛瑪莎拉蒂連他帕加尼風之子一個車輪都比不上。

周伯父,周伯母,你們也是。

我感謝你們對我的厚愛,但是也請你們相信,林昊他真的只是不想搭理這種事,否則憑他的實力地位,根本不用他出手,有的是人搶著來對付你們……」

很直白。

聽起來十分刺耳。

但此時此刻,再也無人有半句怨言。 寧廣平到底沒吃燒烤架。

段青松在假日酒店為林昊接風洗塵,不多久,寧珊珊來了。

再之後,寧廣平夫婦並寧城徐美玲兩口子也跟了過來。

似乎有點尷尬,但現在顯然不是尷尬的時候。

天生的性格就決定了,當林昊真正的身份展露冰山一角時,過去的一切,不論羞辱還是其它,皆不再重要。

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般,對林昊,這一大家子突然就變得無比熱情。

這讓寧珊珊有些臉紅。

她覺得自己的臉都被父母哥嫂丟盡了。

林昊倒是覺得無所謂。

真小人總比偽君子好,這一家人這麼坦蕩簡單,某種程度上說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周家人最後還是跟過來了。

有周父商業上交好的目的!

也有周如海發自內心的不甘!

但不論什麼目的,當吃晚飯,一群人登上遊艇,最後開進那全中海獨一無二的海景別墅時,皆煙消雲散。

與之相反,這個時候,寧珊珊一家從上到下,皆已經不再有任何抵觸。

林昊在中海呆了三天。

三天之後的清晨,告別寧珊珊,他啟程回柳城。

日子又安靜下來。

柳夏徐薇江未雨三人結伴進藏,每天都會有電話打回來,很開心。

柳城這邊,糖姨白婉秋凌子君等人都忙忙碌碌,過得充實愉快。

這天上午,林昊送小丫頭去幼兒園,剛開在回來的路上,忽然唐詩打來電話。

不多久,二人在學校門口見面。

「怎麼樣,我還沒走是不是很意外?」

校門口,碎花長裙,水晶涼鞋,一頂粉色小草帽,長發披肩,唐詩看上去精緻動人,那一臉微笑,很有三月春風陽光的味道。

林昊在她身邊停車:「有點,你怎麼沒回雲州?」

「剛剛從閱卷組回來,先放鬆放鬆,過兩天再回去。」

唐詩輕笑,話語間拉開車門,主動坐上副駕駛。

林昊發動車子,隨口問道:「你還進了閱卷組?」

「你這樣問是看不起我嗎,你覺得我去批閱高考試卷很奇怪?」唐詩瞪眼,佯裝憤怒。

不過到底沒裝下去,很快自己破功,笑出聲來。

林昊笑笑,又道:「意思現在高考成績已經出來了?」

「沒呢,剛剛批完,還要複核,要統計匯總,真正到開放查詢還需要一段不斷的時間。」

唐詩大致說著。

婚途漫漫:阮少的替嫁新妻 不多久,話題就從這裡轉移開去,她問道:「聽說徐薇她們三個一起進藏了,真的假的?」

「真的,昨晚今早都打電話來了!」林昊點頭。

唐詩一臉懊惱:「討厭,都不等我,我也好想進藏去看看的……」

說著又轉問林昊:「你呢,這段日子都忙什麼了?」

「沒,往中海去了一趟,給寧珊珊帶了點東西!」林昊如實回答。

便這麼說著,很快明珠山莊到了。

唐詩沒說要在這裡住,林昊也沒問她是不是要在這裡住,總而言之,結果是唐詩開開心心住下來了。

計劃有所改變。

本來打算住幾天就回雲州的,可當得知徐薇她們的旅行計劃還有下文,頓時唐詩就不淡定了。

「南海我要去!」

「馬爾地夫我也要去!」

「我還要去歐洲去美洲,我要去好多好多地方,你給我出錢,咯咯!」

「……」

就是這麼歡快。

也就是在這樣的歡快中,悄悄的,陰雲靠近。

六月底的一天,傍晚,天色有些陰沉。

糖姨從公司回來,宛然不似前些日子那般容光煥發,反而隱隱有倦色。

「怎麼,是太累了嗎?」

許你光年晟世 「要不就給自己放個假吧,再不幹脆就別做了,反正要錢也沒用!」

看她躺在沙發上,一臉倦色,林昊不免有些心疼。

這時在旁邊看動畫片的小丫頭也跑過來,小手殷勤揉捏著,乖巧可人。

糖姨笑了笑,搖頭道:「沒事,就是公司最近不少人生病了,以至有些訂單沒法及時完成,別的倒沒什麼。」

原來是這樣。

林昊搖頭笑笑,也沒往心裡去。

人食五穀雜糧,難免就會生病,這點小事著實沒什麼好驚訝的。

然而事情並不如想象中那麼簡單!

第二天上午,林昊剛回到山莊,突然幼兒園打來電話。

不多久,林昊帶著唐詩趕到幼兒園。

幼兒園已經全面戒嚴,帶隊戒嚴的不是別人,正是前些日子見過的張勇。

「林哥你來了!」林昊剛下車,張勇便迎了上來。

「怎麼回事?」林昊沉聲問道。

氣息不大對!

空氣中有一股兇殘暴戾的黑暗氣息隱藏,這是早上送小丫頭來時不曾察覺到的。

張勇面色凝重:「我也是接到幼兒園方面報案所以才匆匆帶人過來。

初步了解到的情況,是有小孩狂性大發,四處咬人。

有六個小孩被咬傷了,至今昏迷不醒。

奇怪的是,那小孩去咬宸宸的時候,反而是被震飛出去,如今面色烏黑,陷入昏迷。

現在出事孩子的家長都已經來了,在裡面鬧得很厲害,根本無法調停……」

大致將情況說了一遍。

順帶著還有一些額外的情況,大致就是最近幾日患病者突然增多,經常有貓狗丟失之類。

林昊微微皺眉。

隨手凝來一縷黑氣,吸入腹中,果然是很黑暗殘酷的味道。

沒有讓張勇跟來,他跟唐詩往裡面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