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人渣,她也要?

表面上的正義、正氣,對她蘇有容的關心,都是裝的?

兩個人一起晨跑,勾勾搭搭

天啊

蘇有容,感覺人性,太可怕了。

在他宋三喜眼裏,我蘇有容算什麼?

這,就是他短訊里說的疼我?

無恥!

幸好,一直不相信他。

我蘇有容,要靠自己。

家庭,我只愛甜甜。

宋三喜這種男人,不要也罷。

他不是說離婚也可以嗎?

行,成全他!

他,不配做甜甜的父親!

想想曾經一切的磨難,蘇有容只有無邊無盡的憤怒。

裝吧,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還去治病?

呵呵做給誰看呢?

我,蘇有容,再也不會讓你得到我!

百匯金融公司,VIP操作室。

顧芸夢和趙良友,已經目瞪口呆。

開盤沒半個小時,九玄科技,再度上揚,起飛。

看那架勢,很快就能漲停。

顧芸夢俏臉獃滯,說不出話來。

趙良友,臉色鐵青,打死了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特么,九玄妖股?

怎麼可能?

這到底,有什麼驚人的內幕?

為什麼坊間、業界一點風聲也沒有?

關鍵是,新CEO爆負面啊,這也能漲停?

宋三喜,他知道些什麼嗎?

老半天,顧芸夢有些同情的口氣,「趙哥,你好像要輸了?」

「我我」趙良友渾身顫抖,腿子發軟,一腦門汗。

賭約,他確定是要輸了。

而且,數目小不了。

如果今天漲停,宋三喜的盤面資金,將由昨天的1億2947萬,漲到1億4241萬7千塊。

7千塊就不說了吧,按賭約,趙良友要輸給宋三喜4241萬。

同理,參與的錢永宏,也將輸4241萬。

算起來,宋三喜這一波操作,將賺到近13個億。

心裏細算一下,趙良友大腦一片空白,感覺要暈了。

輸得慘。

他可能要搭上全部身家。

宋三喜,賺了個慘。

幾天時間,億萬富翁了。

這他媽就是股界神話般的存在了。

趙良友整個人,幾乎要癱在沙發大椅上。

顧芸夢回過神來之後,莫名的,興奮起來。

要是宋三喜過來交易,那麼,她的提成 子鼠瞪圓了眼睛。

他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死在一個初期武者的劍下!

但心臟被洞穿,他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生機在迅速流逝。

他想要說話,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砰!」

陳天龍一腳將他踹飛了出去,子鼠的身子重重地砸在了游泳池邊,死得不能再死了。

接著,陳天龍將目光投向了卯兔。

「噗通!」

卯兔肝膽俱裂,一下跪倒在了地上,求饒道:「陳先生,求求你饒了我吧,這件事情不關我的事啊。都是上官家族那個老賊逼著我乾的,和我沒有關係啊!」

陳天龍本想一劍刺上去,憐香惜玉不是他的作風,但卯兔如此怕死,倒是可以從她嘴裡問出些事兒來。

「我問你。」

陳天龍眯起眼道:「你們來這兒是做什麼?來殺我妻女?」

「不不不!」

卯兔連忙搖頭如撥浪鼓,道:「家……上官那老賊,讓我蠱惑龍涎宗那對師徒過來抓紀秋水和陳妞妞,說是要讓你投鼠忌器,好殺了你!」

「上官雷霆!」

陳天龍眼中殺意盎然!

八年前,上官雷霆滅了陳家,八年後,居然還想對他妻女動手!

既然上官家族如此按奈不住……

那,便覆滅吧!

眼看陳天龍眼中殺意沸騰,卯兔嚇得渾身發抖,道:「陳先生,陳大爺,求求你不要殺我,無論你問什麼,我都肯定知無不答,言無不盡啊!」

陳天龍瞥了她一眼,冷冷問道:「八年前,上官家族門下的最強者也只是大圓滿武者而已,我倒是很想知道,他是怎麼滅的陳家,你們又是什麼時候入的上官家族麾下!」

「八年前?陳大爺,八年前我才十五歲,哪兒能滅什麼陳家啊?」

卯兔立馬眼淚汪汪地道:「我是三年前才加入的上官家族,而且我們這些人加入上官家族,可不是沖著上官雷霆去的。」

陳天龍眯眼道:「那是沖著誰?」

「大長老唄!」

卯兔撅著小嘴道:「上官家族的大長老實力強大,而且在古武界很有威望,是他幫上官家族招募的我們。」

陳天龍問道:「這位大長老,實力如何?」

「具體不知道。」

卯兔搖頭道:「但肯定比子鼠厲害,不然子鼠那種人,怎麼會屈居人下?所以估摸著,上官家族的大長老,應該是一位後期超級強者!」

後期強者!

陳天龍眼中的殺意愈發濃郁了!

上官家族哪有資格,招募這樣的強者當大長老?

只怕八年前,上官家族之所以能覆滅陳家,靠的便是這位所謂的大長老!

只是不知道,上官家族背後只有這位大長老,還是上官家族背後另有勢力,而這位大長老便是那個大勢力派給上官家族的。

這一切,恐怕只有等到覆滅了上官家族,才能得到解答了!

同時,陳天龍心頭更加疑惑。

這些古武高手,為什麼要和上官家族合作,覆滅陳家?

陳家到底有什麼是他們所看重的?

這裡面到底藏著怎樣的秘密?

他們絕不僅僅是為了吞下陳家的商業資源而已!

先天境的強者,是不可能缺錢的。

先天後期這種境界的超級強者,更是真正意義上的人上人,即便去了宮家也能當趾高氣昂的座上賓!

宮家派出來救女兒的高手,不也才只是先天中期武者嗎?

陳天龍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覆滅上官家族,將八年前那樁血案的所有秘密都調查清楚了!

只是在覆滅上官家族之前,他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他得先去龍組,將實力提升到先天中期,如此才有希望與那位大長老一戰!

否則的話,就算他滅了上官家族,也會被那位神秘大長老所殺!

「陳……陳先生,我可以……走了嗎?」

見陳天龍有點神遊天外,卯兔試探性地問道。

陳天龍瞥了她一眼,淡淡地道:「滾吧!」

「謝謝陳先生,謝謝陳先生!」

卯兔大喜過望,連滾帶爬地離開了天水軒別墅大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