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大長老倒也乾脆,就是不知道,說話有幾分真,幾分假。

對方似是能看穿趙天驕的心思一般,道:“不突破化仙境,老夫此生,無法離開這裏。所以,老夫會將修煉心法,傳授與你,可令你在短時間內,道行精進。”

“你若能殺了陰無爲,老夫就將門主令牌,傳授與你,此後,你這個鬼醫門門主,身兼兩職,也是養鬼門門主。門內馭鬼術任你修煉。同時,還能令你的鬼軍,修煉正宗鬼修心法,在配合我養鬼門陣法佈陣,鬼修修煉,一日千里,可讓你的鬼軍,戰力大大提升。”

“怎麼樣,你所說的這個合作,也就是老夫贈送你的造化,很是心動吧。”大長老語氣帶着自信。

也的確,任何人聽了這話,就沒有不會動心的。

但這造化來的太突然了,趙天驕反而有些不敢相信。

“老夫若想殺你,隨時可以!”似是知道趙天驕不相信一般,大長老開口之後,巖洞石門打開,只見裏面盤膝坐着一個披頭散髮的白頭翁。

此人,正是養鬼門大長老。

大長老擡手一揮,趙天驕立刻無法動身,只覺得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一般,又彷彿,化作了一隻無形大手,牢牢將他捉住,一股死亡的危機,瞬間籠罩在趙天驕周身。

趙天驕擡頭,咬牙道:“好!爺們接受這場造化!”

話聲剛落,趙天驕凌空飛起,被一股巨力,吸扯進去了巖洞。

接着,石門關閉,如同石門也沒發生。

另一邊,獨孤勝寒三個女鬼,剛剛來到山頂,便見到了緊張而來的陰無爲。

“我說了,禁區不得去……”陰無爲臉色陰沉,還帶着緊張,極爲不悅的道。

千面妖姬化作的趙天驕,打斷他的話道:“禁區?是囚禁人的區域?這麼說,我姥姥她們在後山了?” 陰無爲一臉冷笑,不答反問道:“你們……去後山了?!”

千面妖姬冷哼一聲:“去了又如何?雖然什麼也沒發現,但你這個樣子,似乎,人就在後山!”

說完之後,千面妖姬,帶着慕清幽和獨孤勝寒,再次朝着後山走去。

陰無爲聽說對方什麼也沒發現,又如此快的回來了,心知不會有假,便立刻換了一張臉,笑道:“既然什麼也沒發現,那就沒有去的必要了。不如,去別的地方看看,也說不定,曲老夫人和趙小姐自己出來散心了呢。”

此刻,趙天驕不在,三個女鬼,自然是不會和陰無爲對着幹,當下便也借坡下驢,跟着陰無爲,在養鬼門山頂,四處亂轉起來。

一個時辰後,三個女鬼已經將山頂轉了一遍,自然是什麼發現也沒有。

陰無爲道:“趙門主,山門我也讓你搜了,你也看到了,曲老夫人和趙小姐,是真的不在我這裏,不如,你們先回去,我會發動所有弟子尋找,若是找到,就將人送回去。”

千面妖姬剛要說話,立刻聽到了慕清幽的傳音,便是話鋒一轉,道:“不行,今天見不到人,我是不會走的。不如,你現在就帶着你的弟子,滿山給爺們找去。否則的話,爺們就要發動鬼軍,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將人找到!”

見‘趙天驕’如此決心,陰無爲是真的有種暴走的念頭,可是,他不敢啊!

畢竟,鬼軍壓境,自己的弟子說死就死,這已經嚴重的影響了士氣,若是真的對打起來,養鬼門必定會受到重創。

使得沉吟片刻,陰無爲只能點頭答應。

然後,他便和三個女鬼分開,去帶人搜山了。

慕清幽見他走遠,開口道:“剛剛高公子給我傳音,他已經看到天師進入了巖洞,是接受大長老的傳承道行了。估摸着時間,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回來了。”

“我們正好趁着這個機會,找到‘老夫人’和‘小姐’,然後讓她們僞裝成受到虐待的樣子,我們便可藉機問罪陰無爲。”

“若是對方態度好,則一切好說,若是不好,那就等天師出關教訓他!”慕清幽道。

於是,慕清幽用傳音符,悄悄的叫肉肉派來兩個手下,再叫千面妖姬,將她們易容成曲慧蘭和趙越,且都是臉帶傷痕,氣息虛弱,蓬頭垢面。

簡直就是悽慘無比!

做好了這一切之後,三個女鬼,便返回了大殿。

正巧,這個時候的陰無爲,還在給弟子們下令,沒有離開。

當他見到曲慧蘭和趙越的慘狀後,忍不住瞳孔一縮,心中立刻咯噔一聲。

千面妖姬極爲憤怒,指着陰無爲道:“陰無爲,你竟然敢折磨我姥姥二人,今天,爺們勢必要血洗你養鬼門!”

千面妖姬無論神態,還是氣勢,都像極了趙天驕。

而這一刻,從她周身散發出那森寒的殺機,令得所有養鬼門的弟子,都是心驚膽戰。

饒是陰無爲,也是有些脊背發寒。

“誤會!這其中一定另有隱情!”陰無爲道:“我是真的將曲老夫人和趙小姐安排在了百鬼谷,好吃好喝的對待……”

不等他說完,千面妖姬揮手打斷,怒喝道:“廢話少說,你今天不給爺們一個滿意的交代,爺們不僅要將此事昭告整個術法界,讓你身敗名裂,更要讓你養鬼門再無安寧之日!”

“抓了我姥姥,殘忍對待,就爲了獲得鬼醫傳承,若此事被術法界周知……呵呵,只怕術法界再無你陰無爲的立足之地了!”千面妖姬道。

此話說的沒錯,原本陰無爲是打算將人帶到這裏後,便好生對待,即便被人發現,他就說是請曲慧蘭來做客,旁人自然說不出什麼來。

然而此刻,曲慧蘭二人滿身傷痕,血跡斑斑,人還是在他養鬼門發現的。這樣一來,他就百口莫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陰無爲面無表情,寒聲問道:“你要什麼交代?”

千面妖姬按照慕清幽的指點,開口道:“鄭重給我姥姥和我姐道歉,然後,爲了表示誠意,此後的養鬼門,將成爲鬼醫門的附屬門派,就此簽訂盟約。爺們,便會開恩,不予追究!”

“讓養鬼門成爲鬼醫門的附屬?”陰無爲臉色陰沉,再也無法忍耐,怒喝道:“這不可能!”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的從大殿的方向,傳來一個戲謔的聲音。

“可不可能,已經不是你這個欺師滅祖之人,說了算的。”

衆人循聲看去,只見趙天驕騎着戰馬,呼嘯而來。

而他此刻散發出的氣勢,極爲強橫,即便和道源境的陰無爲相比,也是有過之無不及。

甚至,在他周身有道氣環繞,這是隻有道行在突破到道源境的時候,纔會有的表現。

見到這一幕,陰無爲一怔,看着兩個趙天驕,直接懵了一個大逼。

不僅是他,所有養鬼門的弟子,也都是一臉懵逼。

“你……你們……你們到底誰是趙天驕?”陰無爲有些氣急敗壞的道。

趙天驕落在地面,騎着戰馬,居高臨下的看着陰無爲,冷笑道:“爺們是趙天驕,還是鬼醫門門主,同樣……也是養鬼門門主!”

說話間,趙天驕擡手,只見他手中,有塊刻着骷髏頭的令牌。

而這令牌,正是養鬼門門主的信物。

只有門主,纔能有這塊令牌。

也只有佩戴這塊令牌,纔是養鬼門真正的門主!

見到令牌,所有養鬼門的弟子,立刻瞳孔一縮,震驚的看着趙天驕。同時,目光更是帶着疑惑,看向陰無爲。

陰無爲臉色驟然大變,有驚慌,但更多的,則是憤怒。

“你……你去了後山,見到了……”話說到一半,陰無爲突然話鋒一轉,指着趙天驕道:“好啊,你竟然敢接着搜山之名,盜取我養鬼門門主的信物,此罪當誅!”

“我要殺了你!”說話間,陰無爲抽出一把長劍,對着趙天驕就刺了過去。

這一劍刺出,仿若帶着萬鬼哭嚎,震顫人心,令人心神失守的同時,還有毛骨悚然之感。 陰無爲這個門主,本就是用陰險的手段得來的。

用謀權篡位來形容,最爲恰當。

爲此,他還毒殺了自己的師父,並將知曉此事的大長老,設計給謊騙到了桃花林的巖洞之中,令他在突破到仙境之前,無法外出一步。

而他,則是對外宣稱,大長老閉了死關。

也是因此,他才能順利的成爲養鬼門的門主。

但唯一遺憾的是,他沒有從師父那裏得到門主身份的象徵,也就是……門主令牌!

而他也知道,這令牌在大長老的手中,但他不敢靠近桃花林去索取。道行壓了他一個境界的大長老,即便無法離開巖洞,可還是能在一定距離之內,擊殺他的。

所以,這令牌便成了他心中的遺憾。

好在門派之中,並沒有人提起過令牌,也沒有人懷疑過他這個門主得來的手段問題。

使得他能安穩當着養鬼門門主,一直到至今。

然而此刻他見到趙天驕手持令牌,就知道對方一定是去了巖洞,從大長老的口中,得到了真相。

加上對方氣勢的變化,也讓他猜測到,定然是大長老給了他一場造化,讓他的道行,有了突破。

所以這一劍,陰無爲是含恨而發,帶着必殺的決心,蘊含了他所有的道行。

使得這一劍,快若閃電,勢若雷霆,形如奔雷!

“主人小心!”

獨孤勝寒幾個女鬼,都被這一劍的氣勢所懾,可即便她們想幫助,也是無從幫起。

趙天驕卻是抿嘴壞笑起來,不躲不避,單手掐訣,朝着長劍抓去。

陡然間,只見從長劍上有源源不斷的魂影,如同長鞭一般朝着趙天驕飛去,落在他的手中,形成了一柄……魂劍!

由魂體組成的長劍!

而此刻陰無爲手中的劍,則是光芒暗淡,氣勢全無,彷彿被抽走了劍魂之後,淪爲了一塊廢鐵!

“想要殺人,就要做好被殺的準備!”趙天驕厲喝間,魂劍脫手而飛,嗖的一聲,刺進了陰無爲的心口。

剎那之間,魂劍轟的一聲,爆炸開來。

令得陰無爲的身體,還有魂體,都跟着炸裂。血肉飛濺,魂飛魄散!

陰無爲被趙天驕一招瞬殺!

這一幕來的太突然,也太過震撼,不僅養鬼門的弟子,愣愣的看着,便是獨孤勝寒幾個女鬼,也都目瞪口呆!

“當年陰無爲爲了得到門主之位,欺師滅祖,殺師父,囚長老,凌辱師姐師妹,罪行累累,罄竹難書。”趙天驕朗聲開口,繼續道:“而今,他竟然將魔爪,伸向我鬼醫門,欲要得到鬼醫傳承,從而篡得鬼醫門主之位,其心當誅!”

“殊不知,鬼醫門和養鬼門,本就屬同宗同派,陰無爲此舉,無異於是手足相殘。而我身爲鬼醫門門主,自然不會放任不管。”

“另外,養鬼門大長老已經將令牌傳給我,爺們趙天驕,此後就是養鬼門門主。殺了陰無爲,是清理門派,是爲上一任門主報仇。”

趙天驕的這一番話,慷慨激昂,有理有據,聲音不大,卻是字字入心,聽的所有養鬼門弟子,都是羣情激憤。

趙天驕環顧一番,繼續開口道:“而今,我將這大逆不道之人誅殺,你們,可有人不服?”

花野和徐明,被趙天驕提前放了出來,此刻見到趙天驕這威風凜凜的一幕,是心悅誠服,立刻跪拜道:“花野(徐明)心服口服!拜見門主!”

其餘弟子見狀,紛紛回過神來,接連拜倒在地:“我等臣服!拜見門主!”

直到此時,獨孤勝寒和慕清幽幾個女鬼,纔回過神來。

獨孤勝寒也是抱拳道:“恭喜主人。”

“恭喜天師!”慕清幽和千面妖姬也是開口道。

事情很順利,且結果也是大大的出乎了趙天驕的預料。

不僅殺了陰無爲,給自己的姥姥和姐姐出氣,還意外的成爲了養鬼門的門主。同時,還值得一提的是,趙天驕在巖洞之內,得到了大長老的傾囊傳授,道行從道種境後期,跳級升到了道源境後期。

若是勤加修煉,過不多久,他就會突破到通天境。

因爲大長老要突破仙境道行,才能破關而出。可他閉關這些年,道行不僅沒有長進,反而有跌落的趨勢。

所以,他做了一場豪賭,將自己一身道行,傳給趙天驕,待趙天驕突破到化仙境的時候,便能將他救出了。

雖然這個過程很是緩慢,若是慢的話,需要數十年,乃至上百年。

可大長老沒有別的辦法,他只能如此做,否則,他的道行跌落的話,他一樣是無法出來,更沒有了希望。

而他因爲道基深厚的關係,還有上百年的壽元。

也就是說,趙天驕若是在百年之內,能突破到化仙境,大長老就能重見天日了。

同時,趙天驕還得到了養鬼門至高傳承法術……馭鬼術!

另外,養鬼門擅長養鬼,也擅長培養鬼修。

也就是說,有獨門祕籍,能讓鬼修在修煉上事半功倍。當然,也有諸多鬼術,能讓鬼修修煉。

有了養鬼門門主這個身份,趙天驕就可以讓自己的鬼軍,在短時間內,不僅可以突破道行,還能擁有更多的鬼術,可令自身戰力,大大提高!

這一次養鬼門之行,可以說趙天驕的收穫,是前所未有的大!

甚至,讓他有些不敢相信,做夢一般。

到最後,趙天驕將這歸結於,劫天運鬼,笑笑給他加持氣運,帶來的好處。

成爲養鬼門門主之後,趙天驕沒有急着離開。

因爲,他道行跳級突破,目前還不穩定,他要鞏固一段時間,讓道行徹底穩定在道源境後期。

同時,也要讓自己的鬼軍,在養鬼門內,好好修煉一番。

而且,他剛剛成爲養鬼門門主,還要培植一下,自己的心腹。

畢竟,趙天驕可沒打算長期安穩的在這裏當門主,他還要收集十八猛鬼,還要尋找自己的十世殘魂。

再有一年多,他就二十了,到那時,會有鬼王找上他的。

他若在此之前,沒有絕對的實力,那一年以後,就是他的死期了!

另外,還值得一提的是,隨着他和李芷煙肌膚相親的次數增加,他陰陽聖體的封印,也在逐漸減弱,陰陽聖體的香氣,也是越來越大。

他若有沒有絕對的實力,一旦被人發現,他就會和西遊世界的唐僧,一個下場了! 數日後,趙天驕對養鬼門的瞭解更多了。

外門弟子,也就是記名弟子遍佈大江南北,數字依然是達到了恐怖的五位數。

但外門弟子,說白了都是一羣烏合之衆,只是會點術法皮毛而已。

而真正山門內的弟子,則是接近千人。道行和其他信息,跟那二長老所說基本相同。

除卻被囚禁的大長老,死去的二長老和鬼長老之外,還有三個長老。

這三個長老,按照順序,分別訓練弟子,執掌刑罰,以及管理後勤。

原本,鬼長老是訓練鬼修的重要長老,二長老是陰無爲的左膀右臂。

另外,高春和從百鬼谷中帶出來的鬼修們,其中三個鬼君境的鬼,是被當做重點培養對象的。

趙天驕在接掌養鬼門之後,也是有這個打算。

不用人,只用鬼,來幫他管理養鬼門。

也真是因此,如今,趙天驕將這三個鬼君境,傳喚到了議事廳中。

議事廳裏,趙天驕端坐上方,另一邊,坐着的是獨孤勝寒。因爲獨孤勝寒是鬼軍女帝,地位非凡,所以,在面對冬奧會更高的鬼修時,他就要着重的表現出,獨孤勝寒的女帝身份。

而其餘的鬼軍成員,慕清幽,寧思靜肉肉等等,全部分坐在兩邊。

三個鬼君境的鬼修,都是女鬼,一個是頭髮雪白的老嫗,一個是十四五歲的小丫頭,另外一個,則是二十五六歲的女鬼。

三個女鬼在趙天驕強大的威懾力之下,跪拜在地。

趙天驕簡短道:“只要你們乖乖臣服於我,幫我打理好養鬼門,爺們將會破格將你們收入鬼軍隊伍之中,成爲有封號的骨幹成員。”

要知道,如今的鬼軍,凡是有封號的女鬼,都是十八猛鬼之一。只有李芷晴和肉肉,但她們有各自的特點能力,也不是道行高,當得起她們各自的封號。

三個女鬼這幾天也都見識到了鬼軍成員的強大,所以在聽到趙天驕的話之後,爲能成爲其中一員,都有些欣喜,便立刻表態道:

“老身願追隨天師,永無二心!”

“願爲天師分擔,這是我的榮幸。”女鬼道。

那小丫頭則是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道:“你能給我肉吃麼?你只要給我肉肉吃,讓我做什麼都行。”

肉肉坐在桌子上,晃悠着小腿,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立馬蹦了起來,怒道:“你你……你竟然敢吃肉肉?你這是想吃本女王了?你這是大逆不道!”

“來啊,小的們,給我將這膽大包天的傢伙拖出去,亂杖擊斃!”肉肉氣呼呼的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