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剛剛大喊完以後,我和柳青兒猛地往後退了幾步,那鬼王頓時撲了個空,而就在這個時候那紫色剪紙貼到了鬼王的身上,跟着“嘭”“嘭”“嘭”“嘭”連着發出了好幾聲巨響,那鬼王連連的的退後幾步,就連我師傅和柳三爺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都是一陣陣的驚訝。

而那鬼王如同被機關槍打中了一樣,好幾次都是搖搖欲墜的樣子,退後幾步險些站不穩,我沒有想到我師傅的剪紙和那紫色的符紙融合在一起居然有如此的威力,這威力怕是我師傅和柳三爺都沒有想到吧。

而柳青兒此時臉色也是非常的驚訝,而那鬼王此時必然已經是受了重傷,跟着他語氣陰毒的說道:“你們這兩個小傢伙,我要殺了你們,殺了你們!”

此時那鬼王一臉陰邪的樣子,露着兩顆巨大的獠牙,死死的盯着我和柳青兒看了過來,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柳青兒說道:“要小心了!”

而我這句話剛剛說完以後,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一下子就站在了鬼王的面前,擋在了我們的面前,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和柳青兒兩個人心裏都是一暖,沒有想到都到了這個時候我師傅和柳三爺還是要奮不顧身的擋在我們的面前。

柳三爺這個時候回過頭衝着我們兩個人笑了笑說道:“做的不錯,你們兩個人回去值得表揚!”

我和柳青兒對視了一眼,笑了起來,沒有想到柳三爺到了現在還有心思開玩笑呢。

就在這個時候柳三爺嘴裏暴喝一聲“誅邪!”說完這句口訣以後,頓時柳三爺的周圍冒出一頓金光,這金光看着異常的扎眼。

而這句誅邪念完以後,那金光頓時四下飛散,很快,那金光組成了一個形狀,一條巨龍,對,就是一條巨龍,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一陣驚訝,這,這是仙術吧?

但是這世界根本不存在什麼仙術,只是道法之中的一種,化氣爲形,而我師傅看到柳三爺這個時候已經做出來這樣的術法以後,跟着開口說道:“看來咱們的機會來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師傅跟着嘴裏默唸了一句口訣以後,腳下的太極步再一次踏了起來,而那鬼王此時準備衝向我師傅和柳三爺的那一瞬間,頓時柳三爺嘴裏默唸了一句口訣“萬物無常,破天道!!”

跟着那金色的巨龍如同有了形狀一樣仰天嘶吼了一聲,如同得到了柳三爺的感應一般,衝着那鬼王的身上就撞擊了上去,鬼王被那金色的巨龍一下子就撞倒在了地上,跟着“噗通”一聲巨響,那鬼王便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就在這個時候我以爲一切都結束的時候,看了一眼我師傅那邊,我師傅腳下還在踏着太極步,難道,難道這事情還沒有結束嗎?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鬼王突然再一次站了起來,整個鬼王如同縮小了一圈一樣,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驚訝了,難道剛剛鬼王只是蛻了一層皮麼?

此時的鬼王明顯比之前的鬼王小了一號,果然,那鬼王這個時候一臉陰毒的看着柳三爺說道:“沒有想到,讓你們破了我的本體!”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腳下的太極步也已經踏完了,跟着我師傅嘴裏跟着暴喝一聲“巫薩阿曼,巫術,劫術!開!開!開!”

我聽到這句口訣的時候,心裏一下子就明白了,當即大喊了一聲“不要啊!”

此時的早就已經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了,我師傅想借助天道的力量,開啓劫術,因爲自身的道法已經不足以讓他再開一次劫術了,一天之內開啓兩次劫術,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我至少可以肯定一點,如果這樣下去的話,我師傅一定會有生命危險的。

但是我此時再去阻止已經來不及了,我師傅的劫術已然開始施術了,想到這以後我臉上有些悲痛的看着我師傅。

柳三爺這個時候跟着走上前的時候,想要去切斷我師傅的術法,可是他此時好像根本近不了我師傅的身體一樣,只見這個時候我師傅看着柳三爺說道:“三通,如果不開劫術,鬼王難以除掉,若是這次我有什麼閃失,小貴就交給你了!”

柳三爺跟着臉色都別的漲紅,衝着我師傅嘶吼道:“邱明子,我糙你大爺,沒你這麼幹事的!”

柳三爺此時着急也沒有用,我師傅的劫術一旦施術,他根本近不了身,想要切斷劫術,怕是難上加難了,而這個時候我師傅衝着我會心的一笑“小貴,爲師能收你這麼一個徒弟,是爲師這輩子最驕傲的事情!”說罷,我師傅還衝着我哀傷的笑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如同心死了一樣,跟着我深呼了口氣,眼淚不禁流了下來“師傅!”我嘴裏嘶吼了一聲。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衝着我哀傷的笑了一下以後,轉過身,嘴裏暴喝一聲“天雷!啓!”

跟着那鬼王好像意識到了什麼一樣,趕忙看着四周,發現這四周根本動彈不得,因爲這是劫術,劫術就是將鬼王困在一個環境裏,然後環境會不斷的改變,在這不斷的變換中,讓鬼王消失與無形,然後魂飛魄散,而我師傅此時又加以天雷的力量,怕是爲了能更加確定對付的了這鬼王。

果然,鬼王此時意識到了這點以後,拼命的撞擊着四周,而就在這個時候“轟隆”一聲巨響,一道天雷降落了下來,直直的劈在了鬼王的身上。

鬼王整個人的身體頓時一片焦黑,但是那鬼王卻還在不停的掙扎着,好像要拼出一條血路一樣,但是眼下術法和天雷不斷的降落,他根本拼不出來一條血路。

等待這鬼王只有魂飛魄散了,但是我此時卻高興不起來,因爲我師傅此時的身體已經搖搖欲墜了,只是硬撐着一口氣罷了。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一陣心疼,跟着我忍不住“噗通”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看着我師傅和眼前的柳三爺以及鬼王。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走到了我的旁邊,她的語氣也非常的悲傷“小貴哥哥,你別傷心了!”

我跟着衝着柳青兒搖了搖頭說道:“你別勸我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候,天空開始下起了雪,而周圍此時也變得非常的安靜,那鬼王已經消散不見了,此時大家都是一臉悲痛的樣子。

而我師傅就直直的站在那裏,我跟着起身衝着我師傅跑了過去,我還沒有跑到我師傅身邊的時候,我師傅整個人“噗通”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而這個時候柳三爺趕忙走上前一把扶住了我師傅,眼淚也涌了出來“邱明子,你給勞資醒醒!”

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感覺此時天都塌下來了,我跟着走上前以後,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你醒醒啊,我是小貴啊!”

而我師傅此時臉色蒼白的樣子,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就在這個時候我師傅跟着咳嗽了一聲,嘴角里流出了紅色的血液,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一陣陣的心疼,我多麼希望此時受傷的人是我而不是我師傅呢!

想到這以後我的眼淚再一次不爭氣的流了出來“師傅,師傅!”

公主走紅之後 我師傅跟着嘴角抽搐了一下,對着我說道:“小貴,以後的路你就只能靠你自己走了!”

“不!”我嘶吼了一聲。

這一天的夜晚,雪下的很大,風颳的也很大,我在這個風雪交加的夜裏,哭紅了眼睛,跪在了地上看着我師傅。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一天的到來,也許這一切都只是個夢,夢醒了就什麼都好了。

可是眼前我師傅虛弱的樣子告訴我,這一切都不是夢,而這個時候柳三爺的語氣也異常的顫抖:“老邱,還有兩年,還有兩年呢,你師傅和我師傅還等着你和我去看他呢,咱們還得帶着自己的徒弟去看咱們師傅呢,你不能就這麼走了啊!”

柳三爺的這句話說完以後,柳青兒的眼圈也紅了。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我師傅嘴裏緩緩的唸叨着這幾句詩句。

而這個時候柳三爺一臉悲痛的樣子看着我師傅說道:“九十六聖君,浮雲掛空名!”

我師傅跟着一臉滿意的樣子笑了起來,卻顯得也是非常的哀傷“如果這次我醒不過來了,以後小貴就交給你了。”

柳三爺沒有說話,此時大家都是一臉悲傷的樣子看着眼前我師傅的虛弱的樣子。 206 南傲明的到來

而就當我正在悲傷到不能自已的時候,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而這個時候柳三爺看着柳青兒說道:“青兒,開門去!”

柳青兒紅着眼圈衝着柳三爺點點頭以後,便去開門了。

而我師傅此時依舊是一臉蒼白的樣子,跟着柳青兒開了門以後,走進來幾個人,走在最前面的人是南傲明,南傲明披着一身黑色的風衣,身後跟着兩個穿着黑衣的大漢。

而南傲明走進來以後,我看到他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了一下,他怎麼會這個時候過來呢?

南傲明走進來以後看了一眼我們周圍的人以後,緊跟着他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一顆藥丸塞到了我師傅的嘴裏。

我師傅跟着將這藥丸子吞下了以後,整個人就昏了過去,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整個人差點急眼,但是柳三爺衝着我使了個眼色,我沒有衝動的去跟南傲明嘶吼起來。

而南傲明彷彿早就預料到了一樣跟着他率先開口說道:“好在你們其他人都沒有事情,這次是老爺子讓我前來的。”

柳三爺聽到了這句話的時候下意識的愣了一下,跟着開口問道:“什麼意思?”

“老爺子這次算到了邱老弟會有此次劫難。”說到這以後南傲明頓了一下“所以就派我前來了,好在我來的還不算太晚。”

而柳三爺這個時候開口說道:“老爺子有沒有說怎麼救他?”

南傲明點點頭以後說道:“說了,這次我來這裏就是爲了將邱老弟帶回去,老爺子會親自醫治他的,你放心吧,邱老弟不會有事的了。”

我聽到這的時候心裏一陣竊喜,當即開口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南傲明衝着我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自然是真的。”

聽到我師傅有救了以後,我心裏頓時欣喜了不少,而這個時候南傲明頓了一下看着柳三爺說道:“三弟,我就不跟廢話了,我得先將邱老弟帶到老爺子那裏去了。”說完以後南傲明看了一眼身後的幾個大漢以後開口說道:“還愣着幹什麼呢,乾淨把邱爺擡進車裏!”

跟着幾個大漢點點頭以後就將我師傅攙扶起來走進了車裏。

而這個時候柳三爺也是一臉感激的樣子,雙手抱拳衝着南傲明說道:“南大哥,這次就麻煩你了,帶我跟老爺子說一聲謝謝。”

南傲明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擺了擺手說道:“你我兄弟之間不必客氣,邱老弟此次劫難必定是劫後餘生的,所以即使我不出現,也會有其他人救他的。”說罷,南傲明雙手抱拳看着我們說道:“我就先離開了,畢竟邱老弟重傷在身,我得先將他送到老爺子那裏去了。”

柳三爺在一旁趕忙點點頭說道:“好!”

隨後我們和柳三爺便將南傲明送到了門口,南傲明上車以後,便匆匆忙忙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看到我師傅有救了以後,我心裏的大石頭一下子就放了下來,而柳三爺看着南傲明離開了以後,跟着回過頭還沒有走兩步的時候“噗”的一口膿血吐了出來。

看到這一幕幕的時候我和柳青兒趕忙走上前一把扶住了柳三爺,柳三爺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只是淤血而已,若是這淤血不吐出來以後會成爲我的積勞的,你們不用擔心的。”

柳青兒跟着開口說道:“師傅,你真的沒事嗎?”

柳三爺搖了搖頭說道:“沒事了。”說罷,柳三爺看了一眼這院子裏以後,跟着開口說道:“青兒,你和小貴將這院子收拾一下吧,別讓小貴父母回來以後發現這院子裏的異常,省的在擔憂。”

我聽到這的時候心裏一暖,沒有想到柳三爺到了這個時候還在考慮我父母的感受,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沒有說話。

柳三爺拍了拍我的肩膀,對着我安慰道:“小貴,你放心吧,既然南老仙出手了,你師傅多半不會有性命之憂了,你儘管放心就是了。”

我衝着柳三爺點點頭以後說道:“三爺,我知道了。”

“嗯,那我就先行離開了。”說罷,柳三爺便轉過身以後就離開了院子裏。

而此時院子裏只剩下了我和柳青兒,柳青兒這個時候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小貴哥哥,你就別多想了,邱爺一定會沒事的,何況我師傅剛剛都那麼說了。” 207 去城裏拿東西

聽到鐵蛋子誇我長高了以後,我心裏忍不住小小的得意了一下,緊跟着我開口說道:“不過說真的,你這半年都去幹啥去了?”

鐵蛋子聽到我這句話以後,跟着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說來話長了,等着咱們晚上吃飯的時候再談這事情吧。”

我想了一下倒是也沒什麼事情,跟着點了點頭以後說道:“行。”

而這個時候浩浩在一旁呲牙的笑了起來“小貴哥,青兒姐姐呢?”

“在裏面呢!”我懶洋洋的說道。

而這句話剛剛說完以後,柳青兒就從房間裏走了出來,看着我們幾個人笑了笑說道:“嗨,你們好啊!”

鐵蛋子看見青兒以後跟着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問道:“小貴,她是誰啊?該不會是你女朋友吧?”

我聽到鐵蛋子這句話的時候差點氣得吐血,趕忙開口解釋道:“她算是我師妹,絕對不是我女朋友!”

柳青兒聽見我這麼一解釋以後,當即就不樂意了,一把捏住了我的耳朵,沒好氣的對着我說道:“怎麼?本姑娘做你女朋友你還嫌棄本姑娘不成?”

我一聽柳青兒這句話以後,再加上她捏着我耳朵呢,趕忙求饒道:“不是不是,我不是怕他誤會嗎,再說了,我哪敢嫌棄你啊?”

“切,諒你也不敢!”柳青兒跟着放開了手。

而這個時候鐵蛋顯然有些懵逼,跟着開口說道:“小貴,你師妹這麼厲害啊?”

我跟着搖了搖頭,沒好氣的說道:“不提也罷,不提也罷!”

“怎麼?你還想讓我動手?”柳青兒看着我質問了一句。

聽到柳青兒這滿滿都是威脅的語氣以後,我哪敢忤逆她呢,趕忙搖了搖頭說道:“不是不是,你誤會了。”

而這個時候浩浩跟着在一旁哈哈的笑了起來“第一次見到小貴這麼慫。”

鐵蛋子也在一旁摸着自己的下巴不住的點着頭說道:“確實,小貴上學的時候都沒有這麼慫過呢,現在對着一個丫頭認慫了。”

我跟着沒好氣的看着他們倆說道:“你們倆懂個屁,她是我妹妹,我得讓着她。”

柳青兒跟着沒好氣的看了一眼鐵蛋子,說道:“你就是鐵蛋子?”

“是,但是我現在有名字,我叫趙富貴!”鐵蛋子笑嘻嘻的說道。

我跟着稍稍回憶了一下,確實,如果鐵蛋子不說自己的名字的話,我都忘了他叫趙富貴,小時候一直叫鐵蛋子叫順口了。

而這個時候鐵蛋子一臉正經的樣子看着我們說道:“以後你們要叫我富貴就行了,別在叫鐵蛋子了,太難聽了,城裏人都沒有人起這種名字的。”

鐵蛋子這麼一說,頓時引來我們幾個人哈哈哈的大笑聲。

等着我們幾個人停止了笑聲以後,鐵蛋子看着我們笑了笑說道:“走吧,今天晚上咱們外面吃去,我請客。”說到這以後鐵蛋子頓了一下“青兒姐,賞臉一起去吃個飯唄?”

柳青兒倒是一點都不客氣的樣子笑嘻嘻的說道:“那我也跟你們一起去吃飯去。”

我想了一下聳了聳肩說道:“你帶着這麼一個災星去吃飯,肯定這頓飯又吃不好了。”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

果然,這句話剛剛說完我的報應就來了,柳青兒對着我就是一頓胖揍,好在我說這句話前就做好了心理準備,然和柳青兒在院子裏追着我打,我則是一邊躲閃着柳青兒的攻擊一邊說着她的壞話,氣得柳青兒不輕。

看到柳青兒被我氣到了,我心裏也是非常的得意的,誰讓柳青兒天天欺負我了,想到這以後我心裏就感覺非常的解氣。

好在,鬧騰了一會以後,鐵蛋子和浩浩將我和柳青兒拉開了,我們幾個人也就不在鬧騰了,決定晚上去吃飯去。

隨後我和爸媽告別了以後,我便帶着柳青兒和浩浩以及鐵蛋子我們一行四人就出了門,到了飯店以後,鐵蛋子帶着我們進了一個包房以後,便讓我們幾個人入座了。

我們坐下來以後,鐵蛋子笑嘻嘻的對着服務員說道:“菜單拿過來吧!”

隨後服務員將菜單拿過來以後,鐵蛋點了兩個菜以後就將菜單遞給了我們,我們幾個人接過菜單以後,又一個人點了兩個菜以後,就把菜單遞給了服務員。

服務員點點離開了以後,我看着鐵蛋子問道:“對了,鐵蛋子,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現在幹啥呢。”

鐵蛋子跟着嘆了口氣,看着我說道:“唉,別提了,前半年的時候吧,我被人騙到了傳銷裏面去了,本來想着憑着自己的本事打出一條血路呢,誰知道現實和理想是不一樣的,到了傳銷以後,被人要走了三千塊錢,那是我最暗無天日的幾天了。”說到這以後鐵蛋子不禁長嘆了口氣說道:“好在後來有人報了警,也不知道是誰報的警,警察就把我們都救了出來,當時我是準備回家來着,想着大不了回家種地吧,但是心裏又不甘心,就繼續在城裏漂泊了幾天,看見人家物流公司招人呢,我就去了,沒有想到還同意用我了。”

我聽到這以後不禁點點頭說道:“後來呢?”

“後來,我就在物流公司幹了小半年,然後過年了,就回來了。”說到這以後鐵蛋子頓了一下“不過說真的,我明天還有點事情呢。”

浩浩在一旁跟着開口問道:“啥事,我還打算說明天咱們一起去上網,打個聯機呢。”

而這個時候鐵蛋子跟着嘆了口氣說道:“物流公司不是放假了麼,但是還有些貨物,老闆的意思是讓我帶回家,放在家裏,怕丟了呢。”說到這以後鐵蛋子衝着我倆笑了笑說道:“要不,明天你們跟我一起去吧,到時候咱們忙完了,我請你們上網去?”

我一聽能免費上網那也不錯,我爸媽給的錢也早就花光了,現在抽菸的錢都快拿不出來了,何況上網呢,想到這以後我趕忙開口說道:“反正我也沒啥事,明天陪你去一趟。”

浩浩在一旁也不假思索的說道:“我也去!”

柳青兒看着我們沒好氣的說道:“我就不去了,我明天在家幫着嬸嬸收拾家,馬上就要過年了。”

我跟着得意的笑了起來,柳青兒不去更好,這樣的話,就沒人跟我拌嘴了,我心裏暗暗的有些得意。

說定了以後,鐵蛋子看着我們說道:“那行,明天咱們就去!”

隨後,飯菜上來了以後,我們幾個人就開始一邊喝酒一邊吹噓以後的生活,總之那個年齡說的一些話大抵都是一些以後出人頭地,誓不爲人的話,也就是那個年紀愛吹噓,而出人頭地未必是好事情,這也是我以後的路上才慢慢明白的道理。

我們幾個人吃完飯以後,大家也都喝的醉醺醺的,反正約定了明天早上出發的時間以後,我們就都各自回家了,我回到家以後,我爸媽看着我滿身酒氣也沒有說什麼,倒是柳青兒這次一滴酒都沒有喝。

隨後,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滿腦子酒意,躺在牀上昏昏沉沉的就睡着了,連打坐的事情也都忘在了一旁。

好在我睡覺之前訂好了鬧鐘,第二天早晨,七點多,天才剛剛微涼我就起牀了,因爲今天要跟着鐵蛋子一起去他物流公司拿東西呢,所以要早點出發。

我起身穿好了衣服以後,我爸媽這個時候有些詫異的看着我問道:“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

我跟着撓了撓頭說道:“我今天得跟鐵蛋子去城裏一起拿點東西去。”

柳青兒這個時候坐在一旁看着我媽說道:“嬸嬸,小貴哥哥就是想讓人家請他去網吧打遊戲去。”

我媽一聽,頓時沒好氣的看着我說道:“你怎麼老想着去網吧呢?”

我跟着狠狠的瞪了一眼柳青兒,趕忙對着我媽開口解釋道:“媽,不是你想的那樣的,反正我在家也沒有什麼事情,還不如跟着鐵蛋子給他幫幫忙啥的,上網都是次要的。”

我媽跟着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說道:“那你還在家吃飯不?”

“不了,早飯有人請客了。”說着話我便拿起來毛巾擦了擦臉以後看着我們說道:“你們慢慢吃吧,我就先出去了。”

說罷,我不等我媽繼續說話,穿好了外套以後就匆匆忙忙的出門了。

出了門以後,我們說好了在村口集合的,我到了的時候,浩浩和鐵蛋子兩個人正蹲在那裏抽菸呢,倆人見我過來了以後,也就起身了。

跟着鐵蛋子看着我指了指村口的早點攤以後,對着我說道:“走吧,先去吃早飯,吃完飯咱們就去城裏去!”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就跟着他們一起走了過去,到了早點攤以後,我們要了各自的早點,然後就開始吃了起來,吃完飯以後,鐵蛋子結過賬以後,帶着我們到了路口開始等車,大概半個小時會有一趟去城裏的車。

而我們吃完飯的時候剛剛走過去一趟,沒趕上,索性還有一段時間呢,我們幾個人點了一支菸就開始坐在路邊等車。 208 神祕的包裹

正在等車的時候,我看見一個邋里邋遢的老頭子,嘴裏叼着煙衝着我這邊走了過來,我越看越感覺眼熟,這不是柳三爺麼?

柳三爺怎麼在這呢,果然,柳三爺走了過來以後,瞅着我說道:“小貴,你這一大清早的幹啥去啊?”

我跟着撓了撓頭說道:“跟朋友去趟城裏。”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三爺,你這一大清早的幹啥去了?”

“睡醒了,出來溜個彎,這不就準備回去了麼。”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你路上注意安全,你師傅這幾天可能就要回來了,你小子別再出什麼幺蛾子了,知道不?”

我趕忙點點頭說道:“你放心吧,三爺。”聽到我師傅快回來了,我心裏自然也是非常開心的。

而柳三爺離開了以後,邊上的鐵蛋子看着我說道:“小貴,那糟老頭是誰啊?”

我跟着看了一眼鐵蛋子低聲的說道:“那是柳三爺,道家傳人,專門抓小鬼的。”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這世界但凡大能之人,都不是從外表可以看出來的。”

鐵蛋子和浩浩兩個人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我的話,反正一臉聽懂了的樣子點了點頭。

我們抽完煙以後,等了個七八分鐘的時候,去城裏的車來了,我們上了車以後,鐵蛋子付過了車錢,坐在車上等了個五六分鐘以後車子就緩緩的發動了。

這趟車到城裏的話也得兩個小時,於是我們幾個人就靠在車座上迷瞪了起來,不知道多久的時候我和浩浩都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等着車子到了地方的時候,我和浩浩是被鐵蛋子叫醒的,我倆揉了揉迷瞪的眼睛以後看着他問道:“到地方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