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蘇雯瀾還是有些緊張的。

她知道秦黎辰不是秦驍,不可能為她犧牲性命。要是那些刺客再用她刺激他,只怕會弄巧成拙。

「啊!!」蘇雯瀾發出尖叫聲。

那聲音特別的尖銳,讓離她最近的刺客受不了,握劍的手抖了幾下。

砰!一把匕首朝刺客首領射過來。

哐當!刺客手裡的劍就這樣掉落在地。

廢材嫡女:紈絝逆天皇妃 刺客首領反應過來,想要將劍撿起來,但是秦黎辰身後的手下已經先一步朝他揮劍。

刺客首領為了自保,本能的在地上翻滾了一圈。

雖然這樣躲過了對手的攻擊,同時也失去了蘇雯瀾的控制權。

秦黎辰將蘇雯瀾抱在懷裡,眼眸發冷地說道:「殺。」

刺客們的手裡還有蘭妃,唐妃和於妃這些妃嬪。秦黎辰這樣發令,根本就是沒有把其他人的生命放在眼裡。

蘭妃,唐妃以及於妃都驚恐極了。

在蘇雯瀾沒有出現之前,她們三人是最受寵的。平時為了爭寵,她們也是用盡手段。可是這個時候,她們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

那是她們爭得頭破血流的男人。

可是那個男人根本就不在意她們的生死。對他來說,她們只是一些可有可無的擺設。

「皇上,我的肚子里還有你的孩兒。你怎麼能這麼狠心?」蘭妃發出凄厲的哭聲。

秦黎辰無動於衷。

蘇雯瀾有些於心不忍。

可是,她什麼也沒說。

秦黎辰將蘇雯瀾按在自己懷裡,不讓她看這麼血腥的畫面。

砰!砰砰砰!

從房頂上射下冷箭。

刺客們這才發現秦黎辰還在房頂上安排了遠程箭手。

剛才他們對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妃嬪做過的事情,現在被別人用了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

咻!

咻咻!

一個又一個刺客倒在他們面前。

刺客首領見勢不妙,想要逃離這裡。可是前面被堵得死死的,房頂上也有埋伏。

他知道大勢已去,說了一句遺言:「我不該輕敵。早知道如此,我應該把這裡的人都殺光。秦黎辰,你不要得意。你這樣的皇帝沒有人認可。總有一天,你會死在百姓的手裡。」

砰砰砰!咻咻咻!

一個又一個刺客倒在血泊中。

妃嬪們已經嚇得喊不出聲來。

她們縮在角落裡,等著這場血戰結束。

「娘娘,你……你流血了。」一個婢女發出尖叫聲。 蘭妃尖叫一聲。

在這個混亂的時候,刺客首領藉機跳窗。

外面的士兵圍剿他,結果還是讓他逃走了。

「皇上,讓他逃了。現在追還是不追?」秦如雲說道。

秦黎辰抱起蘭妃,對秦如雲說道:「追。他受了傷,跑不了多遠。把這裡封鎖起來,不要讓他逃了。」

「是。」秦如雲拱手,對著身後的士兵們一揮手。「追!」

蘇雯瀾看著秦黎辰抱走蘭妃。

秦黎辰在經過蘇雯瀾的時候,溫和地說道:「瀾兒,我先送她去看大夫。你自己小心。」

「哦!」蘇雯瀾應了一聲。「你快去吧!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你的長子。絕對不要出事。」

秦黎辰點點頭,抱著蘭妃走出去。

刺客死完了,僅剩不多的士兵正在清理現場。

唐妃和於妃也從角落裡鑽出來。

其他低階妃嬪嚇得全身發軟,正坐在那裡喘著粗氣。

「蘇小姐還真是大方。皇上對別的女人這樣親近,你還這樣不在意。」 撩夫成癮:總裁束手就寢 唐妃道。

蘇雯瀾看著唐妃:「所以我應該讓暗中辦局的那個人得意嗎?我好像還沒有這麼傻這麼天真吧?」

「蘇小姐這話是什麼意思?要是被皇上聽見了,還以為刺客的事情是有人算計的。」唐妃看了看四周,壓低聲音說道。

「如果唐妃不想被人誤會這件事情與你有關,像今天這樣的事情就不要再做了。蘭妃中毒的事情,你敢說與你無關?」蘇雯瀾說道:「你在這裡面扮演著什麼角色,大家心知肚明。如果不要被捅破這層窗戶紙,最好不要惹我。」

唐妃看著蘇雯瀾走出這裡,氣得跺腳。 寵妃 然而剛才她被刺客刺了一劍,受傷的地方正是腿部。這麼一跺腳,傷勢更重了。

「哎喲!」

「娘娘不要生氣了。這女人得意不了多久。看蘭妃娘娘的樣子怕是要小產了。到時侯栽贓到她的頭上,她百口難辨。」旁邊的婢女對唐妃說道。

「可是剛才的情況大家都看在眼裡的。蘭妃小產是因為刺客。」唐妃皺眉。「我說是因為她,別人就會相信嗎?」

「咱們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那些大人不知道啊!還有蘭家的人,難道他們會甘心就這樣損失了一個皇子?」婢女又道。

「你這丫頭最近可以啊,好像什麼都懂似的。先按你說的辦吧!至於以後怎麼樣,只有聽天由命了。」唐妃說道:「就算她真的做了皇后,也不一定笑到最後。笑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娘娘,恕奴婢多嘴,你現在最要緊的是學蘭妃生個皇子。」婢女說道。

「你以為皇子是那麼好生的?皇上已經很久沒有來我的房間了。我怎麼生皇子?」唐妃滿臉怨氣。

「奴婢有法子……」

蘇雯瀾回到自己的院子。

紫娟迎過來,說道:「小姐,你沒事吧?」

蘇雯瀾搖頭:「我沒事。不過我有些乏了,想要休息一下。你先出去吧,沒有我的吩咐不要進來。」

「是。」紫娟退了出去。

蘇雯瀾趴在床上。

她在想今天的刺客。

這人居然拿她威脅秦黎辰,可見並不是京城那邊派來的。那這個人是真的單純的為老百姓請命,還是有其他的目的呢?

蘇雯瀾想著想著,又睡著了。

當她醒過來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

咕嚕!咕嚕!肚子叫喚著。

她摸了摸肚子,朝外面喊道:「紫娟。」

「誒。」紫娟應道:「小姐醒了。那奴婢去小廚房傳膳了。」

「嗯。」蘇雯瀾點燃蠟燭。

突然感覺到脖子有什麼東西。

她摸了一下,感覺到了包紮的布帶。

紫娟幫她包紮過嗎?

不,如果是紫娟的話,應該把蠟燭一起點燃。

她讓紫娟別過來,紫娟就沒有進來。

紫娟傳膳回來,見蘇雯瀾坐在那裡,說道:「小姐,過來用膳吧!廚房早就做好了,因為小姐沒有傳膳,就一直在那裡溫著。」

蘇雯瀾走過去。

紫娟見到蘇雯瀾脖子上的布帶,好奇地問道:「小姐什麼時候包紮的?包紮得真好。」

蘇雯瀾雖然早就猜到了這個結果,還是因為她的話而心情沉重。

誰進了她的房間?

誰幫她包紮的?

難道是陳瑾?

蘇雯瀾戳著碗里的飯粒:「你去傳膳的時候有沒有聽見什麼消息?」

「小姐指的是蘭妃娘娘肚子里的孩子吧?」紫娟說道:「聽說保住了。」緣分小說www.51yuan.net

蘇雯瀾驚訝:「保住了?剛才流了這麼多血,大家都是看見了的。」

「是啊!可是流血不代表著孩子就保不住啊!或許孩子命大保住了呢?」紫娟說道:「小姐就別操心別人的事情了。」

蘇雯瀾說道:「你今天也嚇壞了吧?好了,回去歇著吧!我這裡不用你伺候。」

「奴婢才沒有被嚇著,真正被嚇著的是小姐你。奴婢擔心你睡不著,還是陪你一會兒吧!」紫娟坐下來。

「現在越來越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了是吧?」蘇雯瀾說道:「我讓你歇著,你就歇著。」

「是,那奴婢回房了。」紫娟站起來。「奴婢真的走了哦!」

「廢話這麼多。」蘇雯瀾睨她一眼。「這裡明天再收拾好了。」

咯吱!門被關上。

蘇雯瀾一個人坐在桌前。

她想起上次還有一壇酒沒有喝,而且也沒有搬走。

她從柜子里翻出那壇酒。

斟滿,仰頭喝下去。

深夜,寂靜無聲。

蘇雯瀾趴在那裡沉沉入睡。

咻!

一道黑影從窗口跳進來。

他走到蘇雯瀾的面前,看著她沉沉睡著的樣子,擔憂地自言自語:「怎麼醉成這樣?」

說著,將她攬腰抱起來,走向大床。

把她放到床上,正要收回手,卻見原本應該醉倒的蘇雯瀾緊緊地抱住他的脖子,那雙緊閉的眼睛也睜開了。

「你終於出現了。我為了等你,凍了好久。」

被蘇雯瀾抓了個正著的男人看著她:「你是故意的?」

「不然呢?你總是這樣神出鬼沒的,我要是不用點方法,你應該會繼續躲著吧?」蘇雯瀾說道。

「你從一開始就知道是我?」那人,也就是秦驍說道。

「當然。」蘇雯瀾得意。「除了你之外,還有誰這麼了解我?」

秦驍扳開她的手,硬性地站起來。

「那你好好歇著吧!」

「你做什麼?」蘇雯瀾見他要走,拉住他。「你是不是還在生氣?」

「我不應該生氣?」秦驍拍掉她的手。「如果我是你,既然要演戲就演全套。不是要裝作不認識嗎?為什麼不繼續裝了?」

「我知道這件事情是我不對。可是我當時也沒有別的法子。秦黎辰像一根刺一樣扎在那裡,他的存在不僅讓皇上不好過,你我都不好過。我只有從內部瓦解他,這樣才能一勞永逸。」

「所以你現在和他日日同處一室,甚至連晚上也在一起?」秦驍重新俯下來。「你可知我的心裡在想什麼?」

「你總不會誤會我們吧?」蘇雯瀾拉住他的手臂。「我們之間什麼也沒有。他說等辰雯樓修好就正式成親,在那之前不會碰我。」

「我們?你現在已經稱你們為『我們』了?」秦驍的眼裡閃過醋意。

蘇雯瀾見他孩子氣的樣子,咯咯笑起來。

秦驍本來有些氣惱的,見她這樣不認真,更加生氣了。

他低下頭,吻住那張咯咯笑個不停的嘴。

「別鬧。」蘇雯瀾說道:「要是他突然出現了,我們連躲都沒有地方躲。」

「他要是突然出現了,我們就不躲了。」秦驍淡道:「直接當著他的面走人。免得他占我未婚妻的便宜。」

「我說了,我們沒有怎麼樣。」蘇雯瀾臉頰緋紅。

「如果他敢碰你一根頭髮,我早就冒死把他殺了。你們在房裡的一切,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他自然不敢的。」

蘇雯瀾聽他這樣說,看了看上面。

「你不會一直躲在上面偷看吧?」

「這是守著你,保護你的安危。怎麼是偷看?」秦驍絕對不會承認他不放心秦黎辰,所以他出現的時候他都在房頂上坐著。

蘇雯瀾蹙眉:「天氣這麼冷,你晚上還坐在那裡,也不怕染上風寒。」

「那你就心疼我一點,讓秦黎辰不要來你的房間。這樣我自然不用在上面守著了。」秦驍將她抱在懷裡。

蘇雯瀾點頭:「好。」

「今天的事情是不是嚇著了?」 獨家婚寵 秦驍說道:「要是秦黎辰再不來,我就出手了。」

「你當時也有那裡?」蘇雯瀾說道:「那個刺客是你派來的嗎?」

「怎麼可能?如果是我派來的,絕對不會讓他傷害你一根頭髮。我會捨得讓你受傷?」秦驍說道:「我也在查這些刺客的來歷。」

「我猜也是。」蘇雯瀾摸了摸脖子。「我脖子上的傷口總是你包紮的吧?」

「除了我,誰能碰你的身子?」秦驍吻上去。「我要獎勵。」

「別鬧。」蘇雯瀾發癢,壓抑著笑聲。「要是被人聽見了,你我就會被發現了。我現在好不容易得到秦黎辰的信任。對了,我傳出去的消息有用嗎?」

「你是怎麼得到這麼重要的名單的?」秦驍想到蘇雯瀾傳出來的消息,實在是高興不起來。因為這是她冒險得到的信息。

「我偶爾送點心去給他,時不時的注意一下他的奏摺,或者他和大臣商量政務時說的話。送的次數多了,聽得多了,總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蘇雯瀾說道:「放心好了,我有分寸,絕對不會做得太明顯。秦黎辰到現在還沒有懷疑過我。」 回到女生宿舍樓。

遠遠地,白小鳳就看到馬夏風癱坐在宿舍樓門口,一臉呆滯。

也得虧白天是王校長親自帶他們進去的,不然宿管阿姨早掄起拖把衝上來給他一頓“少林降魔棍”了。

走近了一看,馬夏風這傢伙耳朵上還帶着耳機,手裏拿着的手機裏放着視頻。

但這傢伙靠在牆上,一臉幽怨,眼睛裏還閃爍着淚光,壓根就沒去看手機。

整個就一副剛被欺負了的幽怨小媳婦兒的樣子。

“徒弟,你跑下來幹嘛?”白小鳳走到馬夏風身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