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晚上我跟林小凡說了很多,說到最後我倆都醉了,這讓我非常佩服林小凡這個人,我感覺在現在這個社會上,能如同他這麼活着,其實真的很不容易,或許跟他有一個警察局局長退居二線的老爹有關,人脈和家世足以讓他活的是他自己,而我們之外的人,可以說活的身不由己。

當天晚上,我們倆藉着酒意,去了陳曉曉以前住的房子,想要既然來了佛山,只得到這些東西,真的是太不甘心,或許曉曉在搬走的時候,留下了什麼蛛絲馬跡呢?結果被新的租客差點當流氓給報警。

第二天早上,我們不得不返航,他需要回去查一下陳曉曉的消息,而我竟然不知道到底要去哪裏,天下之大,到底哪裏才能讓我逃脫?去北京,去阜陽,還是回平頂山?

“跟我回阜陽吧,我怕你一個人承受不住,可以明顯的感覺的到,你的精神狀態很不好,不是嗎?”林小凡說道。

“可能吧。”我道,然後我們一起去訂了阜陽的機票,剛到了阜陽,我就接到了電話,這個電話是薛丹青的,我其實一直不知道要怎麼去面對這個小姑娘,但是總是不能拒接的。

“有事兒?”我問道。

“三兩哥,你現在在哪?”她帶着顫音的問道。

“在阜陽,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我涌出了一股不詳的預感。

“回來吧,我可能要出事兒了,我感覺的到。”她說道,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這個小姑娘的緊張,非常的緊張。

“怎麼了?”在車上的林小凡看我接了電話之後心神不寧的問道。

“我要回一趟平頂山,有一個看過這個手稿的小姑娘,現在出了事兒,什麼事兒我不說,你應該就能明白。”我對林小凡道,這話其實我不適合跟他說,因爲如果薛丹青真的出事兒死了的話,那麼林小凡,將會是下一個,只是時間的問題。

“我跟你一起回去。”他在路邊停了車,停了一會兒毅然決定道。

“不好吧,你不需要上班?你是個警察。”我道。——現在的林小凡爲了這件事兒而跑,其實警局裏已經有很多對他不滿意的聲音了。

“沒事兒,其實這也算是我的自救,不是麼?”他說道。

——我們根本就不敢在阜陽停留,直接就出發回平頂山,楊大偉是在感覺到不正常後的三天之後死的,老李看過手稿幾天後也出了事兒,彌勒手下的編輯也是,之前薛丹青跟林小凡沒出事兒,我猜測了很多,甚至在想,這個詛咒是不是在北京的人才會出事兒,在河南的就沒事兒?

一切來的太快,我們必須趕在薛丹青“死”之前。

這句話雖然太難聽,但是不得不說,現在這個還活着的“小姑娘”在我心中已經是個死人了。

回到平頂山之後,我約了她出來,薛丹青也是一個心思細膩的姑娘,我估計之前天涯的那個熱帖和微博上對那個手稿的討論,或許她已經猜到了些什麼,用三雪的話來說,她感覺到的不對勁兒,可能只是心理暗示方面的問題。帶林小凡回來,或許是對的。

假如三雪認爲這是詛咒的話,因爲這個而害怕,我可以指着林小凡告訴她,看吧,這也是看過手稿的人,他就沒事兒,詛咒是子虛烏有的。

可是一切在見了薛丹青之後,我準備的話煙消雲散,我認識她的時候,她是一個漂亮而樂觀的姑娘,哈韓追星,夢想就是去韓國追長腿歐巴,整容讓自己的臉變的更加的完美,這是一個洋溢着青春氣息的姑娘。

可是這一次見到她,她沒有化妝,臉色蒼白,眼圈很黑,在我們相約的地方,她捧着一個茶杯,無助的坐在角落裏。

我走了過去,敲了下她的腦袋,道:“你怎麼了?失戀了?還是你暗戀的哪個歐巴結婚了?”

她在看到我的時候,眼淚唰的一下就掉了下來,抓住了我的手道:“三兩哥,我怕。”

我心裏雖然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但是還是安慰的問道:“有啥事兒跟三兩哥說說,誰欺負你了?”

女孩子的眼淚流出來,就很難剎車,薛丹青的父母離異,父親在監獄,老孃在國外,我估計她可能也是太過壓抑,一開始哭就絲毫不顧及我身邊兒還有一個她第一次見的林小凡,一直哭個沒完。

哭完之後,她開始慢慢的說,她最近經歷的事兒,是最近,因爲她說了,如果不是實在沒有辦法,她不會麻煩我的。

薛丹青表面上跟所有的青春期小姑娘一樣,熱情洋溢,這樣的姑娘應該是出門兒的時候打扮的好看漂亮,但是家裏,特別是自己的窩卻大多慘不忍睹,而薛丹青不會,她是一個表面大大咧咧,背地裏安靜起來卻是一絲不苟甚至有強迫症的姑娘。

我以爲她遇到的是鬼,也就是那個穿着白色壽衣的女人,但是她告訴我,不是。

她的發現,跟她的性格有關,她感覺,她的周圍,還有一個“它”的存在,這個“它”似乎是一個人,一個不停的跟蹤着她的人,還有就是,她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有人進過她的家。

並且每天都進去,只要她不在家,就會進去看。

她以爲會是賊,但是好幾次,出門兒之後再返回,可是卻發現什麼都沒有。

“就是這個?”我道,說實話,只要是不說那個穿白衣服的女人,我就可以長舒一口氣,沒有任何事兒,比那個女人還來的讓人恐怖。

“就這還不夠麼?我感覺我隨時隨地都被監視,包括洗澡上廁所的時候!”她說道。

“恩,你這麼好看,可能是你的某個狂熱的追求者,你知道有些人就是這樣,對沒有有種類似變態的追求,不過這事兒你找我算是找對了,我這朋友,你可以叫他小凡哥,他是一個警察,放心吧,這事兒啊,她最拿手。”我道。

如果是鬼,我都已經準備去天橋那邊找一個算命先生充當活神仙,先來安慰一下薛丹青了,但是是被監視,那林小凡這個警察的身份,無疑就可以給她安全感。

薛丹青像是抓住了一根兒救命稻草一樣的,不停的跟林小凡說話,而林小凡也不停的,以一個專業警察的視角,來問他一些事兒。

“這不是你的錯覺,你應該是真的被監視了,按照你說的來說,這很有可能,還是一個非常專業的人,不然不可能這麼久,在你這麼細心之下,還發現不了,走,不介意的話,可以去一下你家看看。”林小凡說道。

“當然不介意,走,現在就走。”薛丹青馬上就站了起來。

林小凡拉了下我,道:“別吃了,都什麼時候了,走吧。”

對此,我真的不知道林小凡的葫蘆裏賣的什麼藥,我現在害怕的是薛丹青知道自己遭遇了詛咒,但是我絲毫不懷疑,她感覺到的被監視,其實就是詛咒的力量已經發揮了,不然爲什麼早沒有晚沒有,偏偏在這個敏感的時候感覺到被監視?我說那話是安慰薛丹青用的,這林小凡還真的當成案子來辦了?

如果說,真的被薛丹青發現,這是詛咒的力量就不好了不是?可是這時候,我根本沒時間也沒機會和林小凡說悄悄話。

“我需要叫個朋友過來,而且需要點設備。”林小凡道。

“好。需要多少錢,都好說。”薛丹青馬上說道,她看林小凡的眼神兒有點狂熱,不知道是少女的情竇初開,還是因爲此時對警察身份的狂熱。

“警察辦案,不敢收錢。”林小凡笑道,說完,他打了個電話,我們沒有去薛丹青的家,而是在平頂山溜達了一大圈兒,四個小時後,他朋友到了,背了一個箱子,這個人很年輕,帶了一定鴨舌帽,一個黑框眼鏡,看着林小凡問道:“啥事兒把哥們兒這麼心急火燎的叫過來?”

“這個小姑娘,被跟蹤監視了,可能是私家偵探做的,你不是說過,這一行,你是國內頂尖國際一流?”林小凡道,一句話,都不需要介紹,眼前的這個人,是一個私家偵探。

狗日的林小凡,你是非讓薛丹青知道詛咒的事情? 中海,浦東區的一座高架橋上,一輛黑色的轎車正趁著夜色疾馳著,車內坐著一個中年男子陰沉著臉,此人赫然便是吳九。

今天,秦穆然發了個消息給他,說今天龍鱗要召開慶功宴,知道他與劉嘯等人有仇,就沒讓他來,想讓他趁著慶功宴的機會跑路,這樣即便事後他們有心要秋後算賬,可那是他都已經到了國外,也沒有什麼辦法。

在接到秦穆然的消息后,吳九沒有任何的猶豫,拿好之前秦穆然便是給他準備好的護照,簡單地收拾了東西,便是坐著車向浦東國際機場開了過去。

如今他的妻子和女兒都已經順利安全地定居到了國外,這讓他也輕鬆了許多,沒有太多的顧慮。

「阿賓,你再開快點。」

今天一出門,吳九的右眼皮就直跳,有句古話說的好:「左吉右凶」,哪怕吳九拿了一張餐巾紙搭在眉頭上,眼皮還是在跳,這讓他有些難以釋懷,心裡也是悶悶沉沉的,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是!九爺!」

開車的阿賓在聽到吳九的話后,點了點頭,腳下多踩了幾分油門,速度瞬間又是快上了許多。

「阿賓,你跟了我幾年了?」

吳九突然問道。

「九爺,已經三年了。」

阿賓回道。

「三年了!哎!眨眼間都三年過去了,時間過的真快。」

吳九沒有想到阿賓竟然跟了自己這麼久,一時間有些感慨。

「是啊,時間過得真快。」

「阿賓,一會兒送我到機場后,我在後備箱里放了些錢,你自己留著以後和老婆孩子好好過日子吧。」吳九說道。

「啊?九爺?這錢我不能要!」

阿賓驚訝地說道。

「不要?那可不行!這錢你必須要,下去以後沒錢怎麼行!」

突然間,吳九暴起,一槍頂著阿賓的頭,然後便是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

「嘭!」

槍聲響起,阿賓直接被打穿頭顱,雙目怒睜地倒在了方向盤上。

吳九探身,將阿賓的屍體倒了下去,同時自己穩住方向盤,臉上露出一絲的猙獰。

「媽的!吃裡扒外的東西!竟然想要我的命!」

吳九對著阿賓的屍體吐了一口唾沫。

就在剛才準備動手之前,他發現一直開著車的阿賓另外一隻手正偷偷摸摸的,似乎是有所動作。

仔細看去,赫然是拿著一把手槍。

敏感的吳九便是知道阿賓想要幹什麼了,這一刻,他怒火中燒,他沒有想到跟隨了自己這麼久的人竟然在這個時候背叛自己,背叛的感覺是那麼的痛,他的心很痛,所以,那時候他沒有任何的猶豫,一槍直接打在了阿賓的腦袋上。

車緩緩的停下來了,吳九臉色更加的陰沉,他的眼中出現了多年不曾出現過的狠辣。

「吃裡扒外的東西!去死吧!」

吳九將阿賓的屍體從高架橋上直接扔了下去,然後便是來到主駕駛的位置上,準備繼續開車前往浦東國際機場。

就在吳九準備坐上主駕駛位置上的時候,突然間,前方出現了一批黑壓壓的車隊,來勢洶洶,車速極快,瞬間,吳九便是產生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可是他還沒有來得及反應,最前方的一輛黑色子彈頭已經沖了上來。

「嘭!」

巨大的聲響傳來,兩輛車發生了激烈的碰撞,若不是吳九剛剛坐上了駕駛座,綁好了安全帶,恐怕光是這一下,就在足夠要了他的命。

可是即便如此,依舊讓吳九受了不小的衝擊力,頭撞在了方向盤上,瞬間,額頭上便是傷了一塊,流出了鮮血。

「啊!疼死我了!媽的!」

吳九摸了摸自己撞破的額頭,咬了咬牙,一下子解.開安全帶,然後便是拿出手中的槍對著前方的車輛進行射擊。

「嘭!嘭!嘭!」

吳九連續開出三槍,不過有些匆忙,都打在了黑色子彈頭的車身上面。

「媽的!狗日的吳九,憋了這麼久,今天老子要給我的兄弟報仇!」

陳龍一邊嘴裡罵著,一邊殺氣騰騰地從車上走了下來,然後他的身後,有十幾個龍鱗的幫眾拿著手槍朝著吳九所在的車就是一頓瘋狂射擊,密集的火力網,瞬間便是壓的吳九沒有任何辦法還擊,只能低著頭躲在駕駛座位的下面,偶爾射出幾槍,可是沒多久,他手槍里的子彈便是打光了。

「哈哈!薩比,現在沒子彈了吧!老子今天非要讓你感受下當初陷害我們的感覺,今天我要你血債血償!」

陳龍面目猙獰地拿著手槍,走向了吳九所在的汽車,同時手也在一個勁地扣動著扳機,子彈橫掃向轎車,壓制地吳九根本就不能抬頭,稍有不慎估計就被這流彈給打中了。

要說怨恨,整個龍鱗對吳九最怨恨的莫過於陳龍了,上一次晚上的設局,讓劉嘯,狐狸和陳龍陷入到危機之中,幾乎全軍覆沒,要不是秦穆然的及時出現,恐怕他們幾個人就不可能活到今天,更何況,當初的那場追殺之中,有好幾個跟陳龍親如兄弟的人,為了保護他們都死在了亂刀之下,這一切,都是因為吳九和青龍幫!

現在青龍幫已經被滅了,即便秦穆然說了保證吳九不死,但是他陳龍也咽不下這口氣,吳九不死,他如何去給死去的兄弟們報仇,以後如何去面對他死去的兄弟們!只要殺了他,哪怕是秦穆然要處死他,他也眉頭都不會皺一下!

「媽的,給我把這個車圍起來,把這個牆頭草拖出來打殘!」

陳龍拿著手槍指揮道。

頓時,身後的一眾小弟們,便是齊刷刷地向著已經被打的千瘡百孔的黑色轎車涌了過去。

「嘭!」

就在他們打開駕駛座車門的時候,只聽得一聲聲響傳來,原來是吳九蓄勢待發,對著第一個沖向他的人,發起來進攻,直接便是將已經沒有子彈的手槍當做武器,朝著那人的臉上砸了過去。

這一擊,直接便是將沖在最前面的龍鱗的幫眾的臉砸的流出了鮮血,那人應聲捂著臉倒在了地上。

而吳九則是趁勢從縫隙裡面抓準時機,撒腿便是向著遠處跑了過去。

「媽的!還敢還手!兄弟們,給我打他的腿,別給我弄死!」

陳龍大怒,看著前面恨不得多長几條腿的吳九,眼中儘是寒意,他端起手槍,扣動扳機。

「嘭!嘭!」

第一槍,打在了吳九的腳後跟,嚇得吳九都跳了起來,而第二槍卻是實實在在打在了他的一條腿上。

「啊!」

吳九腿部中槍,慘叫一聲,便是摔倒在了地上,同時追趕而去的龍鱗眾人也是追了上去,將他給圍住。

「王八蛋,敢打我兄弟,老子抽死你!」

吳九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隻大手便是直接抓住他的衣領,將其從拎到了半空之中再次扔到地上,這一下,直接摔的吳九七葷八素的。

「啪!」

一巴掌呼嘯而下,吳九整個人都懵了,耳邊傳來嗡嗡的聲響,臉上火辣辣的疼痛。

「還敢跑是吧,有能耐了是吧!還敢打我們的人!」

另外一人直接便是朝著吳九的肚子踹了一腳下去。

「啊!」

吳九倒在地上,捂著肚子,這一次眾人下手都是狠的,沒有一絲的留情,吳九疼的黃膽水都要吐了出來。

「都給我讓開,這個老傢伙讓我來!」

就在眾人怒氣未消的時候,陳龍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於是乎眾人便是讓開了一條路讓陳龍走了進來。 薛丹青租住的地方是在建東小區,一個一室一廳,後來我知道林小凡的這個偵探朋友叫桌sir,這是一個偵探發燒友,開了一家沒有掛牌的偵探社,生意非常火爆,一開始他的夢想是開一家類似柯南里面的毛利小五郎的偵探社,可是現實卻把這個天才一樣的人物逼良爲娼,現在他做的生意,就是幫富婆監視老公,幫富翁找到證據去離婚類似的這種。桌sir在聽了薛丹青的描述之後,點了點頭道:“讓你發現了卻沒讓你抓住的,其實算不上什麼高手。”

他很自信,林小凡對他也很自信。

可是我心裏卻有說不上來的滋味兒,有時候我不得不承認我心理的最陰暗的一面,那就是我其實不願意去接受薛丹青經歷的事情是人爲的,如果是詛咒的話,超自然的力量足以讓我理解之前所有發生的事兒,但是一旦的被證明這一條連鎖反應上的某一個關卡是人爲的,那麼整件事兒都得被重新洗牌重組,我之前的認識和本身就毫無頭緒的計劃將會變的更加的迷亂和複雜。

“其實非常簡單,假如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個人能在你不回家的時候潛入你家,但是在你每一次回去捉人的時候卻發現什麼都沒有,其實是在路上監控了你,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回家的路上,其中有一個地方被裝上了監控,你路過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然後可以從容的從你家裏逃離。”卓sir說道。

然後,事實證明了卓sir的正確性,薛丹青租住的那棟樓,沒有電梯,她租住的是四樓,在一樓的個不起眼的角落裏,卓sir找到了一個隱蔽的攝像頭,角落裏堆了一堆雜物,攝像頭連了一個黑色的小盒子。上面亮着電源的光。

“你太厲害了。”薛丹青都要喜極而泣。

卓sir聳了聳肩道:“這很簡單,因爲除了這個沒有別的可能,不,當然也可以說有另外一個人跟蹤你,其他的人潛入你家,但是偵探這種東西,其實更適合一個人來做。這種攝像頭電源只能支撐兩天,每兩天他都需要來換一次電源,而且這個是屬於藍牙無線發送信號的這種,也就是說,這個攝像頭所拍攝的畫面,轉換爲藍牙,被另外一個設備給接收,這是有距離限制的,這個還算高端,能支持一千米左右的傳輸,凡是在這種複式樓裏,應該最多能傳送八百米左右,這意味着什麼?”

“意味着那個監視着的人,一直都在附近。”林小凡道。

“對,很有可能就是這個小丫頭樓上樓下,甚至對門兒的人。而且,我估計我們現在已經被發現了。”卓sir說道。

林小凡在這個時候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我無話可說,他也沒有說話,從發現這個攝像頭開始,我就知道,或許晚上,我們還會面對一個劇烈的爭吵。

關於這件事兒到底是鬼怪還是人爲的爭吵。

接下來,卓sir拿出來一個儀器,這也是一個小盒子,是類似反竊聽反監視的儀器,這樣的東西我只在電視裏面看過,我們進入了薛丹青的房間,這是一個佈置的十分雅緻的房間,從房間的佈置上可以看一個人的性格,這句話是不會有錯的。

總裁的致命情人 我也算是理解了薛丹青爲什麼會發現有人潛入了她的房間,因爲她的每一個東西都擺放的非常的整齊,用她自己的話來說,一本書她在看,看到一百零八頁,然後倒扣在書桌上,可是在回來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一百頁,書還在那個位置,以那個姿勢擺着,但是她知道自己的習慣,所以能斷定,有人碰過那本書。

卓sir在屋子裏,像是一個專家一樣的遊走,他甚至沒有去開那個反竊聽的設備,就在房間的一個角落裏找到了一個在布娃娃眼睛裏塞着的攝像頭。

“不要問我爲什麼可以這麼準確,因爲如果我是他的話,我也會選擇這個位置,這是同行和職業之間的瞭解。這個位置適合裝上這個,可以看到幾乎整個客廳的全貌。”卓sir笑道,他笑的非常的自信,而且他此刻也有自信的本錢,薛丹青已經開始抓着我的胳膊面色發白了。

最後,卓sir在這個房間裏拆了五個攝像頭,兩個接收器,這些攝像頭囊括了衛生間臥室在內的所有地方。

“三百六十度無死角,你只要進了房間,這些攝像頭就可以把你所有的動作,全部都暴漏在那個人的眼皮底下。”收拾好東西的卓sir說道。

薛丹青的面色由白轉紅,再由紅轉白,廁所和臥室都有,這意味着什麼?她洗澡睡覺,所有的畫面都被另外一個,甚至幾個人給看着,讓這個小姑娘所有的祕密都被盡收眼底。

我抓住了她的手,我知道,這樣的情況發生在誰的身上都不會好受,這幾乎能讓人崩潰掉,特別是我瞭解,這是一個非常潔身自好非常傳統的一個小姑娘。

“這個攝像頭有錄像功能麼?”我替薛丹青問道,這可能是她眼下最關心的問題。

“有,這個盒子有個u盤,裏面的東西都被存儲着,那個人只需要來取下這個盒子,把文件轉存在電腦上,就可以看到所有拍攝下的東西。”卓sir說道,無視我對他的眨眼,真他孃的是個技術宅,不知道有些時候需要的,是善意的謊言麼?

薛丹青哇的一聲再一次的大哭了起來,而此刻有合適身份安慰她的,只有我一個人,林小凡和卓sir都只是來幫忙的,不是麼?

“你得罪了什麼人了麼?”我問最後安靜下來的薛丹青道。

“沒有。”薛丹青哭着搖頭道。

——那就奇怪了,竊聽風雲是一部很不錯的電影,但是上面被監視和竊聽的主角是金融的大鱷,我也聽說那些明星被監視的花邊新聞,可是薛丹青是誰,這是一個在小城裏安靜普通的一個小姑娘,她能有什麼監聽的價值?

“其實這樣的監控一般人根本就玩不起,就算是請我這樣的私家偵探,這一種入室的監視,價格也非常的昂貴,畢竟這是犯法的事兒,所以選擇監視你的人,肯定有他的理由,要麼是極其的恨你,要麼是極其的愛你,我看小姑娘很漂亮,估計是被你拒絕的某位狂熱的追求者,你可以從這方面下一下工夫,當然現在最明智的選擇是報警,雖然我並不想你們這樣,因爲我想把這些攝像頭帶走,林小凡這傢伙又不會給我報酬,這權當是我的酬勞了。”卓sir說道。

“不行,你需要多少出勤費我給你,現在必須報警,你也說了,監聽的人就是在附近,不會超過八百米,不報警怎麼找到這個人?”我說道。

“我說了,一個好的監聽者除了善於僞裝自己之外,還非常善於保護自己,就算報警也找不到這個人了,再說了,林小凡也是警察,他的辦案能力你能相信?”卓sir開了一個玩笑道。

“我操你大爺。”林小凡罵了一句,然後拿出手機遞給了薛丹青道:“我是外地的警察,沒辦法插手這裏的事兒,你自己選擇報警不報,或者說,你自己心裏有沒有合適的人選,哦,錯了,是懷疑的對象。”

薛丹青又是一幅泫然欲泣的樣子,道:“沒有,不可能有,按照這個老哥說的話,能用的起這個的,得是有錢人,可是我身邊兒的,都是普通人,我也沒得罪誰,也沒哪個富翁追我。”

——最後我們還是選擇了報警,來的警察我還認識其中一個,因爲林小凡也是個警察,而且有熟人的關係,警察在錄了口供之後,根據卓sir的提示,找到了物業,最後,在薛丹青的樓上打開了房子,這個房子裏的租客,前一段時間纔過來,押一付三,房租和押金都沒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人去房空。只有幾箱泡麪零食,還有一個電熱水壺。

在房間裏,甚至沒找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