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第二命,危險時候不要吝嗇,”無影淡淡的聲音在兩位長老耳邊響起,但是兩名長老卻是從這平淡的話語中聽出了一絲關心。

第二命,正是這兩枚靈丹的名字,所謂第二命指的便是服下這枚靈丹便是等同與擁有了兩條性命,與人相戰,只要肉體完整,靈魂未滅,服下第二命實力便是立刻恢復至巔峯。

雖然只有短短的一行字,但卻是充分的將第二命的恐怖藥效表達了出來。

“去吧。”無影說道。

兩名長老將第二命收起來,然後對着無影點了點頭,一股磅礴的氣勢瞬間從兩人身體之中擴散而出,兩道白光閃過,兩名長老便是瞬間消失在了地面。

無影擡頭看向佇立在天地之間的那道巨大的令人心生讚歎的光束,一絲擔憂也是從他眼中流露而出。

泫勃派中,一個腆着肚皮的胖胖的中年男子站在泫勃廣場中,一臉笑容的看着面前的一名男子,淡淡的說道,“小心一點。”

男子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對着胖男子點了點頭,然後腳尖輕點地面,猶如閃電般的瞬間衝向了天空之上。

“韋清風,想不到這次泫勃派竟是隻派了你一人。”天空之上,一名男子面含笑容看着剛剛飛上來的韋清風。

“我一個人便是足夠了。”韋清風臉色淡然的說道。

在兩人說話的時間,一聲聲破風聲不斷的響起,然後一道道人影便是出現在了天際之上。

“你們來的倒是挺早。”一名紅衣女子看了一眼韋清風兩人,平靜的說道,但是那一雙媚眼之中卻是明顯的有些不屑的神色。

韋清風迅速的掃視了一眼天空之上突然出現的幾人,一如既往的冷漠神色,說道,“龍族這次倒是有些晚了。”

韋清風話音剛落,天空上便是突然的劃過一道雷狐,然後一條百尺長的雷龍便是出現在了衆人的頭頂之上。一雙碩大的龍目精光閃爍的盯視着衆人。

“熬英,這次你可是最後一個來的哦、”紅衣女子一臉媚色的對着盤繞在天空上的雷龍嬌聲說道。

雷龍身上突然爆發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將這黑暗的天空瞬間照亮了幾分,然後一個身材健碩,身着紫色衣裝的男子便是出現在了衆人之中。雷龍化爲的男子長相頗爲的霸氣,線條剛毅的輪廓,高挺的鼻樑,一雙略微有些深陷的眸子之中有着絲絲雷電閃爍。

熬英乃是熬廣九子之中的第六子,天賦傲人,具有絕對的龍族皇室血統,而在熬廣隕落後,龍族的族長便是由熬廣的長子所代替。

“妖女,不要在我面前做出這般噁心的姿態,小心我直接吞了你。”熬英絲毫不理會紅衣女子,狠狠地看了她一眼,然後大步的朝着韋清風身旁走了過去。

在紅衣女子驚訝的眼神中兩人緊緊的抱在了一起,分開後,熬廣一臉笑容的說道,“你小子一走便是三年時間啊,彩兒可是天天的在我耳邊嚼舌根啊,我都是快被那丫頭煩死了,待這無天之日結束後,你可是要陪我回去一趟啊。”

聽着熬英的話,韋清風臉上難得的流出一絲笑容,淡淡的說道,“我會去看彩兒的。”

“熬英,你們兩人別敘舊了,異寶即將出世,還是準備一下吧。”之前的那名與韋清風說話的男子對着這邊笑着說道。

“皇甫天明,無爲、無情兩位長老,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熬英笑着一一的對着幾人打着招呼。卻唯獨沒有理會那紅衣女子。幾人也都是回報笑容以熬英。

紅衣女子並沒有因爲熬英的惡語而有所惱怒,嬌笑着走到幾人身旁,說道,“熬英哥哥,你好凶啊,都不理人家。”

熬英翻了翻白眼,也不理會紅衣女子,手中紫光閃爍,一杆紫色長槍便是被握在了手中。

其餘幾人見狀,也是紛紛的拿出了各自的武器。

“我能感覺到,異寶即將出世了。”熬英嚴肅的說道。“北宮媚兒,小心點。”

紅衣女子一愣,沒有想到熬英竟然會突然的對他說出這般的關心話語。

但是接下來熬英的話卻是將她氣的臉色鐵青,“你死了,我對姑姑沒法交待。”

“熬英。”北海媚兒嬌哼一聲,手中也是多出了一把紅色長劍。

對異寶打着注意的可並非只有正派的這幾人,大陸上的衆多強者早已經是在下方等待了多日了,在見到突然有着幾人出現在天空之上,心中也是隱隱的猜到了一些,當下便是迅速的飛上了天空,站立在光束的周圍。

而在感受到天空之上不斷變強的氣勢,這些人都是有些驚詫的望向熬英幾人,不知道他們是如何知道異寶出世的具體時間的。

“轟轟轟、、、”那接連天地的光束之上突然有着一道道震天聲響傳出,所有人都是目光緊視着光束頂端。等待着異寶的降臨、 “嗡…”

“是鎮妖塔!”北宮媚兒驚呼一聲,目光火熱的看着從那光束頂端出現的一個錐形黑色物體。一眼便是道出了是爲何物。

“咻咻咻…”數百道身影在北宮媚兒話音剛剛落下時,便是快速的對着那光束之上衝去,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帶着一絲貪婪與興奮的神色。

“啊…”當先衝上前去的一名實力在初級尊者的男子,眼看便是要抓到那鎮妖塔,可下一刻,他伸進光束內的手臂便是瞬間冒起了絲絲的白煙,男子大叫一聲,眼中閃過一抹狠色,左手果斷的對着肩膀處揮下一記手刀,直接將那伸入光束的手臂斬了下來。男子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身體搖搖欲墜。

後面衝上來的衆人見到這般恐怖詭異的一幕,都是停下了準備搶奪的念頭,紛紛站在光束外圍,不敢動手。

“哼,連混沌之力都是敢於正面相抗,還真是不怕死。”熬英看見那人的慘痛模樣,不屑的說道。

而一些心思靈敏之輩在見到熬英幾人並沒有動手,眼珠一轉,也是慢慢的降了下來,遠遠的站在幾人的對面,目光緊視着幾人,他們知道,熬英幾人既然知道異寶何時出世,就一定知道該如何收服異寶,只要跟在他們的身後,到時候他們若是得到異寶,定然會有一場惡戰,而這些人到時候便是可以趁機撿漏、

“熬英,看來那些傢伙也不是像你說的那麼笨嗎、”北宮媚兒清笑一聲,那些人的眼神雖然隱蔽,但卻逃不了聖地出生之人。

“一羣廢物罷了,我們真正的對手是十二邪道,雖然到現在還沒有看見邪道之人出現,但是我想,他們恐怕早已經站在我們周圍了。”熬英英氣四射的目光掃過周圍空間,淡淡的說道。

“熬英,你可有辦法抵擋着混沌靈力?”一直站在旁邊沒有說話的無爲長老看着光束內的鎮妖塔,詢問道。

熬英一愣,旋即臉上竟是難得的露出一絲不好意思的神態,“這個我也沒有辦法,混沌靈力乃是大陸初生,天地第一靈力,尋常人若是碰上,瞬間便會被其中蘊含的醇厚能量化爲灰燼,就算是你我這樣的強者遇上那也是相當的麻煩的,但同樣的,這混沌靈力若是能夠將之化爲己用的話,我想就算是那邪道之主來了我也不會有所畏懼,但畢竟,能夠吸收這混沌靈力的人我還沒有看見過,我想整個大陸上應該也沒有人能夠吸收吧。”

“無天之日果然處處都是寶貝啊,單單這混沌光束便是可遇不可求的世間奇寶,”皇甫天明感嘆道。

熬英看了一眼望着鎮妖塔的韋清風,說道,“放心吧,鎮妖塔會自行出來的,據說,無天之日中所出現的每一件物品都是有着靈性的,而這無天之日則就像是一個大大的鐵籠,將這些物品全部的關在了裏面,而無天之日就是這個鐵籠的出口,你們想想看,一隻被關押了數百年的魔獸,突然有一日見到鐵籠被打開了,你說他會怎麼做?”熬英臉上露出一絲奇怪的笑容問道。


“逃走。”北宮媚兒眼中竟是不可置信的神色,無天之日的傳說,他也曾經聽宮主說過,但是卻遠遠沒有熬英說的這麼詳細生動。竟然將無天之日比作一個鐵籠,混沌光束是那出口。

這也實在太匪夷所思了吧。

“皇甫兄,你我對付鎮妖塔,兩位長老,清風,你們爲我們抵擋那些人,媚兒你呆在一旁看着就行了。”熬英突然對着幾人說道,直接的將幾人分配好了。


皇甫天明有些奇怪的看向熬英,問道,“對付?熬兄,你是不是太緊張了。”

熬英快速的解釋着,“鎮妖塔乃是存在萬載的神器,早已經具備了靈性了,千萬不要將他當作一件物品,否則你會死的很慘的。”

“走、”熬英丟下一個字,手中紫色長槍朝着空中一楊,身體便是在一身炸雷聲中消失在了原地。

“轟、轟、轟、…”皇甫天明驚訝的看着那鎮妖塔,此時鎮妖塔正以一種強橫的姿態對着那籠罩着他的混沌光束猛烈的撞擊着。發出一聲聲沉悶的響聲。

“神器即將破封了,大家衝啊、”不知道是誰突然喊出一聲,衆強者的注意力頓時便轉移到了不斷轟擊着的鎮妖塔上,而在一聲劇烈的轟鳴聲中,混沌光束被轟出了一個小小的缺口,下一刻鎮妖塔便是化爲一抹流光,出現在了空中。

而看見這一幕的衆人,都是如同強盜一般的以一種迅雷之勢展開身形,全部的朝着那鎮妖塔衝去。

熬英看了一眼下方的幾人,韋清風對着他點點頭,然後便是率先的衝了上去,並不強壯的身軀擋在了正準備衝上去搶奪的衆強者。

“他們是一夥的,神器是屬於大家的,不能夠被他們獨吞了。殺了他、”那個聲音再一次適時的響了起來。這些人都是爲了神器等待了兩月多的時間,如今好不容易見到了,但是卻被一羣沒有見過的人捷足先登了,而且還將他們堵在一旁,在加上那個聲音的撩撥,瞬間便是惹起了衆怒。

“殺了他們、”當先的幾人看着韋清風后方的兩人,心中頓時生出一股怒火,怒聲吼道。

“哼、”韋清風身上頓時爆發出一股強悍的氣息,六階尊者的氣勢瞬間盡數涌現而出。對着那些人席捲而去。

這些人感受到韋清風身上的強大氣勢,微微一滯,旋即臉上露出一絲遲疑,但是那個聲音又傳了出來。


“大家一起上,他一個在強也抵擋不住。”突然,一個火紅色的能量球從衆人之中對着韋清風射去。

韋清風右腳向前輕輕一踏,一道道靈力迅速的在身前凝聚,一道靈力勁氣瞬間射出,將那能量球瞬間擊散。

而隨着韋清風的出手,衆人心中的怒火也是被燃了起來,一道道強大的武技頓時從人羣之中發出,對着韋清風攻去。

無爲,無情,兩名長老也是站在韋清風身旁,手中壽紋輥大開大合間,一一的抵擋着那些武技,在配合韋清風的凌厲攻勢,一時間僅僅三人便是抵擋住了對方數百人的攻勢。

北宮媚兒看了一眼上空的熬英,一撇嘴,也是加入了戰鬥之中。

熬英見到下面已經戰了起來,與皇甫天明對視一眼,然後目光便是落在了那懸浮在混沌光束外一動不動的鎮妖塔。

“吼…”熬英對着鎮妖塔怒吼一聲,龍吟直震天際,一圈圈聲波對着鎮妖塔席捲而去。

一直沒有動靜的鎮妖塔突然劇烈的抖動了起來,一層乳白色的光暈浮現而出,將那攝人心魄的聲波盡數的抵擋開來。

“果然詭異。”見到鎮妖塔的動作,皇甫天明眼中閃過一絲驚詫,

“小心。”熬英對着皇甫天明快速的說道,然後他身上爆發出一道刺眼的光芒,瞬間便是化爲了本體。

化爲本體的熬英,直接將巨大的龍尾擋在皇甫天明的身前,而與此同時,一道靈力匹練也是射在了他的尾巴上。

皇甫天明看的心驚肉跳,他沒想到這鎮妖塔竟是如此的詭異,自己還沒來得及反映,那鎮妖塔的攻擊便是已經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若不是熬英及時的化爲了本體,恐怕他最少也是身受重傷。

皇甫天明衝着熬英感激的點了點頭,一把長劍也是握在了手中。

“小心一點,鎮妖塔懂得一些封印之術、”

有了剛剛的教訓,皇甫天明直接先發制人,閃電般的對着鎮妖塔刺出一劍,然後身形便是迅速消失,再度出現,又是一劍刺出,這等恐怖的速度就連熬英都是感到一絲驚異。

在刺出不知道多少劍後,皇甫天明身形閃現,站在天空上,猛然的將長劍對着鎮妖塔射出,一圈圈肉眼可見的能量便是迅速的自他腳下擴散。

“怒天一劍、”皇甫天明一聲怒吼,長劍微微一點,空間猶如湖面般的產生陣陣漣漪,然後一把把同樣的長劍便是瞬間佈滿了這片天空,皇甫天明長劍斜指長空,閃電般的對着那鎮妖塔揮下,數不清的長劍便是對着鎮妖塔刺去。


醫妃難得:王爺乖乖讓我寵

而此時,斷情崖巔峯之上,林越臉上帶着一絲興奮的神采注視着天空上的大戰,早在之前,林越便是知道了異寶即將出世,就連他自己都是不知道他爲什麼會得知這些消息。就像是腦海中自然而然的多出來的東西一般,很自然的便是知道了。

可是他卻並沒有前去搶奪,因爲心中有一個聲音告訴他,真正的異寶還沒有出現。

而林越也是相信自己心中的直覺,在鎮妖塔剛剛破風而出的時候,林越心中便是有種感覺,彷彿自己能夠操控這鎮妖塔一般,林越被自己的這種感覺嚇了一跳,雖然不相信,但是卻壓不住心中的那股好奇感,忍不住的試了試。

這一試便是讓他徹底的震驚了,他發現,自己不過是在心中想着鎮妖塔時,腦海中便是自主的出現了一段信息,而這段信息正是那鎮妖塔的所有信息。

“呵呵,不陪你們玩了,混沌決,啓天地,收、”林越笑望着佈滿了劍影的天空,手掌對着天空上的鎮妖塔微微一招、

皇甫天明自信的看着遠處沒有反擊的鎮妖塔,心中想着自己因爲得到了鎮妖塔而被閣主賞賜的場面。

“咻、咻、….”皇甫天明的怒天一劍帶着恐怖的氣勢全部的射向了鎮妖塔。

而就在他心中想着鎮妖塔會不會被自己的怒天一劍所擊壞時,劍影散去後的空蕩卻是讓得他滿臉的呆滯。 熬英同樣是爲這突然消失的鎮妖塔感到有些難以置信,心中頓生一股怒火。

“不可能,絕對不肯能的。”皇甫天明在一旁情緒有些失控的怒吼道。

熬英雖然看了看滿臉怒意的皇甫天明,精神力瞬間探出,掃視着周圍的空間,努力的想要找出那鎮妖塔的藏身之處,但是漸漸的,他的臉色便是變了,因爲他發現,他的精神力竟是探測不到鎮妖塔的一絲氣息,也就是說,鎮妖塔就在剛剛那麼短的時間裏,已經徹底的消失了不見。

“混蛋,鎮妖塔跑了、”熬英臉色鐵青的說着,然後望向下方還在打鬥的衆人,原本心情便是不好,紫光一閃,便是出現在了下方的戰場中。

斷情崖上,林越滿眼驚詫神色的打量着手中的一個黑色小塔,一絲極爲細微的靈力從塔身之上流出,正是剛剛突然消失與天空上的鎮妖塔。

鎮妖塔,共分七層,通體不知道是由什麼材質打造而成的,踏身之上一層深幽的黑色光暈微微流轉。若是一直注視着的話,會讓人的心神情不自禁的墜入其中。

“鎮妖塔,這名字倒是挺霸氣的,先留着吧。”林越在手中把玩了一陣,然後便是收入了乾坤戒中、

此時的天空之上,兩方人馬早已經戰至了白熱化的狀態,一個個都是殺紅了眼,韋清風原本潔白無瑕的白色衣衫,此時早已經佈滿了猩紅的血跡,就連戰鬥力最強的熬英,後背上都是多出了一道丈許長的刀口,想來應該是被誰偷襲的。

而與之相戰的那些人,後果則是更爲慘重,不斷的有着血光噴射而出,一具具失去了生命的屍體在光彩漫天的空中墜落地面。

突然,韋清風身體急速退後,擡頭望向天空,喃喃的說道,“竟是不止一件異寶?”

而熬英也是注意到了韋清風的動作,身體急速退後,順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見到一個光彩閃耀的光團正從那混沌光束之巔緩緩浮現而出。

而在見到這個光團,熬英原本還因爲鎮妖塔的突然消失惱怒的心情頓時便是重新興奮了起來。

兩人的突然退出也是惹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不過一會,那些人便是隨同兩人的目光看見了光束之內的光團,心中的心情與兩人一樣的激動。

“大家搶啊,不能在讓這些人得到異寶了、”每當這種時候,總會有着一個聲音適時的響起,將衆人的情緒撩撥起來。

“是靈丹!我能聞到濃郁的藥香味,清風,將那些人擋住。”熬英鼻尖微慫,隨後雙眼之中突然爆發出兩道精光,驚喜的說道。

能夠出現在這無天之日中的靈丹,怕最少也是九品之列的丹藥,若是運氣好,碰上一枚九階玄丹或是九階聖丹的話,那這些所付出的代價也是沒有什麼可怨言的了。至於那十品神丹,熬英則是壓根沒想過,雖說這是無天之日,但神丹可是堪比神技一般的珍貴存在,又豈是隨隨便便的便是能夠出現的了。能夠有一枚九品玄丹熬英便是滿足了。

光團閃耀着青色光彩,沿着那鎮妖塔轟擊的地方又是一陣硬撞,不過幾次撞擊便是成功的破開了混沌光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