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攻擊砍在了地上,整個地上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縫,就像是地震震開的一樣。

不行,我得趕緊破了這個陣法。

這不是什麼低級陣法,所以我沒有辦法看破陣眼的所在,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強行破陣。

要強行破陣的話,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幹掉對方的一個人,這樣的話,他們的這封那自然而然的就破掉了。

我朝着右邊一個加速,往他們陣法最薄弱的那個角落衝了過去。

可以看的出來,那邊的三個人,修爲都比較弱,按照我巨靈神的攻擊力,全力發揮,只需要一拳頭,就能砸死一個,這樣的話,成功突圍不是夢。

不過就在下一刻,鬼九那邪惡的笑,又傳遞到了我的耳朵裏。

隨着他的笑容,下一刻,整個陣法開始動了起來。

陣法一旋轉,我衝過去那邊的人,瞬間就換了。

不管是誰了,先幹一個再說!

我的攻擊非常強勢的打了下去,可對面二十多人的結合,實在是太強了。

一道銀灰色的光芒,把我的攻擊給完完全全的抵擋住。

“媽的,再來!”

正當我下一次攻擊準備打下去的時候,突然,我的背後就是一涼。

(本章完) 草,這也太速度了,他們的下一次攻擊,又準備好了,直接就給我來了個措手不及。

又是一個鬼氣組成的斧子,朝着我砍過來,這一次,我可沒有巨靈守護可以用了。

其實這也算是我策略的一種失誤了,這些傢伙還是挺針對我的,我選擇的是巨靈神,所以他們就選擇了這樣一個相對靈活的陣法來對付我。

其實,他們的鬼氣斧子,並不是沒有辦法躲,而是我的巨靈神體積太大,而且行動速度又太慢。

現在這種情況,再用巨靈神的話,絕對只有死路一條,而現在,我肯定是不可能再次換神了,比賽還在前期,暴露了這麼多底牌,已經是一個非常不明智的選擇了。

眼看着斧子馬上就要下來了,我覺得自己必須果斷了。

退掉了巨靈神,我感覺了一下,身體裏面的鬼氣,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神鬼第三變,瞬間開啓。

啓動了鬼氣以後,我瞬間覺得整個人靈活多了。

就在下一刻,鬼谷門的斧頭已經凝聚成形,朝着我砍了過來。

鬼神閃!

我定住時間,朝着他們之中的其中一個方向衝了過去。

我現在算是已經想通了,專門找薄弱環節,是一點意義都沒有的,鬼谷門擅長縱橫之術,不管我從那邊衝,他們都可以挪移最強的一方給我,既然總是要碰到最強的一方,還不如自己主動選擇一個方向。

咱的設計是非常好的,用鬼神山擺脫後面的鬼氣斧子,然後衝過去,秒掉一個鬼谷門的弟子,揚長而去,但是事實上呢。

如同鐵一般的事實,讓我整個人的心都涼了半截。

鬼氣斧子根本就沒有被我定住,甚至對面的鬼谷門弟子,也沒有被我定住,他們都還在動,我的鬼神閃貝萊就是通過定住時間加速的,現在時間定不住了,加速也就完全不存在了。

鬼氣斧子的速度相當快,下一個瞬間就要打到我的身上。

媽的,我再一次失誤了,早知道用別的方法,也可以強行躲開啊,但是現在,我可是連躲的機會都沒有了。

但誰知道,這些傢伙能夠不被定住呢?

斧子已經朝着我的背上過來了,此時此刻,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鬼王祕術——輪轉!”

我一聲怒吼,身上的鬼氣開始運轉起來。

這一刻,時間真真切切的被定住了。

雖然我感覺,運行的很困難,但是一切,都開始倒流起來。

這種倒流,是以毫秒進行的,我輸出了大概三分之一的鬼氣,刀劍終於離開了我大概一釐米的距離。

就是這一釐米的機會,給了我機會。

鬼神閃!

現在時間已經被定住了,所以我完全不用擔心,鬼神閃會失效。

輪轉祕術,和鬼神閃重疊在一起,那種時空混亂的感覺,再一次出現了。

整個時間線,都像是在瞬間破碎了一樣。

根據以往的經驗,我知道,這樣的破碎,並不會持續太長的時間,我的機會,也就是在這裏了。

就在這一瞬間,我對準了一個距離我最近的人。

鬼王撼天!

現在已經顧不得這麼多了,強大的鬼王虛影出現在我的背後,朝着面前那個人轟了過去。

這人連防禦都沒有來得及,就直接被我給轟的飛了出去。

雖然已經到了三境鬼王的級別,但是鬼王撼天,絕對還是一個非常霸氣的鬼術。

面對我的鬼王撼天,就算是三境後期的強者,不防禦也得重傷,更何況是這個傢伙。

這傢伙瞬間就被我幹掉了,也就是因爲這樣,整個陣法的鬼氣運行,出現了問題,趁着這個空檔,我一下子就鑽了出去。

時間線的震盪,只存在一瞬間,這一瞬間之後,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我已經脫離了鬼谷午門陣。

而現在陣法內的人,都是一陣的迷茫,他們並不知道,我是怎麼逃脫的。

不過,能到三境鬼王的人,顯然都不是傻子,看到旁邊同門的屍體以後,他們就一切都明白了。

“大師兄,鬼庇死了!”

“幫鬼庇報仇!”

一雙雙仇恨的眼睛,朝着我看過來。

“你,血債血償!”

鬼九帶着他身後的人,瘋狂的朝着我的方向殺過來。

看到我幹掉了他們鬼谷門的人,這幫傢伙是殺紅眼了啊,還好,今天沒有帶千機門的標識,不然的話,千機門肯定是會有麻煩了!

“償你個蛋!”

我對着身後的鬼九一聲怒吼,然後朝着和沈夢瑤相反的方向,就開始跑了起來。

都已經到了現在這個情況了,我要是還在這裏和你硬抗,那我纔是真正的傻逼呢,

“追!”

他們奮起直追。

不過,這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因爲我使用的,是絕帝宮。

進入了絕帝宮之後,我把絕帝宮化作最小的狀態,然後開始全力飛行。

他們這些傢伙,雖然跑的快,但也還沒有利害到,連一個綠豆大小的東西,都能夠時時追蹤的。

我左扭右拐的,終於把他們給甩掉了,這些鬼谷門的傢伙,還真的是難纏啊。

甩掉了這些傢伙,我就開始有些擔心沈夢瑤起來。

趕緊算了一卦,確定了沈夢瑤的方位,然後全力朝着沈夢瑤那邊開進過去。

我一遍朝着沈夢瑤那邊過去,一遍開始檢測我身體的狀態,這一次,雖然並沒有故意收分,但是之前的時候,放大招也幹掉了不少。

估計我現在的分數,應該有不小的增長了,我這麼想着,就開始查詢我的分數,但是下一刻,一個操蛋的顯示,讓我的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的分數上面寫着的,是負!居然是負數!

而且,負的還不少呢,整整負了五百多分。

這他媽是怎麼回事?我收了那麼多的分數,居然還顯示我是負數的。

不科學啊,肯定有問題。

我現在恨不得找這個該死的舉辦方投訴一下,但是很快,我就想通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其實不是他們的問題,而是我的分數,確實是負的!

我之前那個混沌之雷,就搞定了好幾個人,剛纔又幹掉了一個。

比賽之前,規則上面可也是說的清清楚楚的,不能殺人,如果要是殺掉一個人的話,會扣一百倍的分數。

我之前一不小心幹掉了幾個,這可不就是遭報應了麼?

現在這個情況,看着腦門上面的負幾百分,我感覺就是一陣的棘手和荒唐啊,你說要是分數少一點,還好解決,但是我現在整整負了五百多分。

按照正常情況,一個人是一分,也就是說,我至少要找五百個人,才能夠補上這個缺漏。

這特麼的,現在到哪裏去找這麼多人啊,算了,負就負吧,先欠着,還是先去找沈夢瑤要緊。

我再給絕帝宮做了一下隱蔽措施,然後朝着沈夢瑤的方向飛了過去。

還好,我們的沈夢瑤同學並不傻,沒有到處晃悠,我稍稍費了一點功夫,就成功的找到了她。

“你沒事吧?”

我對着沈夢瑤問道。

“沒事!”

沈夢瑤看着我,笑着說道。

還別說,沈夢瑤找的這片地方,還比較的安全,至少暫時應該是沒有人會找到這邊來的。

“對了,你怎麼會碰到重寶出世的,人品也太逆天了吧?”

我對着沈夢瑤問道。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一進這個祕境裏面,我就感覺冥冥之中,有一股什麼東西,指引着我朝這邊走過來,我剛剛一到這附近,那個重寶,就開始顯世了!”

沈夢瑤有些無語的對着我說道。

這運氣,簡直逆天啊,似乎整個寶物,都像是爲她準備的一樣。

(本章完) “你這也太狠了吧!”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你這運氣簡直逆天啊!”

“我也不知道,可能真的是運氣好吧,或者是這個寶物和我有緣分呢!”

沈夢瑤被我這麼一說,顯得有些害羞。

“你撿的是什麼寶物啊?趕緊拿出來看看?”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行!”

沈夢瑤把寶物給拿了出來,我們仔細的看了看。

這個東西,圓形的,跟個球一樣。

“這啥啊?”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沈夢瑤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能感覺到,它似乎是在召喚我。”

“你弄點真元進去看看?”

我給沈夢瑤提了一個比較中肯的建議。

沈夢瑤似乎也是這麼想的,她把真元緩緩的注入到了這個球的裏面。

不過,這顯然並沒有什麼用,注入進去的真元,就像是泥牛入海一般,沒有起任何的動靜。

“現在怎麼辦?”

沈夢瑤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我,滿臉都是疑惑。

“我也不知道,要不你第一滴血進去試試?”

沈夢瑤看着這個情況,點了點頭。

傳說中的寶物,一般都是會有滴血認主之類的特性的。

可是,實際情況讓我們失望了,一滴血滴下去以後,這玩意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真是讓人失望啊。

“還是沒用!”

沈夢瑤顯得有些失落。

“沒事,把它收起來吧,總有用得到的時候!”

我對着沈夢瑤安慰道。

我們坐着休息了一會,然後我查看了一下最新的排名。

果然不出我所料,現在排名榜上的人,已經有一半都換了一遍,顯然,有不少隱藏的boss,現在已經蹦出來了,整個比賽,也進入了中期。

我們是不是,也該收一點分了呢?

我剛剛這麼想着,整個腦子裏面,卻是突然接受到了一段信息。

“比賽進入中級階段,所有負分的人請注意,請在48小時內,將你們的分數恢復到正數的水平,否則,將會取消你們的比賽資格!”

臥槽!

聽到這個話,我整個人都傻逼了。

不是吧,居然出這樣的比賽規則,這不是在針對我麼?

負分五百多分,而且只有二十四個小時,就需要變正的,這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我的哪裏去找五百多個人?

我剛開始愁的頭髮都要白了,但是當我看到排行榜上的信息的時候,我突然有了一個很不錯的想法



現在這個情況,一千份大概可以進入一百名之內,只要我能夠幹掉一個一百名之內的,我不光可以把我的分數變成正的,還能在多掙五百分,五百分的分數,在現在這個形式不多不少,既不至於墊底,也不會有人盯上我。

但是根據現在的情況來看,前一百名的人都分的比較開,所以現在這個情況,我們想要找他們,也是非常困難的。

而且,我就算是想用《易經》推算他們的下落,也是無能爲力的,因爲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的交集,就算是我想推測他們的下落,也不可能憑空進行。

現在就是這個問題愁了,不過身邊的沈夢瑤,倒是給我想了一個不錯的好辦法。

“之前我撿到寶物的時候,不是金光四射了麼?如果要是再有一個寶物,不就可以吸引大量的人來了麼?”

沈夢瑤說的很有道理啊,想要人爲的製造一個金光四射,穿透周圍幾百公里的異象,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至少我知道的有好幾個陣法,都可以做到。

“問題是,我們到哪裏去找什麼寶物呢?”

我有些無語的對着沈夢瑤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